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特种兵(之南) > 第一卷 人在黑道 第十八章 派出所是我家(下)
    我跟亮子分别被关在两个房间里。审讯我的警察是一个贼眉鼠眼的老警察,也是那个刚才抓我的警察。他邪笑着对我道:“签了这个,不然……”

    这样的事我见的多了,以前在道上混的时候,没少进这所里,以前我们曾经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派出所是我家,派出所爱我我爱它。三天不进派出所,它想我,我想它。”

    可是我真没想到,这个警察这么恨我。不等我回答。他上来就是一脚踹在我的胸口上,将我一脚踹飞了出去。因为我的手还拷在椅子上,所以当我要飞出去的时候,又带动椅子跟着我一起飞了出去,最后在我摔在地上之后,椅子又砸在了我的身上。一气呵成。我还真有些佩服这警察。

    这一脚,要是跟死老头相比,可差远去了。不等警察再来打我,房门猛的被打开。出现在我面前的,正是小王。

    小王微微皱眉,然后对那警察道:“你们就这样对嫌疑犯?请问他犯了什么罪?即使他有罪,也是法官来判,还轮不到你来判。”

    小王说完,那出自己的工作证,给那警察看了看,然后从小王身后出现一名律师,对这名警察道:“我们要求保释王海先生。”

    警察开始被小王弄的一塄,最后一看小王只是一名小警员,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不屑的对小王跟律师道:“如果想保释,请过48小时之后再来吧,现在请你们出去,不要妨碍我的工作!”

    小王一楞,律师坦然的道:“请你放了王海先生,他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你没有权利关押他48小时。如果你坚持,我会去投诉你”。律师看了我一眼,转而道:“同时还会加上一条,你乱用私刑。”

    警察冷冷的看了看律师,不屑的道:“有本事,你就去投诉,现在请你们———滚!”

    我不知道这名警察有什么凭证,说话的语气这么足。但我知道,今天受点苦是避免不料的了。随即对小王道:“得了,你还是回去吧。更何况,我也不是待宰的羔羊。”

    虽然我今天没穿迷彩服,七寸匕也不在身上。但是打开一个小小的手铐,对我来说简直太简单的。别说是手铐,就是高科技的电子锁,我也只需要十几秒钟就可以打开。

    小王不情愿的退了出去,律师似乎还不满意,还想跟这名警察争论什么,可是警察已经“哐”的一声,将大铁门重重的关了上。

    “小子,不怕告诉你,我姐夫就是市局副局长。你有什么本事尽管使。我拿了蒋平十万块钱,这件事我就得办的利利索索!”

    我已经挣扎的坐了起来,目光直视着他,他继续道:“曾经蒋平就在你手里栽过一回,这次又栽了一回。可是你却在我手里栽了一回。什么黑道,什么大哥?在我眼里全是屁。”

    “你恨我?还是恨黑道?”我不紧不慢的问着“似乎你忘记了一件事,人上有人,天外有天。今天你是过瘾了,打了我,抓了我。可是你没想想,如果我是一个大人物,不紧把你姐夫弄下台,你也丢了工作。你以前打过的地痞流氓会怎么报复你?”

    他哈哈一笑,道:“好啊,随便啊。你以为我不认识你?你不就是王海么?曾经在道上混的一个小流氓,进了三年监狱。现在出来了?感觉自己牛B了?”

    我没回答他,因为我又听到了脚步声,正在朝我这里走到,转而一想,问道:“你收了人家的钱,怎么还不打我?你姐夫那么厉害,为什么你还只是一个警员?”

    他完全没听到外边的脚步声,依然意气风发的道:“打你?我***才收了10万块的红包,打你我的手还疼呢!我是个小警员没错,但是你问问所长,他敢对我大声说话么?哈哈——”

    就在他大声笑的时候,房间再次被踹开了。而这次进来的人,确实让我吓了一跳,因为我看的正是死老头,而站在他身后的,却是双眼已经哭的通红的蓝蓝!

    我没注意到死老头旁边还有一人。因为我纳闷,蓝蓝怎么哭的这么伤心?不会是因为我吧?还有就是死老头怎么知道我进来了?还来救我?难道是有事过来碰巧遇见我的?

    很快,我的疑惑都打开了。死老头旁边的一个五十多岁的警察,冷冷的对刚才打我的警察道:“刘洋,你不错。刚刚你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我会如实的向上禀报的。”

    这时候,我才能感觉出他的身份,他应该就是所长了。

    可是当所长所完话的时候,死老头不干了,一个箭步跨前两步,抬手照着这个叫刘洋的警察就是一记重拳,硬将他打非出去,撞在墙上,最后才摔在地上。跟死老头第一次打我的招事很像。

    可是刘洋因为害怕,担心,各种复杂的心情下,这一记重拳硬是将他打昏了过去。

    就在老头动手的时候,蓝蓝扑到我身上,将我扶了起来,然后伏在我的胸前开始痛哭。我最怕女孩子哭。所以她这样一哭,我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赶紧自己动手解开手铐,抱着她安慰道:“你怎么了?哭什么?出什么事了吗?”

    蓝蓝抬起头来看着我,然后继续的伏在我的胸口上哭。弄的我好不尴尬。

    等老头解决了那个刘洋,才指着我对所长道:“我现在保释他。”

    所长爽快的点了点头,笑道:“老朋友了,说话那么认真干什么?他又没犯罪,属于正当防卫。还谈什么保释不保释,直接放了就是了。”

    死老头怪怪一笑,“还算你识趣,这次就放过你了。下次你在安排我吃饭吧。”

    说完,在死老头的示意下,我被逼的一手楼住蓝蓝,另一只手放在她的腿弯出,将她抱了起来。而蓝蓝此时只是伏在我的胸口,不断的抽泣着。

    亮子没地方去。在道上混的人很少回家,为了避免给家人带来灾难。所以我让亮子先到我家住着。毕竟三个屋子,空着也是空着。

    可是就在我让亮子住进来的时候,依然伏在我怀里的蓝蓝不干了,道:“不行,如果他住进你家,我也要住进去。反正你家有三个房间,咱们三个人一人一间不就得了?”

    不光是我,就连亮子跟老头都楞了。随即老头急道:“丫头,这可不行,万一这小兔崽子……”

    蓝蓝用她那迷死人不偿命的声音长长的嗔道:“爷爷——”

    蓝蓝的这声“爷爷”叫的绝对可以让任何一个男人全身酥软。我也不例外,甚至差一点将蓝蓝丢在地上。

    都市特种兵 第一卷 人在黑道 第十八章 派出所是我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