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255章地下石室
    王涵登上了皇位,这就意味着整个狂庭道统大势已定,狂庭道统不再陷入了权力之争,只要王涵能凝集狂庭道统的力量,未来中兴在望。? ? 火然? 文  w?w?w?.?r a?n?wen`org

    “楚青凌。”李七夜徐徐地点名。

    楚青凌也为之愕了一下,没有想到会点到自己,上前,伏拜于地,说道:“弟子在。”

    “这把狂帝枪,归狂庭道统所有,今日赐于你使用,望你能登临巅峰,横扫三仙界。”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被赐于狂帝枪,楚青凌双手捧着狂帝枪的时候,一下子呆在了那里,她都回不过神来。

    这样的恩赐来得太突然了,一时之间她都呆在了那里,久久回不过神来。

    狂帝枪,这可是狂庭道统的祖兵,就算比不上怒仙剑,但也是至高无上,万古以来狂庭道统真正独自掌执狂帝枪的人是寥寥无几。

    今天李七夜把狂帝枪赐给了楚青凌使用,毫无疑问是确立了她在狂庭道统的地位,也是对她寄于厚望。

    “谢公子恩赐”楚青凌伏拜于地,恭恭敬敬,心服口服,完全臣伏于李七夜。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没有任何人会对李七夜的安排有丝毫的不服,反而都觉得李七夜这样的安排是再妙不过了。

    李谦和他们守护者一脉,拥有怒仙剑,守护道源,守护狂庭道统。

    王涵被扶上皇位,这确定了她手中的柄权是无毋置疑,这将会为她中兴狂庭道统扫平了道路,让她拥有着足够的权力去凝集狂庭道统的力量。

    楚青凌作为狂庭道统的绝世天才,作为狂庭道统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她被赐于使用狂帝枪的资格,这就意味着李七夜对她寄于厚望,希望她未来能登临真帝。

    如果一来,有王涵掌管狂庭道统的俗事,那么楚青凌就能更全心全力地放在修练上,如果有一天她证道成帝,那么她也将会成为狂庭道统的强大后盾,这将会为狂庭道统的中兴提供了更加强有力的保障。

    狂祖,是一位至高无上的始祖,他创建了仙统的狂庭道统,这可想而知他在万古以来的始祖之中是多么的强大,多么的无敌。

    可以说,狂祖所留下的祖兵,比那些只能创建万统级别道统的始祖要强大很多,要更加珍贵。

    不论是狂帝枪,还是怒仙剑,李七夜都没有独吞,要知道,怒仙剑还是狂祖的私藏呢,他都没有留给子孙后人。

    如果说,李七夜把狂帝枪和怒仙剑独自占有,只怕也没有人敢说什么,但李七夜却没有把这两把祖兵独吞,他依然把这两把祖兵留在了狂庭道统。

    这也算是李七夜为狂祖做一件好事吧,虽然说老头在后来做了很多疯狂的事情,但对于狂庭道统他在心里面依然还是有所牵挂的,不然他也不会在这样的一个道统之上浪费了如此之多的心血。

    也正是因为如此,李七夜留下了这两件祖兵,也算是弥补了一下狂庭道统,了了老头心里面的那么一点点牵挂,毕竟如果狂庭道统再继续这样的衰落下去,只怕不需要几个时代,总会灰飞烟灭,整个狂庭道统将会成为荒芜之地。

    “好了,该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最终,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对所有人徐徐地说道。

    大家回过神来,尽管是如此,依然是向李七夜拜了拜,这来自于狂庭道统各地的弟子依然有些恋恋不舍,因为这一次面圣之后,只怕以后他们想见到这样的先祖,那都很困难了。

    就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突然双目一凝,身形一闪,眨眼之间消失了,大家都还没有回过神来,李七夜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大家都不知道李七夜去了哪里。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瞬间跨越了缺牙山的山脉深处,瞬间直入道基深处,李七夜穿行于地下,随着他的行走,听到“滋、滋、滋”的声音不绝于耳。

    只见李七夜周身都浮现了一条条金色的道纹,这一条条的道纹宛如是黄金液体一样,这一条条如黄金液体的道纹随着李七夜行走而流动的时候,这样的一条条道统交织起来,宛如把整个地下世界形成了一个牢笼一样。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李七夜跨越了大半个缺牙山的地下大脉,瞬间跨入了一个深渊,这是一个极小的石室,这个小小的石室被逆天无比的法则所遮蔽,这样的法则并非是出自于某一位始祖或者某一位巨擘之手,它是浑然天成。

    “哗啦”的一声响起,就在李七夜欲跨入石室的时候,只见血雾弥漫,一个身影站在了那里,这正是那株千万年的血参,这株血参本来是只有拳头大小,但此时它的身体不断地长大,要生长成参天巨树,它的根须扎入了大地之中,在这刹那之间它爆发了可怕无比的气息,宛如是一尊无敌真神一样。

    此时这株血参守在石室之前,寸步不让,不让李七夜进去,它有着李七夜拼死到地的架势。

    李七夜看着血参这个模样,他不由笑了起来,轻轻地摇头,说道:“你只不过是诱饵而已,挡我也没有用。”说着取出了一阳葫。

    “蓬”的一声响起,一阳葫突然响起了雷声,只见雷光一闪,本为参天大树一般的血参瞬间被吸了进去,它想抵抗都不行,一下子被吓进了一阳葫之中。

    这就是一阳葫的厉害之处,它堪称是所有灵药仙草的克星,可以瞬间把灵药仙草吸了进去,而且在一阳葫之中有内世界,除了可以收灵药仙草之外,还能蕴养它们。

    这也是为什么李七夜花费了无数的心血去蕴养、祭炼这只一阳葫了。

    李七夜收了血参之后,一步跨入了石室,这个石室十分的古老,似乎在亘古之前就已经存在一样,似乎在天地初开的时候,这样的一个古室就已经存在了。

    在这古室最尽头,有一株很小的树枝,不对,那是一株老树,那是一株很小的老树,这树老树却是全身残缺不全,身体好像是被劈了一大半一样,只剩下那么一点的树干支撑着身体,老树之上生长着三五杈小枝,从老树身上的结痂来看,这似乎是在遥远无比的岁月之前所留下的伤,而老树的大半身体和根须都不见了。

    这样的一枝老树本是扎根于那里,但李七夜一走进来的时候,它一下子跳了起来,这就好像是打坐修练的人突然被人惊动,一下子惊醒过来一样。

    就在这刹那之间,老树就像一个人一样,一下子盯住了李七夜,立即后退,甚至有着转身而逃的姿势。

    在这个老树想转身而逃的时候,石室响起了一阵阵“滋、滋、滋”的声音,在这一刻石室之内浮现了一条条的道纹,这一条条黄金液体的道纹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宛如把整个石室化作了一间黄金屋一样,把整个石室锁得死死得,真正的固若金汤。

    “能见上你,那还真的不容易,你的确是无比的警惕谨慎。”李七夜看着这株残缺的老树,徐徐地说道。

    整个石室被锁死了,老树就像是一个十分警惕的人,死死盯着李七夜。

    李七夜仔细看着眼前这株老树,看着它那残缺不全的肢体,他也不由喃喃地说道:“自从长生草之后,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过如此的植物!”

    如果别人能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长生草那可是九大天宝之一。

    “长生不死,这可是不允许的。”李七夜盯着老树,徐徐地说道。

    这残缺不全的老树也一样警惕无比地盯着李七夜,在李七夜打量着他的时候,老树也一样在打量着李七夜,似乎想从李七夜身上看出一些端倪来。

    “难怪大家都在找你,始祖,真帝,都是如此,不惜挖地三尺,这的确是藏着长生不死的奥秘呀。”李七夜看着这株残缺不全的老树,不由喃喃地说道。

    老树不会开口说话,它只是盯着李七夜而已。

    好一会儿,李七夜收回了目光,不再去看老树,他的目光落在了古老石室的石壁之上。

    这古老石室的石壁之上竟然刻满了符文,再仔细去看,这些符文又不像是刻上去的,似乎它是浑然天成,它是凝天地而成,自然生长。

    这石壁上的符文只怕举世之间没有几个人能看得懂,但李七夜却是偏偏那么几个人之一。

    李七夜仔细地看着这些符文,过了好一会儿,都喃喃地说道:“老鬼的丹方也不是凭空冒出来的,原来这里面还有这样的来头。可惜,他手中的丹方也一样残缺不全。”

    当年在天古城的时候,老鬼曾经求李七夜炼一炉丹,那是举世无双的丹,基本上是无法成功。

    老鬼的这一炉丹来历惊天,甚至可以说没有人知道它的真正来历,但李七夜却知道,只不过今天再看这古室的符文之时,这让李七夜明白,这背后所涉及的奥秘,远远没有那么简单,当年的老鬼那也只不过是窥得其中一鳞半爪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