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梦里花落知多少 > 第一卷 第119节:对自己催眠
    朱雀hansey说:昭和二十年九月一日那一天,我死了。然后变成一只萤火虫,飞到永无岛,飞到彼得晶亮的眸子里。

    突然想起微微的经典话语,她说,吃火锅的时候,没有人会看到谁的眼泪滴进油碟里,你想哭,就可以随便哭。

    微微是个很特别的人,有时候在人群里比谁都疯比谁都快乐,可是有时候在人群里突然地就沉默。我远远地看到她木着一张脸我就知道她不开心。

    “十一”的时候我消息给她,她没回。我消息给她班上的一个也是我的朋友,才知道她已经很久没用手机了。她朋友说,微微现在每天几乎独来独往,我也不怎么看得见她。

    我想着微微一个人穿行在西南政法大学里的身影,她的头是不是还是像以前那样倔强地飞扬在风里面。然后我收到小蓓的短消息,她问我,微微人呢?微微人呢?

    我记得曾经有次她考试失败,我陪她坐在湖边上。她的老师走过来,说了她很久,我在旁边没有说话。当微微的老师转身离开的时候,微微突然把脸埋在膝盖里就哭了。她一直以来就是这么倔强的孩子,比我都倔强。所以她最难过,也最容易受伤。她经常问我一些让我难过的话,她说,是不是我真的注定没有幸福?如果是,那么我就不再争取了。

    名古屋的雪飞扬开来,不知道落在了永无乡,还是北海道。那些两个人独自铿锵的日子,那些在画纸上用手抹出银灰色阴影的日子,那些骑着单车追逐在学校的香樟树下的日子,那些念着明月夜短松冈的日子,那些在深夜起来冲咖啡的日子,那些徘徊在唱片店一排一排长长的唱片架前的日子,那些奔跑在记忆里却消失在现实里的日子。

    你们在哪儿,你们回来,好不好?

    玄武落落说:他和她在不知情地穿行四季,这一切令那两人表情变化,分道扬镳,等来年又来年的一个殊途同归,而四季的枝依然断一根,两根,遮盖了消亡的容颜。

    我曾经设想过和我每一个失散多年的朋友重逢,也许是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在陌生的机场,我和他提着行李匆匆地擦肩而过,然后彼此都站下来,一瞬间忘记了说话。机场的咖啡厅,往日的时光比咖啡的气味香浓。也许我和她相逢在学校的操场,当多年后我回到我的故乡,去我曾经念的学校,看那些小孩子同我们当年一样奔跑,嬉笑,男生羞涩地问女孩子可不可以用单车送她回家,女孩子坐在树下为自己喜欢的男孩子叠复杂的纸鹤,我观望着这一切觉得往日如流水散开来,一抬头,看到一个已经面目模糊可是感觉清晰的人,或者微微,或者小蓓,她如同十几年前一样站在香樟树下,落叶一片一片一片。

    可是,当华丽的想象在每个黑夜被压抑得哭出声响,我的心,能不能一直麻木。就如同刚刚说起的,日复一日地对自己催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