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466章巧笑倩兮
    美人当前,美景实在是美不胜收,看着美人可人的模样,李七夜也是莞尔一笑。??? ?燃文小说 ?  w?w?w?.?ranwen`org

    “大师兄,你老人家不仅仅是医、药、丹无双。”梵妙真是古灵精怪,眨了一下秀目,娇笑地说道:“你老人家道行天下第一,万古无敌,小妹对你的钦佩之情如大江之水滔滔不绝……”

    这个丫头妙语连珠,在大拍李七夜的马屁。

    李七夜拍了一下她的头颅,笑骂地主道:“什么我老人家你老人家的,我还年轻的紧,不要把我叫老了。”

    “是,是,是。”梵妙真俏气地皱了一下瑶鼻,娇笑地说道:“大师兄年少多金,帅气逼人,气宇轩昂,乃是秒天秒地秒空气的第一美男子……”

    “你不嫌肉麻吗?”穆雅兰对于梵妙真都无语了,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

    “没事,肉麻一点有什么的,都是一家人,是嘛。”梵妙真一点都不在乎,笑嘻嘻地说道:“只要大师兄传我一二手绝世无比的压箱底的无敌之术,再肉麻的话我也愿意说。”说着这丫头眨了眨秀目,狡黠一笑。

    “大师姐早就打着大师兄的主意了。”一向乖巧的秦芍药抿嘴轻笑地说道。

    李七夜弹了一下梵妙真的瑶鼻,笑着摇头,说道:“万古以来,从来就没有什么无敌之术,只有无敌之人,只有当你无敌了,一招一式也是无敌之术,那怕在浅易的一招‘黑虎掏心’,那也是镇杀诸天众神。”

    “哟,论格调,我最服大师兄了。”梵妙真娇笑一声,说道:“你们看看,这么风轻云淡的话,说得多么的霸气逼人。”

    “丫头,是不是皮痒了。”李七夜重重地拍了一下她的香臀,笑骂地说道:“你信不信我收拾你。”

    梵妙真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一下子跳开了,粉脸发红,瞪了李七夜一眼,娇嗔地说道:“大师兄不传我们无敌之术也就罢了,还拿我来开涮。”

    “活该。”穆雅兰娇笑一声,平日里冷傲寡言的她盛颜一笑,可谓是倾国倾城,她娇笑一声,说道:“也就只有大师兄才能收拾你这个小魔女了。”

    “哟,哟,哟。”此时梵妙真瞪了穆雅兰一眼,说道:“是谁还没有嫁出去,就把胳膊往外拐了,如果嫁出去了,那还得了。”

    被梵妙真这么一调戏,穆雅兰顿时粉脸通红,羞得无地从容。

    “如此的热闹呀,看来我是错过了什么好戏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悠然的声音响起,只见长生真人飘然而来。

    见到了自己师尊,梵妙真她们三个人美人儿也只好收敛了一下,依笑意依然弥漫于空气之中。

    长生真人也不是什么古板的师父,她看了看自己的三个徒儿,手中的佛尘一摆,笑吟吟地说道:“刚才我好像是听到了你们在讨论婚姻大事,你们是谁要嫁给大师兄了?抑或你们三姐妹都一同嫁过去?若是如此,也是甚好,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就这么三个弟子,还真不愿意让你们往外嫁。”

    “师父,你又嘲笑我们了。”长生真人一开腔,顿时让梵妙真师姐妹三个脸色通红,都不由纷纷娇嗔一声,啐了一声,娇羞得无地从容,转身如一阵风一样逃走了。

    一时之间,在场只留下了长生真人和李七夜在。

    看着自己徒弟远去的背影,长生真人露出了美丽无双的笑容,淡淡地笑着说道:“我三个徒弟,你选哪一个,抑或三个都要了?”

    李七夜伸了一个懒腰,自然惬意,伸手就搭着长生真人的香肩,悠闲地说道:“抑或师徒四个一同打包过来了,我照单全收了。”

    长生真人剜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你倒想得美,门都没有。”

    “那就算了。”李七夜笑了笑,耸了耸肩。

    长生真人只好轻轻地摇了摇头,当然她也只是开玩笑而已。

    “进去吧。”最后长生真人徐徐地说道:“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当然能不能带走,也只能靠你自己,我们也无能为力。”说到这里她神态凝重。

    “放心。”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意,说道:“我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更何况,这等事情,对于我来说,是十拿十稳的事情。”

    长生真人一笑,美丽无双,一摆佛尘,在前面为李七夜带路。

    李七夜与长生真人并肩而行,往长生谷深处走去,越是往长生谷深处走去,就是越冷清,根本就见不到其他的人,因为这里面是长生谷的禁地,不要说是外人,就算是长生谷的重要人物都不一定能进入这里。

    “你要登帝统界了?”在走向长生谷深处的时候,长生真人轻轻地问道。

    “要留客吗?”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我们家的姑娘们,那可就舍不得了。”长生真人笑笑,说道:“丫头们可惦记你了,当然,如果你留下来,我们长生谷是无比欢迎。”

    “你这个师父是不是也嫁过来?”李七夜调戏地说道。

    “少来。”长生真人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又不可能真的留下。”

    “所以说,单身多自由。”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天地太广阔,又何必给自己拘羁呢,当你对世间有着太多的不舍之时,你就没有勇气再抬起前行的步伐,也没有勇气去放弃一切。无情,便是多情,这是最好的选择。”

    长生真人只有轻轻地叹息一声,她也知道,留下李七夜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就像是天际的蛟龙,他注定遨翔九天,注定震古烁今。他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甘寂于一门一派呢,如果真的是甘寂于一门一派,李七夜就不是李七夜了,也不是那个魅力无穷的男人了。

    “说得也是。”长生真人轻轻地叹息一声,苦笑,说道:“只能说我是太过于局限了,目所见远远无法相比。”

    “你已经做得很棒了,长生谷不也是繁荣,不也是繁衍不息。”李七夜笑笑,说道。

    “只能说是可以而已。”长生真人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比起诸始祖来,那只不过是微不足道而已,勉强也只是尽绵薄之力而已。”

    “始祖有始祖的天空,你有你的世界。”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也无需去羡慕谁,做好自己便可。对于别人而言,或者始祖是让人永远无法企及,但是,对于始祖他们本身而言,一切那只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他们还有更长的路要走,他们远远还达不到自己想要的完美。”

    “这就是始祖的世界。”长生真人轻轻地说道。

    李七夜看着她,不由轻轻地为她撩了一下那飘逸而出尘的秀发,说道:“所以,往往有时候,不需要去羡慕他人,做好自己便可,这也是一种幸福。往往很多时候无知是一种幸福,是一种快乐。有些事情,苦苦去追求,当你直面于更高层次的时候,或者你会发现并没有那么美好,那是充满着黑暗、充满着死亡。”

    长生真人不由认真地看着李七夜,过了片刻,说道:“那你追寻的又是什么呢?仅仅成为始祖吗?这要说这就是你的追寻?这样的话说出来,莫说你自己不相信,我都不相信。”

    “那你认为我追寻的是什么?”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

    长生真人看着李七夜好一会儿,最后她轻轻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至少我知道的,你不是追寻始祖,在我心里面,你就已经站在这样的高度了。你所寻觅的,只怕是别人一辈子都不敢去想象的……”

    “……就如这万统界,你也只不过是路过而已,并非是生于斯,长于斯,所以,对于你而言,不论是谁,不论是哪一个道统,都没有什么可牵挂的。”说到这里,她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长生真人心里面明白,李七夜只不过是这个世界的过客而已,这个世界的一切对于他而言都如刍狗一般,所以他不会在乎,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可以灭掉任何的一个道统,任何的一个传承,

    “聪明的女人,总是那么迷人,也总是让人打心里喜欢。”李七夜不由撩了一下她的秀发,感慨地说道:“世间,能像你这样聪明的女人已经不多了。”

    “再聪明的女人,也迷不住你。”长生真人笑了笑,美丽无比,绝世无双,说道:“世间没有人能迷得住你,没有人能拘羁得了你,你就是你,只有你自己才能牵羁你自己。”

    “这样一说,我就成了一个自恋狂了。”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

    “难道不行吗?”长生真人轻轻地别了李七夜一眼,在这莞尔一笑之中有三分的妩媚,要知道,她是出尘潇脱的女子,在这一笑之中那三分的妩媚是那么的惊心动魄,是那么的让人心醉神驰,这样的神态可谓是迷倒众生。

    如此的美丽,此时此刻,也唯有李七夜独享。

    “这算是赞美吗?”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

    长生真人莞尔一笑,伸出了玉手。

    李七夜笑了笑,握住了她那纤修的玉手,长生真人握紧了他的大手。

    两个人牵着手,往长生谷更深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