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三卷 第1585章 对策
    界神碑内。

    李云霄一下显化在方寸山上,惊问道:“来了?”

    袁高寒早已等候多时,有些面色凝重,道:“我已经到了江浍城,你现在何处?”

    李云霄道:“真不凑巧,我现在遇到麻烦了。”

    袁高寒眉头一皱,似乎极不高兴,道:“这里是西域边陲,以你的能耐还能有什么麻烦?”

    李云霄道:“一言难尽,我先让陈箐羽过来接应你。”

    袁高寒忧虑道:“陈箐羽怕不够,你抽不开身吗?”

    李云霄惊道:“这么严重?莫非是韦青亲自来了?”

    袁高寒道:“暂时还不知,只是被人跟踪了,跟踪者非常不简单,他们多半是对我的第二魂体有所企图。”他眉头一皱,道:“你不在江浍城?为何我的本体感应不到魂体的存在?”

    李云霄道:“此刻身在江浍城的无法天内,我让叶凡、陈箐羽、还有北圳南三人来接你,我先想办法解决眼前的问题。”

    袁高寒点头道:“若是危险的话我可以现在界神碑中待着,这么久都等了,并不急于一时。”

    “嗯,我先着手解决眼前问题,然后请他们入瓮。”李云霄道。

    袁高寒眼中闪动着寒意,冷冷道:“我也想知道是何人在圣域中兴风作浪,这次要将他们彻底掀出来!”

    李云霄狐疑道:“难道你猜测之人不是韦青?”

    袁高寒哼道:“希望仅仅是韦青吧!”

    李云霄见他不肯多说,也就不问,而是将陈箐羽召入界神碑内,同时将叶凡和北圳南唤来,细说此间之事。

    陈箐羽见到袁高寒的第二魂体,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同时大喜道:“难怪大人和破军大人都如此自信,这下万无一失了。”

    李云霄道:“他双魂合一必须历经天武界规则考验,所以无法在界神碑中融合,我必须想办法解决外面那土系之灵才行。”

    袁高寒震惊道:“什么?五行之一的土系之灵?”他没好气地骂道:“你小子什么时候才能省点心?以你现在的实力,凡入圣之下已经罕有敌手,我原以为跟着你肯定安全不少,你却去惹凡入圣都不敢碰的五行之灵!”

    李云霄苦笑道:“我也不想的,现在一件非常重要的玄器被那东西夺走了,我正头疼着呢。”

    袁高寒冷哼道:“我不管你,总之你别误了我的大事!否则我跟你没完!”

    北圳南突然说道:“土系之灵?莫非是八阴古星鸟?”

    李云霄一喜,道:“莫非圳南大哥知道破解之法?此怪虽不是八阴古星鸟,却是八阴古星鸟死后所化的九幽秽气所生,实力已经接近凡入圣了。”

    北圳南道:“若是八阴古星鸟死后的土系之源所生,那么力量必然是大不如前。巡天斗牛和你的雷系神通都是木系之力,足以克它才对。”

    李云霄苦笑道:“兜率天峰被它抢走了,而且直接融入了九幽秽土,现在呈现出五色光芒。”

    北圳南惊得张大嘴巴,连连挥手道:“你自求多福吧。小叶子,我们走。”

    李云霄:“……”

    叶凡笑道:“云霄大哥,再见。”他直接祭出诺亚之舟,金光瞬间将三人包住,一闪之下就消失不见。

    袁高寒也哼了一声,便转身飞入方寸山内。

    李云霄郁闷不已,只能硬着头皮去找聆牧笛。

    一块巨大的岩石上,无数星光石凝成的阵法中,盘坐着葫芦小金刚的身躯。

    在葫芦小金刚上方,聆牧笛的魂体显化出来,一身青纱,面容俊朗,棱角分明,双手分别掐诀至于双膝,面色安详。

    阵法中源源不断地星力涌出,滋润着他的魂体,修炼的也是袁高寒的星光魂术。

    “咳咳,牧笛大人。”

    李云霄尴尬的咳嗽了几声,将聆牧笛的修炼打断,把事情说了一下。

    聆牧笛眉心皱了起来,道:“五色之光?别被骗了,就算是它的前身八阴古星鸟也不可能如此快的炼化兜率天峰。但听你所言,这东西的智商应该极高,而且对兜率天峰有了一定的掌控力。”

    他顿了一下,抬起眼皮看了李云霄一眼,道:“至少兜率天峰在它手中的威力要比你支配来的强。”

    李云霄讪讪道:“那有请大人出手一次,帮我将那山峰追回。”

    聆牧笛哼了一声,看着下方那葫芦小金刚的身躯,道:“这破铜烂铁,还不够兜率天砸一下的,我出去对抗那东西,一下就瘪了!”

    李云霄满头大汗,道:“那该如何是好?总不能放弃了吧?”

    聆牧笛道:“能够克制兜率天峰的也只有你自己了,五种土系元素合一,唯有至强的木系之力才能破开,别忘了你体内的紫雷。”

    李云霄心中一动,伸出手来,掌心处慢慢涌起紫色之气,渐渐汇聚成雷,闪动不已。

    “这东西在碑内还好,我可以借着界神碑的力量压制和掌控他,一旦出了界神碑,能够使用的力量十分微小。”

    “啧啧,果然是紫雷。”

    聆牧笛舔了下嘴唇,眼中放出精芒,道:“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天武界的五行之力并不是平衡的,其中木系极致之力——紫府灭世神雷要远远强于其它四系,因为这东西并非天地生成,而是界力所凝,可破万物!”

    他又补充道:“若是完整的七色兜率天峰,就算是圣器也不可破,但依然不能挡灭世神雷。这神雷可是这一界的法则所化,说白了它代表的便是这一界的道之本身!”

    李云霄道:“你说的我都明白,但这东西我就算倾尽全力怕也只能出手一次,怕是不够。”

    聆牧笛冷笑道:“有出手一次的机会就够了,剩下的部分就要靠你的智商去弥补了。”

    李云霄:“……”

    聆牧笛说完便继续闭上双眼,不再理他。

    李云霄将那紫雷握在手中,感受着那股澎湃之力,虽然光芒微弱如火星,却有一种神圣和浩瀚之感,似乎雷中自有世界,无穷无尽。

    下一刻,他的灵魂显影收回到本体中,朝天星子道:“大人,我已经想好了对付那怪物之法,还请大人竭力帮我。”

    天星子忙道:“云霄老弟尽管吩咐,不用如此客气。”

    李云霄心中暗骂不已,若非你这老狐狸出工不出力,凭借你的修为足以和那怪物一战了,哪会有这样麻烦。

    但表面上还是客客气气的说道:“老哥这般仗义,实在感激不尽。”

    此刻车尤在界神碑中修炼,领悟那天地无法剑,非到万不得已不想去打搅他。而且现在袁高寒的局势未明,车尤必然是他最后一张底牌。

    天星子道:“应该的,应该的。老弟有什么吩咐直接说吧。”

    李云霄道:“我需要老哥给我制造一个机会。我有一招可以破它土系灵体,但以我之力竭尽所能也只能施展一次,所以需要机会。”

    “这……”

    天星子一下犹豫了起来,内心也是暗骂不已,这不明显是让老子去当肉盾给你制造机会嘛,他道:“那东西的实力怕已经有凡入圣了。而且此地九幽秽气极强,是他的主场。他又收了你的宝物,老哥此刻又非巅峰状态……我去迎战当然无所谓啦,就算是死也不怕,只是怕是完不成任务有愧老弟啊!”他看李云霄目光渐冷了,急忙一改口风。

    李云霄斜眼看了他一下,道:“既然老哥死都不怕,那就上去试试吧,最多也就是死了而已。”

    天星子胸口一堵,道:“这……这……这不好吧?而且我也只是答应老弟保你在无法天内安然无恙,并未答应做老弟的打手啊。”

    李云霄冷冷道:“老哥的意思是,刚才说的都是屁话了?”

    “这……当然不是……”天星子抹了下汗,不知如何回答好。

    那怪物!实力非凡,他可不想这样冒然去战,而且那兜率天峰也让他心有余悸,岂肯为他人卖命。

    但李云霄身怀大衍神诀,必然会成为探索永生之界的重要人物,不得不交好于他。特别是现在彻底跟噬魂宗撕破了脸面,必须找到进入永生之界的可靠盟友,而李云霄则是最佳人选。

    他想通此节,便咬牙道:“好!那老哥就拼着这把老骨头一试了!希望云霄老弟他日能够念及我这份情谊。”

    李云霄眯着眼睛,不断地点头笑道:“放心吧老哥,我不会忘记的。同时我会让巡天斗牛配合你。”

    那铁牛之前被震飞后,一直站在高空观望,未曾出一下手。

    李云霄飞至其身旁,附在耳朵边低语。

    那牛才哞哞叫了两句,蹄子踏了几下,从天空中往下走去,再次踩出无尽的青色网格蔓延,开始寻找那怪物的踪迹。

    二人一牛在空中走了一阵,突然巡天斗牛的双眼化作青色,怒吼一声就冲了下去。

    之前被那怪物震飞,它也一肚子怒火。但只是答应帮李云霄寻找,所以也就懒得出手了,现在得到了聆牧笛的命令出手,当下再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