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0603章 和谈
    李云霄喝道:“别胡扯,你以为你是武帝巅峰,可以扭转乾坤,颠倒白昼啊,现在是白天,哪里有星空”他若有所思道:“我猜可能是震飞到太阳上去了。”

    莫小川道:“云少,现在看不到太阳啊”

    李云霄白了他一眼,道:“正因为看不到太阳,所以你把他震飞到太阳上后,我们就看不到了,这才合情合理啊。”

    九姨和厉飞雨听得两人对话,都是满头暴汗,但更多的是震撼,无比伦比的震撼在心中,如此强大的武帝,竟然如同仆人一般被李云霄教训丨而且对着李云霄的那样子,完全是毫不掩饰的尊敬和服从

    九姨除了震撼之外,更是担心的满天望去,刚才那被震飞的强者是他们梅家唯一的两位武帝之一,另外一名武帝现在已经躲在旁边不敢出来了。

    “不好了,不好了,有人闯入谷中”

    远处那呼叫声还在不断的传来,“抓住了抓住他们了快,快带到九姨那去”

    莫小川脸色一变,叫道:“不好我赶的太快,华源他们还在后头”他正想回去救人,却看到一群人远远飞驰而来,却是谷中的武者,已经将梅冬儿、莫华源,还有小玄子都擒了下来。

    “九姨,这群人擅闯谷中,已经被我们擒了下来。还有一名高手不知所踪,似乎……似乎是朝着这边飞了过来。”

    那名武者低着头汇报,并没有现在不远处的莫小川,他偷偷看了一眼四下的狼藉,震惊道:“难,难道九姨亲自出手,将那人镇压了?”

    九姨脸上浮现出一片铁青,喝道:“都给我闭嘴把人都放了”

    “啊?放人,这……”

    那武者愣了一下,但九姨的命令他不敢武逆,急忙招呼手下放人。

    九姨脸色白的望了一眼天空,在天空深处,似乎有个人影在掉落下来,她按捺住内心的惊恐之意,硬着头皮走到莫小川身前,恭敬的开口道:“梅家之主见过这位武帝大人,不知道我梅谷和大人有何恩怨,要擅闯进来,还击伤我梅谷之人。”

    她现在是明知故问了,一看就知道此人和李云霄关系匪浅,而且实力这般逆天,这个大亏今日怕是要吃定了。想到这,内心忍不住一阵苦楚。不仅如此,自己小院被毁,那天照阙金怕也是没了指望。

    莫小川哼哼唧唧道:“没什么,随便玩玩。这世界强者为尊,我实力更强,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不是吗?”

    “这”

    九姨听得傻了眼,原本以为对方怎么也会先抢个理字,比如说为李云霄出头之类的,自己都还想到了应答之法,准备见招拆招,但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不顾强者风度,直接说出这般流氓的话来。

    “大人,强者为尊是没错。但是普天之下至少也要讲个‘理,字吧?”

    莫小川哼道:“理字?你再跟我说一个“理”字,我就直接跟你讲拳头”他身上冰冷的气息散开,立即让九姨浑身一颤,脸色白的咬着牙关,再也不敢谈“理”字。

    四周之人全都晕倒,特别是那些擒着梅冬儿来的一群梅谷之人,更是各个目瞪口呆,终于明白了现在的状况。

    “啾”

    天空上终于掉落一人下来,远远的摔在数百米外,震起大量的尘灰,地面都轻微颤抖,生死不知。

    九姨脸上露出焦虑之色,那可是他们梅谷的两大高手之一,若是折损的话对梅谷来说无疑是巨大打击。可是莫小川在这,她又不敢走开。

    远处一道微弱的光芒在空中闪过,有人小心的朝那个方向疾飞而去。正是躲在暗处不敢出来的另一名武帝强者。九姨这才稍稍放心下来,硬着头皮面对莫小川,道:“大人现在玩也玩了,不知何时能够离开?”

    她现在已经不指望找回场子或者报仇之类的了,就希望眼前这些人尽早离去。

    莫小川道:“看本座心情。”

    九姨:“……”

    厉飞雨也有些看不下去了,上前道:“云少,这……,都是一场误会。”

    李云霄从那魔化状态下彻底恢复过来,淡淡道:“误会?好大的误会啊,差点命都丢了。”

    莫小川一听,内心更是涌起无边怒火,想到李云霄刚才差点殒命,身上的冰冷之气更甚,寒声道:“云少,这梅谷之人敢如此冒犯你,我看他们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不如让天武界从此减少一个宗门势力吧。”

    “磁”

    九姨倒吸了口冷气,听得浑身冷,哀求的目光望着厉飞雨。如今也只有凭借厉飞雨的面子,看看能不能挽回局面了。难怪对方敢肆无忌惮的杀死妙玄宗少主,原来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厉飞雨也没辙,如果是面对李云霄还好说话,但是莫小川强横的实力和完全不讲理的样子,让他手足无措,不知道从哪下手,还是只能对李云霄道:“云少,所谓不打不相识,只是一些误会而已,何况刚才梅谷之人虽然强横,但若说要伤到云少,我看还差的很远吧?不如大家和气的谈谈,梅家一向与世无争,跟任何势力都牵扯不上什么恩怨,唯独和我们商盟交道打的多,云少又何必苦苦相逼呢。”

    李云霄道:“即使如此,刚才之事也就罢了,就当没生过。”他看着远处梅冬儿一脸的茫然之色,似乎有些失神,道:“妙玄宗之事我会一力承当,你们梅谷到时候把责任全推到我身上来便可。但是我朋友这事今天必须说清楚了。”

    九姨听得重重松了口气,给厉飞雨投去一个感激的神色,道:“一切好说

    她也现了梅冬儿的存在,双眉微微蹙起,立即令人下去重新设宴,换了个小院。

    同样的丰盛,同样的招待,却不一样的气氛,显得十分的冷场。

    九姨凝视着梅冬儿,道:“你是……宛白的女儿?”

    梅冬儿站起身来,低着头道:“正是,宛白之女梅冬儿见过九姨。”

    九姨脸上浮现出一片寒气来,哼道:“你能活到现在,倒也算是命大了。

    李云霄眉头一皱,道:“这什么意思?”

    梅冬儿脸上露出凄苦之色,道:“还是我来说吧,冬儿天生五正缺奇的身体,本应是活不过十岁的。”

    李云霄惊道:“五正缺奇?世上竟然真有如此缺陷的体魄,但是我观你状况,并无异样啊。”

    梅冬儿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许是病已经好了?”

    “哼,五正缺奇乃是天下有数的绝症之一,就算是九阶大术炼师也束手无策,如何会自然痊愈。不过你能活到现在也算是奇迹了,原本当年你是要同父母一并受罚的,正因为你这体魄,我母亲大人才饶你一命,逐出梅家,想不到你竟然还敢找回来”

    九姨脸上隐隐浮现出怒气,道:“若非你母亲当年之过,梅家也不会陷入今日之两难境地,而现在你又出来闯祸,先得罪妙玄宗,后又跟一群人大闹梅谷,你们母女当真是我梅家的克星啊”

    “砰”

    李云霄手中一只玉盏被捏碎,冷然道:“九姨,这话说的真难听啊。我现在肯坐在这听你唧唧歪歪,全是看在冬儿的面子上,你以为就你这张老脸,我会卖情面吗?再让我听见不舒服的话,就别怪我扇你老脸了”

    九姨气的七窍生烟,却又不敢对李云霄如何,一张脸阴沉的要滴出水来。

    厉飞雨急忙圆场道:“大家既然坐在一起,就好好谈,切莫再动手了。尽量和声和气的将问题解决了,皆大欢喜才是。”

    梅冬儿和声和气道:“当年窝婆婆将我带走,还有一封家母的遗书,五年前窝婆婆去世时我才知道。我正是尊重母亲大人当年的遗愿,想要回归梅谷。让我回归梅谷,是母亲大人最大的期望。”

    “不可能”

    九姨怒道:“你母亲犯下滔天大罪,没有将你一并受罚就已经是天大恩情了,还想回归梅谷,只要我还是梅家家主一天,就绝无可能”

    李云霄皱起眉头来,九姨的态度如此强烈,难道梅冬儿之母当真做过什么人神共愤的事?就算自己以武力强行让她回归,日后也是一大隐患,不由的问道:“当年那宛白到底做了何事,让九姨如此痛恨?”

    九姨咬牙道:“不光是我痛恨,梅谷的每一个人都对其痛恨入骨”

    “哦?愿闻其详”李云霄眉头拧的更紧了,似乎十分棘手。

    九姨沉思了一阵,才缓缓开口道:“这事原本关系我梅家的核心秘密,但既然云少问了,我便直言。先前说过,我们梅家之人具备强大的对宝物的鉴定之力,三分一靠血脉,三分之一靠功法,还有这最后三分之一,便是靠无定河

    众人都是静静的听着,也是十分好奇,那什么无定河更是从未听过。

    梅冬儿一听,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怪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