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梦里花落知多少 > 第一卷 第79节:抱住了我
    除夕夜我哪儿也没去,窝在家里陪我妈看联欢晚会。还没到八点,中央电视台的联欢晚会还没开始,我就随便瞎按了一个台,反正所有的联欢都挺傻的,不过看着一大群人在那儿甩胳膊甩腿儿的特喜庆。我妈坐在沙上,不时地对某某某的衣服某某某的模样表评论。我觉得我妈有一句评论挺经典的。当那个由于一部特傻的幼稚古装剧而走红的某某某出场时,我妈唧丢一句出来,她说,这是一什么女的啊,怎么长得跟黄鼠狼似的,看得我腰子疼

    正看着电视,电话响了,我接起来,陆叙打来的。他说,我在你楼下呢,可以下来吗?

    我挂掉电话,没换衣服,穿着拖鞋披了条毯子就跑楼下去了。外面依然在下雪,可是不大。陆叙穿了件黑色的长风衣站在我家楼下的草坪上,感觉像个远古时代的牧师。他两只手提着两口袋东西。

    我说干吗呢,想贿赂我爸啊,得先贿赂我。

    陆叙没笑,我有点尴尬,同时也有点疑惑,不知道他怎么了。之后他望着我,很认真的表情,他说,林岚,我买了很多烟火,一起去放吗?

    我看着他,觉得他一身黑色像要融进夜色里去,周围白色的雪把他映衬得格外忧伤。我说好我去换衣服,你等等。

    然后我才看到陆叙笑了,像个孩子一样笑了,露出一排整齐的小米牙。

    换好衣服下楼,我说找个地儿,总不能在这住宅区里放,没准儿得把人家房子烧了,这大过年的,多不好。

    陆叙说,我对这附近不熟悉,你说,要不在你们家楼顶?

    我说那不成,要不去我家后面那个运动场,估计现在没小孩会在那儿踢球,都跑去要压岁钱了。

    陆叙笑着点头。

    这天晚上我一直在尖叫,感觉像一柴火妞突然看到了高楼大厦的感觉一样。我不停地说这个焰火漂亮那个焰火牛掰,还不断地向那些制造工厂的工人们表达我的尊敬。我说真该叫火柴来看看,她老说自己是一火树银花的女子,我让她见见什么是真正的火树银花。

    正说着呢,电话来了,我一看,火柴的。我接起来,说,火柴老丫的,你在哪儿呢?把妹妹我忘记啦?

    姐姐我不是那种人,我跟一群姐妹儿在放炮呢,噼里啪啦,真够带劲儿的。正想叫你丫过来呢,你在哪儿呢?

    周围鞭炮声太大,我拿着电话吼,我说我也在放呢,跟陆叙在一起,我不过来了,你丫别忘记给我压岁钱。你不是老说自己火树银花吗,这漫天烟花可比你牛B多了。

    两边电话里都是惊天动地的鞭炮声,火柴也在那边吼,她说,这可不一定,我告儿你,你姐姐我今天穿的裙子好了,我不跟你说了,姐姐我上阵去点炮了,平时都是那些男人放炮,今儿个我也要放,放舒坦了我才回去。

    我笑了几声把电话挂了。然后接着和陆叙点一个又一个的礼花爆竹。

    我和陆叙挺厉害的,一个小时就把两大口袋烟花爆竹给解决了。我和陆叙坐在操场边的看台上,手里拿着安全烟花,看着操场地上零星的红色火花,我觉得很平静。我转过头去看陆叙,他手里的烟花出白色的光,像颗捧在手上的小星星。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光线下陆叙的脸看上去很忧愁。

    陆叙对我说,林岚,你知道吗,那天我一直跟在你后面。

    我盯着手里的烟花没说话,我等着他说下去。

    我看见你倒在椅子上的时候我特别难受,我想过来抱你回去。可是我刚要走过来,顾小北就来了。我看见他把衣服脱下来裹在你身上的时候我觉得很难过。后来你们走了,我坐在那个椅子上,我也看到了顾小北刻的字。我在那个椅子上坐了很久,我也不知道到底坐了多久。我在那儿想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想了很多在上海的事情,觉得脑子很乱。后来太冷了我就回去了。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要是抱你回去的不是顾小北,是我,那该有多好。

    我转过头去看陆叙,我现他也在看我。我刚想说话陆叙突然一下子扑过来抱住了我。他的力气特别大,我觉得身子被他抱得特别疼,可我没有反抗。我把头搁在他肩膀上,心里空空的,周围是此起彼伏的鞭炮声。我突然觉得脖子里一股暖流,我不知道是不是陆叙哭了。我想,一年又这么过去了。

    我低下头的时候吓了一跳,因为我现我拿的烟火都挨到陆叙风衣上了,我赶紧拿开,幸好是安全烟花,不烧东西,否则我肯定躺了,因为我摸着陆叙风衣的材料,肯定价格不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