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九十五章 江南的礼物
    I要先挖好土城的轮廓,再将雕凿好的大石条放入坑中作为地基,等所有的土墙地基都完成了,最后才是筑墙。

    要筑土墙,就需要很多的木料,在按照一定的间隔排成的两排柱子中间,平行设置由绳子固定的两张板,把土填入其内,用夯捣实,形成厚土层,等其坚固了,再一层接一层地增加高度与宽度,最后完成整座土城的外围城墙。

    除了外围城墙,每一座土城内都有建有上百的土坯房,用来储存物资和让士兵休息,既然是要长久的围困就必须要让士兵有可以好好休息的房屋,帐篷太过简陋,木屋则可能失火或者被敌人的火箭点燃,只有土坯房才能够挡风挡雨,可以让士兵们安心休息的地方。

    两万民夫就这样连续忙碌了一个月,终于是将四个土城全部完成,看着远处的四个土城,两淮总督的内心几乎抓狂,王千军现在的意思已经很明了了,他就是要困死合肥城,而且是长时间的围困,如今到了这个地步,两淮总督也只能是死守住合肥城,靠城内的物资与王千军拼消耗,为了能够长久的坚持下去,两淮总督让他手下的一部分士兵,将城内可以种粮食的地方都清理出来,特别是某些大的花园,把那些无用的花和假山都清理掉,假山敲成碎石运到城墙上,清理出来的土地在春季准备种粮食。

    王千军住进了合肥城西面的土城内,他跟所有的士兵一样,住的也是刚建好的土坯房,土坯房内虽然可以挡风挡雨,又能够保温,可通风与光照的效果却不怎么好,就是在白天,王千军要处理一些公文与命令的时候,都要点燃油灯,而油灯点多了,房子内的味道就会很不好。

    王千军手上的已经是最后一封公文了,除了这封公文,王千军就要把油灯熄灭,然后到外面走一走,并且要打开屋子的木门,好好地通通风,屋子内的味道让王千军一直有疲惫与想睡觉的感觉,不过让王千军想不到的是,江南那边来客人了,而且就在门外。

    来的人,当然还是杨玄一,不过这一次,杨玄一可不是空手而来,他给王千军带来了一份不大不小的礼物,五万石谷米已经运到了安庆城,现在正由吴家兄弟组织人员制作成大米,最后再送到王千军这边来,对于江南的这份礼物,王千军很实在的将其看成是江南势力对自己的一次投资。

    “王大人,我那几个东翁希望淮西的战事不要持续太久,因为淮西的战乱,让本来要去山东做生意的很多商队不得不改变日程,如果战争继续持续下去,这对我的几个东翁们,还有王大人都不利。”

    江南要做大事,就必须先储备大量的军需物资,而朝廷很早之前就有了警觉,在湖广总督的严令下,江南的盐商们有钱也无法从长江中上游买到他们需要的东西,剩下的就只有同样拥有野心的齐王那里。淮西一乱,运河上与陆路上的交易就被迫中断,而海路又实在是太危险了,特别是战马与熟钢,战马在船上很容易死伤,熟钢会让船身太重,这两种东西走陆路和运河比较安全。

    随着起事时间越来越接近,对于战马与熟钢这两种物资的需求也越来越大,一旦起事,光是镇压内部那些死硬份子就需要很大的力气,扩军之中也需要众多的物资,而到时候朝廷一定会尽全力封锁江南的各种物资,因此淮西的战乱再次让江南的那几位大人物着急了。

    “最迟到春末,合肥城一定会破,淮西的战争也一定会暂停,大家都要忙着舔身上的伤口,如果这一次能够干掉两淮总督,事情也就简单多了。麻烦杨先生帮我带一句话,到了夏初,无论江南的商队在齐王那里购买了什么,规模有多大,在我的领地内,交了过路费后,保证一路顺畅。只要我能够统一淮西,不管朝廷下了什么圣旨,一切只要做得隐蔽一点,都不会有问题的!”

    得到了王千军的承诺,杨玄一却依旧很平静,他似乎在来的路上,已经知道王千军会说什么了,也清楚,王千军的这个承诺,随时都可能出现更改,但王千军也绝对不会违反承诺,很多事情,根本就不需要直接否认掉,只需要偷偷地进行一些修改,就马上会面目全非。

    不管怎么说,杨玄一再一次顺利地完成了任务,他也好回去交差

    那方面的人也清楚,两淮总督与宋金书都是朝廷的人战争一开始,也希望王千军能够获胜。可如果王千军败了,江南的大人物们就会直接出兵,反正有的是借口,最好的借口就是协助朝廷,将王千军的所有地盘,还有整个安庆府都控制在手中。可惜的是,当所有军队都准备好了之后,却传来了王千军大反击的消息。

    就在两淮与王千军对耗的时候,宋金书的两万大军已经杀到了宿州城城下,宿州城内只有两千卫戍,因为靠近河北,这两千卫戍还都是新招募的,面对宋金书来势汹汹的两万大军,负责两淮总督总后勤的宿州知州,站在城楼上脚都软了,身体不断地哆嗦。

    两淮总督不仅是把宿州最精锐的军队都调走了,连同所有善战的百户以上的军官也带走了,现在指挥那两千卫戍的千户与二十名百户,全部都是当地豪门世家的二世祖,吃喝玩乐欺负小老百姓他们会,可真要带兵打仗,一个个跟宿州知州一样,两只脚直哆嗦,连兵器都拿不稳。

    向河北的官兵找救兵已经是不可能了,宋金书和两淮总督都是朝廷的人,朝廷还不知道到底帮谁呢?现在连山东的齐王都开始对两淮出兵了,徐州城随时都可能陷落,一大群人的前途与身家性命堪忧,每个人都要先为自己好好地打算一下,而且宿州知州也了解到了,凤阳府知府因为反抗宋金书而被灭门的事情,他宿州知州现在更关心的是自己,至于远在合肥城的两淮总督,是生是死还不清楚呢!

    宋金书就这样没有碰到一点抵抗地进入了宿州城,一直动荡与不安的军心终于是稳定了下来,因为他们手上也有了人质,这样可以确保自己在两淮总督手上的亲人的安全。同时这凤阳府加上宿州,也比庐州府大,还能够得到朝廷的直接支援,等打下了颖州府,所失去的一切不仅能够夺回来,各人的家产也都会有所增加。

    “存孝,你之前安排的那些人,现在在哪里?”终于是可以松一口气,好好地休息一下,宋金书也有机会考虑一些别的事情,因为两淮总督的主力不在,宋金书甚至只要送出一封信,就能够让一个县投降。

    “父亲,那些人之前已经混进了两淮总督的军队中,现在应该在合肥城内,因为我的命令已经下达,他们将不断地寻找机会,在最适合最能够成功的时候下手,因为之前飞鹰堂的杀手行刺王千军不断失败,我吸取的教训就是没有把握绝对不出手,一出手就要成功,否则的话后续的行刺不断如何的努力,都会失败。”

    听宋存孝这么一说,宋金书放心地点了点头,说道:“希望你的人不要太早动手,如果太早动手,两淮总督一死,或者是重伤,就会便宜王千军,让他过早的占领合肥城。王千军现在围困合肥城,每天都要消耗掉大量的粮食,时间拖得越久,王千军所消耗的粮食就越多,到最后等王千军勉强地占领了整个庐州府,他手上将只剩下极少的粮食与金银。没有了粮食,王千军的军队再精锐!再勇猛!也无法作战。”

    宋金书那边终于是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了,而王千军这边,依旧很有多士兵要忙碌,这一天王千军手下的士兵又抓到了几名来自凤阳府报信的探子,从这些探子口中王千军清楚地了解到了宋金书的动向,随后王千军就将这些探子全部集中起来看押,有敢逃跑的,直接射杀。

    对王千军来说,现在还不是放这些探子进入合肥城,动摇两淮总督军心的时候,太早的让这些探子将消息送进合肥城内,两淮总督就会不顾一切地突围,救援自己受到攻击的老巢,如此一来,还没有建立起坚固防御体系的王千军就要面对阻击中付出的极大伤亡,看着本来被包围的两淮总督主力突围而出。王千军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全歼两淮总督的主力,并且找机会杀掉两淮总督,然后等待宋金书因病而死,他的两个儿子自己内讧。

    四座土城的所有箭楼都完成了,在合肥城北门陷坑带之外,五十座箭楼组成的连片防御体系也完成,到了这个时候,距离冬季结束还有一个月,也是该刺激一下两淮总督的时候了,所有报信的探子就这样被送进了合肥城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