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447章吞噬时光
    在这个时候,不知道多少人看着裂天狂虺这副尊容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总之,让人有些毛骨悚然。燃文小说?   w w?w?.?r?a?n?w?e?n `org

    但是裂天狂虺却浑然不在乎的模样,要知道,达到了裂天狂虺这样的地步,他完全可以改头换脸,但他却没有,依然保持着自己的模样,甚至可以说对自己这样的模样是十分的满意。

    正是因为如此,才更让人打了一个冷颤,裂天狂虺,或者“狂虺”这两个字再适合他不过了,似乎也只有这两个字是最能体现他不过了。

    “今日,那就献丑了。”此时裂天狂虺看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在这个时候,裂天狂虺神态凝重,毫无疑问,他必使出杀手锏,而且他这杀手锏一出,他也必须付出不小的代价。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刹那之间,裂天狂虺整个人喷涌出滔天的黑雾,黑雾遮天蔽日,黑雾十分的可怕,只要一触及,就听到了“滋、滋、滋”的声音响起,所有东西一旦触及了这黑雾瞬间就会被朽化,似乎它充满了可怕无比的剧毒一样。

    黑雾来得快,去得也快,当黑雾散去之后,裂天狂虺王世华露出了真身。

    在此之前的人形模样,那还不是王世华的本相,那只是他的人形状态而已,此时此刻他暴露出来的才是他的真身。

    露出真身的王世华也是十分的恐怖,只见一个巨大的头颅出现在了高空中,这个头颅很大,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山包一样。

    虽然说王世华的头颅很大,但身体却很短小,仔细去看,有点像是放大版的蝌蚪,但是它比蝌蚪不知道要恐怖多少倍。

    只见王世华那只巨大无比的头颅上生长着三只像鳞片一样的锯长黑角,头颅上盖着暗红色的鳞片,嘴巴中两排牙齿又细又尖又长。

    在露出真身之后,王世华的牙齿不知道比他人形状态下的牙齿要长多少了,此时他一排如梳篦一般的牙齿每一颗看起就像是一把又长又细又尖的寒剑,每一颗牙齿都闪动着寒光。

    这样的一排牙齿让人看得毛骨悚然,毫不怀疑,任何人一旦被他这口牙齿咬到,那就会瞬间被嚼成碎肉。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一刻,王世华全身吞吐着可怕的光芒,他身上所吞吐的光芒显灰暗色,宛如每一缕光芒都充满了死亡一样,任何东西都逃不过他身上的那种死光之光,一切都在这死亡的光芒之中慢慢消散而去。

    “王老,我助你一臂之力。”就在这个时候,沐少晨长啸一声,瞬间飞身而起,整个人附身在了王世华的身下。

    此当沐少晨附在王世华那巨大的头颅之下的时候,这给人感觉就是王世华就是一头巨大的鲸鱼,而沐少晨就是一条吸盘鱼,吸附在王世华的身上。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刹那之间,沐少晨全身喷涌出了光芒,垂落了法则,就在这个时候大家都感觉得到大地之下的力量被沐少晨滔滔不断地吸了过来。

    “轰”的一声响起,随着沐少晨源源不断地把大地之下的力量吸过来之时,便把这所有的力量传递给了王世华,就在这刹那之间,沐少晨为王世华与这片大地之间搭建了一条桥梁,通过沐少晨,王世华竟然可以掌握着这片大地的力量。

    “御借朱襄武庭的道统力量。”感受到了沐少晨在这个时候竟然源源不断地吸收着大地之下的力量,不少人心里面为之一震,大吃一惊。

    所有人都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沐少晨竟然能借御朱襄武庭道统的力量,这样的事情太可怕了。

    一个道统的底蕴,不要说是外人,就算是自己道统的弟子都很能掌御或借用,只有真正参悟了自己始祖大道的人,才能谈得上去借用或掌御道统的力量。

    然而,沐少晨却不是朱襄武庭的弟子,他只不过是一个外人而已,而且他在朱襄武庭所呆的时间并不长。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沐少晨竟然能借御朱襄武庭的道统力量,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这就意味着沐少晨已经参悟了朱襄武庭的不少绝世大道了。

    “虽然只是借御了很少的一部分道统力量,但,这天赋,也没有谁了。”不要说是外人,就算是朱襄武庭自己的老祖看到这样的一幕,也不由大吃一惊。

    沐少晨一个外人,对于他们朱襄武庭的大道参悟得比很多强者甚至老祖都还要透彻,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这样的天才绝世罕有,其他的什么天才与他一比,都不足为道。

    虽然说沐少晨只是借御了朱襄武庭一小部分的道统力量,但是要知道朱襄武庭乃是万统界数一数二的道统,在这广袤无垠的疆土之下有着多么深厚的底蕴。

    那怕此时沐少晨只是借御了一小部分的道统力量,那也是浩瀚如海,滔滔不绝。

    “轰”的一声巨响,裂天狂虺本身也就足够强大了,但在沐少晨相助之下,借御了朱襄武庭的道统力量之后,实力就更是一下子飙升起来了。

    就在这刹那之间,裂天狂虺周身升起了一道道的神环,每一道神环都是暗灰如铁,宛如每一道神环都是一个以铁所铸造的世界一样,如此一来,每一道神环都是重无量,可以压塌诸天,可以碾压众神。

    “小心,我要出杀手锏了”此时裂天狂虺狂吼一声,在这刹那之间,只见他嘴巴一张开,“轰”的一声巨响,宛如整个世界的门闸被打开一样。

    当裂天狂虺的嘴巴一张开的时候,整个天地都暗了下来,它并非是整个天地一下子陷入了黑暗,而是一下子天地昏暗了许多。

    这并不是有什么东西遮住了天空,而是当裂天狂虺张开大嘴的时候,那是疯狂地吞噬着天地间的时光。

    就在这刹那之间,只见天地间的所有光明都宛如被裂天狂虺所吞噬一样,任何光线都往他的血盆大嘴投去,似乎这片天地的任何光绝都逃不脱他血盆大嘴的捕捉一样。

    当裂天狂虺张嘴吞噬着天地的光明之时,然而他血盆大嘴里面却有着一团十分明亮的光芒,这一团光明似乎是凝集了无数日月星辰、漫长岁月的亮光一样。

    但是,这样的一团光明似乎被血盆大嘴里面强大无匹的力量死死地拽住一样,一缕的光线都休想从嘴里面逃出来,所以那怕这一团光明再明亮,再璀璨夺目,那都是无济于事,它的光线根本就照射不出来。

    此时只见裂天狂虺只是轻轻地一吸,听到“呼”的一声响起,武庭中不少修士强者一下子被波及,在这一个呼吸之间就看到了他们身上的光芒一下子被裂天狂虺吸走,听到“沙”的一声,这些被吸走光芒的修士强者一下子化作了飞灰,眨眼之间飘散而去。

    这些一下子成为飞灰的朱襄武庭强者,他们只怕是死都不瞑目,因为他们连自己是怎么样死的都不知道。

    “这是吞噬岁月,未来的岁月。”看到裂天狂虺只是一吸,便吸走了朱襄武庭这些强者身上的光明,这些强者一下子化作了飞灰,有道统老祖看出端倪,不由骇然大叫一声。

    原来裂天狂虺的轻轻一吸,所吸走的不是什么光明,而是每一个人体内的岁月时光,说简单一点就是每一个人的寿命,他一下子吸走了你未来的岁月时光,那就等于意味着他一下子吸走了你的所有的寿命,被吸走所有时光的人一下子化作了飞灰。

    听到这样老祖的话,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冷颤,一时之间更多的人离这个战场远远的,以免被殃及池鱼,一旦被裂天狂虺吸了过去,那就灰飞烟灭。

    “王道友,看着我们的弟子来。”就在裂天狂虺一口气吸走了不少朱襄武庭弟子的性命之时,龙象武神的声音徐徐响起。

    “失误,抱歉。”此时裂天狂虺长啸一声,对李七夜大喝道:“接招。”

    “呼”的一声巨响,就在这刹那之间,裂天狂虺的血盆大嘴一下子对准了李七夜,瞬间向李七夜吸去,在这一声巨响之中,宛如天宇之间的日月星辰都承受不了这一股可怕的吸力,一下子被吸了进去,瞬间化作为了齑粉。

    在这样的一吸之下,听到“呼”的一声,空间时光都一下子被拽了过去,李七夜所在的地方一切都被吸了过去,瞬间化作了齑粉,眨眼之间便灰飞烟灭。

    在这样的一吸之下,只见李七夜整个身体都开始瓦解一样,只见李七夜的身体就像是泥巴所捏成的一样,慢慢地风化掉,肌肉筋骨竟然慢慢地消失,似乎已经化作了粉末,被裂天狂虺吸了过去。

    要知道,连时光都逃不过裂天狂虺那血盆大嘴的捕捉,更别说是其他的什么生灵了,更加难于逃脱裂天狂虺的这一吸了。

    只要裂天狂裂张口一吸,他就能吸走你的所有岁月时光,让你一下子化作飞灰,眨眼之间便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