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940章 一招
    宁可月大骇,内心的震撼之情无法言喻,这尸体竟然可以施展生前绝学!

    她大惊之下,已经没时间去思考了,手中权杖立即化作一柄金剑,临空剑气劈下,顿时将那拳芒斩开,剑势不减正要斩在那尸体身上,突然同样一道剑芒临空而来,却是另外一具尸体,手中剑气纵横,将宁可月的剑气余晖斩灭,救下自己同伴。

    而此刻三十六人的阵法飞速发动,宁可月只觉得心中一颤,一股莫名的力量从大地之上传来,带着暴戾和腐朽的气息,直接影响到她的元力运转。

    来不及细思,三道绝强的气息从身后来,三具尸体联手一击,一人握拳,一人凝指,一人成掌。

    三人生前都是九星武帝强者,绝不可能做出这种没风度的联手之事,但此刻一切都在杨元书的掌控之中,就是让他们去扑狗屎也不会有半点反抗。

    宁可月反身一剑扫去,剑芒如同孔雀开屏,将三人联手之势震开。

    她此刻也发现了,这些尸体的实力远不如生前,但肉身却是堪比玄器,以她极强的剑势也只能将这些尸体斩伤。

    杨元书大笑道:“是不是觉得自己生机渐逝?我在这山巅之下布置了冥书鬼幽阵,可以不断吞噬生灵的生机,并且加强鬼物死尸的戾气,此消彼长,是不是觉得很吃力呢?”

    他眼中露出贪婪之色来,舔了下干涸的嘴唇,狞笑道:“好有风韵的身体,等你被杀后,我一定会将你精心打扮和炼制,让你成为我的后宫尸妃。”

    似乎说的过于兴奋,他身体的某个部位直接支起了帐篷。

    三人具尸体被宁可月震开后,又有更多的尸体临空扑下,各种光芒逐一绽放,正是这些强者生前绝技,一道道的展现出来。

    宁可月闻言大怒,眼中闪露出必杀之意,双眸微凝,剑上传来轻语歌声,一道轻悠的剑意传开,在山巅之上起舞,夹着漫天飞雪,一股岁月流逝的凄凉散开。

    “独依深夜微风凉意,坐看山巅漫天雪起。倾听飞花为谁低语,细数过往岁月痕迹。”

    那些尸体展露出来的绝学在这股沧桑凉意下尽数被破,这是一种时间的规则,岁月的如刀。

    往昔的绝代强者,在岁月的痕迹也剩一具干尸。

    三十六具尸体似乎有所触动,一种凄凉入骨的悲切之意从尸身上散开,似乎生前那种武者的绝代意志在这歌声中唤醒,极力的抵抗起来。

    杨元书身边那三具生前为九星巅峰的尸体,更是剧烈的颤抖,想要挣脱这种被控制的束缚,其中一具干尸上,竟然流下两行血泪!

    “该死,竟能破我的控尸术?”

    杨元书心下骇然,急忙双手飞快掐诀,一道道晦涩难懂的音符从他口中吐出,竟是一片冥文,在山巅传来,那些心性动摇的尸体立即变得镇定起来,身上的尸气大盛,再次扑去。

    杨元书脸色微微有些发青,咬牙之下几道符文打入那三具最强的尸体内,自己身上的气息瞬间一弱,似乎被抽干了气的脾气一样,一下子干瘪萎靡了许多。

    那三具尸体微微一颤,顿时散发出滔天的尸气,冲入战阵。

    控尸术并非可以无限制的随意控制尸体数量,而是根据施术者本身的实力来定,以杨元书的力量根本无法同时控制这三十具干尸,所以攻击宁可月的始终是那么十来具,其它的一直都在旁边掠阵。

    三具曾经的九星巅峰强者临空而起,整个战阵的气势一变,另外那些尸体骤然后退,三道极强的攻击临空而来。

    “哈哈,这三人生前可都是不弱于你的强者啊,今日此地便是你重生之地,从此以后就安心做我的后宫尸妃吧!”

    杨元书狂笑起来,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露出极度的渴望之色。

    宁可月面色阴寒,手中剑气一转,一道极强的古音震颤而出,寒声道:“这里每一位强者,生前都是可以肆意虐杀你的存在,你竟敢如此羞辱他们,这世上再无你存活之理!”

    那剑上的古音靡靡菲菲,氤氲而起。

    “千秋若雪,半昔如梦,一剑岁月镇魂歌!”

    轻音之声从宁可月口中吐出,剑芒刺破天际,在山巅之上盛开,时间的序轮似乎在这一刻被打乱,这一剑连接了遥远的过去,传承到无穷的未来。

    三具绝代强者的尸体顿时凝注了,三道绝强的攻击也在这一刻停下。

    “砰!砰!砰!”

    三具尸体的身体尽数爆开,而他们那狰狞的脸上似乎浮现出了笑容来,尽数留下两道眼泪,仿佛在许久之前的天空下,凝视着现在,说出一声谢谢。

    杨元书大惊失色,骇然道:“你……你怎么可能杀的了他们……”

    宁可月一步上前,剑气临空,寒声道:“他们并非心甘情愿被你操控,十成力量最多发挥出三成而已,如何能赢我?至于这抽取生机之阵,即便我元力再如何被你压制,杀你也是绰绰有余!”

    杨元书惊得连连后退,惊恐道:“救我,大人快救我!”

    宁可月那临空剑气,吓得他魂飞魄散,这些极为喜爱的宝贝也顾不得了,转身就要逃走。

    宁可月身形微微一顿,立即感受到一股绝强的气息传来,顿时脸色大变。

    这道气息她并不陌生,而就在不久前就曾遇见过。

    前方白影渐渐浮现出来,天地间的雪花为之一滞,似乎因为此人的降临而不敢落下。

    一道诗吟声在山巅响起,道:“非我睨四极,惊才而已。非我小天下,天赋而已。非我纵古今,盖世而已!”

    “凌白衣!”

    宁可月脸色苍白的厉害,咬牙道:“原来竟是你在幕后!”

    她内心涌起巨大的悔意,后悔在红月城外,自己这方占据绝对优势的时候未能抹杀此人,现在时至不行,反遭其殃。

    “哈哈,夜影大人,你终于来了!”

    杨元书一阵大喜,急忙跑上前去,赔笑道:“还请大人出手击杀此女,还望大人能将她的尸体留给我。”

    凌白衣临空而落,身影与这漫天白雪融合在一起,几乎不分彼此。

    “山水有相逢,我们又见面了,宁可月。”

    凌白衣淡然道,这次的出现比之上次要平静的多,静的如同一抹雪花,点缀在这漫山之中,难以分辨出来。

    宁可月脸色苍白,此人出现,她知道今日已再无回去的可能,寒声道:“凌白衣,你告诉我,这一切可都是你的安排?”

    凌白衣微微摇了摇头,道:“我虽想杀你,但有自己的方式,这种做法我还不齿。”

    宁可月一愣,心中震骇无以复加,惊悚道:“那……那到底是谁?竟然连你也请动了?”

    “哈哈!”

    杨元书大声狞笑起来,道:“夜影大人是天下第一的杀手,既然是杀手当然就有价,那位大人出的起钱,夜影大人自然就会出手了。想不到吧?最终等待你的杀招并非是我,而是封号第四的武帝大人啊!”

    凌白衣淡然道:“那人知道我跟你们有过节,所以出了一个十分吸引人的价格,买我出手一招。所以你不用怕,一招之后我立即会走。”

    即便只是一招,但天底下有谁敢说自己能接得下来?

    即便是宁可月,此刻心境波澜迭起,气机大乱,也不敢狂言自己能接下对方一招。

    凌白衣身上的气息渐渐蔓延开来,杀意几乎有如实质,杨元书在一傍脸色大变,急忙退开数十米,深怕被卷入其中。

    天上停滞的雪花似乎受到了某种召唤,在这一刻再次落下,只不过每一朵都犹豫那彻骨的寒气化作冰晶,这个天地为之冻结。

    凌白衣动了,确切的说他并没有动,只是地上的雪动了,被一股力量震的飞舞起来,在空中旋转。

    飞雪凌厉,带着惊人的杀气,每一朵雪花都化作杀人的利刃,在山巅飞旋起来,凌白衣的脸异常的平静,没有丝毫情感。

    这漫天雪花之力,给宁可月带来极大的压迫,逼的她手中之剑自行解封开来,一件金色战衣覆在身体上,依然忍不住的往后退去。

    凌白衣动了,这次是真的动了,他伸出手来,一片雪花落在他的指尖,仅以此花为剑,迅捷无比的穿透层层飞雪,没入这漫天大雪内,那一朵极致的白色之花,似乎一下子融入了这紫云峰的山魂精魄,融入了这漫天飞花的雪之规则。

    凌白衣那洁白的身影突然变得黑了起来,如同一抹影子,投射在这白雪皑皑的山巅上,身后便是无边无际的漆黑夜空,仿若无穷黑夜在这一刻尽数化作他的倒影。

    天地之间只剩下这片白,这片黑。

    宁可月心神巨颤,她惊恐的望着一朵雪花朝自己飘来,是那样的慢,那样的美丽,自己却似乎无法抵挡。

    她用尽全身气力,抬起手中金剑,临空刺了出去,没有任何的花哨,就这样一剑刺出,却已经是她的最强力量。

    金剑上散发出灼热的光,仿若一片云彩,剑尖终于触到了那片白雪。

    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