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352章量一下这天地
    当进入黑洞般的门户之后,并没有窒息的感觉,只是眼前一片黑暗而已,那怕你打开天眼,都无法看透这里的黑暗。燃?文小说  ??? w w?w?.?r?a?n?w?e?n?`net

    在这样的黑暗之中,如果胆子小或者道行浅的人一定会被吓得不轻。

    不过这个过程很短暂,在没有多少时间之后,只见眼前一亮,听到“啵”的一声响起,黑纸船穿越了门户,终于抵达了金钱落地。

    听到“蓬”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黑纸船竟然一下子燃烧起来,短短的时间之内一艘黑纸船竟然燃烧成了灰。

    落地之后,放眼一看,只见这里是人山人海,此时不知道已经聚集了多少人了,所有抵达这里的人都在这里下船,这样的一个地方又被大家称之为渡口。

    一时之间这个叫渡口的地方热闹得不得了,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就已经聚集了成千上万的修士强者,这些修士强者来自于万统界各大道统、各大门派传承。

    不要说是小修士,就是那些赫赫有名的一教之主、一个道统的掌权者,他们之间甚至有可能一辈子都见不上一次面,最多也就是听过彼此的大名而已,毕竟万统界实在是太浩瀚了,号称是有万个道统,这是何等广袤的世界。

    但今天这些来自于万统界的无数修士强者都纷纷相聚在一起了,大家都是为金钱落地而来。

    “狂天兄,当年在战滩一别,便是匆匆五千年,没有想到我们在有生之年还能再相见。”有老祖见到熟人,也不免几分的兴奋。

    “是呀,我还以为等我出殡那一天才见得到宝空兄来给我送行呢。”另一个老祖也不由为之大笑。

    这一次金钱落地虽然说大家都为宝物而来,但能在这样的一个地方遇到几千年未见的老友,那对于很多修士强者来说,这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

    “飞鹤宗主,久仰大名,听闻飞鹤兄的鹤舞乃是当世一绝呀。”也有不少从来不相识的教主掌门在这个地方相遇,在短短的时间内就结识了。

    “游龙教主的大名也是如雷贯耳,游龙教主手中的游龙剑又曾经斩杀过多少的恶人,让飞鹤佩服得五体投地。”有宗门也立即大笑。

    一时之间,不相识的修士强者也都遇到了自己曾经神交的大人物。

    虽然大家都为宝物而来,为机缘而来,但在刚刚踏上这片陌生的土地之时,在还没有利益相互冲突之时,气氛都显得特别的融洽,不少人也免不了交结一番,叙叙旧什么的。

    “走了,我们去找一块好地。”也有人已经迫不及等,一踏上了渡口,立即进入金钱落地。

    站在渡口,放眼望去,眼前是一片壮阔无比的山河,此时他们站在了一座高峰之上,宛如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平台。站在这样的地方,远眺眼前的金钱落地的时候,只见山脉起伏、江河盘绕,这样的一个世界,似乎看起来和万统界没有什么区别。

    “走了”有人大家一声,纷纷去寻找自己的一块土地,都进入了这个世界。

    “不一定要靠步行了。”有人提醒说道:“这里可以用升天台,直接把你送进去不就是可以了?说不定运气好,第一站就是宝地呢。”

    大家顺着这个人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在前面不远处的确是有一个看起来像是祭台一样的地方,这个高台上面铭刻有很多符文。

    “升天台能送到哪里?”看到这个高台,有人就忍不住问了。

    “送到哪里就随机了,不过你给的钱越多,它就能把你送得越远,也有老祖说过,你给的钱越多,送到好地方的机率就越大,是真是假我就不知道了。”这个老修士说道。

    “我先来。”立即有人登上了升天台,“铛、铛、铛”把真币扔到升天台上,真币落地,一下子融化消失。

    “砰”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个人刚刚扔下真币之后,整个人瞬间被弹飞,如同流星一样消失在了天边。

    “小兔崽子,都上来吧,省得我们走太多冤枉路。”有长辈带着自己的晚辈登上升天台,扔上真币,听到“砰”的一声响起,他们所有人都被弹了出去。

    一时之间,不少人都贪图方便,都纷纷登上升天台,借着升天台进入金钱落地的其他地方。在升天台上,只要你给的钱越多,它就能把你弹得越远,甚至有传言认为,只要你能给到足够的钱,它能把你弹到金钱落地的最深处,听说那里有着金钱落地最好最好的宝地!

    “我们走吧。”也有一些小门小派的修士,他们手头上的钱不多,能省一点是一点,虽然他们是眼馋那些靠升天台进入金钱落地的。

    但他们不能挥霍,好钱要用在刀刃上,所以这些小门小派的长辈都纷纷带着自己的弟子以步行的方式进入了金钱落地。

    “走,我知道有个地方。”也有老祖曾经得到过先祖的记载,所以不用升天台,带着自己的晚辈直奔自己所知道的宝地。

    李七夜也懒得去走,直接登上了升天台,随便抓了一把真币扔在升天台上,“砰”的一声响起,升天台瞬间把李七夜弹到天边,宛如流星一般划过了天空。

    “砰的一声响起,最后李七夜落地,升天台把李七夜送到了一座高耸的山峰之上,李七夜张目一看,这只是一座普通的山峰,并没有什么宝地可言。

    这只能说是李七夜运气不好,并没有被送到什么好地方。不过,李七夜倒无所谓了,他只是随便挑一个安静的地方而已,是不是宝地对于他而言都不重要。

    李七夜站在这座山峰之上,张望了一下四周,因为他是来得比较早的人,这一带也没有其他的人,一片的寂静。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并不在意,此时他取出了量天尺,当量天尺被取出来的时候,散发出了夺目无比的光芒,宛如有着亿万星辰汇聚一样。

    而且量天尺越来越亮,似乎是有着更多的星辰汇聚在一起,如此多的星辰汇聚,流动着的道纹就更加丰富了,似乎是传递着无穷的信息一样。

    量天尺,它可以量天量地、量大世、量天机……它甚至可以量一切,在这个时候,量天尺就是量着这片大地,量着整个金钱落地。

    这就是量天尺最奥妙的地方,也是量天尺最珍贵的地方。

    李七夜此时握着量天尺,宛如与量天尺融为一体一样,接收着量天尺所传回来的一切信息,量天尺所传回来的信量宛如汪洋大海一般涌入李七夜的识海之中。

    “的确是了不得,这个地方不可量,有些东西竟然无法量得到。”李七夜都不由有些感慨。

    要知道,量天尺可是极为逆天无匹,它曾经是佛野这个纪元最逆天的宝物之一,要知道一个纪元是多么的漫长,它是多么的璀璨壮观,在一个纪元之中出现的宝物数之不清。

    甚至可以说,在一个纪元之中,一位大帝的宝物已经不见得有多么的出色了,但是量天尺却是一个纪元中最逆天的宝物之一,你可想而知这量天尺是多么的珍贵,多么的逆天。

    就算量天尺不如纪元重器那么的逆天,不如纪元重器那样毁天灭地,可以屠灭一切,但量天尺所拥有的神通也不是纪元重器所能相匹的。

    然而,现在在这金钱落地这样的一个地方,竟然有不少东西连量天尺都无法去量得的。

    量天尺,可量天量地,量大势、量天机……然而在金钱落地这样的一个地方,竟然还有不少东西无法量得,这样的一个地方可以想象是多么的恐怖了。

    “的确是有意思,的确是了不得。”宛如与量天尺融为一体的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这样的一个地方,葬地与之相比,都显得失色不少!”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手中的量天尺变得无比璀璨,在这一刻量天尺竟然像融化一样,不再是一把尺子,更像是李七夜手中握着的一道光芒,这一道光芒看起来像锋刃一般,十分的锐利,似乎可以刺穿一切。

    “去吧,我倒要看一看什么东西可以挡我的意志。”李七夜淡淡一笑,手中的量天尺钉入了泥土之中。

    听到“嗤”的一声响起,那怕是大地厚重,但就在量天尺从李七夜手中打出的时候,大地竟然薄如纸一样,仿佛一下子被打穿了,它一下子贯透了整个大地,也是贯穿了整个金钱落地。

    在量天尺的光芒消失在泥土之中的时候,李七夜盘坐在这里,在这个时候宛整个人宛如是化作了一条无上大道,大道静静地流淌着,它宛如是时光、天地等等的一切融为了一体。

    在这恍然之间,李七夜就像消失了一样,似乎他与金钱落地融为了一体。

    天地似乎变得很安静,但就在这刹那之间,在金钱落地不为人知的地方,似乎是光芒跳动了一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一样。

    虽然在金钱落地中的任何修士都没有感觉到,但在金钱落地的最深处却有什么庞然大物苏醒过来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