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1929章巨碑
    天权,它强大到让人无法想象,甚至关于天权是什么时候建立的都让人无法去追溯,传说天权的成立比任何一个帝统仙门还要古老。燃? 文小说 ??   w?w?w?. r?a?n?w?e?n`org

    天权虽然人数很少,但它强大到让任何人都会敬畏,因为只有拥有十条天命以上的存在才能加入天权,一般的大帝想加入天权都没有那个资格。

    天权具体有哪些大帝仙王加入,外界很少人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当世之中掌执天权的便是威名赫赫的世帝!

    “天权一出,万世无敌!”好不容易回过神来,齐临帝女不由轻轻说道。

    天权,这个名字威力太大了,就算是一般的大帝仙王都谈之色变,至于小修士更是敬畏有加。

    “世间哪有万世无敌。”李七夜随意地笑了一下,说道:“如果说天族有天权,我们百族有截天!”

    “百族截天!”听到这话,齐临帝女芳心不由为之一震,她都不由双目亮了起来,说道:“截天的仙帝,皆为七品以上。”

    “有些传说不一定准。”李七夜笑着轻轻地摇头,说道:“不过,截天的仙帝若是出战,天权也必须三思。”

    在十三洲有着这样的一句话,天族有天权,百族有截天,正是因为它们之间的名字针尖相对,让后世很多人认为这两个十三洲上最强大的团体是敌对的团体,当然是真不假不得而知。

    截天,这个团体传言说由八真仙帝所建,后来经历了无数的时代,曾经有着不少惊才绝艳的九界仙帝加入了截天,而且传言说加入截天的九界仙帝都是七品以上。

    相比起威名赫赫的天权来,截天相对是低调一些,在外界有传闻说截天现在由浩海仙帝掌权。

    “公子,截天有多强大呢?与天权相比,胜负如何?”听到李七夜这样说,这让齐临帝女心里面充满了好奇。

    天权是属于天族的最高团体,而截天也是百族最高武力的象征之一,这就让齐临帝女对截天充满了好奇。

    虽然说他们齐临帝家的始祖齐临仙王是一位拥有八条天命的仙王,但却没有加入截天,因为截天好像只有九界仙帝加入,具体是怎么样的情况,齐临帝女一个晚辈也不清楚。

    “这种东西不好说。”李七夜笑了笑,目光深邃,说道:“天权的建立太古远了,而且它背后的意义也不是你所能理解的。当然了,截天之所敢出截天,也不是好惹的。八真仙帝作为妖族第一位仙帝,当年他敢站出来建立截天,这就已经足够说明截天的底蕴。”

    八真仙帝,乃是由一株八真竹成道,在九界中他是妖族第一位仙帝,他也是奇竹山的始祖,他登临第十界之后,在漫长岁月修练之后,最终他成立了截天这样的一个团体,这个团体传言说加入的都是七品以上的九界仙帝。

    听到这话,齐临帝女也觉得有道理,天权之隆,让多少存在敬畏无比,如果当年八真仙帝他们没有足够的底蕴,敢把自己的团体取名为“截天”吗?这简直就是在挑衅天权。

    如果截天这个团体不够强大,只怕早就被天权灭掉了,这么漫长的岁月过去,截天依然还存在,这就意味着它的强大了。

    “我还听说过有一个青木盟。”片刻之后,齐临帝女忍不住好奇,向李七夜说道。

    “走吧。”李七夜笑了一下,不提青木盟的事情,说道:“你再继续磨磨蹭蹭,就算有宝物都被人抢走了。”

    被李七夜一提醒,齐临帝女才发现他们的速度不知觉慢了下来,很多后面赶来的修士强者早就超过了他们了,快速地冲入了好望角的深处。

    此时李七夜已经加快了脚步,齐临帝女也只好把对“青木盟”的好奇放在一边,忙是快步跟上李七夜。

    很快,齐临帝女跟随着李七夜进入了好望角的深处,当他们抵达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修士强者停留在那里了。

    只不过这些已经抵达的修士强者不敢靠近,只是远远观望,他们停留在各处,有人站于高空之上,有人站于高峰之上,也有人乘舟而至……

    当齐临帝女跟随着李七夜站在一座山峰之上的时候,当她一看到眼前景象之时,她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只见眼前一片骨海,放眼望去,只见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这白茫茫的色调那是因为铺在地上的全部是白骨。

    这里曾经是一片大地,在这里曾是山峦起伏,有神峰高耸,有欲壑深幽,也曾有大江奔腾……但是现在眼前只有白骨,不论是高峰还是深谷,全部被数之不尽的白骨所埋掉了。

    白茫茫的大地,铺满了白骨,这已经数不尽这里的白骨究竟有多少了,无数的白骨,怎么样的都有,有巨如山岳的骨骸,也有与人形在小的骨骸。

    而且所有的白骨之中不仅仅至于人形骨骸,有身长百里的巨蟒之骨,也有高如神岳的凶猿之骸,更是有小如拳头的爬虫之尸……

    任何人看到眼前这茫茫一片的白骨,心里面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在这里究竟是死了多少的生灵。

    在这茫茫的尸骨之中有一块巨碑高耸,这块巨碑之高直插云霄,巨大无比,好像是可以捅破天空一样。

    这块巨碑通体墨黑,而且是浑然天成,宛如是一块黑玉一样,这样的一块墨黑巨碑似乎没有任何雕琢,天生便是如此。

    巨碑之上铭刻有密密麻麻的符文,这符文极为古老,古老到无法追溯,就算见识广的修士强者也不认识这个巨碑上的符文。

    但再仔细看的时候,这些密密麻麻的符文不像是后天铭刻上去的,似首它是凛天地而成的大道符文!

    这样的大道符文通体暗金,时不时有淡淡的暗金光泽闪动,当这样的暗金光泽闪动之时,能慑人魂魄,让强者都心里面颤了一下,对于它是心生惧意。

    这个巨大的石碑是筑在一个古坛之上,古坛不知道以何神石所彻,整座古坛呈灰色,看起来十分的粗糙,而且筑建古坛的岩石之间有着不小的缝隙,似乎当初建这样一座古坛之时十分赶时间一样,建得匆匆忙忙。

    此时已经有许多强者赶来了,他们看到眼前这样的一幕,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这里我不是第一次来呀,以前这里不是这样的,这些数之不尽的骨骸是从哪里来的?”有一位老修士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也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又吃惊又意外地说道。

    “只怕是从地下冒出来的。”有一位强者乘坐万古号的强者说道:“听说是有人挖出了一物,然后就冒出了这样的一方天地,应该是触动了什么禁忌吧。”

    一时之间,很多人都是你看我我看你的,虽然大家都不知道眼前的这块石碑是什么,但看到眼前这茫茫的骨海,大家都明白这不是什么好地方。

    “武城主他们也来了。”站在山峰上,齐临帝女一望,看到熟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此时不止是武凤影来了,就是连秦百里也来了,他们各踞一座山峰,目光盯着那块高耸入天的石碑,他们都是出身于帝统仙门,见识极广,一看就知道这块石碑了不得,价值不可枯量,所以他们都想把这块石碑弄到手。

    “了不得呀。”看到这块石碑,李七夜也不由一双眼睛盯着,仔细地把石碑上的符文揣摩了一番,喃喃地说道:“与它相比起来,冰羽宫的那一块只不过是边角料而己。”

    人皇界的冰羽宫也拥有着一块极为了不起的石碑,这块石碑乃是冰羽仙帝所得,被取名为“截天碑”。李七夜当然是见过这块截天碑了,不过看到眼前这块石碑的时候,李七夜知道这块石碑远远不是截天碑所能相比的。

    “这是什么东西?”看到高耸入云的石碑,齐临帝女不由问道。

    “一个古老无比的祭坛。”此时李七夜目光落在了古坛之上,看到这个古坛之后,他的目光久久无法移开,似乎这个古坛比起高耸入云的石碑来更吸引人一样。

    很多人一看,都会被石碑所吸引,因为石碑不止巨大,不止是如一块墨玉,更重要的是石碑之上的大道符文让任何有一点见识的人一看,都会明白这符文中藏上无上的奥义。

    但此时李七夜却被那粗糙无比的古坛吸引了,似乎这古坛里面藏有着很大的秘密一样。

    “祭坛?”听到这话,齐临帝女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凛,轻轻地说道:“是活祭的那种祭坛吗?”?“这就不好说了。”李七夜笑着轻轻摇头,说道:“这种东西称得上是浑然天成,至于它是用来干什么,不在于它本身,而是在于使用它的人。这就好像一把利剑一样,如果用它来杀人如麻,那就是一件凶器,如果用来它守护生命,那就是一件神器。器无好坏,在于人。”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它既可能用来活祭,也可以用来祷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