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1785章天凰公主
    想要打开《念书》也不难,只要你守住道心,以你心中的执念去坚持,不为一切所左右,不会被诱惑所撼动你的道心,那么你就有能打开《念书》。燃文小说?   w w?w?.?r?a?n?w?e?n `org

    你的道心能坚持到怎么样的程度,就能翻开哪一页,如果你能坚持到最后,那就意味着你可以打开整本完整的《念书》。

    毫无疑问,李七夜道坚无可撼动,他能坚持到最后,这让他打开了整本完整的《念书》。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睁开了双眼,他看着手上的《念书》,他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青木神帝,你果然是把《念书》流落于世间,这样的魄力,举世之间难有人相比。”看着手中的《念书》,李七夜不由十分感慨地说道。

    对于一位修士来说,如果拥有了一本九大天书之一的《念书》,那会是怎么样的情况?至少是绝对舍不得了,那怕是大帝仙王能拥有九大天书中的一本,他们都会好好珍藏起来。

    就算大帝仙王修练完了《念书》,只怕他们都不会让这样的无上天书流落于人世间,但青木神帝却让《念书》流落于人世间。

    不管当年青木神帝让《念书》流落于人世间是怎么样的一个想法,但是至少一个可以肯定的是,他能把《念书》放出来,这样的魄力是很少人很少人所能相比的。

    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翻开了《念书》细细地读起来,读到精采之处,他不由击案称赞。

    九大天书,想读懂是谈何容易,它是玄妙无双的天书,就算是无双天才都需要穷其一生来参悟他。

    但李七夜却不一样,他已经拥有了《体书》、《死书》、《空书》,现在再得《念书》,参悟阅读起来,对于李七夜而言,那也只不过是轻车熟驾而己。

    就在李七夜夜读《念书》的时候,天凰国的君王亲自赶往战王世家,去见他的女儿天凰公主。

    天凰公主,在青洲是威名赫赫的存在,她不止是金戈的未婚妻那么简单,而且也不只是一位只有美貌的花瓶那么简单,可以说,天凰公主是一位美貌与智慧集于一身的女子。

    天凰公主是金戈的未妻婚没错,但她的光芒并没有因此而被金戈的光芒所遮蔽,天凰公主她本身的天赋极高,拥有着极为强大的道行,更重要的是天凰公主拥有了天族的祖血,这是极为了不起的血统,三大祖血之一。

    天凰国乃是石人族的国度,属于百族之国,而战王世家,他们血统一直以来都是十分高贵,他们是天族出身。

    战王世家的家族底蕴就不用多说了,战王世家乃是一门五帝,甚至有人说,战王世家的五位大帝都还活于世间。

    这样的传承,这样的底蕴,是多么的恐怖,是多么的无敌。

    而金戈这位要成为大帝的男人,他的实力,他的天赋就无需多说,他竟然要取天凰公主为妻。

    试想一下,如果天凰公主只是一位长得美丽漂亮的女人,金戈会娶一个这样的女人为妻吗?会娶一位这样的女人为帝后吗?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父亲,何事呢?”见到自己父亲焦急要见自己,天凰公主把他迎入殿内,问道。

    事实上,天凰公主与金戈早就成亲了,只不过金戈曾说过,待他成为大帝之后才迎娶她,为她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

    天凰公主虽然被人称之为金戈的未婚妻,但她早就留在金戈身边,为金戈掌执大权,处理各种事务。

    “凰儿被杀——”此时天凰国君脸色憔悴,对天凰公主说道:“女儿,你一定要为你小弟报仇!”

    丧儿之病,让天凰国君这位曾是春风得意、不可一世的君王在一夜之间老了很多。

    “什么,小弟被杀了?在哪里被杀的?”天凰公主听到这样的话也不由吃惊。

    “在齐临帝家被杀,这一定是齐临帝家的阴谋。”天凰国君叫嚷地说道:“女儿,你一定要为小弟报仇,不能让他白白惨死!”

    丧子之病,让天凰国君变得偏执暴躁起来,他此时什么都不管,只想为自己儿子报仇。

    “父亲,莫急,你慢慢道来。”天凰公主能为金戈掌执大权,她是有着过人的定力,安抚父亲,缓缓地说道。

    “凰儿在齐临帝家的一家石坊被杀的,这一定是齐临帝家下的圈套。”天凰国君把天凰太子被杀的事情说了一遍。

    天凰国君知道自己儿子被杀的所有消息也是从别人口中听到的,当然这里面有关于天凰太子赌输了赖帐这些事情已经被属下自动过滤掉,不会告诉天凰国君。

    就算天凰国君知道自己儿子赖帐,他也不会去追究这件事情,对于他来说,他儿子已经死了,他儿子做过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要为他儿子报仇。

    听到了自己父亲所说有关于自己弟弟被杀害的过程之后,天凰公主不由皱了一下眉头,她大权在握,处理过无数大事,当然明白这里面有一些东西没说出来。

    “我们天凰国与齐临帝家谈不上有什么仇恨,就算我们天凰国与齐临帝家有摩擦了,那也只不过是门下弟子的小摩擦而己,还上升不到宗门为敌的地步。齐临帝家的石坊乃是开门做生意的,他们也没有必要来陷害小弟,这其中不一定与齐临帝家有关。”沉吟了一会儿,天凰公主徐徐地说道。

    “不是齐临帝家还有谁,在齐临帝家的地盘上,除了齐临帝家之外,还有谁敢动手!没有齐临帝家在背后撑腰,谁敢杀你的小弟!我们天凰国威名赫赫,又有战王世家为我们撑腰,谁敢吃了老虎心、豹子胆去动我们!这一定是齐临帝家干的。”天凰国君大声地说道。

    “这个叫第一凶人的李七夜是何来历?”天凰公主沉声地说道。

    她手中掌握着大量的资源,而且她见识极广,但她对于这位叫“第一凶人李七夜”的人却一点印象都没有,从来没有听过这个人。

    “只是一个凡人而己,一个凡人也敢杀我儿子?这是天大的笑话,这背后一定有鬼,一定是齐临帝家干的好事。”此时天凰国君已经是偏执成狂了。

    “这也不一定。”天凰公主沉吟地说道:“但,如果说一位凡人敢杀小弟,他必定是不简单,这必定有着惊天的来历,否则就凭区区一个凡人,又怎么敢杀小弟呢。”

    “不管他什么凡人有什么惊天来历,女儿,你现在就带兵去齐临帝家,让齐临帝家交出这个叫李七夜的小畜生,我要活剐他为凰儿报仇,我要齐临帝家为凰儿的死负责!”天凰国君大叫地说道。

    “父亲,此事不可乱来,帝家又焉那么好招惹的,就算这个李七夜与齐临帝家有关系,也不可轻易对齐临帝家动兵,莫说齐临帝家的仙王依然在世,就算齐临帝家的仙王不在,单是齐临帝家的诸位老祖也不是好惹的。”天凰公主摇了摇头说道。

    天凰国君说道:“女儿,齐临帝家再强大能强得过战王世家吗?你现在手中有千万大军,又有诸神在你帐下听令,只要女儿你一声令下,兵发齐临帝家,齐临帝家也必定会交出这个李七夜,为凰儿之死负责。”

    “父亲大人,此时不是意气行事之时,女儿手中的千万大军,乃是为夫君的皇图帝业而战,不是为私人恩怨而战!再说,夫君已经错过了一次承载天命的机会,第二次出世,他必定要一战成功,所以我手中的千万大军,不能轻易动一兵一卒,好钢也需要用在刀刃上!”

    本来在上一次金戈就能承载天命,成为大帝的,然而却遭受到了百族的狙击,骄横洲的大军挥兵而至,狙击了承载天命的金戈,这让金戈痛失了承载天命的机会!

    现在金戈只剩下两次承载天命的机会,在这最后两次机会中就算金戈做得再好,他最多也只能拥有了八条天命了,这已经与金戈的梦想有着不小的距离了。

    正是因为如此,在第二次出世的时候,金戈会十分谨慎,必将会一战成功!

    “女儿,贤婿这一世出世,他必定能成为大帝。”天凰国君不以为然地说道:“虽然上次被骄横洲的百族狙击,但是现在连大帝们都答应为贤婿护道,有天族的大帝为贤婿护道,还有谁敢狙击贤婿?贤婿必定能成为大帝!”

    “不可把话说得太满,大帝仙王不会轻易出世,天诛随时高悬,不到万不得己,大帝仙王又焉会轻易为后人护道。此次夫君是用了无数心血才说动了天族的大帝的,但不到万不得己,大帝也不会轻易出手的,所以夫君在第二次承载天命,依然需要千万大军护道!”天凰公主徐徐地说道。

    “但,小弟总不能就这样白白被人害死。”天凰国君十分不满地说道。

    “父亲大人,小弟惨死此事,我会仔细调查清楚的,切莫轻易妄动。”天凰公主徐徐地说道。

    “哼,这仔细调查清楚,要调查到什么时候,十年还是一百年?”天凰国君十分不满意,拂衣而去。

    目送自己父亲离去,天凰公主不由轻轻叹息一声,并非是她不想为自己弟弟报仇,相反,她与自己弟弟感情深厚,但她作为金戈的妻子,未来的帝后,她不能以个人恩怨行事,她必须以大局为重,否则战王世家也不会轻易把大军托付于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