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371章又见故人
    攀贵兴突然逃遁而去,让所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大家都没有想到攀贵兴会突然逃走,毕竟他在某种程度上是代表着沐家呀,很多人以为攀贵兴会硬撑到底,没有想到现在竟然见势不妙,逃得比谁都还要快,而且连场面话都不说一句。?ranwe?n? w?w?w?.?r?a?n?w?en`org

    “砰”的一声响起,就在攀贵兴逃遁而去的刹那之间,突然被人断去了退路,刹那之间,宛如空间封闭一般,一股磅礴无匹的力量瞬间轰来。

    攀贵兴顿时为之一惊,刹那之间后退,躲避开了这股磅礴无匹的力量。

    “攀老,为什么急着走呢?”此时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就在这一刻有一个人已经挡住了攀贵兴的去路了。

    挡住攀贵兴去路的是一个女子,英姿飒爽,美貌倾国倾城,堪称绝世无双。

    “女武神”看到这个挡住攀贵兴去路的女子,不少人一下子认出了她来了。

    突然出现的人正是朱襄武庭的女武神武冰凝,在万统界也是赫赫有名的天才,也让无数青年修士梦绕魂萦的神女。

    “贤侄女”看到武冰凝挡住了去路,攀贵兴也不由暗暗吃惊。

    “攀老既然来了,又何需急着走呢。”武冰凝秀目如寒星,她徐徐道来,声音如金石,空谷而冷清。

    一时之间,在场的不少人都相视了一眼,甚至有不少人低声细语,特别是大教老祖这样的存在,他们更是为之吃惊。

    “朱庭武庭不是与沐少主走得很近吗?”有世家的元老也不由暗暗吃惊。

    在万统界不少大人物都知道,自从沐少主来到了万统界之后,与沐少主走得最近的就是朱襄武庭了,甚至可以说沐少主很长一段时间之内停留在朱襄武庭。

    虽然沐家不在万统界,但现在以沐少主与朱襄武庭的关系,朱襄武庭都快成了沐少主背后所依仗的武力了。

    甚至在万统界曾经有消息传出,沐家与朱襄武庭将会联姻,对于这样的传言,朱襄武庭既没有否定,也没有肯定,但,很多人认为十之不离**了。

    然而,现在武冰凝却挡住了攀贵兴的去路,看武冰凝的态度并不像是帮助攀贵兴逃走,反而更像是截挡攀贵兴。

    “不是传言说朱襄武庭与沐家联姻吗?”有人不由低声说道。

    如果说,朱襄武庭与沐家联姻,大家都明白,肯定是沐少主迎娶武冰凝,在万统界不知道多少青年男子对武冰凝梦绕魂萦,多少人都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但事实让大家都很清楚,一旦朱襄武庭与沐家联姻,沐少主迎娶武冰凝这是铁一样的事实。

    但,现在武冰凝的态度却似乎有些微妙,如果两家真的是联姻,按理来说,武冰凝是站在攀贵兴这一边才对。

    “静观其变。”连老一辈的大人物也看不明白,轻轻摇头,说道。

    “贤侄女,你这是何意?”被武冰凝挡住了去路,攀贵兴不由脸色一变,感到不妙。

    “没有何意。”武冰凝徐徐地说道:“我只想看看攀老威风八面,扬沐家神威,就不知攀老能否斩李公子。”

    武冰凝这话说出来,不少人面面相觑,更加搞不明白武冰凝的态度了。

    攀贵兴脸色一变,不由后退了一步,他知道武冰凝是不会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其实嘛,我要杀一个人,就算他真的要逃走了,也逃不到哪里去。”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懒洋洋地走了过来,他似乎一点都不着急,根本就不怕攀贵兴逃走一样。

    攀贵兴立即转身,面对李七夜,但,又不敢背对武冰凝,只能是侧着身子,形成犄角的姿态。

    “你现在是想做丧家之犬一般逃走,在背后被我一剑杀死,还是挺直胸膛正面接我一剑呢?”李七夜手中的竹剑轻轻地挥了一下,十分随意。

    攀贵兴脸色十分难怪,他心里面已经很清楚,自己不是李七夜的对手,因为李七夜的剑太快了。

    至于李七夜实力究竟是强是弱,那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的剑实在是太快了,快到无法想象,一剑出,便是收割性命,让人根本就看不清他的一剑,更别说是招架了。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让攀贵兴心里面发寒,极致的速度,足可以破灭一切功法,任何奥妙都难于施展。

    “贤侄女,你应该助我一臂之力。”此时攀贵兴如临大敌,看着李七夜,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因为他怕李七夜突然出剑。

    “凭什么要助你一臂之力?”武冰凝冷冷淡淡地说道:“再说,沐家是威风八面,所向无敌,区区一个敌人,攀老又何需我出手相助呢。”

    攀贵兴脸色十分难看,他向武冰凝求助,但却被拒绝了。

    “贤侄女,莫忘了两家的关系,我们应该同仇敌忾。”攀贵兴忙是说道:“若是未来能得我等相助,贤侄女也是贵不可言……”

    “不用往自己脸上贴金。”武冰凝打断他的话,淡淡地说道:“我不出手杀你,已经是大恩大德,你自求多福吧。”

    武冰凝的态度让在场的不少人暗暗吃惊,很多人相觑了一眼,看来有些事情并不像大家所想象的那一般。

    “你”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武冰凝当众斥喝,这让攀贵兴老脸更加难看,他不由说道:“贤侄女,若是你执意孤行,这将会损害两家的友谊,只怕这后果是你承挡不起……”

    “老奴,信不信我现在就抽死你!”武冰凝秀目一凝,露出了杀意,冷冷地说道:“你还真以为沐家是天下第一不成?今日我亲手杀了你,沐家就算再通天,救得了你吗?”

    攀贵兴脸色大变,看武冰凝秀目露出杀机,瞬间不由后退了一步,明白武冰凝这话并不是开玩笑,是真的了。

    “这等小事,何需你来出手,我来吧。”李七夜淡淡一笑,上前跨了一步,笑着对攀贵兴说道:“出手吧,给你一个机会,能接下我的一剑,便饶你一命。否则,谁来了都救不了你,不要说是什么沐家,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都救不了你。”

    攀贵兴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李七夜这样的话是**裸地蔑视他,似乎在他的眼中自己宛如是砧板上的鱼肉,任由李七夜宰割一般。

    “小辈,太狂了。”攀贵兴怒到了极点,厉喝道:“你真以为天下无敌吗?”

    “差不多吧。”李七夜懒洋洋地说道:“至少一剑斩你不成问题,好了,不要多说废话了,准备出手吧。”

    “来真的了。”看到事情发展到这样的一幕,很多人都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知道李七夜真的是铁了心要杀攀贵兴了。

    “你此话当真?”被李七夜如此蔑视,攀贵兴心里面虽然十分愤怒,但李七夜的话也让他看到了希望。

    “比珍珠还真。”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准备接剑吧,若是你能挡得住这一剑,便可以让你自由离开。”

    “好,这么可是你说的。”攀贵兴立下断机,说道。

    “没错。”李七夜拂了一下手中的竹剑,徐徐地说道:“一剑足矣。”

    “老夫就不信连一剑都接不下。”攀贵兴冷喝了一声,不信邪,就在这刹那之间,“嗡”的一声响起,他身上已经披上了一件羽衣。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刹那之间,攀贵兴身上的羽衣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帝芒,宛如是真帝加持一样,真气滔天浩瀚,宛如瞬间淹没了天与地。

    在这刹那之间,攀贵兴身上的光芒十分的耀眼,与此同时喷涌出了滔滔不绝的帝威,听到了“啾”的一声长吟,只见攀贵兴身上的羽毛浮现了一个图案,只见一只青鸟腾空飞起,有凌驾九天之势。

    “帝衣吗?”看到攀贵兴身上的羽毛散发出了真帝之威,有青鸟腾飞九天,那股磅礴的气势让人暗暗吃惊。

    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攀贵兴的羽毛之上,认货之人一看便知道这是一件帝衣。

    “是真帝所织的帝衣,拥有着真帝的力量。”有一位道统的老祖识货,徐徐地说道:“此衣乃是以青鸾之羽揉百鸟之编织而成,而且出自于真帝之手,十分的了不得,的确是一件强大的防御帝衣。”

    “铛”的一声响起,在帝衣披身的时候,攀贵兴已经手握着一只巨盾了,这只巨盾乃是以神金所铸,吞吐着光芒,摄人心魂。

    身披帝衣,手握巨盾,这对于攀贵兴来说,可是两层的防御了。

    他身上的帝衣可真的是出身于真帝之手,此乃曾经是沐家一位真帝所披的羽衣,后来沐家含攀贵兴有功,所以赏赐帝衣一件。

    此帝衣防御极为强大,莫说是一般的真神之兵,就算是登天真神的兵器都难于攻破。

    再加上他手中的巨盾,那就防御更加强大了,就算他这只巨盾比不上身上的帝衣,但也是出自于登天真神的神盾呀。

    “了不得,不愧是沐家的人。”看到攀贵兴手握巨盾,身披帝衣,有人不由为之羡慕。

    攀贵兴只不过是沐家的老奴而已,都拥有这样的宝物,太让人羡慕了。换作是其他的道统,拥有这样宝物的,那至少是道统的老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