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二十九章 冰雹
    却是背面朝上,似乎有些背!手上的这枚金币可是王千军让人铸造的第一枚金币,模板也已经刻好了,铸币将会大量减少金银的使用,还有使用过程中的磨损,有些事情王千军还是要想到更前头去,不过就是这么一枚有特殊意义的金币,却无法抛出来一个好结果给王千军。

    不好的预兆还没有结束,抛金币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预兆而已,这件事只是王千军自己知道而已,可最可怕的预兆,是所谓上天给的启事,王千军不迷信,可有些事情他又不得不信,不然他怎么可能来到这个世界,王千军自己也不知道该要怎么解释,总之新的预兆,让很多百姓都看到与感受到了。

    也就在王千军抛金币的当天晚上,王千军正在司马欣婕的房内,司马欣婕正在泡澡,洗香香了才能够好好地伺候王千军,而就在司马欣婕被丫鬟伺候着泡澡的时候,王千军正陪着他的大女儿王迎雪,大女儿已经一岁多了,会自己站起来,还会叫爹爹、妈妈了。

    当日长子王迎瑞抓周的时候,差点没让王千军担心死,小坏蛋先把是把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一件一件地抓过来,那样子怎么看都是一个纨绔子弟,可就在王千军气得想把小坏蛋抓过来打屁股的时候,王迎瑞却将所有的东西都集中在一起,然后一手抱着论语,一手抱着小木剑,整个人就这样坐在了一堆东西上,最后闭上了眼睛睡觉。

    这样的一个结果,所有人都傻眼了这到底算什么?!把所有东西都给霸占了,然后抱着书和剑睡觉,这怎么看都是无比的怪异,不过王千军很快就笑了,有占有欲强的人才有野心,抓着论语和小木剑则是文武全才,现在说这些虽然早一点,但最起码自己的这个儿子,跟普通人家的孩子表现很不一样。

    等到长女王迎雪、次女王迎月抓周的时候,两个小丫头可乖多了,大女儿抓到了一只笔,二女儿抓着一本书,然后两个小丫头一起抓住一件漂亮的衣服,两人一起裹着这件大衣服,然后一起倒在床上,嬉闹了一会就又都睡下去了。很正常,也有些普通,但她们的母亲对此都很满意。

    “一二一、一二一!迎雪乖乖,我们一步一步慢慢走。”坐在床边的王千军,把大女儿放在了床上,然后扶着她站起来,王迎雪两只小脚就这样慢慢地走着,在王千军的保护下,慢慢地学习着保持平衡,锻炼着走路,似乎小丫头很喜欢这种游戏,脸上一直笑嘻嘻的。

    不过才没一会,大女儿就站不稳了,快速地坐了下来,看样子是累了,王千军马上将其抱在了怀里,对着小脸蛋轻轻地亲上一口,让小丫头挥舞着的双手不断地碰触着他那粗糙的脸,小丫头还想抓住王千军脸上的肉肉,可惜她的小手就是抓不住王千军那粗糙的脸。

    可就在这个时候,屋顶上突然有撞击的生意,一听到这个声音,王千军马上抱着女儿站了起来,他怀疑屋顶上有刺客,可接连的撞击上让王千军很快就否定了自己最初的想法,不可能是刺客,刺客怎么能够弄出如此频繁的响动。本来有些紧张,在一旁伺候的奶妈,在王千军的命令下赶紧走出内屋,到外屋门口观察,火光一照后,终于是清楚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冰雹!拳头大的冰雹不断地从天上落下,现在已经是三月了,这样的事情实在很怪异,奶妈赶紧回去把外面的事情说给了王千军听,这个时候司马欣婕也赶紧从水桶里站了起来,丫鬟伺候着擦干身体,穿上了内衣,批上了毛皮外衣,司马欣婕就这样与王千军一起走了出来,天上的冰雹还是掉个不停,王千军将女儿交到司马欣婕的手上,自己蹲下来伸出右手,快速地拣回了一块冰雹。

    拳头大的冰雹,正在不断地融化,但所有人都清楚这样落下的冰雹,打在人的头上是多么可怕的事情。也只有一岁多的小女儿,看到王千军手中的冰雹,很是兴奋地想要摸一摸,眼神中都是好奇。对此王千军赶紧把手总的冰雹扔掉,小家伙的皮肤太嫩了,一不小心会冻伤的。

    “看来今天晚上没有办法睡觉了!也不知道这次的冰雹范围有多大,人畜的死伤数量有多少,总之你和女儿先睡吧,晚上的事情

    理好了。”如此大的冰雹,又是突然降临,光是这I的伤亡与生畜的损失就够忙活一个晚上了,这冰雹的灾害,一定要在下过之后马上处理,如果留到明天晚上那是草菅人命。

    “相公,冰雹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流言,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是制作流言的最好机会,流言可杀人,相公你要有所防备。至于百姓的损失,以我们今天的财力,全部抚恤与赔偿并没有问题。”

    王千军点了点头,这么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冰雹,可大可小,但关键的问题是,现在合肥城内有很多探子,各势力的都有,虽然大半都被监控了起来,但流言这种东西,要制造起来真的很简单,就在王千军刚刚转身要往外走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很模糊地声音:“爹爹、爹爹!”那是王迎雪的叫声,发音有些模糊,但王千军听得很清楚。

    “迎雪乖,乖乖地跟妈妈去睡觉,爹爹有事情要做。”王千军听到女儿的叫声后,马上转身过来,亲了亲宝贝女儿,摸摸了那可爱的小脸蛋,跟柳玉蓉生的小坏蛋相比,王千军还是比较喜欢自己的两个女儿,因为她们俩都很可爱。

    这一场冰雹,下了半个时辰就停止了,在王千军的指挥下,救灾工作马上进行,最重要的是统计百姓的死伤与损失,还有就是弄清楚这场冰雹的范围到底有多大,结果众人忙碌到了早上太阳升起的时候,吴琉慧抱着女儿,指挥着丫鬟送来早餐,王千军让忙碌了一个晚上的众人一起吃的时候,派出去的人终于是回来了,查清楚了这次冰雹的具体范围。

    整个冰雹的范围,完全是以合肥城为中心,受影响的都是合肥城的管辖范围之内,庐州府的其他县并没有受灾,最多只是一些小冰雹落下而已,这样的情况让众人觉得更加的怪异,很多人都在怀疑这是不是上天的预兆,对王千军的一种警告,但没有官员说出口而已。

    没有官员说不口,并不等于没有百姓会说,这一次冰雹死伤了上百名百姓,其中三十七人被冰雹直接砸中而死,而生畜更是死亡了上千头,其中还有三百多头耕牛,百姓们因为经历过战火,所以对这样的死伤与损失并不太在意,他们所在意的是,为什么这个季节还会有冰雹,而且还集中在了合肥城,这似乎是老天给的预兆,或者应该说是天谴!

    流言就像草原上枯黄的牧草,一点火星就被快速地点燃,并且不断地扩大,最后成了燎原之火,很多人都在传,这次的冰雹根本就是天谴,原因是王千军杀人太多,而且目无君上,又不敬重鬼神!流言还有更大的灾难会降临合肥城,有成千上万的冤魂要来复仇。

    听着关于流言的报告,王千军冷冷地坐在太师椅上,看着桌上的地图,那是长江水系的大地图,最重要的是图上现在标着吴国水师、齐王水师、湖广水师,还有自己的巢湖水师的位置。既然王千军控制了两淮,那他手下的水师也该有一个正式的名字,王千军重新起用了巢湖水师这个名字,让郑家兄弟终于是可以告慰他们的先祖。

    “主公,主要散播流言者都已经在监视之中,都是朝廷、河南与江南反贼的奸细,齐王的奸细似乎没有参与到这里面,只要主公一声令下,这些奸细将被全部抓获,然后全部处死,以平流言。只要杀掉那些人,我再让手下人特意宣传一下,所有的流言很快就可以消失了。”

    对于李哮天的提议,王千军终于是不再看地图,不过他却摇了摇头说道:“让流言再传上几天,到时候再动手,同时你也让人放出消息,就说因为这次天灾,我王千军打算息兵安民一阵,所有军队主要用来防御江南反贼水师的袭击,同时还要赦免一些囚犯的罪责,总之先继续监视,等差不多的时候再动手。”

    见王千军有自己的打算与安排,李哮天马上就下去了,他会很彻底地执行王千军的命令。虽然种种预兆都对王千军不利,可王千军依旧有自己的打算,其实上天的预兆也可以有很多种解释,关键是看怎么去利用了,王千军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他还是决定要赌一场,战争就是要冒险!要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