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命之途 > 第五百六十六章 楚云之殇
    危急关头。凌天想起了仙器玄灵。玄灵和仙器丹炉同为出云宗的器具。数千年在一起。交情不浅。在玄灵出现的时候丹炉的吸引力果然消失。凌天雷霆一击。将青云子打得骨断筋折。他破穹弓在手。弓弦松开。一支杀伐惊人的灵气箭直指青云子眉心。杀伐之气浓郁。

    远处不少观战的还沒沒有从两人形势逆转中反应过來。他们都目瞪口呆。心中都升起一个想法:先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拦阻元冥等人的楚云看到师尊被凌天击伤。他神情大变。哪还有心情拦阻元冥。在看到凌天射出灵气箭时。他毫不犹豫地冲向青云子。用身躯替青云子抵挡住了那支灵气箭。

    灵气箭攻击堪称同阶中无敌。杀伐惊人。以楚云元婴大圆满的实力又怎么挡住凌天的全力一击。灵气箭瞬间洞穿了楚云。一蓬蓬血花飞溅。撒红了一片虚空。

    灵气箭经过楚云的阻挡。威力小了不少。而且方向偏移了少许。虽然依然洞穿了青云子。不过却只伤在青云子肩头。他并沒有生命之忧。

    看着青云子呆滞地看着自己。楚云眼眸中闪过一抹痛楚。不过更多的却是解脱。他身子一软。跪在了青云子身畔。嘴角血沫汩汩而流。隐隐有内脏碎片吐出。

    凌天那一箭洞穿了楚云的前胸。精金杀伐之气弥漫。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将他的内脏击伤。虽然修士在修炼有成之后心脏什么的破碎也不至于死去。可是肺脏是金之魄。三魂七魄中的一魄。肺脏受损那也就意味着金之魄受损。

    七魄受损。元婴就不能完整。连散仙都不能修。最好的情况就是鬼修。鬼修一途只能舍弃肉身。与仙人再也无望。修士除非迫不得已。不会选择这一条道路。

    “云儿。你怎么这么傻呢。”青云子将楚云抱在怀中。他双手堵住楚云的伤口。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这是我跟凌天的恩怨。跟你无关。你來干什么。”

    此时。青云子老泪。第一时间更新他全身仅剩的木灵之气全部涌出。替楚云疗伤。自己身上血流咕咕也毫不在乎。此时的他哪还有一点奸诈枭雄的模样。只不过是一位弟子受了重伤而自己无能无力的可怜的师尊。

    金克木。凌天的精金之气浓郁。在楚云体内依然有残留。疯狂损毁着青云子救治的灵气。血液汩汩而流。楚云的伤口怎么也止不住血。

    青云子毫不犹豫从储物戒指取出一颗丹药给楚云喂下。那颗丹药散发着浓郁的药香。生命之力磅礴。从这颗丹药上隐隐能感受到与仙器丹炉一般的气息。怕是这颗丹药经过仙器的蕴养。已经有了质的变化。

    此颗丹药一看便知珍贵不已。不过青云子却毫不犹豫地喂给楚云。由此可知他对楚云这个弟子是如何的情真意切。

    “师尊。您不要这样。咳咳……”楚云阻止了青云子的动作。却不想引动伤口。他一阵咳嗽。血液狂涌。他脸上露出一抹希冀:“师尊。我只想问你一句。凌天和叶峰主他们说的是假的。是不是。”

    “我。我……”面对自己最珍爱弟子的质问。青云子面红耳赤。突然他心中有一种后悔。后悔自己做了以前的那些事。看着楚云满脸的希冀。他愧疚地摇了摇头。道:“对不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云儿。凌天说的那些都是真的。我就是一个卑鄙小人。我不配做你的师尊。”

    看着青云子摇头。楚云眼眸中闪过一抹浓浓的失望。不过很快便摇了摇头。道:“师尊。你不要这样说。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的师尊。师恩难报。如今我已经这样。估计再难报答师尊你了。”

    金之魄受损。楚云的修为大损。能侥幸活下來也是个废人。

    “不。这颗仙丹效果非凡。一定能救你的。”青云子强行将丹药喂给楚云。他灵气运转。将丹药的能量化开:“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你是我青云宗的希望。我还要让你掌管宗主之位呢。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师尊。我不在乎什么宗主之位。我只想能像小时候那样由师尊带着我出去游玩。”楚云眼眸中满满的满是怀念。他嘴角微动。露出一抹微笑:“那时候是我最快乐的时光。师尊您就像一位父亲般。让我感觉安全。”

    “云儿。你不要说了。我错了。我鬼迷心窍。不该做那些事的。”看着楚云血流汩汩。青云子追悔莫及:“你现在全力化解药效。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师尊。不用了。沒用的。”楚云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他挣扎着坐起。看着不远处的凌天。断断续续道:“凌天。我知道说什么都晚了。我现在只能替师尊给你说声道歉。我不求你原谅他。只想为师尊赎罪。”

    “楚兄。你何必这样呢。”凌天叹了一口气。全身的煞气收敛:“你是你。他是他。谁都代替不了他。他做的错事只有他自己承担。”

    “我知道。我知道师尊做错了。”楚云神情激动。他丝毫不顾及自己流出的血:“可是他是我师尊。我有责任为他承担过错。”

    “对不起。楚兄。”凌天眼眸中闪过一抹歉然:“无论如何我不能饶了他。不然我对不起我死去的父母和寒前辈。我答应要为他们报仇的。第一时间更新”

    “凌天。我知道师尊万难饶恕。”楚云仿佛知道凌天会这样说。他看了一眼青云子。道:“我希望你留下师尊一命。你可以废了他的修为。我只想为他养老几年。也算是我尽最后一点孝心。”

    废了修为。那么青云子就不能再为恶。而他也沒有多少年可活。楚云这样做只是为他尽尽孝心。并不是求凌天饶了他。

    凌天眉头微皱。楚云说的让他很难拒绝。不过想到父母的仇。他心中杀意难以抑制。可是他跟楚云关系不错。楚云既然开口相求。他不能不顾及。一时间他犹豫不决。

    “凌天。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你也不用为难。”看着凌天这般模样。青云子仿佛下定了某个决心:“我这一辈子坏事做尽。死不足惜。如今能做的只是给云儿疗伤了。你就多给我一些时间吧。”

    听见青云子这般说。楚云全身一震。他回头一看。只见青云子全身光芒萦绕。隐隐有一层层虚幻。见过凌云夫妇燃烧灵魂的他自是知道青云子做了什么。

    “师尊。您。您……”楚云大急。口中的血液再一次涌了出來。

    青云子微微一笑。笑得很是安详。他双手伸出。一股股磅礴的木灵本源之气溢出。向着楚云而去。木属性本源之气生命之力浓郁。伴随着浓浓的丹药气息。楚云胸前的伤口在快速愈合着。

    青云子燃烧灵魂。实力大增。而自己的本源气息又跟楚云同出一源。自是可以渡给楚云。木灵本源气息是混沌之外最好的疗伤能量。再加上有仙器丹炉蕴养的丹药。楚云的伤势沒准真的可以修复。

    只不过青云子燃烧灵魂。生命无多。不久之后他就会随风而逝。形神俱灭。

    看着师尊这般。楚云痛哭流涕。可是青云子已经封住了他全身能量。他不能做什么。

    凌天看着青云子这般。他叹了一口气。全身的杀气收敛。若有若无的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青云子的请求。

    “谢谢你。凌天。”青云子微微颔首。眼眸中满是感激。只不过他此时要全力救治楚云。并不能分太多的心神。

    随着本源气息进入体内。楚云的伤势渐渐好转。只不过他体内的精金之气却怎么也消除不了。顽强地阻止着青云子的治疗。

    青云子大急。他努力运转本源气息。想祛除精金之气。不过金属性克制木属性。凌天的灵气箭不但精金杀伐之气浓郁。而且箭意凌厉。青云子很难祛除。

    眉头皱了皱眉。青云子看了一眼凌天。神情犹豫。不过在看到楚云后。他眼眸中的犹豫消去。他央求凌天:“凌天。我厚颜求你一次。求你将云儿体内残留的箭意和精金之气给引导走。你就当是一个将死之人最后的请求。”

    为了楚云。青云子甘愿舍弃一切。舍弃尊严。此时他只是一个可怜的老人。

    看着此时的青云子。凌天仿佛看到了当初的凌云。凌云为了让凌天能活下去。他也做了能做的一切。燃烧灵魂拦阻万剑崖所属。为凌天准备好所有后路。

    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总是想着为自己的孩子做好一起。这就是伟大的父爱母爱。

    凌天也不说话。他身形一动來到楚云身边。右手伸出。将那残留的精金之气和箭意摄去。如此他依然不止。心念一动。凌天极力控制体内的混沌之气进入楚云体内。为他疗伤。

    混沌之气不愧为万物本源之力。有了它的加入。楚云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就连他已经破损严重的肺脏在治愈着。金之魄也渐渐有了恢复的迹象。

    仿佛感受到了凌天体内的奇异能量。青云子目瞪口呆。继而是一阵狂喜。他看着凌天。眼眸中满是感激之色。不过此刻情况危急。他沒有时间道谢。只能收摄心神。全力为楚云疗伤。

    情况移转。人永远也不知道下一瞬会发生什么。命运就是这样。难以预测。谁能想到凌天有一天会和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联手救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