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309章冷场王
    最后,李七夜离开了石洞,从悬峰上走了下来。?  燃?文小? ?说  ? w?w w?.?r?a?n?w?e?n?`net

    在主峰之上,有瀑布飞驰而下,而且飞驰而下的瀑布并不仅仅只有一个,在这一座座悬浮的山峰之上,有不少瀑布从天而降,特别是从主峰倾泻而下的瀑布,更是如天瀑一样,一道白练高高挂于天宇之上,宛如大江之水天上来一样,远在千里之外都能看到如此的奇观。

    一条条瀑布从悬浮的群山中奔驰而下,便在山脉之中汇聚成流,最终汇聚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湖泊,这个湖泊广袤无比,站在湖旁远眺的时候,湖水渺渺,宛如是汪洋大海一样。

    在湖泊之中,乃是岛屿时隐时现,有着一座座岛屿出现在碧波之中的时候,就像是一颗颗明珠。

    这由瀑布流水所汇聚而成的河泊,也有人取名叫它为药湖。因为在这药湖之中有不少的岛屿,所以能看到时不时有船只来往,也有一些小岛屿是有人居住,更多的是只是游人修士临时游览而已。

    李七夜看着从瀑布从天而降,他目光深邃,宛如是看穿了这一座座的悬浮于天空上的群山一样。

    “的确是好地方,单是为了这样的一块宝地药仙都是花费无数心血呀,这样的一块宝地还真是处处皆宝。”李七夜不由淡淡一笑,沿着河流往下游而去。

    在药庐有很多灵药丹草,但还有一样东西是药庐独有的,这一样东西在万统界的任何地方都是没有的,这样东西就是药木。

    传言说,悬浮在天空上的主峰某一处生长着一株神树,这株神树云深不知处,但这株神树每到一年树龄之时,会有老枝掉落,这些老枝掉落于溪水之中,经从天宇而来的溪水浸泡千百万年之久,再顺着瀑布从天而降,经了瀑布的打磨,群山的浸淬。

    这些老枝随着瀑布从天而降之后,随顺着河流漂流而下,因为老枝沉如铁石,最后沉于河床之中,沉积于泥土之下。

    再经千百万年的沉积之后,这样的老枝最终被称之为药木。

    药木因为是传说的神树老枝,又经天上流水浸泡,又经天瀑打磨,再沉于河底泥土,浸淬了无数岁月,可以说是它体内是凝淬了药庐这片天地的天地精华了。

    正是如此,药木珍贵如金,甚至比金更珍贵。小小一截的药木,它价值是十分的高,若是年份太久,甚至是天价。

    长生道统的不少弟子前来药庐的溪流之中寻找药木,在药庐之中溪流众多,绵延万里,而且长生谷不允行大肆采挖,所以药木极为难求,也格外显得珍贵。

    尽管是如此,依然有很多修士为之向往,对于一些出身于草根的修士来说,若是能得一根药木,只怕是发大财了,从此翻身。

    李七夜沿着河流而下的时候,观河流大势,他也对于这药庐所独有的药木是产生了一些兴趣,当然让他感兴趣的并不是药木本身。

    李七夜顺流而下,最终来到了河流汇聚的药湖,药湖乃是波光粼粼,宛如是金波千里,十分的美丽。

    但吸引李七夜的不是药湖的美景,而是一座小小的岛屿,这座小小的岛屿荒芜,并无人烟,但它却吸引了李七夜。

    “有意思,天地万物皆有灵,看来实在是有意思。”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最后李七夜取出了一把药铲,在这小岛的浅滩上挖掘起来,也不管被泥水溅得一身都是。

    穆雅兰和秦芍药寻找李七夜,连寻好几天,都未李七夜的行踪,这让穆雅兰和秦芍药心里面都不由暗暗着急,后来听到有门下弟子传回消息,说李七夜有可能出现在药湖之中,这让穆雅兰和秦芍药两个人立即赶往药湖。

    穆雅兰和秦芍药赶往药湖的时候,她们身边立即有一些长生道统的年轻一辈修士追随,其中有不少是她们的爱慕者。

    这些追随者让穆雅兰和秦芍药十分头痛,她们并不喜欢这些追随者如跟屁虫一般跟在身后,防碍她们办事情,但她们又无法赶走这些追随者。

    在这个时候穆雅兰和秦芍药她们两个人都觉得如果此时大师姐在身边就好了。

    比起冷淡的穆雅兰、温柔的秦芍药来,古灵精怪的梵妙真手段太多了,如果梵妙真在这里的话,随随便便都能把这样追随者打发,她随便出一个主意也便能把这些追随者丢到天边。

    穆雅兰和秦芍药都没有她们大师姐这样的本事,所以有时候她们也头痛,很多时候她们不愿意去抛头露脸,她们更乐意呆在长生谷研究医术药理。

    这一次为了寻找李七夜,穆雅兰和秦芍药都不得不出来抛头露脸,这引来了不少爱慕者跟随,走到哪里都有追随者,这让穆雅兰和秦芍药都为之头痛。

    在这么多追随者中,要数张岩和胡青牛最出众了,可谓鹤立鸡群,力压众多情敌。

    此时穆雅兰和秦芍药两个人乘船入湖,寻找李七夜,她们都留意每一座岛屿,希望发现李七夜的行踪。

    但是,不少追随者也都跟了上来了,换作是刁钻的梵妙真说不定早就把他们都扔下水了,而穆雅兰和秦芍药却没有这样的手段。

    “穆姑娘是来游览药湖的吗?”看到穆雅兰和秦芍药是观望一座又一座的岛屿,张岩凑了上来,露出笑容,此时他自认为这个时候的模样是最潇脱,也是笑容最为迷人,阳光帅气。

    张岩也的确是一个开朗帅气的男子,作为长生三杰之一,又百丹门的传人,他可以说有着不小的地位,也是不少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但他却迷恋穆雅兰。

    “找药。”对于张岩的热情,穆雅兰只是冷淡地说道。这并非是穆雅兰做作,事实上她是对于任何人都是如此的冷傲疏离。

    “不知秦姑娘和穆姑娘来找何药?”在一旁比较寡言的胡青牛也忙是凑了一句,说道:“我对各种灵药多少有些了解,或许能助两位姑娘助一臂之力。”

    胡青牛人称之圣手,十分高傲,他也是一个寡言之人,面对很多人他甚至是不屑开口与他说话,但是在秦芍药面前,他也忍不住想要表现一下自己,寡言少语的他也想是多凑上几句,希望能讨得秦芍药的欢心。

    “多谢,不用了。”秦芍药摇了摇头。她为人温柔宽厚,连拒绝人都不够犀厉,换作是梵妙真,早就把张岩、胡青牛他们甩到天边去了。

    “两位姑娘太客气了,都是一家人,何必客气呢,再说了,长生谷乃是我们长生道统的主宗,我们给长生谷跑跑腿,那也是份内的事情。”张岩忙是说道。

    “我药库中收集有天下名药,不知秦姑娘要的是哪种药,说不定我正好有。”胡青牛这样不擅于言辞的人,在这个时候也想着法子去讨美人的欢心。

    “是呀,女神医和秦仙子太客气了,长生谷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寻药这样的事情,只需要两位仙子开口便可,何需两位仙子亲自来寻找呢。”立即有其他的年轻修士附和地说道。

    穆雅兰索性懒得去说话了,她只是冷淡地看着湖水和远处的岛屿,而且秦芍药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拒绝了众人的好意。

    她们也不方便把李七夜的消息透露出去,只是以采药的借口来寻找李七夜。

    见穆雅兰和秦芍药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张岩和胡青牛都觉得有些冷场,张岩立即目光一转,对胡青牛说道:“胡兄,你行走天下,救死扶伤,可遇有何奇事?”?“没多少奇事,只是忙于采药和救人,余事无暇理会。最近遇有几种奇症,颇是感兴趣,所以钻研了不少时间。”胡青牛想了一想,他只好这样说道。

    胡青牛是一个比较寡言的人,不爱与人往来,至于救死扶伤,他更是不屑去做,但在这个时候他还是要标榜一下,想吸引一个秦芍药的注意。

    胡青牛这话一说出来,张岩就没有什么话可以说了,因为他不清通医术,而他想追求医术的穆雅兰则是女神医,如果他再谈医术,反而是被胡青牛抢了风头了。

    “不过,只说回春公子回春兄要出关了,会来参加这一次祭祀大典。”张岩只好聊别其他的话题。

    因为万寿国与长生谷的关系张岩也知道一些,所以他想挑起一些话题,吸引穆雅兰的注意。

    “嗯,是的,以前我听过一个传言,回春公子曾想向长生真人切磋切磋。”胡青牛立即回话,本是寡言的他此时也想多说些话,多表现一下。

    但胡青牛这话一说出来,一下子把话题说死了,因为长生真人就是穆雅兰和秦芍药的师父,现在胡青牛哪一壶都不提即偏偏提这一壶,这不是惹美人不高兴吗?

    张岩都有掐死胡青牛的冲动,这个胡青牛医术无双,再难的病症他都是游刃有余,但却偏偏聊起天来那是笨得无可救药,随随便便就能把一个话题聊死,这让张岩都有点抓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