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九十七章 赶到的援军
    箭换一箭,隗永左手臂中了一箭,箭马上被隗永拔了的箭原本是要射向隗永的心脏,被隗永用左手挡下了。被永射了一箭,原本隗永那箭是要射向赤那的战马,赤那用双腿指挥着坐骑移动,箭就射到了他的左大腿。

    一箭无功,一箭穿心!隗永的一箭被赤那旁边一匹失去主人的战马给挡住了,半支箭都射入了战马体内。在互相拼杀的两人撞飞.永那满月的一箭射出之后,就无法再抵挡赤那射来的一箭。那最致命的一箭还是被人挡住了,一名受伤的天字营士兵扑向了隗永,用自己的身体为隗永挡下了那一箭,被赤那的箭从后背一箭穿心。

    永要输了,输了就是死亡。:伤,再次弓拉满弦,就盯着赤那,等待着赤那射出其手中的一箭,都到了这关头了,杀红眼的隗永要以命换命!

    赤那已经无法专心了,战局突然变得很混乱,双方的士兵已经全乱了,冲进阵中的游牧骑兵反而被外围的昭义军与天字营的士兵包围,混乱之中,人群过于密集,骑兵发挥不出速度与冲击力,在马上就无法对围攻的步兵形成优势,赤那试图要集中全力向阵中发起攻击。

    赤那的心乱了,四周他族人的惨叫声越来越多,很多战马失去了主人,更多的战马倒在了地上悲鸣着,这一切都让赤那心乱,让赤那的箭失去了威力,一箭竟然被隗永身边的伤兵用盾牌挡住了。住了机会,一箭射出.

    这是个两败俱伤之局。战马直接倒在了地上,赤那原本想再补一箭,可箭却射歪了,射向了天空.但为了报答王千军地知遇之恩,无论是雷凡还是隗永都已经做好了战死在这里地准备。

    赤那却开始在这个时候害怕了,他只是赵士梁雇佣来的士兵。没有必要为了金银而死在这里。价,摇摆不定之下,赤那只能先是骑上附近一匹失去主人战马,试图再将大量的游牧骑兵集中起来,对阵中的车阵发动一起攻击。

    “呜!呜!呜!”在战场上响起的是骑兵的进攻号角声,但那并不是赤那所吹响的。自己身边来.什么事情的赤那只能是一边派出身边的人突围去查看,一边也吹响了自己手中的号角。

    在阵中混站的游牧骑兵开始大规模的集中到了赤那地身边。也开始向阵中集合,双方就这样一边战斗着,一边集结。备要发起最后的进攻时候,就听到外围昭义军与天字营将士们的一阵欢呼,转身看向身后的赤那明显发现自己地身后敌人正在快速地让开道路,远方有大量的骑兵出现。

    姜飞骑彪骑军赶到了。>.都上了巢湖水师的战船,利用长江秘密地快速离开江南,上岸之后日夜赶路,终于是在最关键的时刻赶到。真正的战况,他所能够了解地就是昭义军和天字营的所在,但姜飞骑很清楚,以弱势兵力作战的昭义军与天字营十分需要他的帮助。

    交战之前,粱双派出了大量的侦骑。侦骑都被召回。:杀到了身后,战争的胜负在彪骑军出现后就已经有结果了。

    从正面进攻地游牧骑兵已经全军覆没,三千人几乎全部战死,两翼的骑兵还有后方偷袭地骑兵正在快速地集结,很多人聚集到了赤那的身边,等待着赤那的命令.

    “呜!呜!呜!”赤那手中的号角被再次吹响,没有时间犹豫和判断的他只能在最快的时间内做出决定,那就是所有骑兵转身迎战,这是他们游牧骑兵的骄傲。杂牌骑兵.

    的彪骑军,然后再撤退。

    昭义军的士兵没有阻拦游牧骑兵改变方向,这是骑兵之间的对决,他们的阻拦只会反过来阻碍到彪骑军的战斗。|被清空后,昭义军与天字营还是有办法协助彪骑军进行作战,从游牧骑兵的身后射箭,从两翼用长枪刺马,用钢刀和山斧来砍马腿。

    姜飞骑指挥着骑兵冲在了最前头,看到游牧骑兵改变方向迎面冲来,姜飞骑开心得大笑,这就是他所要的战斗。游牧骑兵,面对面的碰撞,失败者将落马被踩成血泥,胜利者将在战马上欢呼!

    两支骑兵终于是快速地碰撞在了一起,战马与战马之间,骑兵与骑兵之间,甚至是战马与骑兵之间,惨烈的战斗在疯狂地进行,亲手将一名接近的彪骑军骑兵砍杀的赤那突然间发现,他的决定是多么的错误,原因就是他让所有的游牧骑兵都陷入了包围中,前后左右都是敌人,跟随他反击的所有人都被包围了。

    原本应该很容易被打败中原骑兵,却在交锋中死死缠住了他们。一交锋赤那就知道,这些中原骑兵,战马没有他们的好,骑术也比他们差,如果比骑射的话,他们也绝对这些中原骑兵强。|中原骑兵的好,身上的盔甲也没有中原骑兵的坚固,最可怕的就是这些中原骑兵在作战中跟他们一样,悍不畏死!如此一来,游牧骑兵突围的道路就被彻底封死了。

    前有彪骑军阻拦,后有昭义军与天字营的士兵包围,绝大多数的游牧骑兵已经无路可逃,在持续的战斗中,大量还没有损坏的铁壁车在雷凡与永的命令下开始移动,快速地形成了新的车阵,将游牧骑兵包围在了车阵内,慢慢地将包围圈缩小,雷凡与隗永都清楚他们的士兵已经很疲惫了,不能再继续硬拼下去,赶来支援的彪骑军其体力也一定是消耗严重,继续硬拼的话,只会让自身出现大量的死伤。

    苦战不利的游牧骑兵终于是支持不住,开始大规模的收缩自保。凡马上借着此机会请隗永亲自去说服姜飞骑,让彪骑军也后退进行包围,这样才能够拉开距离,大规模的使用弓弩来消灭残存的游牧骑兵。雷凡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姜飞骑不退回来,而是选择继续与游牧骑兵进行正面较量。

    但让雷凡没想到的是,隗永才刚骑上缴获来的战马,人还没带着亲兵出发,彪骑军就开始动了,一步一步地向后后退,与游牧骑兵拉开了距离,除了一些骑兵救助受伤还有没有死去的同伴,控制无主的战马,带走还能够收拾起来的同伴尸体外,其他彪骑军的骑兵在与游牧骑兵拉开距离后,全都换上弓弩,对着同样也在收缩的游牧骑兵就是一阵猛射,逼迫着游牧骑兵继续收缩防御。

    之前还是疯狂拼杀的战场终于是暂时安静了下来,赤那的身边就剩下将近三千人,战马不到两千匹。|此时成了赤那等人所依靠的城墙。对不愿意投降,那不到两千匹的战马是赤那现在能够突围的唯一希望。

    昭义军与天字营的人,还能够继续作战的,只剩下五千人,找到的活着的重伤者超过了一千多人,其他的都已经战死了。|,的士兵实际上是死伤最少的,前后就死伤了一千人,真正战死的只有四百多人,如此一来天字营的种子最起码是留下了,代价就是昭义军的将士们死伤过半,短时间内无法恢复。

    彪骑军重新集合起来,还有三千多人,短时间的交锋就付出了如此大的伤亡,这正是姜飞骑不得不主动撤退的原因。的彪骑军就得死伤过半,到时候他的彪骑军同样也会被打残。

    休息只是暂时的,原因就是双方这个时候都打累了,需要好好地休息,喝些水,吃点东西,恢复了体力,救治了同伴,包扎好了伤口,等下才能够继续拼杀。

    可当众人好不容易坐了一会,恢复力气的时候,从远方突然想起了另外一阵号角声.步兵先锋,有三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