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十八章 下战书
    面帅旗,在两个地方出现,曾国栋第一个反应就是认他,骗他跟王千军拼命,朝廷好拣便宜。朝廷的这种把戏曾国栋已经吃过一次大亏了,他怎么会再上当。在他对面的军队很明显就是王千军的主力所在。

    高大壮一直在等的物资终于是等到了,可毒杀万人的毒药被秘密地运进了高大壮的军营内,另外一批毒药则运往了顺昌城。

    高大壮等的就是这一批毒药,军中的所有投石车全部压上,再加上三弓弩,直接对曾国栋的主军营发起了攻击,双方的所发出的巨箭、飞石、火球不断地在天空中交错,地上时不时有人被击中,有投石车和三弓弩被破坏。

    这一次轰击的目的依旧只有一个,那就是让曾国栋的军营继续被大火包围。在混乱之中,毒药将在上游进行投放。因为大火蔓延,众人只会专心救火,很少会有人去关心小溪的水面情况,在不断地来回灭火的过程中,救火的士兵非常容易口渴,直接饮用凉水。

    所有的毒药全部在上游投放,经过水的稀释,不再那么的剧烈。可人喝了之后,依旧是出现全身无力、呕吐的症状,身体较弱的人将会直接死伤。投放毒药后的一个时辰,曾国栋全军上下有一半的人倒下了,直接失去了战斗力。这样的事情还在接二连三的发生,只有后军的士兵还是暂时安全的。

    更让高大壮想不到的是,这一次连曾国栋也中毒的了。只是高大壮不可能得到曾国栋中毒的消息,并且曾国栋身边当然也有湖广最好地郎中跟着,能够让曾国栋暂时勉强地指挥军队。

    投石车的攻击停止了,因为军队终于要上了。三个军全面压上。神策军为中军,左军为天佑军,右军为昭义军。到了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任何的保留,高大壮也想快些结束战斗,然后返回两淮协助王千军击败朝廷主力。

    曾国栋知道自己败了,他现在很后悔。后悔为什么自己就不能一直坚持着那种跟王千军拼命的决心,等到了先锋战败,大军僵持的时候。在那个时候他又不想拼命了,而是反过来保存实力进行死守,因为他在那个时候已经得到了朝廷出兵的消息。

    多日的僵持。投石车的攻击只是让曾国栋手下的八万人出现的小小地死伤,军中大部分的物资都被移到了后营,也就是因为如此,才让曾国栋更加的不舍得拼命,更加的想保存实力。等待朝廷大军逼迫王千军返回两淮。可到了现在,曾国栋真的很后悔,看进攻的旗号。靠人扶持着的曾国栋终于是知道了,王千军早就返回两淮。

    “传令,全军退往后营,带走所有还走得动地人,把所有车马都带走,带不走的就一把火烧掉,以火阻止敌军进攻。传令后营的两万军队,告诉他们水有毒,让他们做好殿后的准备!”

    曾国栋败了。但他还可以拼,败多败少还可以搏一搏,最关键就是他能够带回多少兵马回去。所有无法走路的人只能抛弃,一个无法走路的人将要连累两人;而一个还能够坚持走路的人。只需要一个人扶着就可以了。后军中没有中毒的两万人也成了最后的希望。可在另外一方面,为了不让中毒地情况继续发生,全军都要断水,小溪的水已经不能喝了。

    抛弃了万人伤兵,点燃了中营和左右两营的前半部分,借此来阻止高大壮他们的进攻,可到最后还是被高大壮他们杀到了小溪边上。因为老天在这个时候,偏偏下起了大雨,夏季雨水多,这也是曾国栋之前不怕火烧地原因。可如今的雨水却帮助高大壮他们,扫除了前面燃烧的障碍,将一大群还没来得及退入后营的乱兵死死地咬住。

    很多人都逃不掉了。因为被中毒者连累,很多人不是被杀就是投降。无奈之下曾国栋只能下令小溪对岸准备好的两万大军向对面射箭,已经顾不得在对岸那些还没有撤回来的人了。结果一阵箭雨过后,死伤最多的就是那些撤不回来的人,剩下的都投降了。

    对面用箭,那高大壮也用箭,高大壮这边有很多箭。都是王千军为其准备的,只需要每个军派出一千人来回运输就可以了。比箭多、比箭利地话,又是高大壮这边占优势,但曾国栋现在所求的,也只是拖延时间,能够让大部分轻微中毒的伤兵退回去,退到附近可守地

    行休整。

    主力牵制,昭义军分兵到上游过河夹击。高大壮看到对岸还有两万守军在死守,马上下达了新的命令。正面有两个军在对射足够了,对面的敌人在千军弩与其他弓弩的攻击下被不断压制,曾国栋大军的整个士气全都完了,大雨还在继续下,雨水掩护了雷凡他们的行动。

    两面夹击,曾国栋留下来的两万殿后军队到最后彻底溃败了。高大壮顺势渡河,前后斩首与俘虏超过万人,但最后还是被曾国栋率领一半的残兵败将退入了最近的城中。高大壮不愿意强攻城池,直接撤兵返回原本的军营中。将曾国栋丢弃的所有粮草、物资全部带走。

    出发时十万,到最后收拢下来的只有五万,更糟糕的是中毒的士兵还在不断地死去,全军上下的士气大跌,用来进攻的粮草与物资也大部分失去,曾国栋到了这一步也就只能死守小城。但曾国栋自己也很清楚,进攻他的两淮军队一定会退兵,因为朝廷才是他们的大敌,曾国栋如今也可以以大军损失惨重为借口收兵,收兵回襄阳按兵不动。

    王千军所需要的所有物资都运进了顺昌城内,城外颖河的朝廷大军正在布阵,耿老将军无法在短时间内将所有军队聚集起来。面对王千军这样的敌人,耿老将军必须要谨慎,他现在所率领的是朝廷好不容易才再次聚集起来的力量。王千军也在多方的打击下不断分兵,被迫以不多的兵力来对付朝廷的大军,虽然之前损失了两万三千兵马,但耿老将军手上却依旧拥有十三万大军。

    “开战之前,把消息放出去。朝廷大军轻装进入两淮,所需粮草与物资严重不足。耿老将军已经下令,放任军队劫掠两淮地方。让各地的老百姓做好准备,想办法躲藏好。同时发出奖赏,活捉或者是斩杀一名禁军者,赏白银十两!”

    —

    蝼蚁众多,虽然一口咬不死大象,一只蝼蚁咬上一口,加起来也是有很多肉的。王千军必须做多手准备,一面想办法跟朝廷大军进行决战,一面想办法不让朝廷在两淮地区获得军粮,并且削弱其兵力。王千军在两淮经营多年,他自信地方上的很多人会支持他的。

    “楚云,臭小子。帮我写封战书吧。告诉耿老将军,如果他想跟我决战的话,那我就在颖河之上建十座浮桥,让他渡河而来与我在城下决战。如果他不敢的话,那就这样耗下去,淮东与江南的叛乱就要结束了,到时候我将集中两淮与江南的所有力量与朝廷拼个鱼死网破,就算把整个两淮打烂了我也不在乎。意思就这样,要怎么写你自己决定。”

    王千军也不想让战争拖得太久,拖得太久,对两淮地方上的破坏也大,地方上的一些不想反的人到最后也会受到引诱而叛乱。只要经过比较长时间的商谈,朝廷到时候也一定会有办法让齐王、赵士梁还有曾国栋一起全力进攻两淮。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击溃朝廷主力,才能够震慑住其他人。

    远在京城的朝霞公主希望耿老将军能够多坚持一段时间,只要将王千军保卫在顺昌城内,朝霞公主就能够想办法策动更多的人叛乱,让其他势力全力攻打王千军。

    可惜耿老将军等不了了,夏季随时会有暴雨,这里又是南方,很多士兵已经开始出现了轻微的水土不服。如果继续拖延下去,暴雨一下,军中随时都可能爆发疫病,耿老将军很清楚自己的身体,他现在最怕的就是他病倒了,如果在这个时候病倒了,那他就真的再也起不来了。

    耿老将军在收到了王千军的战书后,第一件事就是升帐点将。告诉全军,攻破顺昌城,全军劫掠十天,杀死或者活捉王千军者,不仅能够封侯,还有希望成为淮西新的总督。

    决战的日子就在明天,王千军派出去的一千士兵正在颖河上架设浮桥。用望远镜向远处观察,朝廷大营之上炊烟弥漫,那是为了明天的一战而在犒赏三军。而在王千军的身后,同样也是在杀鸡宰牛,大家喝酒吃肉,为的就是明天的战斗。吃饱了,喝足了,士兵们也才有力气上阵杀敌,也才能够在死前得到不错的享受。王千军的盔甲此时正在刁霖的手中被不断地来回清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