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三卷 第1635章 聚集
    那老者名为茅英彦,也是成名已久的强者。

    李云霄依然慢条斯理的吃着果子,当什么事也没有生。

    “欺人太甚!”

    骑经年大怒,一下从座位上腾空而起,双掌在身前画圈,凌厉的掌风四下乱飞。

    丁鹏猛然大惊道:“经年大人,休要动手!别忘了家父与诸位的协定,若是肆意动手,坏了炼丹之事,本应得的部分全都用来赔偿弥补!”

    骑经年身体一滞,这才将掌法收了起来,暴怒的坐回原位,但身上的气势却是随着他的怒火起伏不定,使得整个大殿内极度压抑。

    但在场的都是强者,完全没事的样子,继续谈笑风生,淡然品酒,只有那些随从和家丁各个脸色大变。

    “你够**,待炼丹之后,本座便要好好会会这位封号武帝大人!”

    骑经年重重哼了一声,慢慢收拢自己身上气息。

    李云霄将一个石榴似的灵果塞进嘴里,细细咀嚼吞下后,这才慢条斯理的开口说道:“我认识你,好像叫什么经年来着。话说我跟你好像没什么过节吧?”

    “哼哼,没过节?哈哈!这是本座今天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

    骑经年脸上罩了一层寒霜,道:“当年北域落水涧之主骑太岁你可还记得?”

    李云霄略一沉思,便恍惚道:“想起来了,的确有这么一号人物,专门掳掠女子做鼎炉,取人元阴后再杀害。当年被我得知后就顺带杀了。‘骑’之一姓本就稀少,那骑太岁多半是你老爹了。”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脸色微变,同时露出不耻之色来。

    “我呸!”

    骑经年震怒道:“那是我大哥!”

    “哦哦哦,不好意思,我弄错了。”

    李云霄抱歉道:“不过你大哥修炼邪法,本就该死,不知道你修炼的是不是邪法?”

    骑经年怒道:“你少在这装好人!我大哥修炼什么术与你何干?总之这不共戴天之仇我必报!”

    p>李云霄回忆道:“我杀骑太岁已经好多年了,而且一直都待在北域,怎么不见你来报仇?”

    骑经年闷哼一声,道:“本座当时正好在修炼厉害的神通,等出关的时候四处找你,才知道你已经死了。所幸苍天有眼,可以让本座亲手报仇了!”

    众人都是嘴角微微噙着讥讽,内心冷笑不已。

    茅英彦诧异道:“经年兄,怎么还有这回事?我记得古飞扬死之前你都很有空的,而且还特意去西域游历了几年。你记不记得,你还有个徒弟,就是那个时候在西域收的。”

    骑经年老脸微红,一下大囧起来,哼道:“我正是去西域修炼的神通。若知兄长被害的话,一定先杀了古飞扬再去!”

    “是谁要杀古飞扬?怎么有人的野心比我还大?”

    一道悠悠扬扬,懒懒洒洒的声音传来,众人一下朝门外望去,只见一下多了十余人,正从门外走了进来。

    李云霄目光含笑,朝着来人微微点头。

    进来的正是凌云十二刀,俎高原不敢托大,也敬重的朝李云霄拱了拱手,这才将目光往殿中一扫,最后落在骑经年身上,不由得嗤笑起来,道:“大傻帽,是你要杀古飞扬?”

    “噗!”

    茅英彦一口酒直接喷了出去,当场呛着了,剧烈的咳嗽起来。

    其余之人也都是吃惊之余,打量起俎高原来,不少人并不认得此人。

    “你、你说什么?!”

    骑经年差点没气晕过去,整个脑袋都憋得通红,怒火直冲脑门。

    俎高原嬉笑道:“来啊来啊,来打我啊,只要你敢动手,便是违背了和丁山的契约,那九阴九阳破厄丹就你的份啦,大傻帽!”

    “噗!”

    正想杀人的骑经年一听,当场气的喷出一口血来,满脸都是怨毒之色。

    “哈哈,老大你可真坏。”

    十二刀中黄衣女子掩嘴而笑,?余之人则是忍不住哄堂大笑,一片东倒西歪。

    “你、你……”

    骑经年气得抖,强大的元力波动从他身上荡漾开,却依然死死压制住,生怕自己一下忍不住就出手了。

    丁鹏急忙起身上前,将俎高原等人引开,道:“诸位都是家父请来的不世强者,还望给天元商会几分面子,不要闹事。”

    俎高原道:“所有人都差不多到齐了,你爹呢?哪来如此架子,让大家久等。”

    丁鹏心中不爽,暗想其他人才是久等,你丫的才来怎么就久等了,但不敢抱怨,急忙解释道:“家父有事,立即便会赶来。”

    “哈哈,俎高原你的性子太急啦。”

    正说着,一道沧桑却雄浑有力的声音传来。

    门外出现三人,皆是器宇不凡,面带富贵,含笑而入。

    “爹!”

    丁鹏大喜,急忙迎上前去。

    李云霄瞳孔微缩,丁山虽不是第一次见,但以前并未太过注意,现在细看之下,的确有一种王者风度。

    而对方的眼眸也有意无意的从自己身上点过,似乎在含笑致意。

    丁山一身罗衣,上唇留着两撇花白小髭,脸上始终带着微笑,同众人逐一打招呼。

    身侧两人正是雷风商会会长朱奇水,和曼多商会会长徐万森。

    李云霄想起苏涟漪的话,难怪这两家商会与她走的远了,原来是和丁山走在了一起,只不知为何丁山没有找上苏涟漪。若是联合他们四家之力,也许还真能和万宝楼一斗也说不定。

    丁山逐一寒暄了几句后,便道:“小可隐退商盟多年,想不到还能有这么多朋友捧场,实在是感激之至,荣幸之至。”

    众人也都客气起来,都言道:“会长有邀,岂能不来。”、“力之所及,我辈份内之事”、“能够一睹此丹炼成,也是我之荣幸”等等。

    丁山始终面带微笑,轻轻摸着小髭须,道:“既然大家有心,客套的话我也就不再说了,他日若是有我天元商会帮得上忙的事,尽管找我。”

    众人都是大喜不已,能够和一家级商会结交情谊,对任何武者都好处巨大。

    朱奇水道:“大家都等的有些不耐烦了,丁山兄,还请开始吧。”

    丁山点了点头,道:“我也不废话了,大伙先参详下流程步骤,有疑问直接提。”他一挥手,顿时十余道光芒从袖袍内飞出,全是玉简,射向每个人。

    李云霄一把抓住自己那枚,神识一扫,没现问题后,这才放在额头上,仔细读取其内讯息。

    大殿中顿时安静了下来,就连呼吸都是极细。

    很快,众人便将玉简取了下来,多是面色平静。里面的流程非常简单,基本不存在有疑的地方,就连成丹后的分配方式都写的清清楚楚。

    丁山道:“若是大家都明白了,那现在便开始吧。”他一道诀印直接打入地面,顿时无数光芒缓缓亮起,众人脚下浮现出一方阵法来。他突然叫道:“景曜长老。”

    景曜目光一凝,盯着脚下的阵法,这才双手掐诀,十指中飞出一道诀印,在空中不断翻腾。

    他的双掌化成赤红和玄阴之色,猛地拍出。

    “轰隆隆!”

    大殿震荡了一下,一件古朴的玄器大鼎从那印诀中幻化而出,轰隆一声落在地面上。

    李云霄凝目望去,这鼎分成双色,透着极强的古韵和浩瀚之感,显然是上古珍品玄器。

    景曜扫了一眼众人的惊叹目光,得意道:“这便是我流明府的镇府之宝——阴阳鼎,乃是炼制九阴九阳破厄丹的最佳玄器,若非丁山会长多次派人苦苦索求,我流明府是绝不会借出的。”

    景少宜突然加了一句,道:“还望会长不要忘记了条件。”

    众人都是满头黑线,借鼎必然是利益交换,谁都知道,这般提到明面上来讲,真智商堪忧。

    丁山也略微有些尴尬,但一笑便化解了,道:“那是自然,天元商会声望满誉天下。”

    “哼。”景少宜轻哼一声,目光一下变得凌厉,嘚瑟的瞪了李云霄一眼。

    丁山神色变得凝重起来,道:“诸位都按照各自方位做好,马上就开始炼制了。我为了今天可是谋划了整整二十多年,才找齐各种材料,并且摸索出诸多替代原料,若是失败的话,再次炼制就得等二十年了。”

    丁鹏手握拳头,坚定道:“父亲大人放心,绝不会失败的!”

    丁山点了点头,欣慰的拍了拍他肩膀,道:“不愧是我丁山的儿子!你虽然武道天赋不高,但人各有命,爹也从未强求过你,可今日之炼制,你必须要尽全力!这也是我对你最大的一次考验,只要通过了,我便能够安心退隐,将整个天元商会之事尽数交给你打理。”

    丁鹏一下激动和紧张起来,兴奋道:“父亲大人放一万个心吧,我就算是死了也一定要把丹炼制出来!”

    景曜突然皱眉道:“丁鹏少爷虽然是天生的阴阳平衡之体,最适合做阴阳鼎的传导媒介,但他的实力毕竟太低,会不会出差池?”

    丁山道:“景曜长老放心吧,为了今日的炼制,我已经研究了不知多少次,绝不会出差池的。丁鹏的作用只是传导力量,本身并不需要太强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