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命之途 > 第一五五一章:木终成舟
    在被赤练腾蛇咬中之后凌天很快现了自己的异常,也知道自己是中了‘春.药’之毒,不过他也知道春.药都有时间限制,只要自己强撑过这段时间就会没事,所以他才会让莲月用寒冰镇封自己,而他也一直默运《清心咒》功法。⊥燃文小說,www.ranwen.org

    可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体内的春.药药效依然没有消退的迹象,这让凌天疑惑不已。后来破穹猜测这跟他体内的混沌之气或生命之气有关,听完这之后凌天彻底目瞪口呆。

    “莫非真的要……”凌天心中自语,不过很快就将这个想法摒弃。

    对于凌天的现状破穹跟凌老人一样,他巴不得凌天跟华敏儿等女在一起,如此倒也省去不少麻烦。不过凌天却要求他寻求其他解决办法,他也只好无奈的想起来。

    不得不说破穹见多识广,他在进入天堑洞穴前就想到了一个办法——放血。

    听到这个办法之后凌天眼睛一亮,他暗暗揣测一番,想到春.药作用于血液之间,他却愈相信破穹的办法有效。所以在来到天堑洞穴之后他第一时间来到了第三层洞穴处,准备实施自己的计划。

    凌天取出一柄飞剑,轻轻一划,他手臂上出现一条嫣红的血口,血液汩汩而流。奇异的一幕生了,随着血液滴落在雪地上,一缕淡淡的粉红色气息弥漫而出。这气息颇为温和,嗅之让人心生暖意,不过不知不觉中体内血脉就会沸腾,让人不自禁生出**之火。

    随着血液汩汩而流,凌天感觉体内的**稍稍消减,他大喜所望,体内功法运转,他控制血液向外流。此时凌天颇为激动,一时之间竟没注意血液之中溢出粉红气息。

    这股气息很快就弥漫整个洞穴,而且在向外扩散。

    在外层洞穴的华敏儿等人正在参悟双修功法,功法内容不多,很快她们就全部熟记,正想着如何让凌天‘乖乖就范’,突然莲月娥眉一蹙:“咦,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浓郁的血腥气?”

    “我也闻到了。”姚羽道,而后她向凌天所在的方向看去,顿时大惊失色:“不好,是凌天那小子,他出事了!”

    “莫非真如千手婆婆所说撑的时间长了会爆体而亡?!”华敏儿喃喃,她满脸的焦急,而后身形一闪就向凌天所在的方向而去。

    听到华敏儿的话,莲月两女更加心焦,她们身形一闪就跟了上去。

    “凌天哥哥,你怎么了?!”华敏儿娇呼,而后看到了凌天‘自残’的一幕,不过看到这般情形之后她反倒长长舒了一口气。

    莲月和姚羽也赶到,看到凌天并没有爆体而亡她们才放心下来。

    “凌天,你小子这是做什么呢,吓死我们了。”姚羽娇嗔,语气中满是责怪之意。

    因为心焦如焚,华敏儿等人香汗淋淋,这更映衬的她们如羊脂玉的肌肤晶莹剔透,幽幽的少女香气弥漫,很快便跟洞穴中的粉红气息混合一体。

    “师姐,不是让你们不要进来么?”看到华敏儿等人充满诱惑的模样,嗅着散着幽幽体香的气息,凌天心中的**再一次蒸腾,神情也迷离了几分。

    “哼哼,我们这不是再担心你么?”莲月嗔怪不已,不过此时她脸色潮红一片,她长袖轻舞:“咦,怎么这么热呢?而且好奇怪哟,我怎么控制不住自己的气血了?”

    再看华敏儿两女,她们也都是脸色潮红,神色也都迷离了几分。

    进入了洞穴之中,华敏儿等女吸入了那股粉红气息,她们气血隐隐躁动,心中隐隐升腾起一股**来。

    听到莲月的话,凌天心中一惊,他慌忙收敛心神,不过此时心中的**如决堤之洪水,滚滚而流,滔滔不绝,他很快就迷失在**之中。

    华敏儿三女很快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情况,不过想到对面的是凌天,她们并没有刻意压制。

    想想也是,她们原本就害羞如何让凌天乖乖就范,如此机会她们又怎么会刻意压制呢?

    随着粉红气息的吸入,华敏儿她们越来越燥热,神态也更加娇羞妩媚。这比什么催情的春.药都要厉害数倍,凌天终于彻底迷失在**之中,不再压制自己的**,他身形一闪就扑了出去。

    衣裙的裂帛声,隐隐娇喘痛呼声,急促的呼吸声,洞穴中满满的春色,凌天他们尽情肆意的泄着最原始的**。

    “啧啧,凌天,你小子人算不如天算吧。”破穹坏笑不已,他自言自语:“不过如此倒也省去不少麻烦,凌天虽然在感情上优柔寡断,不过却是负责任的人,这一次之后他……”

    数日之后,天堑洞穴外的冰雪之地上。

    凌天精赤着上身,他手中持着幽夜重戟,一杆重戟舞动成风,漫天戟影重重,带起呜呜风声。重戟翻舞,戟刃划过,一片片雪花被抛开,一时间数丈之内竟没有半片雪花能逃过戟刃,尽数被抛开。

    不过仔细看就现凌天的身形隐隐有些凌乱,而他的神色也微微恍惚,明显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自从生那件事之后已经过去了三天,不过每每想到那日的情景凌天就心情烦躁,想到自己一下‘霸占’了三女,凌天心中无比自责。他无法面对三女,无法面对莲心,所以三天过去了,他一直在外面舞动重戟,以泄心中的烦躁。

    此时,华敏儿三女正坐在一处雪峰上,她们远远看着凌天。

    “敏儿姐姐,这都过去三天了,自从那日之后天哥哥都没有跟我们说一句话。”莲月撅着嘴娇嗔道,语气中隐隐有些不满。

    想起那日的旖旎,莲月俏脸绯红,配上她绝美的容颜,纯美得不可方物。

    “嘿嘿,凌天那小子脸皮薄,生了那件事,他不知道如何面对我们呗。”姚羽怪笑,不过想起当日的那一幕,她嘴角上翘,笑靥如花,更映衬的她成熟韵味。

    姚羽痴恋凌天,如今终于跟他有了亲密接触,她心中颇为知足。

    “估计凌天哥哥是怕我们责怪他吧,嘻嘻,责怪他花心。”华敏儿俏脸上满是笑意,她看了一眼莲月两女:“他又怎么知道我们三个早就达成了协议呢。”

    “嗯,这倒也是。一下拥有我们三个,真是便宜那小子了。”虽是如此说,不过姚羽脸上却满是幸福的笑意。

    “姚羽姐姐,你们说我们会不会生小宝宝呢?”突然莲月道,看到华敏儿愕然的神色,她歪着头:“莎儿姐姐和灵儿她们不都生小宝宝了么?”

    想起凌悦和龙琼等人,莲月满脸的希冀,她也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孩子,而且是跟凌天一起的孩子。

    “按理说是很有可能的。”姚羽沉吟,而后她眉头一皱:“呃,想想现在就有孩子还够头大的,悦儿他们可是没少让灵儿她们操心。”

    “其实操心也挺好的,毕竟那是我们的孩子,跟凌天哥哥的孩子。”华敏儿喃喃,此时她没有了往日的倔强,有的只是小女儿娇羞之态。

    “嗯,这倒也是。”姚羽两女也点了点头,心中也开始期待起来。

    “嘻嘻,天哥哥,你的火毒也都化解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凌霄星了啊。”突然,莲月俏笑,招呼远处练戟的凌天。

    闻言,凌天一个趔趄,如果不是他反应灵敏,怕是他会跌倒在雪地之上。

    看到凌天如此狼狈模样,华敏儿三女娇笑不已。姚羽更是大胆,声音提高了几分:“凌天,你小子居然那样对我们,哼哼,你要对我们负责。”

    姚羽的话更让凌天身躯一颤,心中也更加懊悔起来。

    “凌天哥哥,不要听师姐的,是我们愿意的。”华敏儿轻启朱唇,沉吟了片刻,她继续道:“你也不用纠结,我跟师姐还有月儿商议好了,我们都愿意成为你的妻子。还有啊,莲心姐姐也是我们的一员,我们会给她留位置的。”

    闻言,姚羽和莲月点了点头,她们也同意了华敏儿的话。

    听到华敏儿的话,凌天心中一颤,他抚摸这丹田处,喃喃道:“莲心,对不起,我……”

    “不过我不会忘记你的,我的心中始终有一处始终属于你。”凌天喃喃,他努力挤出一抹笑意:“敏儿她们也都同意了,我想你们以后能好好相处的。”

    “嘿,你小子早能想通就好了,也不用让这么多人为你担心了。”破穹没好气地道。

    闻言,凌天苦笑,而后看向华敏儿等人:“是啊,是我辜负了她们这么久。”

    想通了这点,凌天心中轻松起来,他心念一闪收回了重戟,穿上衣袍,而后向华敏儿三女而去。来到那出雪峰之上,凌天神色凝重了几分,他沉声道:“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我会娶你们,不过不是现在,要解决离火这个大麻烦之后。”

    闻言,三女呆立当场,她们神色颇为激动,而姚羽和华敏儿美眸中更是隐隐泪花,她们等这句话已经太久太久了,如今听到凌天的承诺她们自是激动异常。

    “好啊,等我们打跑离火那些坏蛋之后再成亲,天哥哥你要给我们一场盛大的婚礼哟。”莲月满是期待地道,而姚羽两女也直盯盯地看着凌天,一副期待的模样。

    “嗯,我答应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