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517章磐石盾
    李七夜看了一眼跪倒在地上的风神一眼,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真是一群蠢物,不见鲜血就真的以为世间就只有这么浅而已。?  ?燃文小说   w?w?w?.ranwen`org”

    在这个时候,那怕李七夜的话是说的风轻云淡,此时整个神行门的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神行门的所有人都伏拜在地上,不论是普通弟子,还是强大的老祖,都跪伏在地上,全身簌簌发抖。

    在这个时候,他们才知道什么才是大恐怖,什么才是庞然大物,而至于他们,那只不过是蚁蝼而已,那怕是他们是九秘道统的五强之一了,那怕是他们诸位老祖之中有强大无匹的不朽真神了,但是此时此刻,在李七夜面前,那都是不值得一提,那都是不足为道。

    此时此刻,眼前这个毫不起眼的年轻人,在举手投足之间就足可以置他们于死地,在谈笑之间就足可以轻易地让他们整个神行门灰飞烟还。

    可以说,那怕在别人眼中是庞然大物的神行门,那怕是九秘道统五强之一的神行门,此时在眼前这个平凡的年轻人眼中,那都只不过是世间的尘埃而已。

    此时神行门的诸位老祖都在颤抖,天鹤真人更是后悔莫及,在这个时候他并不是担忧自己的生命安危,而是担忧整个神行门,在内心里面天鹤真人并不希望自己的愚蠢而毁掉了整个神行门。

    今天造成这样的局面,这一切都是他的过错,如果真的是由于他个人的愚蠢造成了神行门毁灭,那么他愧对于神行门的列祖列宗,那怕他到了地下了,也无颜面对神行门的历代先贤。

    在这个时候,天鹤真人脸色煞白,在这一刻他才真正明白,为什么李七夜会说能结成这一桩婚事是他们高攀,他的女儿能给李七夜暖床那是她的荣幸,可惜,在此之前他却愚不过及,未能抓住这万载难逢的机会。

    此时就算是后悔,那已经来不及了,天鹤真人在心里面悔恨万分,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愚蠢而造成的,在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百死莫赎,如果百死可以赎罪,他愿意赎回,他愿意百死!

    李七夜只是风轻云淡地看了一眼趴在地上战战兢兢的神行门所有弟子,索然无意,淡然地说道:“算了,杀光你们,也无法彰显我无敌之威,滚吧。”

    “谢陛下”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风神和神行门上下的所有人都如逢大赦一样,都不由如同筛子一样颤抖,立即滚到了一边,在这个时候,他们全身都冷汗涔涔,身上的衣裳都湿透了。

    在李七夜一声吩咐之后,神行门上下的所有人三磕九拜,最后才乖乖地滚到一边,连大气都不敢吭。

    李七夜索然无味,随手就把手中的石盾扔给了身旁的张建川,淡淡地说道:“这些日子来,你一直都侍候着我,对于身边的人,我一直都是厚待,这一只磐石盾就赐于你吧,这也算是一种缘份。”

    李七夜突然赐下了石盾,这顿时让张建川口瞪目呆,整个人都呆呆得站在那里,嘴巴张得大大的,一时之间都难于回过神来。

    这何止是张建川一时之间难于回过神来,就算是神行门在场的所有人也不由一下子被震撼了,在刚才他们还是战战兢兢,心惊胆颤,而在这一刻,他们一下子就被李七夜的手笔震住了。

    他们都看得出来,这只石盾是一个极为了不得的宝物,它的威力有可能是匹肩于始祖之兵,甚至有可能好威力更加绝伦。

    这样的一件无上之宝,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垂涎三尺,这样的一只石盾,如果是流落在外面,那绝对会掀起滔天的腥风血雨,不论任何一个门派,都会为这样的一只石盾争得头破血流。

    但是,李七夜却风轻云淡,十分随意地把这样一只绝世无双的石盾赐给了张建川。

    最先回过神来的还是见识最广的风神,风神忙是提醒张建醒,说道:“还不快谢过陛下。”

    在这个时候风神在心里面也为之一喜,虽然说他们神行门是犯了不可饶恕的大罪,愚不可及,但至少了他们神行门还有一个弟子能入李七夜的法眼,这也算是留下了一丝的缘份。

    张建川回过神来,不由打了一个激灵,急忙跪拜在地上,感激不尽,说道:“多谢陛下恩赐!”

    “这只磐石盾的强大,不是建于你的道行上,而是在于你的道心。”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只要你有一颗足够坚定的道心,就能掌御它。而且,你的道心有多坚定,它就有多坚定,如果你的道心都是坚不可摧,那么,它可以为你挡下世间绝大多数的攻伐,世间少有人能伤你!”

    “小的明白。”经建川回过神来,再拜,无与言述。

    “无聊”最后,李七夜随意地看了风神他们一眼,也懒得理会他们,转身飘然而去。

    风神正欲说话,然而,他话还没有说出来,李七夜已经是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风神,号称是当今速度最快的人了,他堪称是无处不在了,但是,此时此刻,比起李七夜的速度来,是那么的微不足道,根本就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好不容易风神回过神来,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这本是天赐的良机,可惜,他们神行门却未能好好掌握,就这样白白地让它从手中流走了。

    好一会儿,风神沉着脸,吩咐地说道:“从今日起,神行门封闭山门,任何人弟子没有准许,都不得踏出一步。今日所发生的事情,任何人都不准向外透露丝毫,否则,杀无赦!”

    风神已经明白,不论为什么李七夜要装低调,但都有他的道理,既然如此,他可不希望有什么风声是从他们的神行门泄露出去的,若是有丝毫不对,这将会给他们神行门带来灭顶之灾,所以他对神行门的所有弟子都下了封口令,任何弟子都不准许议论此事,任何弟子都不允许把丝毫的消息传出去。

    “弟子明白”一时之间,所有的弟子都跪倒在地上,恭敬地说道。

    风神看了天鹤真人一眼,摇了摇头,徐徐地说道:“你好好面壁思过吧,太让人失望了,作为一个掌门,你实在是失职了,差点让宗门置于万劫不复。”

    “弟子受命。”天鹤真人羞愧无比,伏拜在地上。

    风神不由看着此时还看着手中磐石盾发呆的张建川一眼,他心里面不由为之感慨万分,他知道,李七夜饶恕他们神行门,并不是看在他的老脸上,也不是看在所谓的列祖列宗的份上,而是看在了眼前这个弟子的份上。

    “你好好修练吧,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尽管来问我。”风神和颜地对张建川说道:“未来的道路还很漫长,宗门的茁壮就要靠你了。”

    若是换作平时,在神行门中,像张建川这样的弟子根本不可能得到风神这样的至尊老祖亲自指点。

    毕竟,张建川那也只不过是徒孙之后的晚辈了,在他之前,不知道有多少长辈想得到风神指点一二呢。

    更何况,张建川在后辈中天赋和道行不是最高,也不是最有潜力的,只能说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

    这样的一个弟子,极本就不可能得到至尊老祖的亲自指点,就算有指点,那也只不过是偶尔指点一二句而言。

    但是,现在却变得的不一样了,张建川已经成了整个神行门的顶梁柱,是整个神行门支柱,神行门未来能否再逃过一些劫难,还寄托在他的身上。

    所以,对于这样一个有潜力的弟子,风神又怎么会不好好去培养他呢?

    张建川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忙是伏拜在地上,说道:“谢老祖。”

    “应该是宗门好好谢谢你。”风神不由感慨地扶起了张建川,说道:“是你拯救了宗门,以后好好努力吧。”

    “弟子明白。”张建川忙是说道。

    最后,风神不由看了一眼旁边呆如木鸡的飞花圣女一眼,他心里面不由感慨地叹息一声,心里面不胜吁嘘。

    在当日,在太清皇要求之下,订下了这一桩婚事,在当时除了是慑于太清皇的权威之我,同时也有以报太清皇提携之恩。

    后来太清皇驾崩,斗圣王朝崩灭,新皇成为了亡国之君,虽然他不强迫李七夜退婚,但在心里面还是希望李七夜有一天自己放弃。

    然而,又有谁会想到今日会如此的反转呢,事到如今,飞花圣女已经没有机会了,这一桩婚事也算是毁了。

    在此之前,多少神行门弟子认为这是李七夜高攀,现在才明白,是他们神行门高攀了,而且,现在他们想高攀这样的一桩婚事,都没有这个资格了。

    风神一时之间不胜吁嘘,当日是他亲手订下这样的一桩婚事,这本是藏着一桩天大的机缘呀,可惜,他们神行门却白白浪费了,甚至还差一点给自己招来了灭顶之祸。

    在这个时候,风神不由望着李七夜消失的方向,一时之间,心里面思绪万千。

    在这一刻他总算明白为什么太清皇会选李七夜当皇帝了,他也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太清皇的眼光还是比他们这些人毒辣!

    新皇无敌呀,如果世人知道这样的消息,这是多么震撼人的事情,在别人眼中是一个废物的新皇,竟然比太清皇还要恐怖,比太清皇还要强大,如果九秘道统的所有人知道这样的一个消息,那只怕不知道有多少人、多少传承要为之颤抖了。

    太清皇还在的时候,都已经独尊天下,横扫八方,如果新皇再一次登基,那举世还有何人能敌??在这个时候,风神不由目光投向括苍城这个方向,此时此刻,各大军团、兵池世家、万阵国这些传承、老祖都为天下皇权争得不亦乐乎。

    但是,他们又何曾知道,他们自认为胜券在握的事情,他们所有人、所有事那都只不过是别人棋盘上的一局棋子而已。

    真正领悟之后,风神不由出了一声冷汗,在这个时候,他又不由有几分的庆幸,看来他们神行门有这样的遭遇也是不幸中的万幸,如果还继续去趟这样的一趟浑水,后果不敢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