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梦里花落知多少 > 第一卷 第94节:不适合矫情
    那天我正在去医院的车上,火柴突然打我的手机,我接起来问她什么事儿啊,结果她告诉我,林岚**他大爷,我不是告儿你我要去查吗,**,不查不知道,一查真奇妙,不是你和闻婧点儿背遇见流氓了,而是有人叫他们去办了你们他大爷的敢动我的妹妹们。我拿着电话有点儿搞不清状况,觉得自己估计刚睡醒,没弄懂这字句。我说,停,停,您老慢点儿说,谁们叫谁们办了谁?我怎么觉得主语宾语分不出来啊?

    火柴在电话里用一句话总结了我作为小说家的智商,她说:说你丫是傻B我都为傻B们觉得冤一句话讲到底,**他大爷的小茉莉叫一群流氓堵了你和闻婧,你丫跑了闻婧着了道了现在明白了吗?**

    如果搁以前,我一定会告诉火柴,现在这年头不流行直接说**,应该按照台湾同胞的风行说法叫“what’sout”可是现在我愣了,如同被打了的避雷针,电流刷刷刷从手机里冲进我的耳朵然后迅占领我的全身,三秒钟内我全面沦陷。因为我完全傻了,跟脑死一个档次。

    火柴说你马上到我家来,说完就把电话挂了。我拿着手机有点茫然。过了一会儿,我回过神来,我对开车的司机师傅说,师傅,您说,这***到底生活是连续剧还是连续剧就是生活啊?然后我看到那个司机的脸刷一下就白了,然后再刷一下就绿了,变色龙

    我叫司机换了方向,往火柴家开去。一路上我想了很多,想闻婧,想我,想我们以前在学校的生活。以前我总是觉得我们这帮子人很牛掰,从小就跟着父母在社会上混,见过风遇过雨,撞过雪崩遭过地震,我以为我们已经看过了所有的世界,可是一个小茉莉突然让我觉得自己特傻B。我突然有种感觉,我二十多年来一直活在一种自欺欺人的幻觉里面,而同我一起在这个幻觉里生活的还有顾小北闻婧微微火柴白松陆叙等等等等。我们在梦境里横冲直撞撒丫子满世界奔走,永远天不怕地不怕。可是突然间梦醒了,我看到了自己想象之外的东西。这就是生活。

    想到这些,我相当沮丧。

    我坐在火柴家的沙上,手里拿着杯水哧溜哧溜地喝着,我不敢说话,只是看着火柴跟个狮子似的在客厅里摇头晃脑地走来走去,我觉得把陆叙弄这儿来就好玩了,俩狮子。

    火柴突然转过来冲我一指,说,你说说,你说说这小茉莉怎么这么混啊,姚姗姗都没这么蛇蝎啊因为这么点屁事儿居然下这么狠的手,她大爷的

    火柴冲着我咆哮,一脸愤怒的火焰,就跟我就是小茉莉一样,我都有点怕她突然冲过来掐死我。

    我放下杯子,我说火柴你先别激动,你搞清楚了没啊?别因为你记恨别人就什么事儿都往人家小茉莉身上撂。

    说实话,我始终不怎么愿意相信这件事情是小茉莉做的,因为白松当初跟我讲小茉莉问他要一个五十块的娃娃时候的样子一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面。我不愿意相信这样的女孩子会跟这样恶毒的心机扯上关系。

    火柴照我脑门上推了一下,她很疑惑地问我,你丫脑子没烧坏?你到底是信谁啊?好,你不信是,没关系,我们现在就去找小茉莉,我今天就要看看王八到底有几只脚

    说完火柴就把我拖出门了,走在楼梯的时候我在想,王八不是一直都是四只脚吗?

    火柴把我塞进车里,然后就拨了白松的电话。我听到火柴问,白松,李茉莉现在在哪儿?然后火柴说,好,你们两个在家里等着,如果你老爷子或者老太太也跟家里呆着其乐融融的话那我劝你让他们出去溜达溜达,免得等会儿他们接受不了好莱坞的动作场面

    于是我明白了,小茉莉现在在白松家呢。

    车开到白松住的小区门口被拦下来了,我明白,这种全是住着达官贵人的深宅大院当然是不能想进就进的。于是我下去,跟那个门卫说了我要找谁。我刚一开口,然后突然就现了我爸的知名度居然比我都高,我觉得我在中国范围呢也算小有点名气的呀,偶尔写点小文章那也是挺能打动人的,结果跟我爸比我是没戏了。因为那个门卫笑眯眯地跟小孙子似的对我说,哟,这不是某某某的女儿吗?进去,进去,我帮你开门,你等着啊,马上就好。不用说,这某某某就是我那伟大的爸爸的名字。听得我站在原地有点郁闷。我在想,以后我也要让我的女儿这么牛掰,谁见着她都得说,哟,这不是林岚的女儿吗?

    白松家住得很奢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据我所知,这个小区里所有的人都是钱多得权多得都必须深居简出怕被人偷袭的主儿,每家都是电梯直接入户的。我和火柴站在电梯里,彼此没说话,看着红色的数字噌噌噌窜到了九楼停下来。

    白松开门的时候脸色有点儿不对,他笑得很勉强,我望进去看到李茉莉坐在沙上,面无表情,可是却让我觉得有点高傲,甚至是有点高贵的表情。这让我觉得很错觉。

    四个人坐在那儿,心怀鬼胎,谁都不先说话。可是我现火柴一直在用一种特别尖锐的目光盯着小茉莉,而李茉莉也很不卑不亢地面对着火柴。

    过了五分钟火柴突然站起来,她把手里的包往沙上一扔,指着小茉莉就说,你他妈还在这儿装?你以为这么闷着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当初没看出来你这么恶毒啊,要早知道,我他妈一见你就把你废了。

    李茉莉很平静,她望着火柴说,你急什么啊,跟个泼妇似的,我做了什么让你们这么对我指手画脚的?

    我知道李茉莉的态度把火柴惹火了,火柴冲过去一甩手就是一大嘴巴,啪的一声,我都惊得目瞪口呆的。我长这么大还没看过有人使这么大劲儿抽人的,估计上次姚姗姗抽我都没这么来劲儿。李茉莉不再说话,她应该知道火柴的脾气了,可是她依然用一种特别仇恨的目光看着火柴,我突然觉得这种目光很可怕。

    火柴又抡圆了给了她一耳光,她说,有种你他妈再用这种眼神看我

    白松站起来了,他走到火柴旁边,我知道白松有点生气,不管是谁,哪怕关系再好的朋友,自己的女人被连着甩了两个嘴巴,谁都不能不生气。白松去拉火柴的手,他压抑着火气对火柴说,你够了啊,没完没了了是不是,什么事情不好说非要这么着啊?

    火柴一转身一耳光冲白松抽过去,她说,滚你丫的

    白松一下子愣在那里,我也愣了,可是我真没见过这种场面,我本来想说点什么,可是我现在才现,本来我觉得我对文字已经驾驭得很好了,这个生活已经被我用文字描摹了多少遍了,可是现在我才现,这个生活永远是高高在上的统治者,永远有无数我们从来没见过的东西突兀地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所能做的,只是对它臣服。我眼睛有点胀,想流泪,可是我知道现在的场合是多么地不适合矫情和软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