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梦里花落知多少 > 第一卷 第81节:满脸愤怒
    走出美容院,我们四个站在门口长飘飘的,那老板看着我们,一脸笑容地说,要是你们四个每天跟我这门口站一小会儿,那可比在电视上打广告都好使。说得我挺有自信的。

    在车上,闻婧说,微微你不是说找我和林岚也有事儿吗?怎么没什么动静啊,就听见你给火柴下任务了。

    微微说,别急,马上就来了。我估计火柴手下的女的不够道行,所以我最后一招就是叫你和林岚去冒充一下——别激动妹妹,听我说完。不需要你们陪床,你们没那个经验,而且也没那个资本,你和林岚都是那种穿上衣服还像个女的,脱了衣服就分不出雌雄的那种,不能让你们扬短避长啊,你们得挥你们大学生的本事。记住,你们就是一精神妞和丫们神侃,侃晕了就签合同,签完就走人。

    微微继续诱惑,她说,这男的要拿下了我请你们仨去海南玩儿十天

    我和闻婧对了对眼神,做出了决定,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说什么微微也是好姐妹

    于是微微说那我回去安排一下,然后火柴,我再给你电话。如果你手下那些女的搞不定,那么林岚闻婧,你们就是第二套作战计划。

    我听着挺热血澎湃的,感觉跟小时候看黑猫警长布置计划捕捉食猴鹰似的。

    大年初八那天,我和闻婧就被微微的电话招出去了,我和闻婧微微先到,火柴还没来。我看了看微微的表情也看不出什么苗头,微微这几年修炼得已经喜怒不形于色了,道行特深。我就指望着看见火柴眉开眼笑地过来告诉我和闻婧回去归置行李飞海南了。

    过了十多分钟,火柴来了,一坐下来就开骂:**丫什么男的啊,我派了我姐妹毒海棠去,要知道我海棠妹妹那可是千百个男人流着口水等的尤物啊,而且我姐妹还一咬牙穿着短裙去的,大冬天的零下十几度,够敬业的?结果丫根本就不看她一眼,我估计丫不是性无能就是一太监。不是我吹啊微微姐,就是一真太监搁海棠面前,那也得弄得脸上红霞飞舞。我估计丫也许是一玻璃,要不我弄俩小兄弟去?

    微微说,得了,你别添乱了。我就知道一般女的搞不定。说完后特深情地望着我和闻婧。

    我和闻婧站在包间门口,心里特别紧张。微微一直提醒我们,她说,记住了,手机不要关,情况一有不对立马打电话通知我,别和他们硬碰硬,用软的磨他们,磨到我来为止,记住你们是精神妞没事儿别把话题扯到**上去

    其实微微这番话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我站在门口,依然很紧张,闻婧也挺紧张的,她拉着我,问,林岚,你摸摸我的手,是不是在抖啊?

    我说你别紧张,弄得我都跟着挺紧张的。

    闻婧说,能不紧张吗?生平第一次当鸡,说不定一不小心就得献身,这可是一件大事儿啊,你以为谁都像姚姗姗那么能豁出去啊。

    我感觉跟进黑社会似的,我和闻婧就是俩卧底。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到我妈。如果我妈知道了我来做这事儿,估计在客厅里摆满了刑具都不够她泄恨的。

    微微说,得了,你们别贫了,进去,记得我的教诲

    我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进去了。

    我和闻婧一进去就觉得情况有点儿不对。不是说只有一不好对付的男的吗?怎么坐仨男的啊。我也分不清谁是微微要我们拿下的那个男的了,于是随便猜了一个走过去坐了下来。其实我是拣了个长得还算端正的男的,古人说,相由心生,错得再离谱那也得挨着点儿皮毛。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我在哪儿见过我身边这男的。可是我想了一下,我没跟这么牛B的人接触过啊。可怜闻婧,只能在一贼眉鼠眼的男的旁边坐了下来。

    其实我和闻婧计划得也比较周详。一上去就和丫们谈美术,这毕竟是我和闻婧的专业,从素描到写,再到水粉再到油画,挨个谈一遍展史,保证够丫晕菜的,如果还不行,就转话题谈文学,这是我的强项,先古代后现在,先中国再西方,毕竟我也是一写的人,我就不信蒙你几个平时都不看的男人我还不行。然后再谈广告,把微微天上地下地吹一翻,然后就直奔主题。

    本来是这样计划的,结果还没等我谈到我的强项文学,刚谈到油画,闻婧旁边那男的就兴奋了,丫说,我就爱看油画儿,上面那些女的够敬业的,光着膀子就上来了,丰满你看看现在的女的,瘦得跟电线杆子似的,抱着睡一晚上都觉得抱了一骷髅,全身都疼。说完马上就开始问我和闻婧的三围,一双眼睛还在闻婧上三路下三路地打量,看得我心里毛骨悚然的。

    我觉得有点儿不对,于是撒了个谎说上洗手间,一关上门就开始打电话,我现我的手都在抖,在电话簿里找微微的号码找了三遍才找到。等我拨了我才想起来我把微微的电话设为快捷键1了。真他妈傻。电话一响微微就接起来了,挺着急的口气问我如何如何是不是出事儿了。我告诉微微我说,你不是说丫根本就是一太监吗,海棠那种女人中的极品他都不动心,怎么我和闻婧这种女人中的男人刚一上场丫就开始情啊,微微,我真不是这块料,我现这工种需要高度的沉着和机智,我他妈扛不住啊我,姐姐你快来救救我。

    微微挺紧张的,她说,林岚,他怎么你了?对你动手了?

    我说到现在为止还没,只是在精神上对我调戏,属于思想强奸的性质。

    微微说,那你再坚持会儿,争取拿下,如果不行就撤。如果丫进一步对你有所行动,你就拨我的电话,我马上过来,放心,没事儿,没人敢乱来,真的。没事儿。

    听着微微这么一口大尾巴狼特真诚的口气我也没办法,挺无奈地把电话挂了。

    挂了电话我心里还是不踏实,于是我又打电话给陆叙,哆哆嗦嗦地把这事儿给陆叙说了,结果他还没听完就吼了我一句;林岚你脑袋是不是被门挤了然后他就问我在哪儿,我刚告诉他地址,他就把电话挂了,我都还来不及问他要干吗。他没那么傻去报警?如果我被抓进局子里说我卖淫,那这脸可丢大了。

    我回到包间里边,还没走进去就听到闻婧一直在说,先生,别,真的,您别这样……**,叫你别摸了你他妈听不见啊我一听就知道出事儿了,我赶紧进去,我看见闻婧站起来,满脸愤怒。我问怎么了,闻婧指着她身边那男的咬牙切齿地说,我想把丫手给剁了那个男的也站起来,把酒杯往地上一摔,啪的一声,我都吓了一跳。那男的估计也被惹得挺火的,不过也是,没见过婊子对嫖客脾气的,今儿估计他开眼了。那男的说,你他妈装什么雏啊,老子花了钱了,摸你下鸡爪子你怎么了,等下鸡胸脯也得让我摸了,今儿个大爷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霸王硬上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