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五十五章 进言者
    霞公主妥协了!这一点与王千军之前已经判断出来了天网送过来的情报,王千军还是有一些吃惊,一切实在是太奇怪了,朝霞公主妥协得太快,也放弃得太快,不仅禁军的军权八成都交到了外戚手中,朝廷内的其他行政权力也都放弃,交到了小皇帝的手中。

    这样的结果真的很古怪,朝霞公主绝对是一个喜欢权力的人,让一个贪婪权力的人放弃手中的权力,那可没有那么容易,王千军有些怀疑,朝霞公主到底在计划什么,但不管怎么样,朝廷这一次似乎真的是要主动跟齐王翻脸了。外戚们对于山西已经放弃了,但同时却狂妄到要除掉齐王。

    “哮天,盯紧河南总督与湖广总督,朝廷不可能单独对付齐王,外戚们一定会联系他们两人,三路大军一起攻打山东朝廷才有胜算,也不知道那些外戚是怎么想的,他们应该是已经了解到了我与齐王还有曾国栋三方粮食、熟钢、战马之间的交易。如果这样那些外戚还是要攻打齐王的话,那我就真的无话可说了。总之,一旦曾国栋那边提出要终止交易,那就代表朝廷就要动手了。”

    朝廷、齐王,这两个天下间最大的势力互相拼杀,对王千军来说没什么不好的,就让两边互相消耗好了。但这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不能打破平衡,在没有彻底占领江南之前,王千军依旧要在几大平衡之间走钢丝,倘若齐王与朝廷之间真的爆发了战争,还出现了一面倒的情况,那麻烦可就大了。

    “请主公放心,我这些日子就不回家了,就吃住在我的小屋子里,一有消息马上通知主公你,同时江南那边我也会注意的,绝对不会再犯之前那样的错误,主公你就瞧好吧!”李哮天做完保证后马上就离开了,看着李哮天那快速离开的样子,楚云内心的想法都显现在了脸上,不屑!

    “楚云你似乎不怎么喜欢李哮天,再怎么说他都是你的长辈,最起码不要把内心的想法表现在脸上。”对于王千军来说,楚云依旧是个小孩子,所以王千军一边教训着,一边去摸楚云的头,可却被楚云用手挡下了。

    “他是一个小人,比山里的土匪还不如,就会拍姐夫你的马屁。姐夫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重用这么一个人。”楚云从小就不喜欢被王千军摸头,现在大了,也有力气了,更不可能让王千军摸到了。

    “哮天的为人的确不怎么样,一直就是一副混混的样子。不过他所有的特长也是很多人所没有的,楚云你不能只看一个人的缺点,就算那个人身上的缺点再多,你应该要努力发现其身上可以利用的价值。而且李哮天现在这个位置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担当的,最起码你们大部分人都不喜欢他,这样反而更好。你还小,还有很多要学的。”

    王千军趁着楚云思考的时候,先故意骑上“白云”然后趁着楚云不注意,终于是摸到了楚云的脑袋,对此楚云很不服气,大声地说道:“什么叫我还小,我都十五了,如果不是姐姐不准,我一定要跟你好好比试一下,把你打趴下!”

    对于身后楚云的警告,王千军一点都不放在心上,猎物已经不少了,特别是那头大野猪,有了这头野猪就能够让全家人吃得开心了,关键就是新鲜,王千军也终于是让“白云”快速地跑动了起来,这可难坏了保护王千军的亲兵,亲兵们急忙抽动战马追了上去。

    心情不怎么好出门,在外面有了收获,听得到了好的消息,高兴地回家,可来到家门却看见一群人跪在门口,大部分还都是衣衫破烂的小孩,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王千军明显的有些不高兴,好心情都没有了。

    有人带着一群孤儿到王千军这边来进言,领头的是一个中年读书人,穿着一身发白的衣服,还有几个补丁,举着自己写好的状子好举在头顶,王千军一眼就能判断出其身后的都是孤儿,王千军的好心情不仅没了,他更生气的是为了进言,竟然让这些孩子陪着大人一起跪着,小孩子可没大人的皮肤粗、骨头硬。

    “王大人河南、两淮之地连年战乱,民不聊生。百姓因为战乱而无法安生生产,多少人妻离子散、多少人家破人亡,无数白骨弃于田野之间,这些都是河南多年来因为战乱而失去父母的孤儿,还请体恤天下百姓之苦,刀兵入库、马放南山,

    与河南之百姓重归朝廷怀抱!让百姓们可以安居乐业受刀兵之苦!”

    王千军是两淮的主人,他不认识很多人,但很多人都认识他,就算从远处看,也会尽量把王千军的样子记在心里。王千军现在可不是不高兴了,而是愤怒。眼前这人的意思,根本就是在说,他王千军是两淮与河南战乱的罪魁祸首。虽然在一定程度是王千军的确是战乱的罪魁祸首,可被人当面这么说,王千军当然愤怒了,而且王千军还怀疑眼前的这人是朝廷派来的,听口音就知道其不是两淮人,是河南地方上的人。

    “让孩子们先起来,你们带这些孩子进去,让他们先吃点稀饭喝点汤,太饿了吃干的不好。”王千军是对亲兵们下的命令,也不管陪着书生一起跪的孩子们是否愿意,王千军的亲兵就将三十七名孤儿带了进去。这些孤儿应该都是来自河南的,两淮地区内的孤儿都被集中起来进行管理,让孤儿有饭吃,有衣穿,还能学习到一些知识,当然最重要的就是对孤儿们进行思想洗脑,日后孤儿长大了,也就有了各种安排。

    孤儿都被带走了,王千军没有下马,继续盯着眼前的这个进言的书生看,那书生也好不惧怕,眼睛干脆就跟王千军对上了,手中的状子举得高高的,这下王千军内心就更生气了,也更加地充满怀疑,认为这个人很可能是朝廷派来的。

    “来人,把这个别人派来的奸细抓起来,关进大牢里,问清楚到底是谁派他来的!”王千军从马上一把将那份状子给抓到了手上,随后就命令亲兵抓人,没想到那书生竟然什么都不说,既不反抗也不逃跑,就这样被押着进了衙门,时不时地还回头看了看王千军,还有王千军说上的那份状子。

    王千军没有撕掉手上的状子,状子里面也许会有一点线索,但王千军绝对不会看这份状子,他可不想给自己找不自在。附近围观的百姓也都散了,经过了多年的统治,合肥城内的百姓已经到了只知王千军,不知朝廷的地步,两淮内的情况也在渐渐地由接受王千军到全力支持王千军,因此一个前来进言的书生被王千军下令抓起来,也就是茶余饭后多了一点要谈的新鲜事而已。

    拿着状子,王千军终于是进了家门口,大野猪也被抬了进来,亲兵们会抬到厨房去处理的,等下王千军就能够吃到一些烤野猪肉,这多少会让王千军的心情好一点,同时王千军的脑子里也在不断地思考着,小皇帝与外戚什么时候会跟齐王翻脸,双方真的打起来,王千军他该怎么办?他要如何保持齐王与朝廷之间的平衡?要在什么时候出兵?出兵去帮谁?!

    王千军就这样站着进行思考,手中的状子被楚灵接了过去,王千军就这样一边思考着,一边由着楚灵摆弄帮他脱衣服,热水已经烧好了,楚灵的意思很简单,王千军先洗澡,洗完了之后,刚好烤肉可以烤熟送上来。

    王千军继续任由楚灵摆布着,楚灵要洗哪里,王千军的全身就随着楚灵的控制来变换位置。其实楚灵也很想问王千军对于她弟弟楚云的态度,想知道这一次两人一起出去都做了些什么,谈了些什么,可看到王千军现在这个样子,楚灵也就不多问了。

    “夫人,外面吴大人求见,说要见主公。”就在楚灵帮着王千军大力擦背的时候,丫鬟在幔帐外小声地禀告,姓吴的人中也只有吴家兄弟能进王千军的内院,吴淳和还在江南,来的当然是吴淳元了。

    “请吴大人在外面等一会,就说主公还在沐浴。”楚灵很小心地回答着,然后从旁边的茶桌上拿了一杯刚榨好的果汁,交到了王千军的手中,王千军当然是一边喝,一边想着,平时很少进内院的吴淳元跑来干吗?似乎有急事,可如果有急事的话,那就会直接进来大声地喊出来,可如果没有,一向避闲的吴淳元怎么会跑到楚灵这边来。

    既然外面有人在等,那王千军也就不能舒服地泡着澡,计划着可能要发生的事情了。楚灵的手也开始快了起来,王千军自己也动手把该洗的地方都洗干净了,这才换上在家里穿的便服走出来,看到吴淳元正坐在椅子上看着王千军带回来的那份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