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1547章闻人绿蕊
    李七夜在凉亭中坐了下来,随意地半卧在那里,看着湖中景色,对紧紧跟随的闻人世家弟子吩咐地说道:“去泡壶香茗,要好茶。ranwen w?w w?. r?a?n?w?e n `o?rg”

    李七夜这样的话,这样的姿态,顿时让闻人世家的弟子脸色大变,他们在闻人世家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现在李七夜这样的一个便宜姑爷,竟然拿他们来当佣人使唤。

    “不要不高兴。”李七夜也没有多看他们一眼,淡淡地说道:“能在我身边待候,是你们的福份,去吧。”

    李七夜这样狂妄的话顿时让闻人家的弟子脸色难看到极点,他们见过狂妄的人,但是,从来没见过如此狂妄的人。

    “去为这位公子泡一壶吧,我还存有一点好茶。”比起闻人世家的弟子来,闻人坚石态度倒好很多,吩咐门下弟子说道。

    闻人世家的弟子虽然脸色难看,对李七夜不见待,但是大公子吩咐,他们不敢不从,只好去泡茶了。

    当门下弟子退下之后,闻人坚石看着李七夜,然后说道:“不知道兄台是从何而来,如何尊称?”

    “姓李,名字不值得一提,一介散人而己。”李七夜看着湖中景色,随意地笑着说道。

    李七夜这姿态可谓是踞傲,要知知道,在这一带岛国,闻人世家也是很有份量的,闻人坚石的身份也算是尊贵,在这一带岛国的修士中没有哪个修士敢在他面前如此踞傲。

    不过,闻人坚石也并不动怒,他对李七夜说道:“李兄,闻人世家的女婿,这并不是那么好做的?”?对于闻人坚石的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这话你就错了,闻人世家的女婿好不好做,我倒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不过嘛。想做我的大舅子,那就难了,九天十地,难找一个。”

    闻人坚石顿时说不出话来。他都忍不住再仔细打量了李七夜一番,他都不知道李七夜这是从何而来的自信。

    一时之间,闻人坚石有些拿不准,眼前这个平凡的男人,究竟是深藏不露。还是虚张声势。

    在闻人坚石拿捏不准之时,此时此刻,闻人世家的弟子已经把香茗沏好,端了上来。

    作为主人,闻人坚石也没有矫情,他亲手为李七夜斟上一杯香茗,李七夜也不客气,慢慢地品了起来。

    闻人坚石陪着李七夜喝茶,说道:“李兄,作为闻人世家的女婿。不一定能享荣华富贵,说不定连荣华富贵都还未看到,就已经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了。”

    闻人坚石把话说到这里,已经是说得足够透彻了,这已经是足够提醒李七夜了。

    “谁说我要享受荣华富贵了?”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荣华富贵,那只不过是过眼云烟而己。”

    闻人坚石看着眼前的李七夜,他都不由觉得李七夜是个怪人,他已经是完全摸不透眼前这个平凡的男人了。

    “对于你的妹夫。你知道多少呢?”轻轻地啜着香茗,看着湖中景色,过了好一会儿,李七夜也没有回头。随意地对闻人坚石说道。

    “不是李兄你吗?”闻人坚石不由露出笑容,说道:“这事是李兄你亲口承认的,当然,李兄现在否认还来得及,不然,一旦坐实。李兄你想脱身那都由不得你了。”

    “我是一个讲道理的人。”李七夜啜了一口茶水,笑着说道:“所以,我希望你们闻人家也是讲道理的人。”

    “这件事情,如果能讲道理,那就不会有这样的结局了。”闻人坚石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件事情,没有什么道理可讲。如果李兄认为能把道理讲得通,那就大错特错。”

    “不。”李七夜笑着说道:“我这个人不止是十分讲道理,同时,我的道理一直都能讲通,对于我来说,从来没有讲不通的道理。我这个人,其他的不擅长,就是擅长讲道理!”

    闻人坚石不由看着李七夜,他搞不明白李七夜葫芦里卖什么药,最后,他缓缓地说道:“李兄,你图的是什么呢?”?“这么说来,你是认定我不是你的妹夫了?”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悠闲地说道:“你的妹夫,不会是你认识的人吧。”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闻人坚石不由脸色一变,他看着李七夜,缓缓地说道:“如果是我认识的人,那就不用等到今天了。”

    李七夜只是随意笑了笑,轻轻地啜着香茗,过了好一会儿,悠闲地说道:“你们闻人世家把算怎么样收拾这样的残局呢!”

    闻人坚石张口欲言,但是,又是沉默了,片刻之后,他盯着李七夜,缓缓地说道:“有些事情,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李兄,这不是一场儿戏,这里面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你去图谋的,若是搞不好,会把你的性命搭进去。”

    “话不能这样说。”李七夜悠闲地说道:“一个美丽的娇妻,一个聪明的女儿,作为一个男人,夫复何求,这就足够了,还需要什么图谋呢?”

    听到李七夜的话,闻人坚石沉默了一下,他完全看不透眼前这个男人了,最终,他只好缓缓地说道:“我话己至此,我也是仁义已尽,李兄,你自己小心吧,是祸是福,就由天定了。”

    “不,是祸是福由我为来定,我一怒,便是祸,我一喜,便是福。”李七夜笑着说道。

    闻人坚石轻轻地叹息一声,不再说什么,站起来就走。

    “你们闻人世家需要一个替死鬼是吧。”在闻人坚石欲离开的时候,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本是欲离开的闻人坚石不由身体僵了一下,最终,他缓缓地说道:“这件事情,不是我们能决定,也不是我父亲能决定,如果李兄真的是我妹夫,那就自求多福吧。”

    “那你呢?”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悠闲地说道:“那你抱的是什么样的态度呢?是为了家族,还是为了你妹妹?”

    “这事不是我能决定的,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左右的。”闻人坚石摇了摇头,说道:“一步走错,全盘皆输,这就是我们闻人世家的局面。我只能说,小孩子是无辜的,我只能保证小孩的安全,至于其他,我改变不了什么,只怕我父亲也改变不了什么!”

    “那你妹妹呢?”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

    闻人坚石不由沉默了一下,过了片刻之后,他缓缓地说道:“她是个聪明人,当年走出这一步的时候,她就应该知道将会怎么样的结局,她若是少些任性,多一点理性,也不会导致这样的结局,也不会导致这残局无法收拾!就算我想帮她,我只怕也力不从心,家族的老祖们也不会坐视不理。”

    说完,最后闻人坚石轻轻地叹息一声,然后就离开了。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生,继续喝着茶,然后淡淡一笑。

    李七夜在闻人世家住下来的第二天,少妇带着小女孩来了,随行的还有闻人坚石。

    “我就不打扰你们一家人相聚了,有什么话,就尽管说吧,错过了今天,或者说不定没有机会了。”闻人坚石把她们母女送进来之后,看了李七夜一眼,意味深长,然后就离开了。

    闻云坚石离开之后,还撤走了守在门口的弟子。

    一时之间,屋内只剩下了李七夜三人,但是,他们却不是一家三口,这让屋内的气息变得有些尴尬。

    李七夜随意地一笑,看了看眼前丰腴动人的少妇,说道:“你叫什么?”?少妇回过神来,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鞠了鞠身,依然不失贵族女子的风采,说道:“小妇人姓闻人,名绿蕊,不知道公子如何称呼。”

    “姓李——”李七夜随意地笑了一下,也没有作多的回答,此时,他的目光是落在小女子身上。

    “这是小女,随小妇人姓,名怀玉。”少妇闻人绿蕊忙是说道。

    “随母姓呀。”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而小女孩闻人怀玉则是看了看李七夜,看了看自己的母亲,娇笑地说道:“妈妈,你们还真有些像夫妻。”

    “不得胡说。”听到小女孩闻人怀玉的话,闻人绿蕊立即喝止,不由粉脸一红。

    李七夜也未放在心上,随意地笑了笑,看着小女孩闻人怀玉,说道:“在客栈之中,为什么你会这样做呢?”

    “难道你不是我的父亲吗?”闻人怀玉眨了眨秀目,有些狡黠地说道。

    “怀玉——”此时闻人绿蕊顿时端起了母亲的威严,喝止说道:“不得胡说八道,你闯得祸还不轻吗?”

    “但——但是,他,他就有点像爸爸嘛!”闻人怀玉不由扁了扁小嘴,说道:“妈妈常跟我说,爸爸乃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爸爸是个临危不乱、无畏生死的男子汉!而且,爸爸还说,正是因为爸爸是一个强大无比的男子汉,所以遇到什么危险都不怕!”说到这里,小女孩眼睛不由红红的。

    看着女儿那红通通的眼睛,少妇闻人绿蕊欲说话,但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