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八十章 杀人军法
    要是这样的话,那就简单了.惊喜罢了,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要彻底消灭江南四大家族,到了战场上,如果这两个家族依旧没有任何反应的话,那我就只能将他们连同四大家族一起消灭掉.耐心,墙头草总是想以极小的代价来获得极大的回报,可如果我真那样做了,那么又该如何面对那些跟着我出身入死的人呢?墙头草的功劳再大,也比不上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

    杨玄一知道王千军在说他,给他提醒.算,杨玄一是一个聪明人,正因为他的聪明,让他不愿意太过冒险。开始读书用计的第一天开始,杨玄一就告诫自己,不要太冒险,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更舒服的活下去.那么容易能够改回来的。

    杨玄一不说话,就是默默地泡着茶,然后将茶送到王千军的面前。王千军的眼睛也就改盯向眼前的茶水,这杨玄一泡的茶还真的是很好喝.效果吧!”

    江明扬将王千军的军令交给了林家齐,王千军对江南四大家族的第一波攻击,就是命令江明扬以林家齐的地字营为先锋,先派地字营在边界上制造冲突,地字营一胜,武卫军就配合地字营全面压上,迫使江南四大家族集中主力出来决战。的先锋营,一旦地字营战败的话,那将影响到整个战局。

    先锋乃是大军之锋芒,也关系到整个战局一开始的军心士气。林家齐立功的好机会。|i极大,其压力并不是来自于敌人有多强大,而是来自于地字营内部,那一直无法提高地作战意志.要当先锋出战,地字营不仅士气不高,而且还缺乏战斗意志。

    林家齐拒绝了江明扬地好意,江明扬本来想从自己最精锐的林字营中抽调一千精锐来帮助林家齐。仅是看不起自己,也是害了江明扬。恩,没有江明扬也就没有林家齐的今天.在战场上让地字营的士兵们充满战意,反而是让地字营的士兵更加的消极。

    在经过一天一夜的思考后。|字营所有士兵在前一天已经收到了开拔的命令,所有的装备与物资都已经准备好了,但江明扬并没有直接命令地字营去进攻边境上的敌人,而是以守备边境的名义下达的命令.

    地字营行动迅速。|达了该到的地点,然后就是驻扎下来,依靠原本废弃村庄地规模,修筑军营.时间就修建好了。|当然不能有一点马虎,整个军营绝对有能力抵挡两万人左右地进攻。

    军营修好了,那么林家齐也开始了自己的计划。很克制,就算是外出巡逻、割草、砍柴的士兵碰到了,也没有什么冲突。|+的可是一万军队,地字营的士兵可不想跟人数是他们一倍的军队开战。更何况他们只是来守备边境地.怕了,就算自己对面是一群叛徒。|:.千军可就麻烦了。

    普通的军官与士兵都不想制造冲突,但并不代表林家齐不想制造冲突,在整个地字营中,林家齐还有五百可以调动和信任的军官与士兵,这些人中有一半是当年跟着他从石头山上倒戈过来的亲信。的时间内,这五百人就造成了吴**队八百多人的伤亡,自身才伤亡七十多人。

    一切来得很突然,巡逻地一百人遭受到了伏击,只逃回去了三十七人,等援兵赶到的时候,就看到满地地尸体。到了袭击,砍柴的士兵身上除了斧头之外,就没有别的兵器,身上也没有穿盔甲,面对全副武装的突袭者,当然又是一面倒的屠杀。|

    到了袭击,一百名割草的士兵全部被杀,无一人幸免军主帅恼火的是,押运小批物资与粮草,在自己后方的粮队也受到了伏击,死伤惨重之外,所有物资与粮草都被放火烧掉。

    在一连串的袭击之下,吴军主帅下达了全军出动,准备进行报复性进攻的命令,既然是王千军手下的地字营,那群该死的叛徒主动惹事的,那当然要报复。千军的锐气,好好地教训那些叛徒,更能够利用此机会来提高己方一直低的士气。

    战争就这样爆发了。|们大部分都要求固守军营,依靠军营的坚固抵挡吴**队的进攻,然后等待武卫军的增援。提议,战斗意志薄弱从地字营组建开始就一直存在着这个问题,这一次还有一些人在暗地里责怪林家齐,为了贪图那么一点功勋而挑起战争。

    “主公有令,以地字营为先锋,进攻江南叛逆,有违令者军法严惩。;百人留守由你们决定.将士们才清楚,他们不是来守备边境的,而是来作战的。

    一个下午,再加上一个晚上,军营内地字营的将士们,听着外面吴**队的叫嚣,看着对方比自己所多出的人数,众人内心惶恐。够留守军营中的只有三百人,只有三百人才是安全的。心,没有信心出营作战,因此很多人开始活动了起来,想尽各种办法想让自己成为留守军营的三百人之中的其中一个。

    三百人的名单最终还是决定下来了,此外还有突然多出来的一百一十七个病人。齐亲自去巡视了那能够留下的三百人,还有那一百一十七个多出来的病人,接着林家齐就回到了自己的帅帐中,将自己最信任的五百人全部发动起来,布置好了之后,就是升帐点将,准备出营作战。

    军营之外,吴**队的叫嚣声依旧很大,直接传到了帅帐内。兵将吴**队射进挑战书,上面把林家齐等人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还扬言一定要收复江南失地,到时候就会将林家齐的祖坟也挖了。

    看着战书上咒骂,林家齐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众人,然后将自己用丝绸包裹的一柄宝剑拿了出来,大力地放在桌上,对着所有人大声地说道:“此剑是主公亲赐,也就是说,此剑代表主公,本将可以用此剑斩杀所有该杀之人.怯者,还有那一百一十七个装病的懦夫,全部拿下,在营门斩首。军令者同斩!”

    林家齐说着抽出了锋利的宝剑,盯着军帐内的所有人,所有的千户、百户都在军帐内外。有所动作,所有人都清楚,如果在这个时候多说一句废话的话,那么自己的脑袋也会落地。

    “本将希望诸位明白,我们都是在江南土生土长的人,家都在主公的治下。|了这一步,也就没有了回头路,失败不仅会丢掉自己的脑袋,还会连累家人,此战本将将会拼死一战,在本将倒下之前,所有不听军令者,不死战者,都将会死在本将的剑下!”

    军官们不再说话了,看着林家齐那坚决而冷酷的眼神,没有人敢再乱说话,加起来一共是四百一十七人被全部抓了起来。喊与求饶声下,被绳子死死的捆住,拉到了一起。|的刽子手,听着原本是同伴甚至是同乡者的求饶声,所有的刽子手内心都在颤抖,可如果不听从军令的话,他们也要死。

    四百一十七人就这样用自己的鲜血祭了旗,五千人的地字营一下就少掉了将近十分之一的人,可当林家齐再次下令要挑选三百人留守军营的时候,没有人再敢要留下,所有人都要跟林家齐一起出营作战。齐也就这样放空了大营,率领地字营的所有将士出营应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