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九十二章 追敌大胜
    望,圣旨已经到了路上,得到消息的河南总督知道一切已经无可挽回了,到了这一步继续打下去只会消耗自身的实力而已,况且没有了骑兵,王千军的那三千骑兵也终于是出现在了沙河西岸的军营外。

    三千骑兵当然不会强攻军营,姜飞骑带着将士们一直在外骂战,时不时地发箭环射军营,等军营里的人想来出来作战的时候,姜飞骑就指挥着所有骑兵边打边撤。而看到军营外围有敌人落单的时候,马上就冲过去一阵砍杀,用这样的方式,官军在沙河西边的军营的粮道被彻底切断,士兵们士气低落,很多壮丁都不敢再出营取水、伐木。

    再战下去,就算最后河南总督胜了,也不会有好结果的。河南总督很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打败了王千军又能够怎么样,情况变了,朝廷也变了,到了最后,朝廷与外戚都是来抢战果的,而河南总督如果不能保存实力的话,其下场能够保住全家老小的命已经很不错了。

    河南总督不想打了,反而很希望王千军能够占领开封,这样朝廷那边就会将注意力集中到王千军身上,可现在这个时候要退也要看王千军是否愿意,但如果继续僵持下去,形势只会对河南总督不利。

    先不说朝廷那边,就河南总督自己,秋收就要到了,各地的壮丁都想要回家帮着家人耕种,都很害怕战斗,因为壮丁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陕西的客军也不干了,接连的损失那这群人不愿意再为河南总督卖命,就这样死在河南很不值得。至于河南总督自己的那两万正规军,其实内心也厌战,甚至可以说是惧战,官军中的所有人都清楚了,要跟王千军的两淮军队作战的话,一定会死很多人。

    沙河西岸的军队终于是撤了回来,河南总督盘算来盘算去,最后终于是弄清楚了自己未来的敌人是谁,最大的威胁是什么!很多人都认为,王千军这一次出兵河南,有很大程度是为了协助在江南的齐王,河南总督认为,对于王千军来说,江南地区远比河南要更重要,更诱惑人。

    两军会合之后,军中的厌战情绪就更加严重了,河南总督此时更加的着急,因为朝廷那边已经将河南总督所犯的重罪全部公开了,并且以极快的速度传到了河南,眼看就要传到军中了,如果不是河南总督软禁了陕西军的主帅,估计这位主帅已经收到了陕西总督新的命令,河南总督当下就将那名主帅给放了,然后要求其率领所有陕西军返回陕西。

    河南总督的理由很简单,这仗打不下去了,再继续下去只能是全军覆没,那还不如先保存实力,让王千军占领开封,到时候朝廷一定会派禁军前来助战,不过一切都要等到明年了。秋收接近,地方上要忙秋收,到了冬季,河南大雪一下,仗就更不用打了。

    不管河南总督到底在打什么算盘,陕西军主帅都不想再在河南这地方待下去了,他手下的将士更是如此,两万六千多名陕西将士都想要回家,陕西军主帅因为还没有收到陕西总督新的命令,还不知道朝廷对河南总督新的态度,也就下令大军先行返回陕西,两淮军队有河南总督的大军监视。

    王千军在第一时间知道了陕西军撤退的消息,这个消息传得很快,官军整个军营都知道了陕西军要撤退的消息,这个消息当然是快速地传到了王千军这边,如此一来说王千军笑了,笑得很开心,多一个特殊的朋友,的确比多一个敌人要好,如今这位朋友已经送来了一份很不错的礼物。

    “传令!四营将士、所有骑兵、亲兵全部集合,随时做好出战准备!大军出动之后,执法队由玉蓉直接指挥,统领所有留守将士,告诉所有的将士,这场战争的胜利,马上就是我们的了!”

    损失最大的林字营在沙河西岸官军撤退后就返回了大营,在激烈战斗的过程中,江明扬林字营的损失直接从河南民兵还有那三千俘虏从进行补充,所补充的都是在连续地作战中,作战英勇的人员,无论是素质还有战斗力都没有问题,剩下的也就是对于王千军忠诚的灌输了。其实在这个乱世里,很多都是谁给饭吃就跟谁,只要王千军继续胜利下去,势力越来越大,任何人都可能倒向王千军,更别说这些小兵了。

    陕西军队撤退的速度很慢,陕西军上到主帅,下到士兵,都不信任河南总督,不相信河南总督会如此

    要让他们离开,怕的就是河南总督将他们作为诱饵,军的注意力,最后等双方打到两败俱伤的时候,河南总督才会从侧翼向王千军发起进攻。

    王千军的军队终于是出现了,追击的是王千军的那三千骑兵,不紧不慢地在后面跟着,时不时地发动一次冲击,对于这样的骚扰,陕西军队只留下殿后的一小部分人马,既然骑兵不接战,他们也就没有必要跟这三千骑兵拼命。

    三千骑兵的骚扰让陕西军主帅认为王千军并不敢直接追击他们,王千军本来兵力就少,没有必要为了要离开的军队而消耗实力。如此的一个判断陕西军所有的将军还有千户都一致认可,整个军队的撤退速度也就快了许多,很快就到达了王千军挖掘的壕沟所在,这些日子这个壕沟也只有十几个不怎么宽的地方被填埋,方便附近的百姓来去,而一次要过两万六千多名将士要全部经过明显不够,大部分人都要自己下到壕沟中再爬起来。

    王千军四个营的主力也就在这个时候对撤退的陕西军发起了进攻,监督河南总督大营的探子回报,河南总督这个时候大军也已经撤退了,不过大军的目标是先向南面走,估计是要绕开陕西军撤退的路线,任由王千军追击陕西军队。

    陕西军队的先锋已经到了壕沟的对面,可大军主力还在壕沟的对面,很多士兵也在壕沟内,这个时候身后突然出现大量的军队,陕西士兵们都很害怕,人心思归,队伍凌乱,很多军官都已经先下了壕沟,想要返回后方组织军队反击几乎是不可能了。当一轮密集的箭雨落下后,还没有过壕沟的众多陕西士兵全都乱了,几个人带头跳下壕沟躲避,想要逃到壕沟对面去,很多士兵也就跟着一起跳了下去。

    宽大的壕沟之内,很快就挤满了人,箭雨一阵又一阵地落了下来,壕沟之内都是惨叫声,不仅是被箭射中的人,很多人还因为太过拥挤被后面跳进壕沟里的人踩在了脚下。壕沟内的士兵们现在什么都想,就想着爬出壕沟,过了壕沟他们就能够安全地回家,至于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同伴,为了自己能够活命哪里管得了那么多。

    面对如此的地狱,王千军点了点头,带齐四个营的大军就是为了给敌人足够的压力,可当敌人混乱之后,四个营的兵力又似乎太多了,实际上真正作战的都是最前面的四千千军弩弩手,很多士兵只不过是在后面压阵而已。后来一些士兵也忍不住,取出了随身带的普通弓箭,也跟着千军弩弩手一齐射箭,甚至还有人干脆用上了火箭。

    两淮军队的箭雨密集,陕西军队这边却是一片混乱,如今这个时候组织人反击只会让更多的士兵倒在箭雨之下,壕沟对岸的先锋与军官们唯一能做的也只有举着盾牌,帮着壕沟内的士兵上来,保存本身的实力。可壕沟内实在是太混乱了,不仅是人踩人,人挤人,士兵们随时的兵器、盔甲都成了致命的陷阱,在不断地碰撞中一次又一次地伤到了靠得最近的士兵。在这样的情况下受伤而无法移动,很多人的结局就是被同伴踩在了脚下,幸运的反而是那些因为刺中了要害而快速死去的人。

    壕沟之内压满了尸体,最下层的尸体王千军估计已经彻底烂了,壕沟对面的陕西军队也已经撤退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根本就没有办法反击,军心动摇,如果一定要留下来反击的话,到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全军覆没。陕西军主帅也只能是这样带着不到半数的将士快速地撤离了,众人将无比的愤怒都记在了河南总督身上,所有人都清楚,他们已经是被河南总督给出卖了,不然王千军的大军绝对不会如此轻易地杀到他们的背后。

    杀敌上万,不损失一兵,陕西军队之辎重物资几乎全部缴获,连王千军都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战果,河南总督也一样没想到,他还希望陕西军队能够给王千军造成一点比较大的伤亡,这样王千军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无法再对河南出兵。可无论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河南总督都率领着他的大军撤退了,信阳乱民的反攻他不管,王千军围攻开封城他也不管了,河南总督将指挥着所有军队返回洛阳,依靠洛阳附近之天险自守、自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