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382章那一剑,太过于无敌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平城公子不敌,全身伤痕累累,鲜血淋漓,身上的衣裳已经被鲜血染得通红。?燃?文小?说?  ?? w?w?w?.?r?a n?wen`org

    平城公子身上的伤痕多数是刀伤,都是魔刀太子所留下的。在平城公子以一敌二的时候,他还能撑得住局面,还有逆袭的希望,现在魔刀太子加入了战局,平城公子一下子陷入了困绝,他的局势一下子崩碎,无法再撑得住了。

    特别是魔刀太子往往在最致命的瞬间背后一刀,每一刀都是致命的偷袭,让人防不胜防,所以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平城公子连中几十刀,身上的伤势多数是魔刀太子留下的。

    “嗤”的一声响起,魔刀太子再一次偷袭成功,在平城公子双腿上留下了见骨的刀伤,差一点点,这一刀就把平城公子的双腿斩断了。

    “杀”那怕是如此,平城公子也是越战越勇,浑身是血,战得凶猛无比,宛如是作困兽之斗的凶兽一样。

    “砰、砰、砰”一阵阵轰击之声不绝于耳,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平城公子再一次受到重击,魔刀太子甚至有一刀差一点砍下了平城公子的头颅,在他喉咙上留下了伤痕。

    “铛”的一声,一剑之下,只见平城公子虽然挡住了剑尊的一剑,却被魔刀太子一刀刺穿了身体,鲜血如注。

    “砰”的一声响起,前后受到了蟠龙公子的一击,血肉模糊,一下子把平城公子击飞。

    被击飞的平城公子好不容易才爬起来,但此时他受的伤太重了,想站都有些站不稳,手中的游龙剑拄地撑着身子。

    看到浑身是血的平城公子,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了,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在这个时候也有一些人彼此相视一眼。

    大家都知道,平城公子这一次要玩完了,今天他必定是命丧于此,他以一已之力,不可能敌得过魔刀太子他们三个人。

    但此时没有人愿意出手相助,虽然有不少人认识平城公子,但与他的交情只能说是泛泛而已,并没有深交。

    就算有交情了,在这个时候,也不一定有人能出手相助,毕竟任何人面对剑尊、蟠龙公子、魔刀太子他们三个人的时候,都要掂量一下,年轻一辈绝对没有人是他们的对手了。

    更何况,他们背后代表着三个道统,在这个时候出手相救的话,就意味着要与这三个道统为敌,这样的事情,只怕没有几个人愿意干,那怕是交情深也不行。

    “终究是靠山不强呀。”有老一辈的强者不由轻轻叹息一声,如果说平城公子像魔刀太子他们这样出身的话,只怕在这个时候他们的老祖已经出手相助了,可惜,平城公子孤家寡人一个,那怕是被人围攻了,也没有人出手相助。

    “了不得,魔刀太子果真并非是浪得虚名。”此时那怕是重伤了,平城公子也依然是谈笑风声,依然是笑容灿烂。

    “我倒佩服你这份勇气,可惜,有人已经付了高价。”魔刀太子冷漠地说道。

    “没事,鹿死谁手还不好说呢。”平城公子全身是血,但依然很轻松的模样,那怕他站不起来了,依然还能笑得出来,他的笑容随时都是那么的灿烂,很有感染力。

    “可惜,你只是传承了一部分功法而已,并没有所谓的祖器。”蟠龙公子摇了摇头,说道。

    事实上,蟠龙公子想看到平城公子手中有祖器,这是他们最想要的。

    “你的如意算盘打得倒啪啪响,可惜,我不会如你的愿。”平城公子大笑地摇头说道。

    “既然是如此,那就送你上路吧。”蟠龙公子冷冷地说道,双目露出了可怕的杀机。

    “走好,我会一刀解决你的,不会有痛苦。”魔刀太子也冷森地说道。

    此时蟠龙公子他们三个人都纷纷向平城公子走去,他们已经准备最后一击,也是最强大的一击,要把平城公子杀死。

    “能让这么多人为我送行,那也算是有意义了。”平城公子大笑说道。

    “铛”的一声响起,此时魔刀太子手中的魔刀出鞘,这一次他没有再出手偷袭,而是长刀直指平城公子。

    见到平城公子无力回春,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大家都知道,平城公子今天将要葬身于此地了,一时之间,气氛紧张到极点。

    “都散了吧。”就在平城公子生死悬于一线的时候,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一下子打破了这份紧张无比的气氛。

    一听到这个声音,所有人都望去,只见说话的人正是懒洋洋地坐在另一座山峰上的李七夜,早不知道什么时候凌夕墨找来一张大师椅,李七夜半躺在那里,懒洋洋地坐着,好像在晒太阳一样。

    此时李七夜说出这么一句话之后,连正眼都没有看他们一下,只是眯着眼睛,半睡半醒的模样。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本是向平城公子逼去的蟠龙公子、魔刀太子、剑尊他们三个人身形僵了一下,一下子停上了脚步,都同时望向李七夜。

    放在以前,蟠龙公子、剑尊他们或者根本不会把李七夜放在眼中,但,在这个时候,他们三个人可就要犹豫了,要知道在刚刚李七夜才镇压了追风神妪,那可是八重天的真神,就算他们三个人联手,拼尽全力,也比不上一个八重天真神,毕竟,这可是可以挑战低位真帝的存在,他们还没有成为真帝呢。

    “李道兄,这是我们个人私人恩怨。”此时蟠龙公子双目一凝,徐徐地说道:“希望李道兄莫插手。”

    在以前,蟠龙公子理都不会理李七夜,在今天,一切都不一样了,李七夜说出这么一句话,那就是有份量的。

    至于剑尊,他索性不说话了,凌夕墨就站在李七夜身边,他都无可奈何,那怕他知道凌夕墨是为剑坟而来,手中还有寻找剑坟的关键,但,他都当作没看见了,毕竟在没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之下,他也不愿意去惹李七夜。

    “那又如何?”李七夜懒洋洋地说道:“我说散了,就散了。”

    在场的人都一下子望向李七夜,不少人都为之苦笑,这实在是太霸道了,在当今有几个人敢如此地对魔刀太子他们说话,根本就是把魔刀太子他们当作微不足道的存在,挥之即却,招之即来。

    不过,想一下,他连追风神妪都是一棒拍飞,连万统界第一强者龙象武神都敢惹,至于什么三公子、刀剑双绝,只怕他也是不放在心上了。

    “李道兄这未免太霸道了吗?”蟠龙公子心里面一下子不爽,毕竟他们现在就可以杀了平城公子,能为他们蟠龙道统永除后患。

    “对,我就是霸道。”李七夜简单粗暴地说道。

    “好大的口气!”魔刀太子也一下子怒了,冷冷地说道:“与我们三大道统为敌,你能撑得起吗?”?“三大道统?”李七夜这才慢吞吞地乜了魔刀太子一眼,懒洋洋地说道:“区区三大道统而已,就不要在我面前耍威风了,与万统界所有道统为敌,我都眼皮不眨一下。”

    这话一出,魔发太子脸色一下子涨红,神态十分的难看,这是**裸的邈视。

    在场的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都为之咋舌,与万统界所有道统为敌都不在乎,这话何止是霸道那么简单。

    但,仔细一想,这也没有什么奇怪了,他们狂庭道统不也是与联军对战过吗?这不也是与整个万统界的所有道统为敌吗?这么说来,他这个狂庭道统的掌权人,还真的不在乎与万统界的所有道统为敌。

    “李道兄,这等事情你横加阻挠,实在是……”蟠龙公子忍不住说道。

    就在这刹那之间,剑芒一闪,然后才听到了“铛”的一声响起,大家这才看到了李七夜随手拔出凌夕墨背后的铁剑,但至于李七夜怎么样出剑,他们已经没看清楚了。

    事实上,真正的顺序是李七夜拔剑,然后才是“铛”的一声剑吟,随之才有剑芒一闪。

    但,李七夜的速度太快了,所有的顺序都被打破了,连时间的顺序都一下子被打破了。

    就在剑芒一闪的瞬间,魔刀太子他们心里面一寒,寒意在瞬间在他们心中炸开了,本能地出手,欲反击。

    然而,在这刹那之间,一切都迟了,他们肩膀一痛,鲜血从伤口渗了出来,慢慢地染红了他们的衣裳。

    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已经是一剑刺伤了他们三个人的肩膀,当他们想出手的时候,李七夜的铁剑已经归鞘了,他依然懒洋洋地躺在那里,好像从来没有出过手一样。

    这样的一幕,让魔刀太子他们三个人毛骨悚然,头皮都一下子炸开了,他们本能地连退了好几步,但,这连退好几步,真正面对的时候,也无济于事。

    当看清楚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毫无疑问,那怕魔刀太子他们三个人,当李七夜一出剑的瞬间,他们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这不是李七夜有多强大,功力有多浑厚,而是李七夜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超越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