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0828章 识破?
    李云霄坐在王座中间,突然给了她一种君临天下的大宗师气质,令的她呆滞了瞬间。

    李云霄身上的光芒渐失去,慢慢的睁开眼帘,第一眼便看到宁可月那星的眼眸,直视着自己,似乎要透过双眼,将内心的一切尽数看穿。

    “你做什么?”

    李云霄吓了一跳,眼中瞳孔微缩,急忙一道极强的精神力散开,将她那目光打断,这才心中稍定下来。

    宁可月心中一惊,露出一丝讶异,脸上冷笑一声,便双指入刀,欺身而上往李云霄双目中插去,身上凌冽的杀意先至,让李云霄如坠冰窟,一股死亡的气息在内心蔓延开来。

    指尖在那如星的眸子前停了下来,宁可月道:“如此镇定?竟然不躲?”

    李云霄额头上一滴冷汗淌下,虽然内心百分之百确定对方是在试他,但那股死亡的气息还是让他惊出一身冷汗来,“你要杀我的话,躲有用吗?”

    宁可月轻哼一声,道:“躲不躲跟有没有用无关,在死亡之下的挣扎那是天性,明知无用也会抵抗。况且我依旧你的实力,留足了让你躲避的时间和空间,你却一动不动,这份忍耐和定性让我再次刮目相看。现在,我该叫你炎武城城主李云霄,还是古云霄呢?”

    她的话淡然说出,却令的李云霄浑身大震,骇然而望,眼中荡起阵阵涟漪,体内的血液在这一刻几乎凝结

    她竟然认出了自己的身份

    李云霄故作镇定道:“你说什么,我不明白。”

    宁可月淡然一笑,道:“你以为我还在试探你?不明白那就算了。”

    李云霄一怔,内心有些犯晕,他故意装傻,想要试探对方知道了多少,谁知道宁可月不吃这一套,却让他心底拿捏不定,道:“既然不是试探,还就请明示。”

    宁可月看着他那紧张的样子,更加确定了自己内心所想,笑道:“好了,不用在我面前装了。若是我有心对付你的话,你能走出红月城吗?别人也许不知道,但我很清楚能够引起王座传承的条件,便是身怀月瞳因为那一代留下封印的城主便是月瞳拥有者”

    李云霄呆了一下,苦笑道:“难道仅仅凭借月瞳你就断我身份,未免太武断了吧?”

    宁可月道:“一点也不武断月瞳是无法通过传授得到的,否则这样至宝将会一直留在红月城,但却可以通过血亲关系得到一定的传承。所以……”

    她一字字道:“你是古飞扬的儿子无疑”

    李云霄:“……”

    宁可月继续推测道:“按照年龄上判断也是十分吻合的。如此说来,当年古飞扬陨落之前就已经失去了月瞳之力,我倒是很好奇你母亲是谁?令他冒着失去月瞳的几率,也生下了你。失去了瞳术的古飞扬,虽然也是巅峰存在,但比之风云榜上那前几位的强者就相形见拙了,也许这正是他在天荡山脉中陨落的原因。”

    李云霄抹了把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承认也不是,不承认也不是,内心一股怪怪的感觉。

    宁可月眨巴了几下眼睛,道:“你母亲到底是谁?应该是姓李才对,当年有名的李姓女子虽然也有那么几位,但想让你父亲动心还是差了一大截,莫非他是被药物迷了心性?”

    李云霄咽了口唾沫,讪讪道:“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了,你觉得是怎样就怎样吧。现在我拥有月瞳,你要如何处置于我?”

    宁可月眸子一凝,道:“我也在想这个问题,介于你父亲的关系,我不会把你的事捅出来,但你父亲和红月城仇深似海,我一味的隐瞒也似乎不太妥当。不如这样吧,你去参加这个比武招亲,把姜若冰娶下了,先做红月城的女婿,身份之事等将来有机会再揭晓,我相信时隔多年,仇恨也能慢慢化开了。”

    “别,千万别”

    李云霄连忙推脱道:“若是阮红玉知道娶她女儿的人是古飞扬的儿子,非把我拿去养茶不可”

    宁可月欺身而上,冷冷道:“我看你是舍不得你的这对月瞳吧?生怕通过父体传给下一代了?”

    李云霄苦笑道:“也算是原因之一吧?少了月瞳,通向武道巅峰的路只会更加坎坷,但也难不倒我李云霄。只是还有一层更重要的原因恕我无法直言。

    宁可月双目如刃,盯着李云霄的双眼直视而去,想要看穿他隐藏下的心思

    李云霄问心无愧,坦然以对,对视着宁可月的目光,没有丝毫的闪躲。

    宁可月凝声道:“我要看看你的月瞳。”

    李云霄略微犹豫了,眼睛一眨之下,一对猩红色的血月眸子骤然出现在双眼内,散发出诡异的光芒,与天空中那红色的月晷似乎存在某种感应。

    宁可月吸了口冷气,脸色微微有些发白,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再次看见这双眸子的时候,依然难以抑制内心波澜,各种记忆的片段逐一在脑海中闪过,胸前起伏的异常厉害。

    她有些失神,悲伤道:“飞扬大哥,我一直都不相信你死了。现在你儿子继承了月瞳我才真的信了。”她的语气之中带着无尽的悲凉,哀伤自怜道:“当年红月城外,紫云峰上的故人,现在还有几人?”

    李云霄听得暗暗叹息,忍不住想要公开自己的身份,但略微犹豫后还是冷静了下来,目前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等有了合适的时机再告诉她吧。

    宁可月独自伤神了一阵,才道:“往事不提了,徒然伤感。对了,这王座之中你继承的武技是……”

    李云霄目光一凝,开口道:“哪有什么武技,里面记载的是取得和收服天思之法。当年这位先人本可得到天思,却由于一招不慎,遗憾终身。便将自己的心得领悟凝刻到王座之中,之所以万年来红月城无人可以传承,就是因为这月瞳之故。若非月晷变化,引动了我的月瞳,怕也会错失机会了。”

    宁可月吃惊道:“天思?这天思到底是什么东西?虽然典籍多有记载,但始终笼罩着一层迷雾,让人看不清楚。”

    李云霄双眉耸立,显然也是不解,疑惑道:“这位先人也未详尽说,只说得天思便可窥视武道尽头,得成神机遇。而月瞳却是得天思的关键所在。”

    “武道尽头,成神机遇”

    饶是宁可月心如止水,也忍不住惊骇起来,但短暂的涟漪之后,立即恢复了神色如常,道:“古来多少成神的传说,也没见有谁真的踏入神境了,倒是留下不少十方神境存在的证据。既然你有此机缘,也许能够取得天思也说不定

    李云霄突然笑道:“可月大人的心性果然非常人可及,在听到成神之机后还能如此气定神闲,这份修为就已经在七大宗主之上了,他日问鼎武道巅峰也是指日可待。”

    宁可月哑然失笑,道:“我觉得你这种老气横秋的模样很有意思,跟我这般说话也很大胆,你的性格和你父亲很像,天赋更是比他要强,将来成就不会在你父亲之下。我真的很希望你考虑一下娶若冰,她是个很不错的女孩,也是我的爱徒。迎娶之后未必要立即同房,可以等你对月瞳的依仗渐衰时再行夫妻之事。”

    李云霄苦笑道:“我现在顾虑颇多,暂不考虑此事,他日有缘再说吧。”

    宁可月长长叹息了一声,道:“那若冰这孩子没有此等福分了,比武招亲之后,焉知花落谁家。”

    李云霄长笑道:“我看倒是未必,以若冰小姐的性子,谁能驯肝卩的了她。可月大人,这趟红月城之行能够一见大人我很愉快,而且我所需之物也已到手,就此别过了。”

    他得到了东海月明珠,想要找个安全点的地方先炼化了珠子,克制自己体内魔头。

    宁可月愕然道:“你要走了?还有一月便是地老天荒开启之时,不如留在红月城潜修,这里也是天下少有的灵山宝地。”

    李云霄道:“的确,但这里也是是非之地,水越来越浑,我就不趟这些浑水了。等我还姜若梅一个人情,便去一趟化神海,再来会那仙境开启。”

    宁可月细细的琢磨着他那前半段话的意思,不住点头道:“若梅那孩子的确是苦了,你应该帮她的。那你自己一切小心了,我与你父亲是至交好友,也可算是你的姑妈。若是遇到什么难事,随时回红月城来找我。”

    一道光芒从她手中飞出,竟是一块白色玉佩,道:“这上面有我的一缕神念,遇到任何事只有掰断玉牌我就能感应的到,可以随时打碎空间过来。”

    李云霄心中一暖,生出一股惆怅来,压制下自己忧伤的情绪,大笑道:“我会的。”

    两人之间虽然见面不多,但当年构筑起的那份情谊,却是万古流长。

    李云霄转身正要离去,突然一道光芒从下方红月城内射了上来,化作一道人影惊喝道:“你不能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