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梦里花落知多少 > 第一卷 第5节:就是尼采
    我突然觉得格外泄气。顾小北说的仨我知道是指谁,在我和顾小北谈恋爱的时候中途曾经出现过三个小插曲,一个是我们学校中文系的一文学青年,估计平时也不怎么看,要看也是看那些死了或者老得棺材板敲得叮当响的人的,有一阵他穷追我,他说现在的女学生就是文化低俗啊,然后他看了我老半天说你还算好点的。我靠,闹了半天我只是个稍微好点的。于是我撒丫子跑掉了。要是让他知道我是一写的估计他得去一头撞死,或者先把我给灭了,怎么着也得给安定的社会添麻烦。我当然不能屈服于这样的人,再怎么说我也是一写骗钱的,哦不,写挣钱的。还有一个是个体育特招生,一米九多接近两米,整个一猩猩,他追我纯粹是因为人类的本能,这让我对自己的外貌和身材格外有信心。可是一个男的就因为你长得漂亮而追你,怎么着也觉得心里堵,于是也就拜拜了。我和顾小北依然高唱我们的主旋律丝毫不动摇。

    最后一个插曲是白松,这个阵仗可闹大了,也就是因为他,我才和顾小北分的手。

    我说,都过去的事儿了,谁还记着啊。说完潇洒地挥挥手。

    顾小北好像有点沮丧,他说,可我还记得。

    我看着顾小北的脸一瞬间觉得特忧伤,谁相信这就是当初疼我疼得全校想要给他立牌坊的模范啊。一瞬间仨人都没说话,气氛弄得特伤感。三个人正郁闷着呢,白松一溜小跑出现在我面前。

    林岚,见着我女朋友没,李茉莉,人家可是真正的淑女,我厉害。白松说话的时候一脸容光焕。说完摆了个黄飞鸿的造型,还跳来跳去的,小样儿,整个一大尾巴狼。

    我和闻婧听了这话差点没背过气去,顾小北靠在墙上笑得要撒手人寰了。我和闻婧陪着笑笑得跟抽风似的。

    白松肯定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不过他也没问,招呼着大伙就进去了。闻婧说她要先上洗手间,我说我也去。

    在洗手的时候,闻婧问我,你心里真的没有顾小北了?

    我说,真没了。

    闻婧笑笑,她说,你也就蒙蒙我们这种善良的小老百姓,我他妈就装孙子让你蒙一回,不过自个儿的心可是自个儿疼。说完她出去了。

    我站在洗手槽前,半天没说话。心里想着闻婧这丫头的嘴真狠。

    我心里怎么可能没有顾小北呢?那可不是说忘就能忘得了的事儿啊。

    我和顾小北是高中同学,从高一起我就是个不听话的学生,因为我和顾小北早恋。那会儿恋得那叫一个纯洁,牵一下手都能乐一晚上。我和顾小北第一次牵手的那天晚上我就没睡着,躺在床上自个儿笑,我妈被我笑得汗毛都立起来了以为我中了邪。第二天顾小北告诉我他也一宿没睡瞎折腾。不过我和顾小北是全年级最好的学生,老师舍不得骂我们,我的英语老师特年轻,还老逗我说要吃我和顾小北的喜糖。你说说这么好的老师哪儿找去啊,这才叫园丁,哺育我们啊,而有些老师,整个一农民,我们这些好好的幼苗都被他们摧残了。本来我和顾小北都要考最好的大学,不过最后几次模拟考试的时候我挥得特另类,我家被我弄得要翻过来了。后来就不敢填高了志愿,顾小北特别够人性,把我的志愿拿过来抄了一份,当时我看着他握着钢笔填写表格的时候觉得他真是英俊得一塌糊涂。结果我的分数特别争气蹦了个历史最高点,为这个我没少后悔,不过顾小北倒跟没事人儿一样,一个劲儿地安慰我,好像就我一个人堕落到那个傻大学没他什么事儿一样。就因为这个我爸觉得特对不起我,因为当初就是他在我填志愿的时候一个劲儿对我说:凡事要稳妥,凡事要稳妥。结果我真考得特别稳妥,过那个大学录取线一百多分,歪打正着地弄了个一等奖学金,也算对我惨淡人生的安慰。顾小北也拿了个一等奖学金。顺便说一下,他考得比我都好。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在家中的中央地位被奠定了,我爸妈都觉得欠我,我在家就一太阳,就是尼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