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499章皇城破
    “陛下,不好了,汤将军已倒戈,陛下,快逃吧。?ranwe?n? w?w?w?.?r?a?n?w?en`org”在皇宫中乱得一塌糊涂的时候,有一个老臣在逃走的时候,见到李七夜还悠哉悠哉地呆在皇宫之中,欣赏着皇宫中的壁画,所以他在临逃走的时候,大叫一声。

    看到这个老臣背得满包满钵的,李七夜也不去点破,挥了挥手,笑着说道:“去吧,我自有分寸。”

    “陛下,保重。”见李七夜没有离开的意思,老臣拜了一下,然后逃之夭夭。

    虽然说江山即倒,皇宫必破,但在皇宫中,还没有哪个人要去把李七夜这个皇帝抓去向叛军领赏。

    虽然说,大家都说新皇荒淫无道,但皇宫中的许多宫女、侍者、老臣们都没有觉得新皇如何荒淫无道了。

    反而,新皇十分的宽松,就是江山要倒的时候,也放任皇宫中的人逃离,而且皇宫中的宝物珍品,任由人夺取,从来不加于干涉,所以就算很多的侍者、老臣忙着抢宝逃命,但也没有人会丧心病狂到去把新皇抓去向叛军领赏。

    在他们看来,新皇对他们已经很不错了,如果在江山即倒的时候,还抓新皇去向叛军领赏,那就实在是太丧心病狂,太忘恩负义了。

    所以,在皇宫中出现了很有意思的一幕,很多宫女侍者、老臣纷纷逃走,而且他们逃走的时候依然忘不了赶机把皇宫中的一些宝物珍品占为己有,搬着逃离而去。

    但是,李七夜孤身一人行走在这兵荒马乱的皇宫之中,是那么的自在,是那么的逍遥,更要命的是,有些抢夺宝物珍品的老臣宫女看到李七夜从身边走过的时候,还能恭敬地弯腰叫一声“陛下”,然后继续搬运宝物珍品。

    这一幕看起来是那么的自然,是那么的和谐,似乎一点冲突都没有。

    “轧、轧、轧……”沉重的城门声响起,在汤鹤翔的一声令下,守卫军终于打开了括苍城的城门,允许五大军团、兵池世家、万阵国的军团进入皇城。

    在一刻起,汤鹤翔已经与八阵真帝、各大军团长达成了协议,汤鹤翔也是临阵倒戈,与八阵真帝他们站在了同一个阵营之中。

    看到这样的一幕,不少人轻轻地叹息一声,有教主轻轻地说道:“最终连汤鹤翔都未能坚定住自己的立场。”

    毕竟,毕起五大军团来,守卫军称得上是斗圣王朝的亲兵了,而且守卫军的不少将领是出身于斗圣王朝,甚至是出自于皇室,这不像五大军团,五大军团长往往是出自于九秘道统的其他世家或大教疆国!

    汤鹤翔更是出身于皇室,比起五大军团长来说,他更应该维持斗圣王朝,坚持江山。

    但,最终汤鹤翔还是和八阵真帝他们达成了协议,与叛军站在了同一阵线上,讨伐新皇。

    “这也不能怪汤将军,只能是说新皇荒淫无道,人神共愤。”也有人为汤鹤翔开脱。

    对于这样的说法,甚至对于新皇“荒淫无道”这样的说法,不少老祖也就笑笑而已,没有人会当作一回事。

    坐在新皇这样的一个位置上,什么荒淫无道,什么强抢民女,那都只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这种手握巅峰大权的皇帝,不要说是三五个女人,就算是把后宫填上几万美女,那也不足为奇,那都是小事情。

    新皇唯一的错误,就是未能握牢手中的兵权而已。若是他手中有横扫九天十地的兵权,哪来什么荒淫无道,像兵池含玉这样的千金,那还不是以嫁入皇宫为荣。

    当年太清皇时代,兵池世家、临海阁等等大教疆国,他们的圣女公主,那是多么的渴望能嫁入皇宫,然而,太清皇是不屑一顾!

    今天新皇只不过是想抢一个兵池含玉而已,更何况,太清皇还在世的时候,兵池世家已经答应了这桩婚事,也签下了婚契的。现在新皇无能,兵池世家反悔而已。

    所谓的荒淫无道,无非是叛军给自己一个堂皇王道的借口而已。

    弱肉强食,所有老祖都明白的道理,新皇弱而无能,什么罪名、什么帽子都可以扣在了他的头上了。

    “请新皇让贤,明主上位。”在这个时候,汤鹤翔沉喝一声,他已经带着浩浩汤汤的兵马往皇宫而去了。

    看着眨眼之间千军万马把皇宫围得水泄不通,不少人为之感慨吁嘘,在几天前斗圣王朝还是鼎盛无敌,今天却皇宫被叛军包围。

    看到皇宫被围,大家都知道,新皇完了,鼎盛的斗圣王朝也完了,所位的新皇让贤,只怕也是难逃一死了。

    “轰、轰、轰……”在这个时候,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八阵真帝他们对皇宫发动起了攻击。

    虽然说,此时皇宫已经没有一兵一卒把守,但是,皇宫中升起的一层层防御,那是牢不可破的,把整个皇宫包围得固若金汤,这样的防御是经历了斗圣王朝的一尊尊真帝加持过,经历过了太清皇他们这样的无敌不朽夯实过,就算八阵真帝他们这样强大的人出手,一时半刻,都无法攻破皇宫。

    听到了“轰、轰、轰”的一阵阵轰鸣声,李七夜笑了笑,闲庭信步,走到了金銮大殿,十分自然,缓缓地坐在龙椅之上。

    坐在龙椅之上,他闭上了眼睛,宛如是睡着了一样。此时偌大的皇宫,也就只有他一个人了,整个皇宫显得空荡荡的。

    而且,在八阵真帝他们的攻伐之下,“轰、轰、轰”的轰隆之声不绝于耳,整个皇宫都摇晃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七夜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笑了笑,说道:“该来了。”

    “轰”的一声巨响,终于,在八阵真帝他们联手之下,攻破了皇宫的防御,听到“轰、轰、轰”的一阵阵崩破之声响起,在强霸无匹的力量之下,推枯拉朽,只见一片片大殿楼宇崩塌,尘灰飞扬。

    “破了”看到八阵真帝他们攻破了皇宫,不少人为之精神一振,大呼一声,一时之间,皇城之外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关注着眼前这一切。

    “看来,真能沉得住气呀,江山崩破,还有人能坐得住,了不得呀,这盘棋下得真有意思。”李七夜坐在龙椅之上,笑着说道:“也好,那看一看我这枚棋子究竟有没有用,是不是废棋。”说到这里,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砰”的一声巨响,在这个时候,八阵真帝一掌击落,崩山灭地,听到“轰、轰、轰”的声音响起,整座金銮殿的殿顶被击碎,四面高墙一下子崩裂,稳住在龙椅上的李七夜一下子暴露在了所有人面前。

    “陛下”一看到李七夜并没有想象中逃走,不少人暗呼一声,叛军中不少人后退了一步,脸色变了一下。

    不论李七夜这尊新皇如何的荒淫无道,如何的软弱无能,但,他终究是由太清皇亲手所立的新皇,换一句话说,他才是真正合法的皇帝,他才是正统。

    在他之后,其他人想坐上皇位,那都是篡位!正统的余威依然还在,所以看到新皇高坐在龙椅之上的时候,不少叛军都为之心虚,后退了一步。

    “新皇”看到李七夜高坐于龙椅之上,并没有像大家想象中那样逃亡而去,这让观望的不少老祖都暗呼一声,暗暗相视一眼。

    “他是要以身殉国吗?”看到李七夜稳住于龙椅之上,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毕竟,作为新皇,他如果要逃亡的话,在此之前早就有机会弃城而去,但他这位新皇却依然留在了皇宫之中,那怕整个偌大的皇宫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他依然端坐在那里。

    在不少人看来,这至少是让人肃然起敬的,所有人都逃走了,他这么一个弱小的晚辈竟然留下来面对千万叛军,这样的一份勇气不是谁都能有的。

    “只可惜,他是生在了帝皇之家,他也没有什么十恶不赦的。”有教主轻轻地叹息一声。

    比起太清皇当年血洗天下,新皇所做的事情,那简直就是不值得一提,比起双手染满了鲜血的太清皇来,新皇那简直就是六畜无害的小善良。

    可惜,作为一代新皇,最终他还是不能逃脱被弑杀的宿命。

    “新皇”看到李七夜稳坐在龙椅之上,八阵真帝双目一厉,露出了杀意。

    毫无疑问,八阵真帝有取而代之的野心,在他眼中,新皇那只不过是废物而已,他可是一尊货真价实的真帝。

    现在让一个废物坐在这权力巅峰的皇座之上,他这一位真帝能有不取而代之的野心吗?

    “你就是八阵国的那个小皇帝是吧。”李七夜稳住在龙椅之上,撩了一下眼皮,看了一眼八阵真帝。

    八阵真帝双目一凝,宛如寒星璀璨,徐徐地说道:“我乃是八阵真帝!掌万阵国!”

    被一个废物称之为小皇帝,八阵真帝胸襟再广,也多少有点不爽。

    “你这个真帝,有点浪得虚名,眼界太低了。”李七夜笑了笑,依然端坐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