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六十八章 骑兵的胜负
    如飞蝗,上万支箭从天空落下,地上的士兵们赶紧举们现在所能够依靠的,也只有手中的盾牌和老天给的运气。赵士梁这一次带来的都是精锐的士兵,那么装备也是比较高级的。手上的盾牌外皮都包上一层熟牛皮,最中间的位置还有一块圆铜皮,落下的军用弩弩箭也都被盾牌挡住了。

    前后十万支箭就这么落了下来,赵士梁的士兵只能用盾牌保护着自己,时不时地以自己手中的箭弩反击,没有一名士兵敢向前前进一步,或者是向后后退。

    十万支箭不是个小数目,在进攻开封城的时候,曾国栋就消耗了一半的箭支储备,继续这样浪费下去,所有的箭都会被用光的。的回报,赵士梁的军队在箭雨的攻击下虽然不断有人中箭倒下,但军阵却没有出现大的缺口,每次有人倒下就会马上有人接替,巨大的挡箭板已经被运到了阵前,箭的威力越来越小。

    “停箭!步兵前进,前阵交锋后,右翼骑兵强攻敌左翼骑兵!”既然赵士梁要当乌龟,那曾国栋也就不客气了。|势,那就把兵力上的优势彻底地发挥出来,全军压上去,赵士梁阵前那些步兵之前为了挡箭已经消耗了不少力气,士兵也有所松动。

    赵士梁把一切都赌在了骑兵的身上!当曾国栋全军压上的时候,他左翼的骑兵首先动了起来,一万四千骑兵从左翼绕出,横向穿过两军阵前,马上的骑兵全部侧身以手中的弓箭来奔射靠近的敌方步兵.队阵前的人倒下了很多,在移动中受到弓弩地袭击,伤亡远远高于站着不动时所受到地攻击。

    “传令,骑兵全力追击。告诉所有士兵,一颗首级赏赐白银五两!”看到赵士梁的骑兵出动后,曾国栋下达了新的命令,必须要牵制住赵士梁手下的骑兵,靠着重甲骑兵的优势牵制住数量是其一倍的敌方骑兵,以高额的奖赏来激励士气,在最快的时间内击败只有三万人不到地敌方步兵。梁,那么这场战争的胜利者就是曾国栋。

    对于正规的精锐士兵来说,平日里的军饷只能是勉强吃饭。玩女人,还有养活一家老小绝对不够。酒,大口地吃肉,玩那些漂亮的女人,养活一家子,那就必须要拼命。在战场的靠拼命作战来获得赏赐。|+一颗首级五两银子的高额奖励之下,曾国栋正面进攻的步兵士气大胜,步兵们怒吼着冲向了眼前的敌人。他们要做的。

    原本的计划中。敌人的左翼,继续用弓箭从侧翼攻击,可看到身后有曾国栋的骑兵追上来,领头地还是四千重甲骑兵,率领所有骑兵的粱双马上命令旗手改变方向.似乎要脱离战场。

    一直在领箭的射雕手赤那对此很是不满,几下就纵马来到了粱双的面前,质问道:“为什么要逃跑,你这个胆小鬼?!”对于赤那这位草原射雕手的质问,粱双指了指身后回答道:“敌人的骑兵跟上来了。吃掉骑兵,四千重甲骑兵!”

    这下赤那没话说了.兵,那是屠杀,并不算英雄.战马,骑兵对骑兵,那才是值得骄傲的功勋,特别是那四千重骑兵,骑兵身上地盔甲与那坚固的马铠都是可以传给子孙的战利品。

    原本曾国栋的重甲骑兵还在担心,担心追击的敌人跑得太快,他们身穿重甲的骑兵追不上,追不上的话,也就没有了首级,没有了战利品.用银子来换,虽说比卖掉便宜,可那也是银子。

    可没想到,敌人竟然停下来了,分出一半的兵力想要两面包抄,这实在是太好了。|信,自信他们身上穿着的重甲,自身自己战马上的那套马铠,有了这些的保护,两翼射来

    都失去了作用,碰到了铠甲上,纷纷震落到了地上。旧在前进,目标就是眼前那些拨马迎面冲上来的敌方骑兵。

    重甲骑兵太自信了,但他们身边的三千轻骑兵可就没那么运气了。骑的是骡子,马铠是皮甲,身上穿的也是普通的镶嵌甲。射中落马,不断有战马被箭射中而翻身倒地,两翼的骑兵一步一步地削弱着湖广骑兵的数量,直到彻底对其进行包围,双方开始肉搏。

    一般骑兵的兵器是长枪、弓箭、马刀。固的铠甲,起不了什么作用,长枪就不说了,近战时的马刀根本就切不开重甲,打击面也因为太狭窄而很难伤到对方的内脏。国栋的重甲骑兵如此自信的原因。|直都没有查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赵士梁这一次的一万四千骑兵中,有一万骑兵是北方的游牧骑兵。|了。

    铁锤、狼牙棒!这两件在中原少用的兵器就是北方游牧骑兵用来对抗中原与更西边的重甲骑兵的利器.再加上天生的力气,配合着铁锤与狼牙棒,一次又一次地敲打在了重甲骑兵的盔甲上。数次撞击下碎裂,最后在拼死反击下,所有的重甲骑兵都倒下了,他们无法逃走,那就只能战斗做最后一人,多杀几个垫背的。

    曾国栋的骑兵全军覆没,来自北方草原的游牧骑兵也死伤惨重,他们再用铁锤、狼牙棒猛烈锤、砸的同时,也要承受来自于敌人马刀与长枪的攻击,他们身上穿的也只是高级一点的镶嵌甲,在重甲骑兵的亡命反击下,一万四千骑兵战死两千七百九十一人,三千一百八十九人,其中重伤和残疾者有一千零七十五人。

    就算是惨胜,但也主够主导这场战争的胜负!之所以无法跟重甲骑兵进行游斗,直接硬拼而导致死伤超过六千人的原因就在于远方那些还在战斗的步兵.多人,只能是勉强防御的河南步兵眼看着就要支持不住了,自己这边倒下一个人就少一个人,对方就算倒下了一个人,还能够再派一个人上来补充,持续的作战让双方阵前交锋的士兵都很疲惫,在平原作战军队可以无限地展开,等到赵士梁身边只有亲兵的时候,曾国栋手上还有一万预备役士兵没有被派出去。

    如果不是骑兵的即时赶回,赵士梁就败了。是曾国栋将手上的一万预备役全部压上,想要快速结束战斗的时候。方骑兵的出现代表着另一方骑兵的失败,曾国栋辛苦建立起来的骑兵就这么完了,进攻军队的左翼遭受到了骑兵的猛烈攻击,整支军队都开始动摇了。

    直接为了猛攻,士兵太过展开,战线拉得太长,侧翼变得无比的薄弱,士兵成直线被拉开,以这样的情况根本就挡不住敌方骑兵从侧翼的进攻,继续打下去只有死路一条,派人去侧翼阻挡也只是去送死而已。

    必须要保存实力,愤怒与沮丧的曾国栋还没有失去理智,一万士兵在其的指挥下快速地结成抵抗骑兵的枪林阵,前方盾牌后方长枪,最后为弓弩手,在左翼不断遭受攻击的情况下,右翼与中央的士兵在快速地后撤.动挨打的步兵全部压上,开始了疯狂的反击。

    “斩首一人者,赏白银十两!”这就是赵士梁开出的价码,之前曾国栋那边所高喊的,赵士梁这边很多人都听清楚了。|更加的大方,同时也要以重利来鼓舞已经疲惫的步兵发起反击。|个时候曾国栋的军队还没有出现大的溃败。

    “逃跑者杀!家产全部充公!”面对死对头凶猛的反击,曾国栋只能以严令来让动摇的士兵继续战斗,如果出现大的溃败,那最少也有上万人死在骑兵的追击之下,自己多年来的心血将毁去一半。栋只能边战边退,只要退回开封城外的军营就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