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梦里花落知多少 > 第一卷 第61节:又见姚姗姗
    我出院回到家,躺在沙上,心里很难过。我也说不上为什么,就觉得心里没底,悬得我慌。我觉得自己真的比较背,走哪儿都和姚姗姗纠缠不清,我就在想上辈子我是不是操刀把她给剁了啊,这辈子这么纠缠我没完没了的。我知道陆叙已经忘记上次在咖啡厅他见过姚姗姗了,他现在对那碉堡印象特别好。

    我现最近自己一直被一种情绪所笼罩,这种情绪叫忧愁。

    出院第二天我早上很早就起来了,我说我要去上班。陆叙听我这么说脸一下子就绿了。我当时觉得挺奇怪的,我想我上个班你干吗怕成这个样子啊?陆叙说,得了姑奶奶,您别添乱了,你跟家好好休息,公司里的事情我会帮你解决的。

    我说,这可不行,今天那个广告就开拍了,而且这个项目上还有很多东西我没和制作部门讲好,我一定要去。

    陆叙说,你放心,我肯定帮你做好,你就安心地睡,睡胖了我给你买药减下来。

    看着陆叙很紧张的表情我觉得很奇怪,我说那好,我不去了,你帮我请假。

    陆叙一下子松了口气,他说,有我在,没问题。然后他就出门去了。

    我坐在沙上越想越不对,干吗我说个去上班他怕成那个样子。于是我决定去公司溜达一圈。我一瘸一拐地出了门,打了车就往公司跑。

    我站在办公室里,觉得有点儿冷,我在想也许今天没有开暖气。我就那么站在办公室的中间盯着我的工作间盯了三分钟,跟块木头似的动都不动。我看着姚姗姗坐在我的椅子上在我的电脑上动来动去,不时回过头看一下站在她旁边的陆叙,笑得格外好看,陆叙也笑得很好看,我觉得他们挺般配的。我刚一这么想我就觉得我他妈脑子有病,我看见姚姗姗站在谁旁边我都觉得般配,以前看见姚姗姗站在顾小北旁边我也觉得般配。

    陆叙一抬头看见我站在面前,脸色变得跟张白纸似的。他挺尴尬地问,林岚,你怎么……来了?

    我说您真会说话,我来上班来了。不过我迟到了,不好意思,您可以扣我工资。

    然后我吸了口气走到姚姗姗面前,我特镇定地对她说,这位小姐,挺漂亮的,不过你坐错地方了,这是我的工作间。

    姚姗姗站起来,对我笑了笑,我现她无论什么时候笑起来都那么好看,她说,我看到这里每个人都挺忙的,就只有这间工作间空着,我以为是哪个家伙偷懒去了,所以我做点东西,没想到是林大小姐的,我还真猜错了,看您这又绷带又石膏的,这哪能是偷懒的人啊,够勤奋的。

    陆叙看着我说,你们认识?

    我转过头去我说你闭嘴。

    然后我看着姚姗姗,我说我现在要上班了,麻烦你出去。

    姚姗姗看着我,特挑衅地说,你是要做那个广告的事情吗?你不用做了,我已经接下来了,我自己设计自己拍,你的创意我刚看了,不错,不过有几个地方特幼稚,我看着跟看大风车似的,我就改了,林小姐您可别生气。

    我抬眼看到电脑显示屏上我的那个广告设计,构图和文案统统被改掉了。我突然觉得很心痛,我想起自己没日没夜地赶这些设计,忙到饿着肚子不吃饭也在做这些东西,上厕所也在想,我想起陆叙看到我的创意的时候露出的好看的笑容,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特牛。可是现在,我看到被改得面目全非的设计时,我的心跟被洗衣机拧过千百遍的衬衣一样,绞在一起,特别痛。我突然找到了当初我的那些素描被咖啡弄脏时的感觉,我有点儿想哭,可是我没有,我忍住了,从上一次我在姚姗姗面前哭过之后,我就誓我无论如何不能再在她面前哭,我要再哭的话那也太没劲了。

    我回过头去看陆叙,我说陆叙我要工作。他抬起头来望我,脸上的表情特忧伤。我突然觉得他变成了另外一个顾小北。可是我记忆里那个脾气很臭的陆叙,那个在咖啡厅里为我挽起袖子想要教训顾小北的陆叙还是那么清晰,而眼前的陆叙,却变得很模糊。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眼里充满了泪水。我盯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陆叙,我,要,工,作。

    姚姗姗也站过来,她很挑衅地也对陆叙说,陆主管,这个工作你已经叫我接了,我要继续做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