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命之途 > 第三十三章:华敏儿的决定
    华敏儿被他们看得怪怪的,不禁有点害怕地看着众人。***

    “宗主,华敏儿是我们青云宗的希望,估计以后也是青云宗最大的依仗,关键时刻她会保护青云宗的。我看你还是把青云宗的镇宗功法《青灵剑典》传给她吧。”元冥看了一眼青云子,意味深长地道。

    “嗯,即使元老不说,我也会这样做的。”青云子点点头,说道。然后从储物戒指拿出一块玉简,扔给了叶飞蝶。

    “宗主,你这是?”叶飞蝶接过玉简,震惊地看着青云子,她可没想到青云子会把玉简直接给她。

    叶飞蝶她今天说要跟青云子要东西,就是这功法,可是没想到那么容易就得到了。

    “你是她师尊,给你也无可厚非。她现在修为还低,我怕有人会图谋不轨。你也可以修炼,然后指导她。”青云子威慑扫视了一圈众人,众人都慌忙低下头来,显示自己不会染指这功法。

    “是,宗主。”叶飞蝶喜不自胜,今天是她一辈子最开心的一天。不过片刻后就稳了心神,恭敬的对青云子做了一揖。

    “这是副本,而且我在里面下了禁制,只你们师徒可看,其他人想看,这玉简就会自爆,不过你可不要随意外传。”像是不放心,青云子又嘱咐叶飞蝶。

    “嗯,我明白,这下我就放心,不怕有人会硬抢了。”叶飞蝶恭敬地应道,然后扫了一眼青篁峰方向一眼,显然最是对黄瑟不放心。

    “好了,散去吧,保护好华敏儿。”青云子说外便径直闪走了。

    “呵呵,小丫头,有时间来我青冥峰学阵法,这可是很厉害的呦。”元冥看着华敏儿,甚是喜欢这个女孩。

    “嗯,我会的,老爷爷。”华敏儿甜甜地道。

    今天她看凌天差点死了自己却帮不上忙,一颗想要变强的心正剧烈的跳动着,她也曾听师尊说过阵法的厉害,不禁也想学起来。

    “呃,老爷爷?好吧,就老爷爷了。我去了,记得要来哦。”元冥苦笑了一下,然后也身形一闪,也去了。

    “敏儿,欢迎来我青松峰呦,嘻嘻。”吴芸说完也不待华敏儿应答便闪走了。

    ……

    一时间,众位峰主纷纷邀请华敏儿去他们的主峰或是游玩或是参观或是学习功法云云。

    华敏儿都恭敬的一一回应着,目送众人的离去。

    “敏儿,你还要转转青云峰么?”待众位峰主都走后,叶飞蝶微笑的问华敏儿。华敏儿可是她的福星,不然估计一辈子她都不会有机会学习青云宗的镇宗功法,不禁对她纵容有加起来。

    “不了,师尊,回去您好好教导我修炼吧。”凌天受伤,华敏儿哪还有心游玩,一心只想赶紧回去修炼。

    “嗯,好。”华敏儿主动要求修炼,叶飞蝶自是欣喜异常,然后牵着华敏儿的小手,缓步离了青云峰。

    “凌天哥哥,我会好好修炼。然后,跟你一起面对危险。”华敏儿暗暗道,神色毅然,无比坚定。

    青云峰随着众人的各自散去,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

    青幽峰凌云小院。

    “天儿,怎么回事,谁把你伤成这个样子,老娘去杀了他。”狐媚看着凌云带回的凌天身上嘴角血迹斑斑而且神色颓然,她心疼之色外溢,不过转瞬便变得煞气腾腾了,眼看就要冲出去杀人。

    “娘亲,我没事,不用担心。”凌天见娘亲急切担忧加伤心的样子,不禁心中一暖,慌忙安慰道。

    “这还没事?都吐血了,告诉我是谁干的。”狐媚不依不饶。

    “嘿嘿,好了,媚儿,你安静点,让天儿养伤要紧。”凌云见狐媚急切的样子,忍不住笑道。

    “哦,哦,也对,天儿养伤要紧。”狐媚脸色一变,担忧地看着凌天。不过转瞬她便现了不对,看着凌云,不禁嗔怒道:“天儿伤成这个样子,你还笑。”

    “好啦,好啦,天儿应该没什么大事,只是有点心神受损罢了。”凌云照实说着,不过看狐媚那表,哪有一点相信的样子。

    “不信你问天儿。”凌云无奈,只好指了指凌天。

    “天儿,你父亲说的是么,不许骗娘亲?”狐媚转过头来问凌天。

    凌天仔细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片刻后,他惊喜起来,道:“比父亲说的还要好,心神也没什么事,好奇怪哦,刚开始明明感觉受伤很重的,心神都有点崩溃的迹象。”

    “哦?呵呵,这还不错。”凌云听了,惊诧了一下,不过瞬间就好了。

    “呼,这就好,你可吓死娘亲了。”狐媚听到凌天没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娘亲,天儿没用,让您担心了。”凌天歉疚地看着狐媚。

    “没事,没事,天儿你没事就好,告诉我,怎么回事?”狐媚慈爱地看了一眼凌天,甚是欣慰,不过又想起了自己刚才的问题凌天还没回答呢。

    凌天看了一眼父亲,只见凌云无奈地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了,他便从头开始讲起了了自己在青云山的遭遇。

    不久后……

    “天儿,你临危不惧,真不错。该死,黄瑟那个老不死的居然以大欺小,还出了本命丹器,你怎么不杀了他。”狐媚先是对凌天的表现大加赞赏,然后大骂起黄瑟的无耻来,最后嗔怒地看着凌云。

    “那个,留给天儿吧,就当是给天儿的磨练了。”凌云一阵头大,解释自己为什么留下黄瑟一条命。

    “哼哼,算是你讲得有一定地道理,这次就饶了你。”狐媚虽时这样说,神还是有点愤愤不已。

    “呵呵,你呀你。”凌云无奈的苦笑。不过狐媚狠狠瞪了他一眼,他慌忙闭上了嘴,负手抬头,看起天来,当自己什么都没说了。

    “天儿啊,以后你要小心一点,以后就不要出青幽峰了。”狐媚见凌云不说话,转头嘱咐凌天。

    “那个,娘亲,不用这样吧。”凌天不禁有些无奈的挠了挠头,他可是还想要去看华敏儿呢,也不知华敏儿有没有在担心自己。

    “哼,我说什么你听话就是,难道娘亲还会害你不成。”狐媚脸色一沉,微微嗔怒,强势说道。

    “娘亲,我……”凌天欲又止,然后给一边不再看天的父亲使了几个眼色,显然是在向他求助。

    凌云刚想说什么,不过狐媚又瞪了他一眼,只好无奈地看了看凌天,表示自己也无能无力,然后继续看天去了,不过他眼光精芒一闪,像是想起了什么。

    凌天暗暗感叹父亲的不仗义,不过还是据理力争:“娘亲,没事的啦,黄瑟他受伤极重,怕是没个几个月是不能出青篁峰呢。”

    狐媚想了想,也是这样,不过还是摇了摇狐,毅然道:“那也不行。”

    “呜呜,求求娘亲了。”凌天无奈,只好双手捂着眼装哭,撒起娇来。他可知道的,娘亲最怕他这样了。

    “好,好,天儿,你,你别哭啊。”狐媚神色慌张,不知所措地看着凌天。

    “那个,黄瑟被我吓得不轻,想来也不会再敢对天儿怎么样了。”看到狐媚最后一丝犹豫,凌云终于帮腔道。然后指了指虚空,示意狐媚安心。

    “嗯,好吧,天儿,允许你出去了。”狐媚自是知道有凌老暗中保护凌天,她也稍稍放心了。

    “嗯,嘿嘿,谢谢娘亲,娘亲你最好了。”凌天顿时喜笑颜开,顿时抱着狐媚。看他那样子,哪有一点哭的痕迹。

    “好啦,好啦,快点去休息吧,你回去还要检查一下身体,别留下什么暗伤了。”狐媚受不了凌天的热,挣脱了凌天的怀抱,然后嘱咐到。

    “嗯,那我去了。”凌天听了,欢快的跑了出去。

    “不过这几天不能出青幽峰。”狐媚的声音响起在凌天的脑海中。

    刚出门的凌天脚下忍不住一个踉跄,不过也只能点了点头,答应了娘亲,然后回了自己的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