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104章授课
    纵天少主徐徐道来,条理分明,如行云流水,所说的是恰到好处。r?an w?e?n w?ww.ranwen`org纵天少主也并不是第一次讲课,可以说以前他为古启航替课,已经是积累了足够的经验,所以那怕是面对那么多学生讲课,那怕是站在道场之中讲课,他也依然沉着,应对从容。

    从这一点来说,也不得不说纵天少主的实力很强,经验很丰富,他若是道行再上一个台阶,还有机会留在天神学院任教。

    “启航老师所讲述的’法衍’,乃是以发挥功法的威力为主,所以启航老师创出了挖掘功法潜力的方法,把一门功法的威力发挥到最大甚至是无限大……”此时纵天少主说道妙处便是口吐莲花,大道妙不可言。

    “嗡、嗡、嗡……”随着纵天少主在一一讲述的时候,道场的大道法则开始浮动,只见地下的一条条法则舒展,宛如流水一样在流动着,当讲到妙处,大道法则更像是精灵一样跳跃,十分的美妙,就好像是仙子一般轻舞。

    与此同时,道壁上的道纹也开始动波,道纹像波浪一样来回的荡漾,好像是大道汪洋泛起了波浪一样,放眼望去,道纹荡漾,似乎是要交织成无上的篇章一样。

    一开始入场听课的学生,不少是冲着纵天少主、思宗神子、六剑少皇他们去的,主要是为了捧场。

    但是纵天少主越说越妙,在道场外观看的学生都听得赞叹,所以越来越多的学生都纷纷进入道场,入座道场之中听课。

    “嗡——嗡——嗡——”一阵阵道鸣之声响起,随着道场中的学生听得越来越入神,他们自身的大道也随之与道场共鸣起来,他们周身浮现了一道道的法则,他们的法则流动交织,交织成了他们自己的大道,大道时舒时展,随着大道的时舒时展,大道之力宛如泉水一样涌出,源源不断的大道力量涌入了学生的体内,让道场的很多学生全身舒泰。

    在这样的道场中听课,领悟的东西越多,收获就越大,所获得的大道之力也越强,同时打通大道阻塞也就越容易。

    在道场中听课的学生都纷纷引得了大道共鸣,每个人共鸣的强弱不一样,收获也不一样。

    至于道场之外的学生就不会有这种大道共鸣,想要大道共鸣,那必须是在道场之中才有这样的收获,毕竟,大道不是随随便便都能共鸣的,它是需要天时地利。

    随着纵天少主越讲越妙,越来越多的学生加入,百堂的大部分学生都加入了道场,圣院的学生也加入了大部分,帝府的也有不少学生加入。

    一些没有加入的学生,要么是与纵天少主有仇的学生,要么本身就是天赋极高、实力极为强大的学生。

    尽管是如此,当纵天少主讲到尾声之时,天神学院有一半以上的学生加入了道场,聆听纵天少主授课。

    “大道之妙,有千百万种的诠述,启航老师是在茫茫的道海之中为大家指一条道路……”纵天少主娓娓道来,最终把古启航的大纲阐述完毕。

    “讲得太好了。”当纵天少主讲完之后,道场之中响起了一阵阵雷鸣之声,思宗神子和六剑少皇最先鼓掌,站起来欢呼一声。

    虽然说思宗神子和六剑少皇两个人有捧场的意思,但在场的学生也都为之鼓起掌来,纵天少主讲的也的确是很好,再过几年,说不定他的确有资格成为天神学院的老师。

    “嗡——”就在这个时候,纵天少主身后的道壁亮了起来,紧接着“哗啦、哗啦”的声音响起,好像是大浪掀起一样,只见道壁之上的道纹化作了波浪,一浪紧接着一浪。

    最后“嗡”的一声响起,道纹交织,化作了一朵大道花,当道壁的波浪平静之后,听到“啵、啵”的两声响起,这朵大道花绽放开了两片花瓣。

    “两片花瓣的大道花!”看到道壁上留下了两片花瓣的大道花,有学生大叫了一声。

    “纵天少主的确是了不得,再过两年,都可以留下来任教了。”一时之间,惊叹之声响起。

    “是呀,纵天少主的确是可以当老师了。”不少学生纷纷附和地说道。

    此时纵天少主在大道花上留下了“王玄极”三个字,这正是他的名字,他笑着说道:“说来惭愧,我说得还不够好,未能完全把启航老师的奥妙诠述到位。”

    “你已经说得很好了——”此时一个道韵十足的声音响起,说道:“你若是再早几年入道,说不定已经追上了我。”

    此时一个人踏空而来,此时气宇轩昂,潇脱从容,他宛如从画中走出来的士子一样,有着说不尽的贵气,有着说不尽的优雅。他在举止之间虽然没有凌人的气势,但却有着一股尊贵的气息。

    那怕他不气势压人,但是,当你站在他面前的时候,都不由为之肃然起敬,让人立即站了起来。

    “启航老师——”此时不少欢呼之声响起,道场之中的学生全部都站了起来相迎,甚至是有学生忍不住尖叫起来。

    “启航老师太帅了,他不止是我们天神学院第一天才呀,也是我们天神学院的第一帅哥。”甚至有一些女学生花痴的模样,看着风采无双的古启航都快要流口水了。

    事实上,天神学院不少女学生爱慕古启航,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毕竟古启航这样的人中龙凤,走到哪里都会吸引人的注意力,对于他这样的天才,不知知道有多少少女是对他一见倾心的。

    “古启航——”看古启航的到来,一些高了好几届的学生看到他,都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心里面有着百般滋味。

    在天神学院一般来说是三四年就可以毕业离开,但也有学生愿意留下来继续深造的,当然,天神学院对于留下来继续深造的学生也是有一定的条件的。

    这一次古启航在道场中授道,这让很多高年级的学生都出来了,他们都想看一看古启航的课要不要听一下。

    少年王古启航,在天神学院已经是大名如雷贯耳了,谁人不知道他的大名?最年轻的上神,最有机会成为古神的少年天才。

    此时在道场之外不少曾经与古启航同一届的学生都不由为之感慨地叹息一声,他们这些学生还依然留在天神学院深造,而古启航不止是成为了一尊拥有七个图腾的上神了,而且还成为了天神学院最有潜力最有天赋的老师。

    这一比之下,彼此的距离就出来了,这也难怪这些曾经与古启航同一届或者高几届的学生为之十分的感慨。

    当古启航踏入道场的时候,道场之外的学生如潮水一样蜂涌而入,就是在此之前十分高傲地站在道场之外的帝府学生都纷纷进入道场,入座准备听古启航讲课。

    眨眼之间,道场上是人山人海,可以说天神学院三大学堂的学生都进入道场听课了,帝府、圣院、百堂这三大学堂之中,没有进入道场听课的学生已经是很少很少了。

    不止是这三大学堂的学生都纷纷入座听课,连一些高年级的学生都入场听课,要知道这些高年级的学生中,有一些是留来下继续深造的天才学生,有一些学生本身就是上神了。

    这些高年级的学生,在纵天少主讲课的时候,他们是兴趣缺缺,毕竟纵天少主还没有达到他们想要的那种水平。

    但当古启航到来之后,这些留下来深造的高年级学生,不少都纷纷入座,因为他们都听了纵天少主所讲的大纲,他们都觉得古启航的课值得他们听。

    看着人头攒动,思宗神子不由感慨地说道:”启航老师的魅力无穷呀,这一次听课的人数之多,只怕是不亚于学院中那些资深老师的授课吧。”

    “老师对大道的领悟,已经是远远在诸多上神之上了,老师只是年纪轻了一些,若是他再沉淀一些年头,只怕他能赶上天神学院的资深老师,甚至是超越。未来老师必定是会成为古神,他的成就并非是那些来路不明的人所能相比的。”纵天少主也是徐徐地说道。

    “哼,就是,老师这一次讲课必定精采绝伦,一定会把姓李的比下去。”六剑少皇冷哼一声,冷冷地说道:“等着姓李的上台丢人现眼吧,就凭他也够资格跟启航老师较量,不自量力。”

    六剑少皇已经完全和李七夜撕破脸皮,所以他也豁出去了,没有什么话不敢说的了。

    比起六剑少皇来,纵天少神和思宗神子倒收敛了一点,他们只是笑笑。

    纵天少主露出笑容,说道:“老师此次必定是一鸣惊人,看着吧,会有好戏看的。”说着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启航最近闭关,参大道有所悟,有所领悟,对于心得,不敢自贪,故拿出来与大家共享。“此时古启航站在讲台上,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学生,徐徐地说道:“此次所讲’法衍’,也是我们修练中最常遇到的问是,这个问题的核心涉及到大道奥妙的终极衍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