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命之途 > 第一六八二章:琴虫来袭
    这一次进入蛮荒之地的修士死了数千,这自是让凌天他们怀疑是噬神妖体下的手,不过他们却寻不到什么蛛丝马迹,并不知道谁才是噬神妖体,甚至连怀疑的对象都没有。火然?文 ??? w?w?w?.ranwen`org

    “唉,噬神妖体还真是一大麻烦。”苏缨轻叹了一声,而后好似想起了什么,她语气中隐隐有些愤怒:“听师尊说天尊大人表达过‘巴不得希望噬神妖体吞噬其他修士’的言论,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闻言,梦殇仙子隐隐有些尴尬,不管怎么说天尊也是她的师尊。

    也看到了梦殇仙子的尴尬,凌天看了一眼苏缨,示意她不要再说,他摇了摇头:“天尊是想打造一个绝世强者,如此应对日后的大事件才会更有把握。”

    也知道自己先前说的话有些重,苏缨语气一转:“也是啊,能让天尊说出这般话,说明日后的大事件不容乐观。唉,到底是什么事,师尊怎么就不告诉我们呢?”

    “告诉我们也没什么好处,倒不如让我们努力提升修为,只有强横的实力才能应对一切麻烦。”凌天道,说着他盘膝而坐,继续努力修炼。

    点了点头,苏缨两人也开始忙碌起来,或是找人切磋或是继续炼制丹药。

    果然如苏缨所猜测,离火寻到他们想挑战凌天,不过却被凌天直接拒绝,这让离火恼怒不已,毕竟还从没有人拒绝他的挑战。

    不过凌天却给出了绝佳的理由:最后的行动快要开始,他要炼制丹药以做准备。

    在别人看来这个理由绝无挑剔,不过对离火却不以为然。也不知道他从何处得知凌天是率先搜集功法的人,开始怀疑凌天是在以袁腾的身份作为掩护。

    因为当初被离火被放出来的时候凌天就在驻地,众人见证,所以摆脱了不少嫌疑,因此离火也只是怀疑,想跟凌天一战继而确认他的身份。

    凌天的拒绝更让离火怀疑,他靠近凌天修炼之地观察,想现一些蛛丝马迹,不过很快他就失望了,因为凌天每天都是炼丹,从来没有出手。

    当初离火与凌天初识的时候凌天还不会炼丹,看着全身散着浓郁丹药香气的凌天,离火越来越怀疑自己先前的猜测。不过他性格比以前沉稳、坚毅了很多,并没有离去,而是长期住了下来,寻找凌天的空闲就要跟他切磋。

    离火的纠缠没让凌天烦躁,不过苏缨两人受不了,特别是梦殇仙子,她性格中有些飒然直爽,最讨厌离火这种纠缠不休,在警告数次无果之后她毅然出手,将离火揍得颇为凄惨。

    梦殇仙子与离火的一战引来了很多人围观,虽然看到离火被蹂躏的很惨,不过却没人嘲笑他,相反更认可了他的实力。

    试问连战仙榜排名第七的墨延都被梦殇揍得颇为凄惨,更不用说离火了。

    凌天也看到了离火两人的战斗,看到同阶中离火能逼迫梦殇仙子施展出五六成的实力,他心中有些吃惊,暗道离火果然比以前强了很多,已经有资格挑战战仙榜前十的高手了。

    虽然在别人看来离火是虽败犹荣,不过离火却不满足,在伤势养好之后继续挑战梦殇仙子,而且隔三差五的进行着,这好似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不得不说离火是一个绝世天才,离火火灵之体也为恐怖,虽然还是颇为轻松就被梦殇仙子打败,不过坚持的时间却越来越长,这说明他的实力每次都有进益。

    因为有梦殇仙子这个绝佳的‘陪练’,离火暂时忘了凌天,将所有注意力都投注了梦殇仙子身上,可谓痛并快乐着。

    一两年后,墨宇等人从外面返回,接下来众人如何采摘九彩神魂果的事情。

    继续深入蛮荒之地颇为危险,实力差者前去无疑去送死,所以凌天他们打算只选七八个小组近百人参与此行动。这些人都是绝对的精英,他们相信凭借他们这些人足够能完成此行的目的。

    百多人继续分为小组前进,从多条线路深入,不过各个小组间距离不是很远,而且时刻保持联系,相互之间救援什么的倒也方便。

    凌天这个小组除了梦殇仙子、苏缨、银狐和金毅这几个老组员外有也加入了其他修士,这些人大都是战仙榜前百的修士,修为倒也颇为不错。

    随着深入蛮荒之地,凌天他们遇到了更加厉害的蛮兽,不过众人都是绝对的精英,倒也不是很难就应对过去。他们昼行夜伏,再加上梦殇仙子灵觉敏锐带领的道路相对安全,倒也省去了不少麻烦。

    时间幽幽流逝,转眼数年过去了。

    原本凌天他们所在的地方距离目的地就不是太远,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赶路,他们已经很靠近了,按照凌天他们的估算,再有两三年就能到达。

    这一日夜间,凌天他们选择了一块高原作为驻地,梦殇仙子在跟凌天等人玩耍之后如期沉睡,凌天和苏缨一边闲聊一边修炼。

    夜幕下瘴气浓郁,寒风吹拂,冷冽异常,时而一两声蛮兽咆哮,更显得夜间的幽静。

    因为凌天在很大范围内布下了警戒阵法和幻阵,所以并没有派人值夜,众人或是修炼或是休息,驻地内一片沉寂。

    “袁大哥,这些天我总感觉有些奇怪。”苏缨娥眉微蹙,她灵识传音:“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远处窥视我们一般,贝贝也有这种感觉,可是我们已经留下了很多警戒禁制,并没有现什么异样。”

    “嗯,我也有这种感觉,可是却没什么头绪。”凌天点了点头,他神色凝重:“穷烈和明兄他们所在的小组也现有些异样,不过却也如我们异样没头绪。韩茜施展她奇特的瞳术也观察周围了,并没有现什么。”

    “该不会有一个级恐怖的蛮兽在窥测我们吧。”苏缨喃喃,她声音压低了很多:“没准真是这样,毕竟一些奇特的蛮兽拥有奇特的天赋能力,如果修为比我们再高些,它们躲过我们的侦查侦查也不会很难。”

    “这不可能,我布置的那些警戒阵法没一点异样,你也知道那些阵法的奇异,纵使修为高也很难现的。”凌天摇了摇头,他阻止了想要说什么的苏缨:“再说如果窥视我们的蛮兽修为很高,那么它们根本就没必要窥视,直接冲上来灭了我们就是了,哪里用得着如此?”

    “哦,这倒也是。”苏缨点了点头,她苦笑一声:“可是我的灵觉不会欺骗我的,而且还有其他人感应到了,一定有什么东西在窥视我们。”

    “嗯,这一点我不怀疑。”凌天道,他苦笑一声:“早知道让小噬回来了,他血脉强横,应该能感应到是什么东西在跟踪、窥视我们。”

    原本凌天嘱咐小噬在他们行动之前返回,不过也许是小噬不想憋屈地躲在凌天怀中,他并没有返回,而是跟着墨宇两人。

    “小噬跟着墨宇哥哥好吃好喝的,自是不想回来了。”苏缨莞尔一笑,而后她摇了摇头:“可惜墨宇哥哥他们走得是最边缘那一条线路,他们距离我们有些远,估计没感应到吧。”

    点了点他头,凌天一边取出通讯玉符一边道:“这件事很重要,最好让表哥他们过来一趟,不然我怕会出意外。”

    说着,凌天开始通讯,而苏缨则警惕地看向四周,想现些什么。

    跟墨宇通讯完毕,凌天也没忘嘱咐穷烈等小队小心谨慎些。

    跟苏缨聊着一些在修真界的见闻,突然一阵空间波动弥漫,凌天慌忙取出通讯玉符,灵识探入,他神色微微一变:“琴虫?是什么东西?”

    “琴虫?!”在一旁的银狐微微一愣,她神色颇为着急:“袁兄,你收到了什么讯息,怎么会说出琴虫这个字眼呢?”

    “墨兄感应到有琴虫在跟随窥视我们。”凌天将小噬感应道的讯息说了出来,而后他看向银狐:“银狐,琴虫是什么,很厉害吗?”

    “琴虫是一种兽蛇身的蛮兽,善于隐藏在土地之下,其性狡诈,擅长围捕,能喷出剧毒,能分裂,颇为难缠。”银狐介绍,随着介绍她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什么,隐藏于土地之下?!”苏缨俏脸立变,她语气急了很多:“怪不得我们布下的警戒阵法没什么用,原来是它们躲在土地之下。”

    正说着,大地隐隐晃动,而且越来越剧烈,好似有某种东西要从土地下钻出一般。

    “糟了,果然在底下!”凌天道,而后大喝一声:“快,快升空!”

    凌天这个小组十多人已经在一起数年之间,彼此之间的默契很高,而且对凌天颇为佩服,虽然不知道生什么事了,不过他们却毫不犹豫,按照凌天的命令升空而起。

    “噗!”“噗!”……

    一阵阵土地撕裂的声音响起,一条条黝黑的黑影从土地中钻出。黑影细长,蜿蜒如蛟龙,犹如闪电一般向着正在御空而起的众人缠绕而去。

    “袁兄,快点去就梦殇仙子,她还真沉睡!”金毅一边将一个黑影斩断一边大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