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三十九章 逼人的后果
    的敌人,不管是江南反贼还是什么,全部打回去,所以请王大人你放心好了!”又是威胁,而且比之前的更严重!更过分!很明显就是在暗示,齐王可能直接出兵占领两淮,到最后王千军可就都放心了,什么都不用管了。

    “有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似乎齐王还没有弄明白,那就是齐王所控制的地方越多,手伸得越长,他的兵力与精力就越分散,就越拿朝廷没有办法,而当齐王到了威胁全天下所有势力的时候,也就是朝廷集全天下的力量来对付齐王的时候!其实齐王从一开始,就应该在前面一个皇帝死后,直接出兵京师,打下了京师,控制了朝廷,天下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向齐王千岁称臣,也就不会像现在这么麻烦!还有就是我王千军从起兵到现在,一路上消灭了多少实力比我还要强大的势力,每每都是以少败多,几乎没有人会想到我王千军会走到这一步,如果真要有人想跟我王千军拼命的话,我王千军就算死,也要让对方成残废!”

    齐王的使者站了起来,盯着王千军,可王千军却没有动,在王千军的身边,刁霖手中已经闪出了三根飞针,很多势力都知道,王千军身边有个女人,专门帮王千军对付刺客的,自己也是刺客出身,如果不是这个女人,王千军早就死在了飞鹰堂的刺客手上,既然这个女人是刺客,那她能救人,当然也能杀人。

    “刁霖,把那三根绣花针收起来,还不需要用到它们,这里也没有人的衣服破了吧,不过最近两淮还真不安全,江南飞鹰堂派来的刺客一直找不到,很多人都有危险,如果真有人不小心被刺客行刺,那事情可就麻烦了,我说得对吧?”王千军对着齐王的使者笑了笑,齐王的使者也听清楚了王千军的意思,什么也不再多说,转身就走了出去,他要赶紧回到齐王身边,向齐王告状。

    送走了齐王的使者,王千军转身就到了后院,在自己的房间里,三个宝宝都在,被一起放在了床上,然后三个人拿起了各种布玩偶玩在了一起,对于这三个小宝贝来说,各种布玩偶是他们现在最安全的玩具了,既不会弄伤到自己,也不会一不小心吞进肚子里。

    三个宝宝都是一手一个布玩偶,互相地用手中的布玩偶碰撞着,三个小宝宝不停地笑,不过当他们看到王千军回来的时候,都是伸出手来,向王千军挥舞着,一副要抱抱的样子,不过小坏蛋始终是小坏蛋,手里的布玩偶在王千军靠近的时候直接飞出,被王千军一手接住,小家伙不断地笑。

    “女儿都乖乖,就一个小坏蛋不乖,所以两个女儿先抱抱!”王千军走到床边,一手一个,在奶妈的帮助下把两个女儿先抱起来,这个亲一口,那个再亲一口,连续亲了六次后,两个女儿马上却马上抗议了,四只小手都挡着王千军的脸,无奈之下王千军只能把两个女儿放下,然后要去抱儿子。

    不过小坏蛋似乎也不高兴,原因似乎是王千军不先抱他,所以小手不断地拍打着王千军伸过来的手,小坏蛋越是这样反抗,王千军就越要抱他,最后两只手一起用力,把宝贝儿子抱进了怀里,慢慢地逗弄着,小宝宝虽然反抗激烈,但却没有哭。

    逗弄着怀里不安分的儿子,王千军终于是坐了下来,一看王千军坐下来,一旁一直陪着姐姐的瓷娃娃马上就到了床边,跟两个小外甥女玩了起来,瓷娃娃还是个孩子,还喜欢布玩偶,不过似乎很怕小坏蛋,怕被小坏蛋缠住。

    “相公,今年的雨下得比较早,看样子今年的雨水会比较多,可今年我们跟江南也闹翻了,而且还有那些没抓到的刺客,相公你今年最好还是不要上堤危险了,这些事情交给其他人做就可以了,他们会保证堤坝没事的。”司马欣婕看王千军坐了下来,也感觉到今年的雨水可能是过多,因此以妻子的身份,规劝王千军今年就不要上堤,她们都知道,飞鹰堂又派来了刺客,还有一些隐藏起来的余孽,这些人都想对王千军不利。

    “那些刺客迟早会抓到的,可我今年还是要上堤坝看着,有些事情的确是交给手下人去办就行了,可现在我们跟江南闹翻了,齐王与朝廷那边又防备着我,我们现在是有钱也买不到粮食,所以堤坝绝对

    事,一旦出事就糟了,我必须要在各堤坝之间镇守着|后打破了这个僵局,冲出了两淮,我就不会再亲自上堤坝了,免得让你们担心,特别是每次都让刁霖很疲惫,也让下面的人太过紧张,又怕刺客,又怕破堤。可现在,真的不行,一定要去。”

    王千军对着身边的女人,慢慢地解释着,不过怀里的小坏蛋可没那么安分,王千军一直用自己的左手来安抚小坏蛋,也就是把左手的所有手指都让小家伙当玩具玩。一开始小坏蛋也只是用小手指抓着,感觉很有意思,可过了一会,小家伙玩腻了,在王千军说完话的时候,张开小嘴就把王千军的食指咬进了嘴里,用他那刚长出来的几颗小牙用力地咀嚼着。

    “小坏蛋,手指不是让你啃的,你小子咬人还真疼!”感觉到食指的疼痛与湿润,王千军赶紧用力把手指从小坏蛋的嘴里抽了出来,认真一看还留着红红的牙印,气得王千军对着小坏蛋的额头就是一弹指,小坏蛋一下就哭了,无奈之下王千军只能把儿子交到了柳玉蓉怀里,柳玉蓉也是既担心又好笑。

    “既然如此,那也就只能这样了,不过相公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最好在雨季到来之前,把飞鹰堂的刺客找出来,全部杀掉。这一切就拜托刁霖妹子你了,相公你是我们和孩子的主心骨,我们的一切!”

    其实有一件事情,王千军是瞒着司马欣婕她们,飞鹰堂的那些刺客,要行刺王千军就一定要进入合肥城,或者在合肥城的郊外,这样才能够找到机会,而在合肥城与合肥城郊外,李哮天早就布下了一个大网,大规模地线人与奖励制度,让很多老百姓都紧盯着在合肥城与合肥城郊外的陌生人,举报一个成功了可就是上百两银子,所以王千军现在已经掌握了那些刺客的行踪,已经安排下去,就差最后告诉刁霖动手而已。

    王千军这一次之所以要这么做,理由也很简单,那就是他要秘密地处理掉这批刺客,让所有人都认为两淮还有飞鹰堂的刺客存在,现在这个时候,存在的刺客真的可以帮王千军赶跑很多不受欢迎的客人,不过王千军也清楚,朝廷与齐王那边,他拖不了太久,他必须要有另外一手准备。

    考虑了十天,齐王与朝廷又都派人来了,不过王千军这个时候把两人都软禁在了屋子里,谁都不见,自己则坐在椅子上,写到一半,又把桌上的纸抓起来揉成团扔进竹桶里,到最后会有亲兵将竹桶拿出去,将里面的废纸全部烧掉的。

    王千军在考虑一个疯狂的计划,他要转守为攻,既然齐王与朝廷都逼自己,那他就要反过来逼朝廷与齐王,如果朝廷与齐王不答应,那就不关他王千军的事情了,可如果答应了,王千军的这个计划就要绝对可行。而在考虑计划的同时,王千军也在等待着,等待着刁霖回来,刁霖现在正带着人,处理飞鹰堂的那批隐藏下来的刺客。

    “相公,都办好了!”等了一个时辰,刁霖终于是回来了,这个时候早就天黑了,王千军专门拿着灯笼走到刁霖身边,观察刁霖身上是否有血液,这一次看来很顺利,身上一点血都没有,既然刁霖说都办好了,那就代表那批刺客被秘密地处理掉,没有惊动到外人,因此江南飞鹰堂的刺客还隐藏在两淮,同时因为怕被王千军发现,没有再与江南飞鹰堂的负责人联系一段时间也是可以理解的,飞鹰堂的人也清楚,刁霖太熟悉他们的手法了,用老手法一定会暴露。

    “辛苦你了,我这个没用的男人,一直都要靠你保护!既然你都处理好了,那我也得努力一下,齐王和朝廷不就是想要我出兵吗?那好,那就大家一起疯狂一下,如果他们不同意我的计划,那就怪不了我,如果他们同意我的计划,那就一起拿手下人的生命再来赌一把,打仗不就是赌命吗?当然在我的计划里,巢湖水师死的人绝对是最少的。”

    王千军说着就回到了椅子上,快速地写了起来,这一次动笔的速度可就快了许多,再也没有把桌上的信纸给扔掉,最终一个计划很快就完成了,王千军又抄了一份,然后放在两个信封里,明天再把那两个使者叫过来,让他们把信带回去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