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六十章 火营陷阱
    笑脸,他林字营将士的辛苦与牺牲没有白费,马车、拒马、鹿角还有大量的土堆已经连成了一片,成了一道简易的木墙,而当火字营的士兵看到林字营的同伴从前面撤下来的时候,马上通知江明扬他们,所有人都要直接走正面,千万不要绕到两翼,而当江明扬来到木墙后的时候,火字营的士兵还在继续挖掘着。

    “大壮!看来你为那些混蛋准备了一份大礼,你可一定要好好地招待一下他们,我林字营的士兵死伤了六百多人,这个仇可就全靠你帮我报了!”防线的两翼都有陷阱,而木墙后方的陷阱也在快速地挖掘与准备,江明扬对于自身的损失,有些难受。

    “明扬,你就放心吧!我们火字营之所以能够布置下这么多的陷阱,全靠你们林字营帮助我们拖延时间,我绝对会让这里成为很多人的坟墓,特别是宋金书的士兵,我最恨的就是那些忘恩负义的官老爷,如果没有我们,姓宋的早就死了!对了明扬,主公现在在老马头的风字营那里,你也带你的林字营弟兄去跟主公会合吧,这样就有时间好好地休息一下,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江明扬摇了摇头,他们林字营的人的确要好好地休息一下,这样才有力气在天亮的时候跟敌人继续作战,但仅仅靠火字营要守住这里实在有些困难,江明扬清楚,之前他的成功反击虽然给敌人造成了巨大的伤亡,但得到消息后的两淮总督与宋金书一定会增加兵力,同时下死令督促手下进攻,到时候高大壮这边的压力将会很大。

    “之前我让那些家伙吃了点亏,那些人绝对不会罢休的,你这边的压力将会很大,我留下两百千军弩弩手给你,再加上五百精锐作为预备队也留下,这样多少可以帮上一点忙,大壮你要小心了,之前敌人进攻我的时候,并没有直接冲过来,而是先以弓箭攻击,我再留下三成的盾牌给你备用。”

    江明扬就这样在留下了一部分士兵与物资后,快速地离开与王千军会合,而高大壮则是马上将盾牌分了下去,同时想安排木墙附近的每一名士兵都做好躲避箭雨攻击的准备,江明扬留下的两百千军弩弩手全部都到了阵前,这也是没有办法,而那五百预备队则被安排在了最后面,先好好地休息,恢复体力。

    “敌人上来了!”派出去的哨兵快速地跑了回来,身手敏捷地越过了一段土墙,人刚刚坐在地上大喊,一支箭就插进了土墙内,还好人没事,所有人早已各就各位,响箭的尖锐之声从天空中传开,敌人再一次使用弓箭打先锋,但这一次很多士兵早已有了防备。

    高大壮这个时候也在木墙附近,他身边的亲兵早已立起一块大木板,用两杆长枪支撑着,所有射来的箭都钉在了木板上,这附近也有很多这样的大木板,这些都是林字营争取来的时间内到附近砍伐和制作的,本来是要用来加固木墙的,但想到敌人会首先用箭攻击,高大壮就干脆用这些木板来挡箭,等差不多的时候,木板上的箭就可以快速地回收利用,不用在地上一支一支地找那么麻烦。

    敌人带来的箭似乎不多,停了一阵之后,马上传来的前进的脚步声,但趴在地上听的高大壮却命令士兵继续躲好,从地上传来的震动说明,远处的敌人只是在原地踏步,不然地面传来的声音就会慢慢地从远到近,因为所有人继续躲起来,同时制造一些响动,跟远处的敌人玩起了小把戏。

    很快又有箭从天空中落下,为了装得像一点,高大壮还让手下的士兵多多惨叫几声,如此一来,敌人的箭就更猛了,但也很快就把箭全部射完,他们每人身上最多也只是带二十四箭而已,后续的都运不上来,箭多了反而会成为追击中的累赘,但也就是这些箭,让火字营的防线上到处都是箭,木板上快已经没有位置再插上新的箭了。

    自认为将木墙附近的敌军削弱得差不多了,终于是开始进攻了,在木墙的正面处出现了很多火把,但高大壮从地上听到的消息,却是有两股人正慢慢地向两翼移动,可哨兵的观察却是没有一点火光出现,但从地上听动静却很快就了解到的确是有两股人正在向两翼靠近。

    “跟我玩这种小把戏,山里的狐狸和狼都比你们聪明,既然你们自己来送

    就让你们看看山里人的厉害!传令!一旦敌人跌落陷向两翼射出火箭,随后以千军弩全力射杀!”

    黑夜之中,地面上的一点变化根本就没有办法看清楚,而此时正面地攻击已经开始,最前面的盾牌手正慢慢地向前,而马车上的弓弩手也开始反击,不断有箭钉在了盾牌上,不断有人中箭倒在了地上哀号着,此时两翼指挥的联军军官都认为王千军手下的士兵都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正前方,防线的两侧也只依稀看到有少数的人影,一副不怎么有防备的样子。

    两翼的敌人都是压低着身体慢慢逼近,等到了差不多五十步的距离,马上就发动了进攻,这个时候快步冲锋很快就能冲到土墙与马车附近,然后快速地打开缺口,只要缺口一打开,整个防线就彻底完了,而如果这一次依旧是失败的话,负责这一次进攻的联军军官将有很多人人头落地。

    近了,很近了,才没一会,冲得最快的人就已经冲到了距离木墙只有二十步的距离了,而马车上的人这个时候才大呼小叫地发出警报,同时将稀少的箭雨快速地射来,但都落在了地上,没有起到一点伤害,两翼进攻的敌人都快要欢呼起来了,可就在一瞬间,冲在最前面的很多人都从后面的人眼前突然消失,而后面惊讶之中停不下脚步的人,也很快一脚踩空,掉进了陷阱中,落在了最先掉下去的同伴身上。

    为了修筑比较坚固的防线,高大壮用大量的沙土将拒马与马车连在了一起,而这些沙土当然是挖出来的,既然挖出了那么多的洞与小壕沟,当然是要善加的利用,不仅增加防御,还能够利用陷阱杀伤敌人,让敌人每前进一步都要胆寒。

    惨叫声连连,陷阱被破坏后,报警的绳索马上被拉动,绳索上挂着的灯摇晃得厉害,一直隐藏的士兵终于是出现了,两个方向的上百支火箭被快速点燃,然后射出,照亮了正在试图越过陷阱的敌人,千军弩的弩手迅速地发现敌人的所在,手中的千军弩跟着射出了一支又一支的致命弩箭,陷阱边上的敌人又倒下了一片。

    之前跌落陷阱的大部分都是冲锋在前的盾牌手,大量的盾牌就这样掉进了陷阱内,没有了陷阱的保护,面对不断射来的箭,再英勇不怕死的士兵也没有一点变化,但他们还是不断地向前冲锋,军法无情,冲过去就有活路,逃跑的结果就是人头落地,明知逃回去是死,军官们当然是不断催动着士兵向前,后退一步者死,就算是失败了,也有人陪葬。

    敌人就这样不计伤亡地往前冲,而当两翼的战斗爆发后,正面一直缓慢前进的盾墙很明显也加快了速度,也全力发起了冲击,敌人就这样一步一步地接近,后面不断有人中箭倒下,但整个盾墙依旧比较完整地不断向前,直到他们冲到了木墙下,开始翻越土墙,攀登马车,火字营的士兵才开始用自己最拿手的方式来破坏盾牌。

    进攻的敌人这一次所使用的大部分都是普通的盾牌,而木制的盾牌的确也算是坚固,可以防箭,也可以防刀砍枪刺,但这一次,他们碰到的是众多巨大的山斧,火字营是王千军手下配备山斧最多的营,当山斧重重地砍下时,盾牌上马上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缺口,而盾牌手持盾的左手也被震得发麻,甚至是骨折!

    一斧没什么效果,但却可以让敌人无法再前进半步,身后也有长枪手掩护,几斧头下去,整个盾牌就被劈碎了,接着当然是整个人被劈开,没有一个人能够爬上马车,越过土墙的人也很快倒在了地上,后面翻过来的人踩在尸体上也很难战稳,不是被斧头劈倒,就是被长枪刺中,防线内外的尸体越来越多,但敌人的进攻却没有一点减弱的变化,而且攻击还越加的猛烈。

    靠着陷阱与最先的布置,火字营让敌人在一开始的时候吃了大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火字营的伤亡也越来越大,特别是马车上的山斧手与长枪兵,敌人攻不上马车,就猛砍马车下的轮子破坏马车,远处的敌人更是一点都不在乎前面的同伴,看到机会就把弓弩射向了马车上方,一半的箭都射中了正在攀登马车的自己人,可还是有一半的箭射中了马车上的火字营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