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诸天万界 > 第一卷 凡尘如梦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炼天厄
    天厄圣祗在许道颜体内,被这一刀斩得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嚎之音。ranw?en w?w?w?.ranwen`net

    “你想要炼化我,融入此术当中?”在这一刻,天厄圣祗当真惊恐了,它想要挣扎,但许道颜有备而来,尤其在他体内尽是圣祗,同样都不是简单的存在。

    此刻的天厄圣祗也只能够任人宰割,在距离许道颜不远的地方,岁月圣祗也被镇压封印,难以再作威作福。

    在场这些年轻天子也不由得倍感轻松,此地虽然有不祥与诅咒,但是有天厄圣祗与岁月圣祗的力量在从中作怪,跟它们被镇压之后,完全不是一个感觉。

    虽然这祭坛意志给他们带来的冲击极大,但少了不祥与诅咒给他们带来身心负担之后,也就更加轻松。

    “看来这两大圣祗之前是这祭坛的狗腿子啊,我呸!”天荒的瞳力同样非同小可,他也感觉到有圣祗存在,只是的确在他们的地域不是很好捕捉。

    “应该不是,这些圣祗,乃是后来形成的,只是它们也想要利用祭坛意志,祭坛意志也想利用它们。”这个时候,洪易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很显然,这两大圣祗虽然强大,但也绝对无法进入到那威压大阵所在之地,他们之所以迟迟不动手,一方面总觉得有危险不够安全,一方面也是要让许道颜一行人去打开威压大阵,释放出祭坛意志。

    如此一来,进行夹击,许道颜必然腹背受敌,但却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

    在许道颜的体内,天厄圣祗被彻底镇压,但想要将其炼化到《流月斗神古诀》之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许道颜全神贯注,虽然有不少人对他这般成长颇为恐惧,但眼下每个人都自顾不暇,只能够施展自己的初代法器,抵挡住这祭坛意志的冲击,否则的话,别说杀死许道颜了,他们第一个就要先死。

    而且如果许道颜不处理这两大圣祗的话,放它们走,对他们来讲,随时可能都会陷入绝境,因为这两大圣祗联合攻伐实在太过可怕。

    如果不是许道颜早有准备,只怕眼下已经遭劫了。

    在他的体内世界,他引《流月斗神古诀》,衍化成一柄尖刀,无时不刻都斩在天厄圣祗的身上。

    “我就让你炼化,就怕你承受不起。”天厄圣祗觉得自然自己无法挣扎,只能够去接受,它将自身的积淀全部爆发。

    如果许道颜是紫泰来,它还会有些担心,但许道颜体内还有浓郁的不祥,如果它的力量渗透到它的体内,必然会使得不祥爆发得更加厉害。

    想通了这一点,天厄圣祗不仅没有抵抗,还将自身的力量引入到《流月斗神古诀》所衍化的尖刀之内。

    这一枚古老的符文与许道颜体内世界的支撑之一,紧密相连,沟通气运。

    大量的天厄圣祗力量涌入到《流月斗神古诀》当中,让许道颜体内的不祥疯狂爆发,他的肉身所渗透出来的力量,冲击着四肢百骸,使得他的身躯仿佛都快要崩裂开来,与此同时,自他体内那些药性也爆发得更加厉害。

    许道颜连连咳血,浑身上下承受着前所未有的痛苦,仿佛随时都快要被撕裂,但他知道在这一刻,自己只能够去承受。

    狂暴的药性,与爆发的不祥,彼此碰撞,许道颜的骨骼剧烈震荡,每一次交击都发出轰轰之音,不绝于耳。

    在这一刻,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快要化成碎片,那莫名的不祥强烈冲击着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要知道,当日许道颜自废修为的时候,所经历的痛苦同样不小,他催动《流月斗神古诀》强强将天厄圣祗的力量炼入其中。

    感觉着身上气运的流动,厄运强势渗透而进,使得许道颜能够深切感受到那种气运攻伐的轨迹。

    天厄圣祗知道自己接受许道颜的炼化,其实也是一种变相的攻伐,因为寻常人无法轻易炼化它。

    如果想要将其炼化,据为己有的话,首先就要能够承受得它的天厄之威。

    就在这时,许道颜体内吞吐出宏大的气运,这是那破碎的星运石残存在他体内的力量,在最后这一刻,依旧在发挥着余热。

    虽然他的形体近乎崩溃,但依旧恢复,没有危及生命,内视整个自己的身体,如同一个世界,破裂再重组。

    每一次破裂之后,再度重组,整个世界就变得更加坚固。

    体内的骨骼就如同一条条地脉,筋络血脉就如同一条条大河流,肌肉如同绵延起伏的山岳,流淌的风则是他的气息。

    而五大天子道,如同他体内世界的法则,乃是力量的根源。

    “道颜,你能够支撑得住吗?”在一旁的吴小白有些担忧,传音道。

    “无妨,你们抵挡住就可以。”许道颜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厄运缠身,既然自己打算炼化天厄圣祗,就已经做好承受它力量的准备,唯有如此才能够将其驾驭。

    他立即又引入天文之火,结合《流月斗神古诀》所炼化的尖刀,狠狠地斩在那天厄圣祗的身上,使其力量再度衰败。

    对于天厄圣祗来讲,此刻它的内心毫无疑问是恐惧的,因为它的力量衰弱得特别厉害,而《流月斗神古诀》也有一定的办法能够化解它的力量,尤其是让它看到那尖刀变得越来越强大的时候,发现许道颜在这过程当中,对于《流月斗神古诀》的领略,对于天地气运的掌控,攻伐,都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一个人的天赋竟然哪能够强到这等程度,哪怕是天厄圣祗都觉得异常惊恐,当被斩了第二刀之后,原本在许道颜体内,有人头大小的天厄圣祗,如今却只有两个成人拳头大小了。

    许道颜大口咳血,显然非常的艰难,自他脸上的皮肤都是密密麻麻的血纹,仿佛随时都会破碎,不祥与灭亡的死气,从许道颜体内弥漫,然而与此同时,磅礴的生机也自他体内升腾。

    在很多人看来,这是非常矛盾的,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许道颜一边炼化天厄圣祗,一边引《黄帝古经》固本培元,引《万物生》巩固自己肉身。

    他能够觉得到似乎自己的实力又要有进一步的突破,只不过还是欠缺点什么,一晃眼,一天的时间过去,许道颜又再度消耗完天厄圣祗的力量,再度斩出第三刀,偌大的天厄圣祗没有抵挡,完全接受想要让许道颜炼化,自然就不存在什么阻碍。

    许道颜那《流月斗神古诀》所衍化而成的尖刀,如今上面已经形成天厄圣祗的刻印,虽然他在这一古术是残缺的,但炼入天厄圣祗,却让他有一种逐渐在完整的感觉,毕竟每一种古术,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理解。

    至少许道颜能够感觉到,气运攻伐,与战力暴涨,两者之间,更像是两种古术的结合,完全不像是一种古术的道路。

    所以他才想要炼化天厄圣祗,将气运攻伐那一部分变得更加完整。

    至于战力能不能够暴涨,以后也只能够看缘分了,但气运攻伐绝对是能够派得上用场,尤其是看到紫泰来施展紫运之体所呈现出来的力量,让许道颜更加确定,自己一定要在这一方面有更大的提升,原本他以为自己已经以及到上界的核心力量了,但却发现其实并不是,如今只是接近核心而已,在诸天墙,万界城只怕有更强的年轻天子,比如他的天子道里面涵盖了天地斩道之威。

    远的不提,近的紫泰来因为碎道帝剑的关系,身体上也是沾染了碎道之威,可想而知,空间战场的名额,何其珍贵,是什么让那些少年天子都不想来,或者是不愿意来,只怕是因为在空间战场并没有他们想要之物。

    所以许道颜能够意识到未来的严重性,从下界飞升的那些少年天子多多少少也感受到了,然而这种力量是可遇而不可求,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得到的,并且机遇往往伴随着风险,并且也不一定能够在天子境才能够结合这等力量,在天君境,天圣境同样可以,就要看个人造化了。

    这种力量只是让一个人的天子道本质上变得更强大,并不代表在天地大道上的领略会更深。

    许道颜如果不是因为幸运,又体质刚好能够承受的话,也难以获得。

    然而对他来讲,是福,也是祸。

    这天地斩道之力,需要很强横的肉身,才能够支撑,会伴随着一个人的成长而壮大,要突破之时,所要面对的天地劫罚同样会更加可怕,肉身一旦承受不住天地斩道之威力的话,轻则无法再进一步,境界再难突破,重则都会被撕裂,死于非命。

    许道颜斩出第三刀,使得天厄圣祗彻底融入到他的《流月斗神古诀》之内,他大口咳血,不祥爆发得更加可怖,深藏在体内的药性也在疯狂吞吐,修复着他的肉身,不少人都神色担忧,不知道许道颜能不能够支撑得过来,任谁都能够看到他身上流淌着浓郁的不祥,厄运,以及他那濒临崩溃的肉身,血肉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