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049章老磨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夸奖,老磨十分坦然,也没有自谦,也没有自满,十分的自然。??? ? 火然?文 ?? w?w?w?.?r?a?n?w?e?n`org

    “你这是走过了多少的人世间了,一个又一个洲走下去,金洲、青洲、骄横洲……这世界再大,总有一天你能把它走完。每换一个地方,就是一门手艺,一个时代就只琢磨一个手艺,这是多让要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烙烧饼,编草席,卖豆腐花……多少手艺在你手中走到巅峰造极呢。”说到这里,李七夜十分的感慨。

    “圣师见笑了,我也只是用来打发这漫长的岁月而己。”老磨笑着说道。

    李七夜也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只是打发时间,那只怕是无法把一颗道心沉下去,只有真心去做的人,才会能把一件事情做到巅峰造极,每一个学门,都是一条大道。”

    “世间,走过了才知道其中的精采。”老磨说道:“我不能如圣师那般的波澜壮阔,也没有圣师这般横扫万世的大魄力。我只是这个纪元时间长河中的那么一颗小石子而己,这样的一颗小石子,只能是在一个又一个时代中挪动着,去体会世间不一样的风情。”

    “这又有何不好呢。”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大帝仙王虽然说注定是绝世风采,攀登巅峰,但,有另外的角度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只是很多大帝仙王身不如己而己,他们乃是天诛高悬于头顶上,不敢举步入世,而你却无此般的担忧,能尽世间繁华,这又何尝不是一个精采无双的大帝道路。”

    “只是我天赋浅薄而己,不如诸帝笑傲风云,只能是做一颗小石子,在这世间一步一步地挪着身体而己。”老磨也不见骄傲,只是以最朴质的言辞说出这样的话来。

    李七夜只是笑了笑,看着这小屋,这样的小屋就宛如一个世界,至少对于老磨来说就是如此。

    “圣师此来,有何指教呢?”最终老磨向李七夜抱了抱拳,不失恭敬地说道。

    “如果说,世间的道心,能值得我再去点燃的话,在我们的这个纪元中,除了我这颗之外,我想你这一颗也是最值得去点燃了。”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如果说我来这里是为了点燃你,你相信吗?”

    换作其他人,如果能听明白李七夜这句话的意思的话,一定会惊悚,但是老磨只是笑了笑,他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这残薄之躯,不入圣师法眼,点燃我,作用也是有限,达不到圣师所想要的效果。”

    李七夜笑了笑,看着老磨,说道:“开个玩笑而己,这次来骄横洲,只好路过,你也在此,也来看一看你。你这样的天地奇迹,不论是对于谁来说,都是值得一看。”

    “圣师过誉,我只是受上天眷顾而己,小道耳,不值得一提。”老磨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贼老天从来不眷顾任何人,就算他想眷顾,那也无法做得到。能做到这一点的,那也是唯有你自己而己,是你平衡了天地,所以你能如此般地活着。”

    “这也是受诸帝的垂青。”老磨也不失谦虑地说道:“诸帝曾指点过我太多,终南神帝、世帝、赤帝等等的诸位大帝仙王,都曾点化过我大道奥妙。”

    “你这话就显得太谦虑了。”李七夜笑了起来,摇头说道:“与其说是他们指点你,不如说是他们想从你身上窥得这天地奥妙,窥得这天地的平衡,只可惜,大家都做不到,唯你能做得到而己。”

    “诸帝也有过尝试,或者未来能成功都不一定。”老磨说道。

    李七夜摇头,说道:“难,十三洲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又有谁不愿意进一步?又有谁不愿意去攀登这世间的巅峰?我也好,诸帝也罢,走到今天,都是与天地斗,与自己争,世间又有何为无争无为呢?有大帝的所谓的无为,那也只不过是后退一步,为跳得更远而己。”

    “但,你却做到了。”李七夜看着老磨,淡淡地笑着说道:“大道亏盈,一旦达到了平衡,就算不能长生,也不远矣。不盈于天地,不亏于己身,这便是大帝与天地之间的一个平衡点。说浅俗一般,那怕是凡人,他若是身体不亏不盈,那也是能长寿百岁。你平衡于这天地之间,不止是能让你长寿,更是能让你行走于世间,天诛不降。”

    “多少大帝仙王,又是多么渴望长生,又多么渴望天诛不降,但谁有能成功呢?”李七夜徐徐地说道:“你是一个,木琢是一个。只不过,他走得更极端,搞得天弃鬼厌,谁都不待见,连贼老天也不待见,他想死也死不掉。”

    “木琢道友的大道也是让人敬佩。”谈起另外一个天诛不降而且还死不掉的九界仙帝,老磨也不由敬佩地说道:“当年曾遇木琢道友,谈及大道,只能说,木琢大道太过于高远,非我辈所能及也。”

    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木琢的确是天诛不降,他在自己的大道上也的确是走得太遥远,已经无人能及得上了。但,他是等死,而你是活着,这是本质的区别。再说,你在自己的大道上也是无人能及,又有多少大帝仙王想仿模,但却无法成功呢。”

    “只能说是我胸无大志,对此生足矣。”老磨含笑地说道:“如圣师,如终南神帝、世帝都是胸怀大志之人,承十二天命,载万世之力,攀登万古巅峰,此等伟志非我所能及的。”

    “有盈必有亏。”李七夜只能是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承十二天命,载万世之力,的确是能让人登于巅峰,但盈己身,亏天地,天诛高悬,难于长生,这也是理应之事。”

    “能走到今天,这也是我的幸运。”老磨很淡泊,笑着说道。

    “世间哪来这么幸运。”李七夜笑着摇头说道:“一步一步走来,承载天命,你付出的比别人更多,大道的艰辛,这又焉是外人所知。世间皆见大帝仙王的荣光,又有谁知其中的付出与艰辛呢。”

    “圣师一生的伟绩,世人也不知。”老磨说道:“但圣师依然默默付出,依然是守护着这个世界。”

    “不。”李七夜笑着摇头,说道:“守护这个世界,应该是你们这些大帝仙王的责任。”

    老磨也不意外,也十分爽快,徐徐地说道:“不知道圣师要我干什么?只要有需要我的地方,我必定尽绵薄之力。虽然我与圣师不同于一族,但圣师所为,值得我等助一臂之力。”

    “也没有什么。”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就像我刚才所说的话,点燃你,也不完全是一句玩笑话了。当然了,不是我来点燃你,也不是现在,只是希望有那么一天,你能警醒这个世界。”

    “我明白,圣师依然心有所牵挂。”老磨说道。

    “牵挂倒谈不上,只是有所为而己,举手之劳吧。”李七夜很平淡,说道:“我相信,该来的终究会来,但,当黑暗席卷这个世界的时候,你认为谁会抽于堕落,谁会坚守?”?李七夜的话让老磨沉默起来,最终他只是徐徐地说道:“我只是浅薄之姿,无法去揣摩诸帝的高瞻远瞩,开世之见,非我这种浅薄之人能拥有的。”

    老磨把这话说得十分谨慎,同样为大帝的他,不敢轻易断言,因为他的一句话一个字就会关系着一位又一位大帝的名誉,甚至关系着一位又一位仙王的生死,所以他是谨言,不敢轻易去说。

    “这个我也不怪你。”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意料之中,说道:“在十三洲谁都有可能堕落,但我相信有一个人绝对是能坚守的,绝对是能坚守自己的道心,这个人就是——你!”

    “圣师抬爱,不胜感激。”老磨忙是说道。

    “这不是抬爱。”李七夜笑着轻轻摇头,说道:“更准确地说,这是催死符,你明白我说出这样的话差不等要把你送上死路。”

    老磨沉默了一下,说道:“如果这个世间,我的死能死得其所,又何惧于一死呢?”

    “我答应你会站出来的。”李七夜点头,说道:“其他的大帝仙王我是不清楚,但我相信你能,也相信你能坚守,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找上你。”

    “我道行浅,未来真有那么一天,也无法挽世间狂澜。”老磨说道:“举世之间,能挽狂澜,也必须是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

    “世间有些事又谁说得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实力足够强大,不一定代表能为这世间谋求福祉,或者有一天站地巅峰上的存在不为害这人世间,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行为了。至于愿不愿坚守,愿不愿为这世间的蚁蝼去付出,那就真的不好说了。”

    “我相信会有大帝仙王愿意站出来,有大帝仙王愿意去守护的。”老磨徐徐地说道:“比如说是世帝。”

    “浅老头呀。”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我与他世代为敌,并没有贬低他的意思,只怕有那么一天,他或者也会是身不由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