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六十五章 进兵紧逼
    找到浑浊的水,但喝多了会生病,使得士兵无法再战斗,可没有水,士兵们也没有力气,无论使用什么计谋,什么样的武器,在这个冷兵器的时代,到最后拼的还是力气与士气。

    “传令,随身装水的水囊和竹桶都不要丢弃,所有的清水都要节省着用,干粮也不能浪费!有捕捉到新鲜的食物,特别是蛇,全部留给伤兵。此外让后方的士兵多制作一些挡箭用的挡板,做好之后全部分发下去,布置在木墙后方。”王千军很是小心的将水囊交到了刁霖的手中,一个晚上占够了便宜,但形势却是越来越危急,王千军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那一直没有出现的骑兵。

    外面的敌人给了王千军很多的时间,一直是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还没有进攻,看差不多了,王千军就下令让士兵们开始煮饭,不过还是那句话,水要节省着用,将近九千人,只有二十一个大木桶的清水,这还是一开始从军营内带出来的,每个锅都只倒上一半的水,然后就开始烧火。

    将肉干切碎扔进锅里,水开了再煮上一会,最后把可以吃的野菜和没有毒的野生菌也切碎了倒进锅里,再开一会就熄火,士兵们就这样简单的肉汤加着干粮吃,而从树林外飘过来的味道,很明显比树林内的要香得多,那是煮白饭与烤肉的味道。

    “相公,我们要在这个树林里待多久,这里没水没食物,我们支撑不了几天的。”柳玉蓉一边问着,一边帮着王千军将饼子掰成一小块一小块,放进热汤里泡一泡,这样会比较好吃,也容易入口。

    “最迟到今天晚上,等吃完了饭,外面的人再休息半个时辰后,一定会进攻,到了晚上对他们不利,只有在白天将我们赶出树林,他们才能继续地疲惫与消耗我们,这也是他们为什么要用一个上午来做准备,目的就是一战而成。不过这个时候我还真是关心我本来的那位盟友宋金书宋大人,就算是相同的伤亡,他的援军也比两淮总督的后续部队要远得多,一个不小心,整个淮西就会被我们的总督大人吞下去,现在的宋大人,应该跟我一样头疼吧!”

    王千军说完笑了笑,随后就专心吃东西,这泡开的饼不再像之前那么硬,现在是在战场上,没有那么多讲究,这样就已经算是不错了,而柳玉蓉听完王千军说的,也实在是无法了解王千军到底是怎么想的,因此她干脆就不再多说,吃饱了等下好帮着王千军杀敌。

    人吃饱了,就要先休息一下,让食物得到充分的吸收,然后才能够将身体调整到最好的状态进行作战,很多的经验证明,刚吃饱饭就直接进行作战,很多士兵的肚子就会不舒服,呕吐与全身难受是最平常的,严重的肚子会不断地疼痛,最后很奇怪地死去。

    半个时辰过去了,联军终于是做好了所有的准备,这一次从三个方向,走在前面的不仅有巨大的盾牌,还有专门用来对付三弓弩与标枪的挡箭车,除了挡箭车之外,在树林边缘视力最好的士兵,从树上还隐约地看到,有比人还要高的大型盾牌的存在,那些大型盾牌似乎是才制作完不久,外形十分的粗糙。

    不管怎么说,光是那些挡箭车,树林边缘的三弓弩就被彻底地压制了,射出的小标枪都被挡箭车的木板给拦住了,很多小标枪都是一半的部分钻进了挡箭车的木板内,可结果就像现在这样无法再进一点,卡在了木板上。如此一来,挡箭车后面的联军士兵就更加地放心,一个个紧跟在挡箭车的后面向前前进。

    “调整角度,专门破坏挡箭车的下方与木轮!你们两个,快去将这个办法转达给另外两位百户!”北面正指挥三弓弩的百户看到射出去的小标枪都卡在了木板上,马上命令士兵调整三弓弩的角度,对着挡箭车的下方射了一轮,可结果却是大部分都只射出了挡箭车下方木板与车底的连接处附近,最多只能够减慢挡箭车的速度。

    “抬起来,两个人一齐用肩膀把三弓弩抬起来,角度朝下破坏挡箭车的车轮!”看着越来越接近的敌人,指挥的百户自己跟亲兵抬起了一架三弓弩,调整好角度后就是一箭,这一次终于是成功地从侧面射冲了挡箭车的轮子,他指挥的士兵也都有样学样的将三弓弩抬了起来,全力破坏

    的下盘。

    很可惜,虽然找到了对付挡箭车的办法,但在连续三轮箭过后,挡箭车后的普通士兵已经加快速度只距离三十步了,虽然一半的挡箭车已经无法再前进,但这个距离不得不撤退,否则的话就无法快速地通过后方没有陷阱的区域,行动一慢还会被敌人追上,或者是死伤在自己人所布置的陷阱上,因此所有的士兵抬着所有的千军弩,再次从树林的边缘撤退了。

    这一次,再次进入树林后,联军士兵们手中的盾牌全部没有放弃,而是谨慎地举着盾牌继续向前,无论这样做会让前进的速度有多慢,手中的盾牌会撞到多少东西,总之还是要把盾牌拿在手上,这样会很安全,总比丢掉性命好。而除了盾牌之外,一辆辆挡箭车也被抬了起来,由前面的士兵选择最容易走的道路,如果碰到小树就全部砍断,总之也要将这些挡箭车送进树林内,用来进攻树林内王千军军队所修筑的防线。

    很多联军士兵都以为通过这段树林不会有什么危险,因为他们也是刚刚看着王千军的士兵从这里撤进去的,而前面就是那一段段的木墙与土堆,那里才是最致命的,因此很多士兵都将注意力集中在了自己的前方,就怕突然射来一支箭,或者是一杆标枪,自己就交代在这里了,结果很多士兵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脚下,很快就有人勾到了脚下的麻绳。

    麻绳一被触动,简单的机关就开始了,在麻绳另外一边被吊着的排刺快速地从空中呼啸而来,可目标却不是触动机关的士兵,而是在附近的另外两名士兵,结果这两人都被排刺所刺中,因为伤到的不是致命的要害,只能痛苦地挣扎着,血不断地从伤口处流出。

    一个、两个、三个……上百个临时陷阱都被触动了,都是因为触动了麻绳而被甩出来的木刺所刺中,最后在痛苦中死去,这么简单的陷阱之所以有如此的战果,全是因为敌人太过集中了,那么多的敌人,数量又不多的陷阱,杀伤力当然是很高,更重要的是,那些陷阱严重地扰乱了联军本来高昂的士气,负责进攻的联军士兵变得更加的谨慎与担忧。

    敌人终于是好不容易地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风字营的士兵早就赌开了,赌进入树林内的那些敌人,碰到陷阱后,要用多长的时间才能够走出陷阱区,至于赌的当然不是银钱了,这个时候银钱早就不重要了,身上的食物和清水都成了赌博的筹码。

    放眼放去,除了盾牌还是盾牌,众多的盾牌连成了片,又是连片的盾墙,而且这个时候敌人还不走了,似乎还在等待着什么,但既然敌人已经进入了攻击范围之内,老马头当然不会让眼前的这些家伙太过轻松,马上下达了敲击标枪的命令,在树林内,随便砍下一棵中等树木,就能够制作上百的短标枪,绝对不用为了标枪的数量担心,这个时候火字营与林字营的士兵可还在继续忙碌着制作短标枪,同时防备着南面。

    一杆杆的短标枪就这样再次被击出,一次又一次地攻击着盾墙,很多标枪甚至是直接穿透了盾牌,后面马上就有惨叫声传来,但敌人依旧不动,渐渐的,一些特制的盾牌换成了两多高的粗糙大型盾牌,这些大型盾牌更加的厚实,击出的标枪无法再穿透这些大型盾牌,战场形势就这样渐渐地有所变化,当笨重的挡箭车终于是被抬到进攻出发点,替代下更多的盾牌时,老马头只能是暂时下达了停止敲击短标枪的命令。

    当所有挡箭车就位之后,三个方向的敌人终于是有了新的行动,以坚固的挡箭车为先锋,旁边再以大型盾牌辅助,联军士兵都躲在了挡箭车与大型盾牌的后面,很多人终于是可以将手中的盾牌放在了地上,拿出了随身的弓箭,数千人一起齐射,将大量的箭支一次又一次地射向了前方木墙后的敌人,全力压制着让风字营的士兵无法离开挡箭板的保护。

    五轮箭雨过后,发觉到没有标枪再射出,前方的挡箭车还有巨型盾牌开始向前,慢慢一步一步地往前推动,而他们后面,除了留下一半的士兵继续用弓箭压制外,其他士兵都换上了钢刀或者是长枪,跟在了挡箭车与大型盾牌后方一步一步地向前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