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267章针锋相对
    武冰凝作为人质被押在了狂庭道统,但是她却没有觉得这像是一个人质那般被押在了狂庭道统。?火然文???  w?w?w?.?ranwen`org

    事实上,她被留在了狂庭道统的第一天起,她就没有受到丝毫虐待或者是不好的对待。

    这些日子里武冰疑留在狂庭道统,她身上既没有戴着镣锁,也没有把她作为阶下囚关了起来。

    甚至可以说,她留在了狂庭道统有着绝对的人身自由,自从她留下来的那一天起,就没有任何人监视过她,也没有任何人为难过她。

    她留在狂庭道统更像是留下来做客人的,而不是人质。

    武冰凝留在狂庭道统,完全是可以做到出入自由,而且她想去哪里身边都没有任何人跟随,这都让她有点怀疑李七夜是不是对她有所图谋。

    但仔细想想,又觉得不是很有可能,现在她都完全落入狂庭道统的手中了,如果说李七夜对她有所图谋的话,只怕早就动手了,何必如此的放长线呢。

    所以,武冰凝留在狂庭道统,完全像是作客一样,自由自在,甚至她想干什么都没有人干涉她,这就让武冰凝心里面十分的奇怪。

    同时武冰凝也觉得李七夜这未免是太自信了吧,竟然把她这样的一个敌人留在自己道统之中,放任她,根本就不去管制她做任何事情。

    正是因为在这狂庭道统自由自在,甚至可以说她这个人质呆在狂庭道统连一点烦恼都没有,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过着的日子就像是一个米虫一样,十分的享受,无忧无虑。

    这就让武冰凝在想,在狂庭道统的日子里,一点都不比在朱襄武庭差嘛,她都不由觉得,在狂庭道统呆下去那还真的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武冰凝她是朱襄武庭的传人,也是朱襄武庭的天才弟子,可以说是千宠万爱集于一身,但是最近对于她来说,日子也并不是那么的如意,所以现在她想想,呆在狂庭道统做人质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虽然说,武冰凝留在狂庭道统做人质,没有任何人限制她,她来去自由,没有任何人管制,不过她冰没有想过逃走。

    武冰凝也不笨,她知道,李七夜作为可以掌执狂庭道统道源的人,在狂庭道统的疆土之内他是拥有着绝对的掌控能力,如果说在李七夜眼皮底下逃走或搞一些小动作,那绝对不是明智之举。说不定真的是惹怒了他,这个变态真的会做出什么变态的事情了。

    再说了,武冰凝她觉得现在呆在狂庭道统的日子没有什么不好,无忧无虑,也没有必要逃走。

    不过,好些日子过去,武冰凝依然是在狂庭道统自由自在地呆着,这对于她来说是一件好事,但她却有些不乐意了。

    因为这些日子过去,连李七夜的影子都没有看到,狂庭道统也没有任何人来过问过她,似乎彻底地把她给遗忘了一样。

    武冰凝,她被人称之上“朱襄女武神”,就算她自己再有胸怀,但在心里面多多少少也有点小骄傲。

    现在她留在狂庭道统虽然是有好吃好喝地侍候着,但却好像被李七夜彻底遗忘了一样,没有任何人过问她的存在,这当然让心里面有点小小骄傲的她不是很痛快了,好歹她也算是一个人物。

    就在武冰凝心里面有着一点小小的怨气之时,她也是终于等来了李七夜召见她了。

    当武冰凝听到李七夜要见她的时候,虽然是冷哼了一声,摆了一下小姿态,但是她心里面也是舒坦了不少。

    李七夜在大殿之召见武冰凝,当武冰凝见到李七夜的时候,只见李七夜是半躺在卧床之上,有着说不出来的舒服,十分的惬意。

    此时只见李七夜半躺于王涵身上,头枕着**,十分的享受,王涵素手剥好果子,轻轻俯身喂于他的口中,每每俯身之际,乃是酥胸紧贴着脸颊,脸颊是深深地陷入了那饱满丰腴的玉峰之间。

    而在另一旁,朱思静为他捶腿松筋,动作十分的温柔,也是十分的体贴。

    除此之外,楚青凌也在,只见楚青凌手握一本古史,轻言慢语,细细地读给李七夜听,每读一页,都缓了一会儿,十分有节奏,让人都不愿意打破这种享受惬意的气氛。

    李七夜卧在那里,闭目养神,吃着喂来的水果,听着古史,好像是神游太虚一样。

    王涵乃是当今狂庭道统的皇帝,楚青凌则是兵马大元帅,能得如此的侍候,在狂庭道统也唯有他一人耳。

    看到李七夜那十分享受的模样,武冰凝心里面不由轻轻地哼了一声,暗暗咕嘀道:“骚包”

    虽然武冰凝来了,但李七夜却好像睡着一样,没有人敢打扰他,武冰凝也只得是乖乖地坐在那里,让她心里面有些恼气,但又无可奈何。

    此时躺在那里的李七夜就像是无上至尊一样,拥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任何人在他面前都如同蚁蝼一般。

    当楚青凌读完了一页古史之后,李七夜这才缓缓地张开了双眼,看着武冰凝。

    “小丫头,在我们狂庭道统住得怎么样?”李七夜笑着说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说来听听。”

    “我有名有姓,并不叫小丫头。”武冰凝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不满,冷冷地说道。

    “哦,那是我失态了。”李七夜从善如流,笑吟吟地说道:“还没有请教姑娘芳姓大名呢。”

    “哼,朱襄武庭弟子,武冰凝!”武冰凝冷哼一声,冷冷地说道。

    “原来是武姑娘呀,大名如雷贯耳,失敬,失敬。”李七夜笑着说道,完全没有失敬的意思。

    李七夜这调侃的话,顿时把武冰凝气得牙痒痒的,不由握了握粉拳,如果这里不是狂庭道统的地盘,她一定会把这臭变态那张灿烂的笑脸打扁!

    对于李七夜调侃武冰凝,在一旁的楚青凌都不由抿嘴轻笑,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她们也了解李七夜的个性了。

    “我们亲爱美丽的武姑娘,这些日子是委屈你了,现在呢,我是郑重地告诉你一个喜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明天你就能跟我离开狂讲究道统了,到时候随时都可以回家了。”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

    “哼,知道了。”听到这样的消息,武冰凝只是冷哼了一声。按道理来说,作为人质的她,终于恢复自由,终于可以回去了,她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但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样的一个消息之后,武冰凝心里面却一点都高兴不起了,因为回到了朱襄武庭之后,有着更多的烦恼袭卷而来,还不由留在狂庭道统自由自在。

    “不过,我倒有一个问题想问问我们亲爱美丽的武姑娘。”李七夜笑着说道。

    “哼,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武冰凝有点小骄傲,冷哼一声。总之,此时她心里面不痛快,看李七夜也不顺眼。

    李七夜双目中露出笑意,看着武冰凝,徐徐地说道:“你在逃避什么?”

    “我,我有什么逃避的。”李七夜这话突然冒了出来,让武冰凝心里面吓了一大跳,她不由后退一步,一下子警惕地看着李七夜。

    这些日子自由自在地呆在了狂庭道统,让她都放松了警惕。

    “没有吗?”李七夜笑着说道:“如果没有的话,你为何要抢着来做人质。”

    “为道统分忧,乃是我们作为弟子应该做的事情。”武冰凝警惕起来之后,说话也一下子变得更谨慎了。

    “是吗?”李七夜笑着说道:“我看不是那么一回事吧,我拿你做人质,看来你们的老祖是很紧张,这么说来,你的价值是不小了,远远超过你作为朱襄武庭传人的价值。”

    “子虚乌有。”武冰凝冷冷地否认了李七夜的话。

    “一个道统嘛,就算你天赋很高,就算你是传人,但后面有着大把的备用传人,就算死了一个传人,后面依然有人顶上。”李七夜悠闲地说道:“不过,以我看,你的价值不仅仅是传人这么简单。”说到这里,他露出了浓浓的笑意。

    “你想干什么?”武冰凝心里面一凛,感觉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李七夜笑着说道:“我也没打算干什么,只不过你作为人质,听到可以回家,应该感到高兴才对,我看你并不高兴,这么说来,你是不想回朱襄武庭了。也罢,如果你不想回朱襄武庭,那就我收了你吧。”

    “谁说我不想回朱襄武庭。”武冰凝不由脸色一变,说道:“我能回朱襄武庭高兴都来不及呢。”

    被李七夜一下看穿了心事,这把武冰凝吓了一大跳,似乎在李七夜面前她一点**都没有,似乎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逃得过李七夜的双眼。

    “真的是如此吗?”李七夜露出笑容,徐徐地说道:“也好,那我就做护花使者,先送你回朱襄武庭,谁叫我这个人为人心软呢,见不得美人受委屈。”

    李七夜这话反而是杀得武冰凝有点措手不及,因为突然一下子回朱襄武庭,让这些日子都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她一下子有点不习惯,因为她心里面还没有准备好回朱襄武庭。

    请大家关注萧生公众号“萧府军团”,将会不定时推出排名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