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九十章 搏弈下子
    搏弈不同,战场上的每一枚棋子都有强弱之分,同时也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但不管怎么说,王千军与河南总督之间最激烈的搏弈就这样开始了。

    王千军的军营与河南总督的军营同在沙河东岸,开封城外的军营,朱仙镇外的军营,还有上游的堤坝组成了三个点,主力就在王千军的军营内。河南总督将突破口选择在了上游的堤坝处,因为沙河下游干涸又有简单木桥的帮助,一万五千士兵就这样渡过了沙河,从沙河的西面向上方的堤坝发起攻击。

    河南总督已经下子了,他在等王千军落子,如果王千军出兵救援上游,河南总督就会发兵攻打开封外围王千军用来监视开封城守军的军营,让王千军无法兼顾两边,当王千军再次分兵后,河南总督就能够直接攻打王千军的主营,河南总督的兵力可是王千军的两倍。

    如果王千军派兵阻击进攻的军队,那么河南总督马上就会派出手下的七千骑兵两面夹击王千军出战的军队,随着王千军的不断增兵而跟着增兵,靠着兵力上的优势,进行持续的消耗战。

    河南总督相信王千军一定不会出兵攻打他的营寨,王千军不会犯下如此疯狂的错误,如果王千军真的对上游堤坝无动于衷的话,那河南总督就会全力分出一半的军队,甚至是派出三万陕西军中的所有步兵去攻打堤坝,两军联合起来的七千骑兵,河南总督要将其死死地抓在手中。

    王千军的大军主力没有动,一万五千官军就这样在王千军的眼皮子底下通过,直接到达了最外围的堤坝。要封堵沙河光靠一道堤坝是没用的,为了彻底的堵死与防止破坏,王千军在沙河上游修筑了三道堤坝。如今每道堤坝的东西两个防线都有木墙保护了起来,官军要破坏堤坝首先就是要破坏掉堤坝边的木墙,至于守军的军营则是在沙河的东边。

    平原上有众多的陷坑,这些都是江明扬命令那三千俘虏做的,这些俘虏正在养伤,可如果就这样养着,使其慢慢地恢复力气,一定会闹事。因此在养伤的同时还要消耗俘虏的力气,同时也是在观察,如果有人想要逃跑或者暴乱的话,马上就能抓起来,对于外界的消息对这些俘虏也是全部封锁的。

    还好,所有的俘虏都很听话,没有一个俘虏敢闹事,其实这里的重要原因就是柳玉蓉,这位女将连杀四名千户的可怕都在俘虏的内心中,互相传着也就变了味道。再怎么说,他们都只想要活下去,很多人都清楚把他们挑选到这里来也是为了打仗,但最起码这里打仗应该不会败,说不定众人不仅可以活着回去,还能拼下一个不错的前途。这些俘虏从内心中对王千军充满恐惧,都认为王千军一定会获得战争的胜利。

    第一轮进攻,两千壮丁和五百陕西士兵对着木门发了起来进攻,沿途上到处都是陷坑,冲在最前面的人几乎都掉进了陷坑内,被陷坑内的倒刺刺穿了身体,每次改变放行绕过陷坑的时候都会遭遇到弓箭的攻击,第一轮进攻就这样以失败告终,两千壮丁死伤了七百多人,五百陕西士兵也有八十多人的伤亡。

    第二次进攻,又是两千壮丁,这一次,最前面的壮丁一边举着盾牌,一边弯着腰小心地寻找陷坑,身后的人则抬着沙袋,一旦发现陷坑,就将其破坏,快速地添埋,进攻的敌人似乎想用这种方式来破坏掉所有的陷坑,而守军这边却只是不断地使用普通弓箭而已。

    当所有的陷坑都被破坏之后,两千壮丁损失了五百多人,大部分都是被箭射杀的,这一次敌人终于是可以对木门发起全面进攻了,连陕西士兵都出动了两千人,抬着长梯与撞木向前,河南总督许诺过,他们只要攻下一道堤坝,站稳了脚跟,每个人都会得到五十两白银的奖赏。

    两千陕西士兵,三千壮丁,全部集中到了木墙之下,众多的长梯也已经都准备好了,后续的督战的士兵随时都准备跟上,可到了这个时候,林字营的士兵一直没有使用千军弩,不仅如此,原本正受到攻击的大门却突然打开了,冲在最前面的是一名骑着战马的女将,更多身穿盔甲的士兵跟在其身边,木门附近的陕西士兵此时无比分散,也没有什么阵行,在一瞬间就被手持双刀的女将,

    字营的精锐士兵杀了个大败,接着更多的人从木寨内,对木墙附近无法集中的敌人展开了大规模地屠杀。

    前面的同伴陷入了危机,可在后面指挥军队的将军却笑了,因为他手上还有九千将士,特别是能战的陕西士兵还有三千人,如今两淮的军队自己从木寨里冲了出来,九千人在一声令下全部掩杀了过去,目的只有一个,活捉那名女将,攻下木寨和堤坝。

    压上来的九千官军让原本处于混乱之中的官兵很快就稳定了下来,柳玉蓉这边却是压力大增,林字营的士兵赶紧将柳玉蓉保护在中间,由众多的盾牌来防御着,这次出击的林字营士兵有一千五百人,外加刚刚杀顺手的民兵两千人,所有人在柳玉蓉的命令下在木门外布阵,看着溃败的三千多敌人逃了回去,逃去与主力会合,然后看着敌人一步一步地进逼上来。

    “放箭!”这就是柳玉蓉的命令,木墙上的八百把千军弩终于是发威了,第一轮八百支弩箭射出,进攻的敌人只出现了小的伤亡,可致命的是很快第二轮弩箭就落下,刚刚挡住第一轮箭的官军士兵就这样被射倒了,接下去弩箭更是持续了八弩,八千支弩箭将进攻的敌人死死地压制住。

    八千支弩箭一射完,官军指挥的将军强迫着所有的壮丁向前进攻,他判断木墙上的人要应该会有比较长的一段时间无法再射击,可就在这个,在他的侧翼,突然出现了大量的军队,江明扬将林字营的所有士兵,所有能够指挥的民兵,还有那三千俘虏都拉了出来,从侧翼对进攻的敌人发起了进攻,柳玉蓉也在同时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两面受敌,指挥官军的将军是陕西军的人,他很清楚继续战斗下去的结果将是什么,要他为河南总督战死,自己与众兄弟为了河南总督而客死异乡,那是傻瓜才干的事情。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指挥的将军直接命令剩下的所有壮丁殿后,他则指挥着所有陕西士兵撤退!

    让一群已经没有士气的壮丁殿后,就算这群壮丁还有七千多人,结果也是一样的糟糕,看着快速逃离的陕西军队,壮丁们也想要活命,他们也不想就这样死在这里,身处在后方的一大群人什么都不管,转身就跑。而在前面无奈抵抗的人,在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很多人都投降了,还敢反抗的人当然是被全部杀掉。这次的试探性进攻结果,可以说是非常的糟糕。

    五千陕西士兵,逃回来了三千七百多人,可那一万河南壮丁,却只逃回来了不到四千人,河南总督对此大为震怒,堤坝那边只有林字营的五千正规士兵,外加五千从河南地方上强抓来的壮丁,一万五千军队去进攻,最后却是这样的一个结果,损兵折将,连一个堤坝,一个立足点都没有打下来。

    河南总督愤怒了,他把指挥作战的那名陕西将军在营门给斩了,首级挂在了营门之上,想以此来震慑陕西的军队,做到恩威并重,可实际的情况却是让众多的陕西将士无比的不满。

    陕西军队这次来河南是客军,是为了协助你河南总督的,因此银子赏赐多少都是应该的。这一次的失败对于河南总督来说的确是很愤怒,可对于陕西的众将士们来说,那名杂号将军根本就没有做错,为此斩杀了自己兄弟就是不行。而且这个时候在军营中有开始流传,陕西军的主帅其实是被河南总督给软禁起来的,河南总督要保存自己实力,让陕西军队与王千军拼个两败俱伤。

    流言一起,陕西客军马上闹腾了起来,这也是客军最大的问题。客军是请来协助的,就算是最精锐的军队,也因为是被雇佣来的,也不是为了保护自身的家乡与亲人,只能打顺风战,一旦情况不利,客军很难真的拼命,一点风吹草动就会让客人军心动摇。

    这就是王千军下的棋子,一招暗棋而已,虽然暂时没有什么大的效果,也很快就被河南总督用几个小手段安抚了下去,但种子已经埋下去了,等战事更加不利的时候,种子将会再次发芽。没有了陕西客军的协助,王千军随时都能够反过来对河南总督发起进攻,可惜现在时候还不到,王千军还要先等待,继续被动防守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