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七十三章 临阵内斗
    后续三千步兵到达后,这些人只休息了二十分钟左右,就开始整队,看样子是要进攻,不过也只有这三千全副武装的士兵参与了进攻,那一千五百轻装步兵,还有那些请来的骑兵,则全部都在休息。当然了,那些轻装步兵做制作的盾牌,都到了要进攻的士兵手中。

    那些简陋的盾牌,王千军可不怎么害怕,至于进攻步兵自身所带的盾牌,也都是普通的盾牌,两千多杆的小标枪已经都准备好了,王千军现在所占据的又是地形上的较高处,要防御这三千人的进攻,每一名士兵都很自信。

    所有的短标枪都放在了比较高的位置,不过这一次槽口是向下,因为敌人是从下往上进攻,这样也能够增强短标枪的力量,当三千敌人一字排开,直接正面进攻,也没有迂回包抄的时候,王千军笑了,看来两淮总督与宋金书的矛盾也是越来越大,已经是从士兵之间表现了出现,这三千人打的都是两淮总督的旗号。

    而那还剩下的一千五百人的轻兵,还有之前被消灭掉的四百多先锋,旗号都是宋金书的,此时这些轻兵都坐在远方,与请来的骑兵在后面为进攻的三千步兵加油,很明显就是在坐着看戏,看这些瞧不起他们的步兵,这些两淮总督的正规士兵,如何拿下王千军所防御的这道防线,其实宋金书的军官与士兵恨不得这三千正规军与王千军的军队两败俱伤。

    敌人已经进入短标枪的射程,一道简单的命令,林字营的士兵举起了巨大的木锤,对着短标枪的后端就是重重一敲,对于短标枪的使用,他们已经很熟练了,木锤一落下,身边的士兵马上拿起新的短标枪,在木锤离开后快速地放在槽上,移开的木锤在放下短标枪的同伴双手离开后,再次重重地落了下来,一阵又一阵的标枪雨就这样形成了。

    一杆射出的标枪被盾牌挡住了,不过却死死地钉在了盾牌上,标枪的枪头还穿透了盾牌,不过进攻的敌人还能够继续前进,可很快就又有标枪落下,一些运气很不好的士兵就这样被标枪击中,如果是射中了身体那还有活下去的机会,但也有很多标枪是直接命令了头部,整个枪头全部穿进了脑袋里,人就直接倒了下去,死得也算没有一点痛苦。还有一些特别倒霉的,被短标枪击中了嘴巴,牙齿还有嘴唇全完了,射进嘴后又短标枪继续向前,从脖子以上的部位钻了出来,这样的人不会很快死去,巨大地痛苦将折磨到其昏过去,最后失血过多而死,就算拥有现代医学也很难救治。

    一杆短标枪破坏不掉的,但如果是两杆、三杆甚至是十杆呢?不过让王千军有些意外的是,最先支撑不住的盾牌竟然是两淮总督士兵随身自己带的盾牌,很多盾牌在短标枪的不断轰击下直接解体,没有了盾牌的保护,这些士兵根本就挡不住弓弩手的攻击,而那些临时制作的粗糙盾牌,还是坚持了比较长的一段时间,但最后还是有部分解体了,不过这个时候敌人也冲到了距离木墙只有十步的距离,马上就要短兵相接了。

    “杀!”这一次,木墙后面的林字营士兵没有再死守工事,而是纷纷地从两翼杀出,开始夹击冲上来的敌人,从左边冲出来的是江明扬,而从右边冲出来的则是虎子,两人各带了一千人,也都冲在了最前面,向着阵形已经混乱的敌人狠狠地杀了过去,很快就撕开了两个巨大的缺口,将进犯的敌人彻底打乱蒙了。

    进攻的敌人根本就没想过林字营的士兵会主动出击,其大部分人都集中在了中央的位置,很明显就是要直接强攻中间,敌人怀疑在两翼有陷阱,结果就这样给了江明扬一个很好的机会,在其薄弱地两翼不断地削弱敌人的实力,居高临下不断地让敌人的尸体滚落下去。

    “撤!”受到突然袭击,指挥的杂号将军根本来不及下达有效的命令,其手下的士兵只能是各自为战,眼看就要被直接分割成数块,杂号将军只能赶紧大声地下达了撤退的命令,接到命令后很多士兵转身就往直接休息的地方跑,也不管身后有没有敌人,就算是有也要跑,那才有活下去的机会。

    看着敌人都跑了回去,江明扬一点都没有追击的意思,下面可有该死的骑兵在等待着,占够了便宜

    收手,这个时候的虎子也比较有分寸,知道什么该做该做,不过他就是觉得杀得不过瘾,才砸死了三个人,敌人就全跑了,没有找到一个当官的。

    满地的尸体不用去管,但尸体倒下后一地的兵器与盾牌却是绝对不能浪费,钢刀砍多了就会有豁口,然后就是卷刃,就算再磨也没有什么用,裂痕已经出现了,经过连续的恶战很多士兵都需要有备用的钢刀替换。长枪也是一样,而且一杆长枪还能够砍成三截,变成致命的短标枪。那些盾牌就更不要说了,还有没用上弓弩与箭支,这些都要抓紧时间收集上来,就怕敌人新的援兵一到,马上就会再次发起攻击。

    看到跑回来的人,宋金书的士兵都笑了,三千人上去,损失了七百人,还狼狈地跑了回去,送给了敌人不少的装备,这就是嘲笑他们胆小怕死的代价,到底谁才是最胆小没用的家伙,这么一个比较已经很明显了。而看到了眼前这些见死不救,坐在一旁看戏的家伙,退回来的人也是一肚子火,已经完全成了一种恼羞成怒的状态。

    恼羞成怒的人,只需要几句口角,甚至是几个眼神和表情,就会做出一些很出格的事情来,而眼前的情况也很明显,当宋金书的两名千户对着那位两淮总督的杂号将军说了几句话之后,那名杂号将军想都没想,对着眼前嘲笑他的家伙就是一刀,一切来得太突然,宋金书的一名千户就这样被砍倒在地,两边当然很快就火拼了起来,而那些请来的骑兵,则都很自觉地拉着自己的战马闪到了一旁,这些人自相残杀不关他们的事情。

    看着远处热闹无比的场景,王千军当然是抓住机会,让士兵们救助伤员与同时继续让风字营的士兵挖掘土壤,以此来增加两翼的工事,新的土墙多少能够抵挡一下敌人的进攻。而林字营的士兵也当然是抓紧时间休息,坐下来喝点清水,整理一下武器,这样等下才继续有力气杀敌。

    远处联军士兵的自相残杀越来越厉害,占优势的当然是两淮总督的士兵,两淮总督的士兵不仅人数比宋金书的士兵多,装备也比对方齐全,不过因为刚刚赶到,又拼杀了一阵,体力上消耗严重,这才让宋金书的士兵勉强打了个平手,不过再继续这样打下去,宋金书的士兵迟早会被两淮总督的士兵给杀光的,他们现在的火拼可不是什么拳脚相加,而是真刀真枪地在对砍。

    “这个笨蛋,没力气砍人是不是?再用力一点,一定能砍破那面盾牌!”

    “那边的,没人注意到你,还不快把身上的弓箭拿出来,这么好的机会,还不多射几箭,射死一个是一个。”

    “几个军官全聚在一起,这可是一个好机会,可惜宋金书的人没有弓弩,不然集中一次射过去,两淮总督的那些军官就全完了。”

    “哈哈,两淮总督的士兵还真有胆子,箭术也厉害,把箭直接射到了附近观战的骑兵身上,射得还真准,那人直接从马上摔下来了,估计是中了要害。不过这些精锐骑兵的反应还真快,马上就一阵箭雨射了回去,两淮总督这边可就一次倒下了十几人。”

    看着周围的人在忙碌,王千军用手中的望远镜仔细地观察着敌人内斗的细节,还大声地说出来让周围的人听到,这也是一种激励士气的办法,听到王千军讲解得这么清楚,很多士兵也多看了几眼远处地内斗,但他们只能模糊地看到,感觉内斗很激烈,不过这已经足够了,那些人多死一些,自己这边也可以少费些力气。

    不过这样的火拼也没有持续多久,因为联军的主力终于是到了,放眼望去,人黑压压的一片,各种旗帜在风中飘舞,看数量差不多有一万多人,一眼望不到尽头,王千军相信其全部兵马很快就会到达。而看到主力到了,火拼的双方很快就全部分开,乖乖地互相对峙着,等待他们主公的到来。

    此时的王千军很清楚,他的主力是真的不能再这里拖延下去了,但如果全部撤退很快就会被敌人的骑兵给追上,身后可是一片低洼之地,在这样的地形作战,骑兵很容易就能够冲散步兵,一定要有人留下来殿后,但殿后者,那将是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