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命之途 > 第一二零三章:金刚伏魔杖
    已经知晓邢战一方必输,刑阳出手拦阻战斗的双方,在寥寥几语后邢战等人也知道这一次已经无力回天,也都选择了认输。『≤燃『≤文『≤小『≤说,www.ranwen.org虽然认输,不过他们却战意冲天,扬言单对单战斗他们定然不会输,而凌天也毫不示弱,扬言不会输给任何人。

    在天茹宣布凌天等人获胜之后凌天嘴角流露出一抹笑意,而玄莺和莲月这些小女孩欢呼雀跃,紫天菲俏笑着来到刑阳身边,盈盈行了一礼后她玉手伸出:“您就是刑爷爷吧,嘻嘻,我们赢了,您许下的彩头呢。”

    “你这小丫头倒是直接,你身为大衍宫的小公主难道缺仙器?”刑阳好笑不已,他看着紫天菲,嘴角溢出一抹笑意:“你爷爷对你太宠溺了,你身上居然有两件仙器,一攻一防,倒也完美。”

    “嘻嘻,这是我们比赛赢的,自然比爷爷他们给我要有成就感了。”紫天菲解释,而后忽然她眼睛一亮,道:“刑爷爷,您有仙器婴甲没?”

    “婴甲?”刑阳微微一愣,不过他很快就醒悟过来:“你这丫头已经有了攻击和防御的仙器,如果再多一件婴甲倒也完美。可惜啊,我没有。”

    “哦,没有啊。”紫天菲流露出一抹失望之色,不过片刻后她轻笑一声:“算啦,婴甲那么难得,没有也正常。”

    “其实祭炼婴甲并不是很难,只不过要花费些时间。”刑阳语气一转,他看着紫云:“你爷爷就能祭炼出仙器级别的婴甲,有时间你求求他呗。”

    “哦,求爷爷啊,那就算了吧。”紫天菲撅着嘴,她小声嘀咕着:“爷爷原本不打算给我一件仙器呢,说什么有仙器我会产生依赖。还是姑姑疼我,一下给了我两件。”

    “你这小丫头,爷爷说的话自然是真的了。”听着紫天菲的话,紫云苦笑不已,他瞪了一眼玲珑:“玲珑你也是,都说过尽量不给菲儿他们仙器,你偏偏不听。”

    “哼,你那一套理论早就过时了。”玲珑仙子轻哼一声,她自顾自的说着:“使用仙器对修士心神要求很高,如此一来可以磨砺心神,而且仙器独有的气息会让修士更容易感悟天地大道。只要菲儿他们自制力强,绝对不会产生依赖的,而且事实证明,我的做法是对的。”

    “你这丫头……”面对玲珑仙子的冰冷,紫云颇为无奈。

    “好啦,紫老弟,玲珑这丫头说的也没错。”刑阳缓和气氛,而后他语气一变转移话题:“菲儿丫头,除了婴甲类型的仙器你还要什么类型的?对了,你们这么多人,仙器只有一件,你打算给谁用呢?”

    “嘻嘻,这件事让凌天哥哥安排啦,我和哥哥又不缺仙器。”紫天菲俏笑,而后现自己说漏了嘴,她吐了吐舌头,转移话题:“凌天哥哥,你打算将仙器给谁呢?”

    “给谁也不好说,毕竟我还不知道仙器的特性,毕竟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凌天摇了摇头,而后环视一周:“我们这些人大都拥有了仙器,没仙器的也只有重楼师兄和玄刺兄了,我想如果可以选择仙器类型的话可以优先考虑他们。”

    对于凌天的安排,众人没有什么异议,而后紫天菲询问:“刑爷爷,您有适合重楼哥哥和玄刺哥哥的仙器么?”

    “我玄灵蜂一族只有一件兵器,别的压根不需要。”玄刺开口,他直接拒绝:“所以尽量考虑重楼兄吧。”

    还没等重楼说什么,刑阳开口了:“玄灵蜂一族尖刺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如此施展暗杀术会更加完美。而且玄灵蜂身法绝,就算拥有防御型的仙器也没什么用,没准还会让他们的度大打折扣,除非有那种轻巧的内甲。”

    “前辈说的没错,所以我根本就不需要仙器。”玄刺行了一礼,而后站在了一旁。

    “重楼小子,你不用推辞了。”刑阳再次打断欲言的重楼,他眼眸中带着一抹笑意:“我正好有一件适合你的佛门仙器,这对我们魔族人来说也没用,就给你吧。”

    说着,刑阳右手一扬,一根禅杖凭空出现。

    这根禅杖通体金黄,足足有一丈多长,顶头有四个半圆弧,每个圆弧里面悬挂着两个圆环。轻轻颤动间,一阵阵悦耳的叮当之声响起,这声音仿佛有洗涤人心灵的作用,闻之让人全身舒泰。

    禅杖沉重,通体闪烁着浓郁佛光,恢弘肃穆,大气磅礴,倒也适合力大无穷的重楼。

    “金刚伏魔杖,怎么样,喜欢吧。”看着重楼露出激动之色,刑阳明知故问。

    “喜欢,谢谢前辈。”重楼也不客套,一把抓过禅杖,而后看向凌天等人:“诸位,不好意思,我们共同赢来的彩头让我一个人得了。这么吧,我欠大家一个人情,我会补偿大家。”

    “哈哈,师兄,你太客套了吧,这禅杖正适合你,再说我们也都有仙器了。”凌天朗笑,他看了一眼虎子,调笑道:“今后你可不用再借虎子的方便铲了,毕竟你是长辈嘛。”

    闻言,重楼微微尴尬,他一招手将佛门方便铲还给了虎子,而后道:“如此我就多谢大伙了,等会我们好好喝几杯,我请客,我这一次去魔族可是得到不少美酒和珍馐。”

    “哈哈,如此最好。”皇甫七夜开口,他一副向往的模样:“早就听说过魔族美酒别有一番风味,重楼兄能得到的自然是最好的。”

    “好啦,你们这些小家伙聊吧,我们撤了。”看着众人没有因为分配仙器起争执,刑阳赞许不已,他看了一眼凌天,心中自语:“老紫他们说的没错,凌天颇有领导资质,有他在这个团体就不会有什么矛盾。”

    说完,刑阳和紫云等人一起离去,数千年没见他们老友也要好好聚聚。

    看着众位长辈离去,凌天他们更是放得开,而凌麟等小辈也上台行礼。这让重楼微微尴尬,毕竟初次见面要给这些小辈见面礼的。不过凌麟等人也都知道重楼‘囊中羞涩’,他们也不在乎这些,只是请求他有时间教导一下他们的佛门功法。

    对此重楼自是毫不吝啬,扬言凌麟他们可以随时找他们。

    闻言,凌麟他们也开心不已,虎子更是激动,他开口道:“师伯,您的疯魔杖法我很喜欢,您能教我么?而且师祖也说了,让我跟您修炼佛门金身。”

    “哈哈,师尊他老人家还是喜欢当撒手掌柜。”重楼朗笑,他点了点头:“好,你小子体型和战斗方式跟我很像,教你到也没什么。不过现在我们可要好好的痛饮一番,师弟,你说是不是?”

    对此凌天自是没有异议,而紫天都等人也 乐得如此,一群人嘻嘻闹闹向阳之擂而去,准备庆祝一番。

    凌天和重楼走在最后,突然重楼走到凌天身边,传音道:“师弟,现在有没有人打败过天心仙子,她……”

    也看出了重楼看向天心神色的异样,他心中微微一颤,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道:“没有,天心可是妖族第一的天才,有谁能打败他呢。哦,我明白了,师兄是想……”

    被凌天说破心思,为人爽朗的重楼脸色微红,微微尴尬,不过再看向天心的背影时他神色变得坚毅起来:“以前我终日修炼,这是我第一次现除了修炼以外还有其他事更重要,遇到天心的一霎那我心脏骤然加,我想……”

    “我明白,你是一见钟情。”凌天微微调笑,而后语气一转:“不过师兄你也知道天心的誓言,只有能打败她才能获得美人青睐,这一点我可帮不了你。”

    “哈哈,师兄我可不用你帮,如果打不赢她我可没脸喜欢人家。”重楼又恢复了爽朗,他语气中充满了自信:“我感觉我和天心会在擂台上遇见,到时候我一定倾尽全力赢了她。”

    “师兄,为什么不现在就……”凌天微微疑惑,他看了一眼龙行等人离去的方向:“龙行等人对天心也有意思,我怕他们会率先出手。虽然我知道天心很强,不过龙行等人也不是易于之辈,而邢战更是已经大乘期,我怕……”

    “不用担心,龙行等人可是没有十足的把握战胜天心,他们不会贸然出手的。”重楼颇为笃定,看着凌天疑惑的神色,他朗笑一声:“师弟,不会你连修真界的潜在规则都不知道吧?我们这些有资格问鼎修士大会第一名的人一般不会在决赛前对彼此出手的,毕竟这里面的不确定因素太多。”

    “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独孤云天他没有挑战我也没有挑战天心。”凌天流露出一副恍然之色。

    “所以说我不用担心。”重楼眼眸中闪烁着自信的光芒,他看着天心道:“而且我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天心跟我有缘,我们一定会在决赛上相见的。”

    虽然不知道重楼哪里来的感觉,不过凌天并没有说什么,他自言自语:“师兄得到了金刚伏魔杖,在决赛前如果能彻底掌握实力无疑会大大增强,对上天心就更有把握了。嗯,师兄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哈哈,师弟你也这样认为啊,看来我真的很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