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265章协定
    “我万寿国也愿意接受调停。ranw?en w?w?w?.?r?a?n?w?e?n?`org”此时另外一位老祖忙是说道。

    “我也愿意。”连明阳须陀和朱襄武庭的老祖都愿意服软了,现在他们都成为了李七夜的阶下囚,那么其他的老祖也没有必要硬到底。

    “就算我们愿意接受调停了,但我们数万之众的弟子也不能白白牺牲。”最后万臂天王轻轻地冷哼一声说道。

    “这么说来,我们狂庭道统的弟子就可以白白的死在你们刀下了?”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

    “这,这至少得给我们一个说法吧。”此时万臂天王想硬也硬不下去,他的脖子也硬不过刀呀,再惹怒李七夜,他就是直接把自己的头颅砍了,但他也不甘心这就样罢休。

    他说道:“我们就这样回去,好歹你们狂庭道统也得给诸多道统一个说法。”

    万臂天王的话也引起了不少共鸣,大家都望着李七夜,虽然说,他们愿意服软、愿意调停了,但狂庭道统好歹也有个官方的说法,不然他们回去也不好交待。

    “这,这可以向诸位道统发个照会。”伏牛明祖犹豫了一下,建议说道。

    毕竟阳明须陀他们这样回去,颜脸上也有点过不去,狂庭道统不管是怎么样,也应该给一个比较正式的表态,至少让人知道狂庭道统已经铲除了血噬狂潮的余孽。

    “要说话是吧?”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行,没事,我到时候去你们道统一趟,我也正好去散散步。”

    “这,这事何需劳烦先祖。”听到李七夜要亲自去一趟,李谦突然有点心惊肉跳,忙是开口说道:“这等事情,弟子亲自去跑一趟便可,不用老祖宗你劳神。”

    李谦并不担心李七夜的安危,因为在他看来是没有人能挡得住李七夜的,他反而是为朱襄武庭这些道统担心,万一李七夜去到阳明教、朱襄道统,一言不合,他就大开杀戒,那还得来,那简直就是血流万里。

    “反正我左右也无事,去了也就去了呗。”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放心吧,我会给你们一个交待,会亲自去一趟的,我这是足够诚意了吧。”

    李七夜越是这样说,李谦就是越心惊肉跳,但此时他也不敢说什么,李七夜决定的事情,他不敢去反对。

    一时之间,在场的老祖们是相视了一眼,他们心里面有点不是特别的相信,他们也看得出来,李七夜是掌握狂庭道统大局的人,他对于狂庭道统来说是十分重要。

    这样的一个人,他能掌御狂庭道统的道源,他留在自己的道统之中那是拥有着绝对的优势,试想一下,一个人能完全的掌握了始祖道源,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这简直就是把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换作任何一个人,在主场拥有着如此绝对的优势,他怎么可能跑到其他道统去,他去了其他的道统,不止是失去了自己主场绝对优势,而且其他道统的老祖也有机会用自己道统的道源来镇压李七夜。

    这样的事情,可以说不需要李七夜亲自去一趟,就如李谦所说的那样,李谦去了就行了,这也算是给各个道统一个说法了,毕竟作为守护者的领袖,李谦也是绝对有着足够的份量了。

    现在李七夜说要去他们的道统一趟,反而让不少老祖不是特别的相信,这也不怪他们怀疑,李七夜的做法完全不符合常情。

    “我可以为狂庭道统作担保。”见到有些老祖不相信,伏牛明祖也是十分有仗义,拍了拍胸膛,忙是说道。

    “如果需要,我也愿意担保。”丹王立即说道。

    连伏牛明祖和丹王都愿意站出来担保,大家还能说什么,如果李七夜没有去,那就真的是让狂庭道统信誉尽失。

    “我也没什么话可说了。”万臂天王也只好悻悻地说道,他也没办法去谈条件,现在李七夜拥有着绝对的优势,当然了。如果李七夜真的离开了狂庭道统,这对于他们来说,未来依然是充满着机会。

    “那你们给我怎么样的一个担保呢?”李七夜随意笑着说道。

    李七夜这样说,让阳明须陀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此时他们都不知道该如何说好,伏牛明祖也不敢为他们作主。

    ”我们可以保证双方没有进一步冲突的情况之下,继续执行当年的协议,像这种突然攻打狂庭道统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如果你不相信,我愿押下来做人质,但,你必须放他们所有人走,不能为难他们任何人。“犹豫了一下,最后阳明须陀一咬牙,郑重地说道。

    阳明须陀也是一个汉子,他作为联军的统帅,为了能让其他人都活着离开,他愿意留下来做人质。

    “留我,留我,留我,我来做人质吧。”阳明须陀刚说完,丹王立即跳了起来,自告奋勇地说道:“我愿意留在狂庭道统做人质。”

    丹王这兴奋的态度,让大家都无语了,似乎留下来做人质是什么天大的好事情一样,大家也明白,丹王这是对李七夜的丹道很沉迷,想留下来看看。

    “你倒想得美。”见丹王那兴奋劲,李七夜笑着说道:“给你留下来偷学我的丹道不成,你还是滚回去吧。”

    “我吧。”此时朱襄武庭的老祖沉声地说道:“须陀乃是联军的统帅,也是这一次行动的灵魂人物,若是把你押下来做人质,这实为不妥,我留下吧,如果他日联军攻打狂庭道统,那就先斩我这个人质。”

    这个朱襄武庭的老祖也讲义气,毕竟如果阳明须陀这样的统帅押下来给人做人质,那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

    朱襄武庭的老祖愿意留下来,其他的老祖就不说话了,毕竟押下来做人质,不是一件什么光彩的事情,再说了,万一真的有一天联军再一次攻打狂庭道统,那岂不是第一个斩了人质。

    “留我吧。”在朱襄老祖愿意代替阳明须陀的时候,刚才那个偷袭的女子立即说道:“我愿意替我们朱襄武庭的老祖受过,留下来做人质。”

    “不行”一见到这个女子替自己留下来做人质,朱襄武庭的老祖立即否了她的话,说道:“你还年轻,先回去……”

    “老祖,你们都受了重伤,应该及时闭关疗伤,否则会留下后患。”这个女子忙是说道。

    这个女子的话不少老祖都暗暗赞同,他们受到李七夜的重击,都不同程度受了重伤,如果不回去及时闭关疗伤的话,这必将会成为顽疾,这对他们影响极大。

    “不行。”朱襄武庭的老祖立即说道:“你还没到代替武庭的时候,你回去便是。”

    “那就她吧。”就在朱襄武庭老祖不同意的时候,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就留她做人质吧。”说着往这个女子一指。

    “这……”李七夜一口指定了女子做人质,一下子让朱襄武庭的老祖为难起来。

    “放心,我还能吃掉她不成?等我去你们道统走一走的时候,一定会带上她的,把她送回你们的朱襄武庭。”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当然了,如果说你们想来攻打狂庭道统,那我也是十分欢迎的,唯一遗憾的是只怕到时候我就是要斩她来祭旗了。这么多道统,竟然辜负一个晚辈,那就让人觉得可笑了。”

    “我相信狂庭道统不会为难一个小姑娘的。”见到这样,已成了定局,伏牛明祖忙是对所有老祖说道:“那我们就这样决定吧。”

    他也希望就这样定下来,以免得李七夜再改变主意,万一李七夜再改变主意,到时候一切都麻烦了,所有的努力都付诸东流水。

    “好吧。”大势已定,最后朱襄武庭也没有办法,也只好同意了。

    “好了,李谦,送客。”李七夜只是轻轻一挥手,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锁在阳明须陀他们身上的始祖法则一一解开,他们都纷纷恢复了自由。

    虽然说此时阳明须陀他们都已经恢复了自由,但没有任何人敢对李七夜出手,这局势已经是很明显了,李七夜掌握了道源,在狂庭道统之中,任何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在这个时候再向李七夜出手,那就是自寻死路,十分不明智的做法。

    “嘻,嘻,嘻,前辈,我也是愿意留下来做人质的,要不要再多留一个人质,为狂庭道统加加筹码?”在这个时候丹王贴上前来,自愿留下来做人质。

    “滚蛋吧,你。”李七夜不由笑骂地说道:“你倒想得美,狂庭道统不养吃白饭的。”

    对于丹王的做法,大家都无语了,大家都恨不得离开这惨败之地,他倒好,十分的乐意留下。

    “诸位,随我来吧。”见到李七夜同意放人,李谦也不由松了一口气,这一场风波也尽早过去为好。

    见李七夜没有为难他们,万臂天王他们是松了一口气,快步地跟着李谦离开。

    倒是丹王,他是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了,他倒是想留下来,找个机会看看李七夜的炼丹手法,琢磨琢磨一下李七夜的丹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