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八十章 信阳归附
    .    上进行,小豪门▊|戮在另外一场预谋杀戮的前一个晚上进行,小豪门▊|戮在另外一场预谋杀戮的前一个晚上进行,小豪门▊|戮在另外一场预谋杀戮的前一个晚上进行,小豪门▊|戮在另外一场预谋杀戮的前一个晚上进行,小豪门▊|戮在另外一场预谋杀戮的前一个晚上进人临时反悔,因此要求众人秘密聚会一下,如果晚上真有人反悔的话,那当然是马上杀掉,同时让其他人一起歃血为盟。

    一切似乎都准备妥当,其实根本就是在为自己准备坟墓,这么多人自己送上门来,一个都跑不了,的确省去了很多麻烦,总比一片混乱,昔日一起战场杀敌的同伴举着刀枪互相拼杀好,该死的人全部都该死,而且要全家被灭,但不应该死的最好一个不死,同时也是为了保存实力,虽然已经决定要投靠王千军,但也要手上有实力。

    王千军虽然表面上说不会参与信阳乱民内部的清洗,但其实上王千军已经出手了,如果没有王千军安插在敌人身边的那些探子,信阳州的这些亲王千军的势力要如此简单地将反王千军的势力大部分在一夜之间全部抓获处死,还真的是很困难,一切的关键都在这些探子身上。

    城堡一般都是从内部被攻破的,有了内应的协助,原本那些反王千军势力包围在外面的亲兵受到了突然的偷袭,指挥偷袭的军官无比清楚每一个布兵点,受到袭击的亲兵几乎是在一瞬间遭受到了毁灭性地打击。

    而在最重要的房间内,原本规定双方都不能带兵器,反王千军势力的这群人特意解下了身上的钢刀与长剑,其实每个人身上都有匕首,而邀请来的客人似乎都被搜身了,没有发现一件兵器。但当外面遭受到袭击后,马上就有人闯了进来,将大量的兵器交到了客人手中,看着平时这三个无比信任的人突然叛变,有几个人全傻了,没有一点反应地被人砍倒在地。

    除了少部分留守在军中的败类之外,其他所有在名单上的人全部倒在了这间屋子内,一切来得太突然了,突然得让很多人都没有反应,更可怕的是自己认为可以信任的手下的突然倒戈,不过这只是开始而已,最棘手的就是那些在军中的人,如果强攻军营,或者是军中的人得到消息后,那事情就麻烦了。

    让信阳州众人再次害怕的事情又发生,所有人看着送上来的这十九颗首级,内心都在恐惧,恐惧王千军的手段与本事,因为名单中要清除的十九名在各地军营内的人都被杀了。这十九人都是死在自己的士兵手上,当信阳城这边动手的同时,王千军的另外一批奸细也动手了,这群里煽动之前在王千军那接受过训练的中下级军官叛乱,在一夜之间就将名单上所有的人处死了。

    看着这些首级,很多人都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他们在害怕,害怕什么时候突然也这样被王千军取下了脑袋,这就是王千军的效果,对于信阳乱民这群人,不仅要有恩,更要有威,不然的话根本就镇不住这么一群亡命徒,也不可能让一群乌合之众听从军令。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也没有其他什么选择了,白莲真宗信徒出身的人一面防备着自己以前的生死兄弟,一面快速地全面倒向王千军,更是直接把信送到了楚灵的眼前,大家以前都是白莲真宗的信徒,楚灵既然能够帮助两淮的白莲真宗信徒,那就一定能够救他们这些在河南的白莲真宗信徒,信中一再恳求楚灵一定要帮帮他们,让他们的家人能够过上平静的生活。

    其实当日王千军纳楚灵为妾,不仅是因为楚灵漂亮,王千军身边又缺女人,更重要的原因是王千军想学曹操,当年曹操就是靠着大量收编黄巾军来壮大自己的实力,而在另外一个时空,王千军也要靠大规模地收编失败的白莲真宗信徒来壮大自己的实力,这中间的一个关键就是楚灵、楚云两姐弟。

    楚灵姐弟可不是一般的白莲真宗信徒,那可是圣师首座的子女,当初全天下也只有七十二个圣师首座,一想到王千军身边重要的小妾是自己人,再加上两淮白莲真宗信徒的状况,相信很多失败的白莲真宗信徒都希望自己能够来到两淮避难,跟着王千军东山再起。

    第一批人质就这样被快速地送到了合肥城内,如今合肥城内的人质是越来越多,王千军为此也感觉到有些头疼,如果只将这些人全部软禁起来,限制外出的话,那其中很多人质都会有怨恨,可如果放任这群人自由行走的话,难免会有人逃跑,最普通的就是在合肥城内闹事,人质之间也有派系,也有恩怨。

    王千军干脆就让高立名与吴家兄弟在

    中挑选可用的人才进入衙门为官,地盘大了,要处理多了,每天都有大量的公文,没有众多中下级官员根本就忙不过来,而中下级官员的一个最基本的要求就是会读书写字,刚好很多人质都有受过不错的教育。

    当然也有一些人质不适合当文官,甚至不是豪门世家出身的,但这些人当中有很多是军门子弟,也选出来进入军队,从事最基本的新兵训练,在王千军的军队中,有很多从基层提拔起来的军官打仗很有一手,可一说到新兵训练,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

    最后还有一些什么都不会的宝贝,也可以说是绝对的废物,对于这些废物更加不能放任不管了,最会闹事的也就是这些人。王千军干脆就让他们上学,反正合肥城内不仅有军校,也有培养中下级官员的学舍,就算是让某些人从新开始读书识字也没有问题。

    一知道白莲真宗信徒出身的人把人质送到了合肥城,那些还有一点犹豫的人都急了,如果真的让王千军产生了错觉,那众人的脑袋就可以保不住,谁能保证自己身边的亲信甚至是同伴不是王千军派来的奸细,可偏偏这种事情不能太声张,没有人是傻瓜,这事要是闹大了,直接的结果将是人人自危,离心离德。

    又一批的人质就这样被快速地送了过来,不过王千军对此并不怎么关心,他最关心的是那道假圣旨,他一定要拿到那份假圣旨,就让河南的总督去准备好了,反正王千军对河南的攻击计划中,从一开始都是在谋划一场大的决战,只需要一场决战,将河南与陕西的联军击败,彻底击溃,王千军的大军就能够在河南境内任意驰骋。

    那道假圣旨终于是放在了王千军的面前,只是圣旨上面多了一些血而已。此时朝廷真的圣旨也已经下来了,朝廷的命令是河南总督联合陕西官军采取防御策略,以大城池为重点,开封为中心,修筑一道道的防线来抵御王千军的进攻,当王千军的军队锐气被全部消耗之后,再让信阳州的乱民从侧翼突然袭击王千军,彻底击溃王千军的主力,接着当然就是杀入两淮。

    不过当这道圣旨在河南总督面前宣读的时候,一切已经来不及了。信阳的乱民彻底倒向了王千军,之前那些想要倒向朝廷的信阳乱民首领被全部株杀,全家都被灭门,其在军中的子弟也是一样的下场,河南总督派探子得到的消息是信阳上下在这场内部斗争中,被杀者超过了三千人。

    知道朝廷真的圣旨下达后,王千军也开始动手了,第一件事当然就是把手上的这份假圣旨当成真的圣旨大肆宣布,派了很多人离开两淮到处宣扬。宣扬朝廷与河南总督想要诱杀王千军,还好信阳乱民中的义勇之士在极快的时间内消灭了其内部的败类,这才让王千军躲开了这个致命的陷阱。王千军对此很是愤怒,为了自保,也为了报复,王千军决定出兵河南!

    再怎么说,王千军一开始也只是放出话要出兵河南,虽然集结了大量的物资与军队,可王千军到底是没直接发兵打过去,对此王千军也有很多说法,甚至可以说是要协助朝廷与河南总督平定信阳的民乱。总之王千军真的是没有直接发兵打出去,之前的一切都只是猜测而已,王千军也没有直接发下命令要攻打河南。

    所以到了现在,王千军反而是将自己变成了一个受害者,对于想要谋害自己的人,王千军当然是可以报复了,而且信阳那里也有很多势力的眼线,对于所发生的事情也知道一二,不过最关键的还是朝廷是否真有下旨信阳的乱民诱杀王千军。

    朝廷得到消息后,当然是绝对否认此事,全都认为这只是王千军自己制造的一个借口而已。可很快他们就收到了齐王送来的一份圣旨的拓版,上面清楚地写清楚了要信阳乱民诱杀王千军,齐王也说得很清楚,圣旨的原版在齐王手中,这道圣旨是信阳之内的乱民在平定叛乱时缴获到的,送到了王千军的手中,然后王千军再将其送给了齐王,请齐王为其做主。如此一来,朝廷那边也就不好交代了,当然也有人认为这一切都是王千军自己搞出来的,圣旨也是王千军伪造的,但不管怎么说,此事都要彻查一下,反过来利用齐王,来拖延王千军的出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