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210章 再临大轮岛
    端木有玉不顾众人阻止,一掌拍在九曜星杖上,顿时环声大作,再次演化出星斗异象,绕在其周身旋转。燃? 文小说 ??   w?w?w?. r?a?n?w?e?n`org

    无数摩诃古文从端木有玉的诀印中飞起,太初神诀所蕴含的时空规则不断演化出。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满目担忧。

    “砰!”

    半晌后,星杖上发出一声金属脆响,一道金光激·射向长天,如烟火般炸裂开来。

    “轰隆!”

    那金光射向四面八方,随即淹没在天际。

    端木沧见状,急忙双手掐诀,身后化出千手千眼,无数符文在千手上推演。

    兄妹两人合力之下,终于算出了一些端倪。

    “南面!”

    端木沧凝视着南面的方向,凝声道:“还是算不出其中具象,只晓得应该往南面走。”

    小红皱眉道:“南面?南面如此大,这范围也未免太广了吧?”她狐疑道:“你们真能推算吗?”

    “你说什么?!“

    端木沧转头怒视着小红,咬牙恨道:“我哥已经尽力了,为了这一点点线索,刚才那一下推演至少要损失十年寿元!”

    “这就十年?”

    小红讶异地瞪大眼睛,旋即目光怜悯地看着盘坐虚空的端木有玉,连声啧啧地摇了摇头。

    “你这是什么意思?!”

    端木沧气不过,怒斥起来。

    小红却是嫣然一笑,耸了耸肩道:“没什么意思啊,只是觉得占卜师太苦逼了而已。”

    “小红!”

    李云霄沉声一喝,十分不满她此刻的言行,心中隐隐有些后悔带她来此。

    他与端木兄妹相交莫逆,其二人也一直尽心尽力地为他忙前忙后,甚至折损寿元也不顾惜,小红此话实在是令人寒心和难堪。

    于是怒斥道:“别乱说话!玉公子和沧都已经尽力了,休得胡言!”

    小红脸色微变,嘴角冰冷的扬起。

    李云霄的话她不会去拂逆,但内心对端木兄妹的能力还是不认可。

    端木有玉缓缓睁开眼来,苦笑道:“倒怪不得小红姑娘,的确是我本领不够。但这次推算当真古怪,即便是胤羽和始龙也不应该有如此伟力啊。大家一切都要小心才是。”

    波木突然出声道:“会不会是那九渊?”

    “深渊之主?!”

    李云霄一惊,旋即摇了摇头,道:“那人实力深不可测,若是他的话还真有可能,但我想不出他出手的理由。多半不会是他。”

    波木困惑道:“那就怪了。”

    李云霄知道再纠结这些也没有用处,无果之事不能细思,便道:“现在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我们先往南面搜寻吧。清凡兄,还得多劳烦你了。”

    “明白。”

    卓清凡微微一笑,身影一闪,便消失在战舰上。

    波木道:“南面的范围的确有些大。波隆,你可能沟通这北海海族?让他们帮忙的话就方便多了。”

    波隆面色有些为难,犹豫了一下,才叹道:“先祖大人,我尽力吧。”

    若是在之前,以海皇的名头,一声令下,自然是四海臣服。

    但海之森林一战,四海王族都跟海皇殿闹翻了,而且尽数惨死。

    缺少了王族这一层,波隆也从来没跟下面的海族沟通过,怕是没有人认得他。也就是说此时此地,波隆就相当于是一个光杆皇帝。

    他自战舰内飞出,悬浮立于海面之上,此刻正值清晨时分,海面上的漂浮的乳白色的雾气并不能阻隔他们这种程度的强者的窥视。

    算好方位后,波隆长吸了一口气,掐指一道印诀打入海中。

    海面在平静了几个呼吸之后,有几道身影破水而出,随之而起的是几道冲天水柱。

    受到召唤而来的是附近的几个海族族长,在波隆表明身份后,那些族长果然都是大怒不已。

    “胆敢冒充海皇大人,即使你实力通天又怎样,吾辈又岂是贪生怕死之辈!别指望我们会屈服在你的淫威之下,如若来日再见,必倾族群之力将尔等斩落于深海之中!“

    几名海族族长都非常有骨气,即使被波隆的气息压制住,也依然破口大骂,一幅宁死不屈的架势。

    几人面面相觑,皆是摇头叹息,将他们都放了。

    李云霄无奈道:“先向南走吧,或许能有什么发现。我现在最担心的是那鳄鱼也出事了。以它罡风之躯本不至于有危险才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话毕,李云霄不由满脸担忧。

    众人现下也再没其它好办法,只得先向南行,且行且看。

    战舰飞了大半日之久,也不见任何线索。

    沿途之中,目视所及全是茫茫大海,横无际涯。若非战舰上有指针的话,众人怕是早已迷失在其中。

    景七突然说道:“这片海域再往前的话,应该就是大轮岛了。”

    “大轮岛?”

    李云霄一愣,道:“天堑涯与天武界大陆联通的中间枢纽?”

    景七点了点头,道:“正是。”

    李云霄心中微微感到讶异,隐约间似乎捕捉到了什么,道:“大轮岛我去过几次,但却不知是在这片海域。毕竟四海之大难以估量,每次都是通过传送阵过去的。景七大人可能找到具体位置?”

    景七看也没看李云霄,闷哼了一声,双手抱在胸前,周身散发着桀骜而冰冷的气场。

    李云霄碰了一鼻子灰,心中郁闷无比,知道这家伙因为小红的关系,内心早就恨死自己了。不由在心里长长一叹。

    小红见不得李云霄吃瘪,柳眉一竖,喝斥道:“还不赶紧说!”

    景七幽怨地瞪了李云霄一眼,这才说道:“当然能找到!大轮岛上还有我派的驻地,我自然掌握了空间坐标。”

    他生怕小红再训斥他,极为老实地取出一个指针扔了过去,道:“大轮岛的方位指针。”

    李云霄大喜,接住后,忙抱拳道:“多谢!”

    小红道:“云霄哥哥是怀疑那囚之法身的失踪,跟大轮岛天堑涯有关?”

    李云霄道:“此事说不准,但我们现在茫然无措,也只能先去大轮岛碰碰运气了。”

    然后便将那指针拿下去,交由控制战舰之人,战舰一下加速起来,化作一道流光全速朝着那坐标而去。

    一日多时间后,众人终于飞入一片海域,来到了大轮岛范围。

    岛内依然是车水马龙,各种店家商铺玲琅满目,不时有传送之光亮起,人流往来络绎不绝,繁荣不减当年。

    虽然现在天下宗门凋零,但这里却是海外世家与天武大陆物质交流的最大场所,甚至是唯一场所,所以繁华几乎不受魔劫影响。

    战舰飞入大轮岛领域后,很快便遇到了强大的结界之力阻拦。

    “来者何人?!”

    触动了结界,立即有数道光芒飞驰而来,惊望着那战舰喝斥道。

    那战舰上没有什么明显的标志,虽然朴实无华,但细节上却透着巧夺天工般的精湛工艺,绝非普通战舰。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这战舰是直接从外面而来,并非大轮岛内传送进来的。

    这就说明两点,这战舰的主人要么是无意中来到此地,要么是知道大轮岛具体坐标的。

    而无意中传入的概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也就是说肯定是后者。既然知道大轮岛的具体位置,那么来者的身份绝不会低。

    那岛屿的守护者心念电转之下,便获取到了如此多的信息,并且也都是十分重要的信息。

    顿时小心起来,态度上不敢怠慢。

    战舰之上,北圳南高声道:“还请通传天堑涯南丘雨大人,就说天武盟的人前来拜访。”

    “什么?天武盟!”

    那守护者吓了一跳,虽然知道来者身份不简单,但也绝没想到是天武盟的人。

    毕竟天武盟虽然如日中天,但全副心思都在魔战之上,而大轮岛依然是隐世不出,跟大陆上并没有什么利益纷争。

    “莫非他们是来游说天堑涯加入天武盟的?”

    那守护者心中嘀咕起来,但这种事轮不到他操心,急忙抱拳道:“南丘雨大人并不在岛上,我这就去通知负责此岛的左偕大人。”

    说完,转身一闪,就飞入岛内不见。

    端木沧美眸眨了眨,道:“南丘雨不在岛上吗?那这事也许跟他们无关。”

    “他说不在就不在?“

    李云霄哑然笑道:“再者,我们也没认为此事与天堑涯有关,只是希望能找到一些线索而已。”

    端木有玉叹道:“当初真是失策啊,如果留下的不是鳄鱼,而是清凡兄的话,现在估计已经回航了。”

    李云霄苦笑道:“当时一战后战况异常惨烈,谁能想到这许多。”

    很快,从大轮岛上飞起数道光芒,为首一人身形修长,相貌俊朗,虽着一身儒雅青衫,但其目光如炬,眉飞入鬓,看上去十分硬气,不似书生倒更像是个儒将。

    来人目光在战舰上闪烁不定,抱拳高声道:“大轮岛负责人左偕,见过天武盟的诸位大人。不知是天武盟哪位大人驾临大轮岛,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李云霄回道:“在下炎武城李云霄。”

    “李云霄?!”

    左偕和四周几名强者都是身躯一震,惊呼起来,叫道:“天武盟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