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535章一个凡女而已
    见秦剑瑶走了之后,柳初晴轻轻地说道:“陛下,你,你这样是不是对秦仙子太过份了呢?她,她前来问候也算是一番好意。燃 文小说   w?w?w?.?r?a?n?w?e?na?`c?o?m?”

    “一番好意?”李七夜轻轻地抚着她的秀发,有些爱怜,说道:“傻丫头,你是太善良了。对于他们来说,哪里有什么好意不好意的,更没有仁慈什么的。对于他们而言,只有是有没有价值而已。”

    “真的是这样吗?”柳初晴将信将疑,她是一个心地醇朴的女孩子。

    “如果说,静莲观真的要扶持一个皇帝了,而我这个新皇要阻止其他人夺取九秘道统的皇权,那么你认为静莲观会怎么样做?”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杀之”柳初晴虽然是心地醇朴,这并不代表她愚蠢,李七夜这么一说,她也一下子明白。

    “就算我这个皇帝不阻止新皇登基了,但是,不要忘记了,我始终是一个合法的皇帝,在当下九秘道统唯一一位合法的皇帝。”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如果其他人当上了皇帝,你觉得像静莲观会放心我这个皇帝吗?你觉得他们会放任我流落在外面吗?就算静莲观不杀我,只怕也会把我软禁起来。”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柳初静沉默起来,这里面的道理她也是一点即透,千百万年以来,静莲观与皇权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静莲观的女弟子也曾经有过不少是当上皇后的。

    在千百万年以来,虽然静莲观很少直接掌握着皇权,但他们扶持过不少的皇帝。

    太清皇驾崩,新皇丢失江山,独尊天下的局势已经被打破,在这样的大好时机之下,静莲观只怕也会考虑扶持一位皇帝,只不过李七夜这种荒淫无道、昏庸无能的人选是无法入静莲观的法眼了。

    真的让静莲观扶持了九秘道统的新皇帝,而李七夜这位唯一合法的皇帝依然还活着的话,静莲观只怕是不会放心了。

    最后柳初晴轻轻地叹息一声,她一直留在临海阁,很少在外面行走,所以对于世间的权势之争并不喜欢。

    “婚约,乃是白纸黑字的契约,要么就是抵死不签,既然签了,就去履行它。”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一个传承也好,一个修士也罢,言出必行。在当下,婚约在静莲观眼中,那只不过是一张废张而已。”

    “既是如此,我何需给静莲观好脸色看呢?”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就如刚才我所言,给她一个婢女的位置,那已经是皇恩浩荡了。”

    “可,可是,她是秦仙子呀,怎么,怎么能当我的丫环。”见李七夜并不是开玩笑,这把柳初晴吓了一跳,底气不足。

    “一个传承的女弟子而已,什么仙子不仙子的。”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一群俗人抬举而已,仙子哪里有那么的廉价,区区一个女人,谈不上什么仙子。”

    “再说了,我李七夜开口,就算是真正的仙子,那也得乖乖地给你做丫环。”李七夜风轻云淡,笑着说道:“举世之间,仙子值得几文,只有我的在意的才真正是无价。”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柳初晴不由呆呆地看着李七夜,在这一刻她心里不知道有多甜蜜,这样的甜蜜那简直就是酥甜到骨子里了,全身酥酥麻麻的,整颗芳心都被女甜蜜浸泡着,整个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宛如同云端一般,是那么的快乐,是那么的幸福。

    在这个时候,她感觉被眼前这个男人宠爱,是那么甜蜜的事情,是那么快乐的事情,是那么幸福的事情。

    在这一刻眼前这个男人在她眼中是那么的有魅力,是那么的让她心痴神醉,恨不得投入他的怀中让他好好地疼爱……

    在洪荒山之外,不知道有多少人屏住呼吸看着石屋,大家都想知道秦仙子和新皇都谈了些什么东西。

    毕竟九秘道统当下的局势是十分的敏感,特别是像静莲观这种有能力扶持皇帝的传承,他们的一举一动更是受到天下人的关注了。

    当秦剑瑶找上新皇的时候,更是让不少人心里面跳动了一下,难道说静莲观是想重新扶新皇上位,难道说秦剑瑶真的是要嫁给新皇。

    对于后者,九秘道统不知道有多少年轻修士是不愿意看到的,特别是抱有幻想的年轻天才,更是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

    “吱”的一声,石门打开了,所有人都不由望去,此时见秦剑瑶从石屋之中走了出来,一下子无数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秦剑瑶的身上。

    “出来了。”看到秦剑瑶从石屋之中走出来,不少人低声地说道。一时之间,不少人心里面忐忑不安起来。

    毕竟此时秦剑瑶的决定有可能打碎不少人心里面的幻象,也有可能是影响着整个九秘道统的大势。

    无数双的目光落在秦剑瑶的身上,不少人看着秦剑瑶那美丽无双的脸庞,想从她的神态间看出什么来。

    虽然说秦剑瑶心里面十分的不悦,但她喜怒不露于颜上,大家很难从她的脸色上看出什么端倪来。

    只不过,秦剑瑶很快就离开了洪荒山,动作如行云流水,没有作丝毫的停留,也没有回首观望,这就意味着秦剑瑶完全不在意这件事情了。

    看着秦剑瑶如同行云流水一般离开了洪荒山,没有再稍作停留,经验丰富的人一下子看出什么端倪来了。

    “新皇被抛弃了。”看到秦剑瑶没有稍作停留,有年纪比较大的修士看出了端倪,徐徐地说道。

    看到秦剑瑶毫不稍作停留,便离开了洪荒山,这让许多的年轻修士松了一口气,特别是抱有幻想的年轻天才更是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忐忑的心情彻底地稳定下来。

    “哼,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有年轻天才不屑地说道:“新皇算什么东西,只不过是烂泥扶不上墙的废物而已,只不过是好色无能的蠢材而已。像他这种垃圾,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模样,也配得上秦仙子,哼,有婚约又怎么样,现在也只不过是一纸空文而已。”

    “时代已经变了,不再是斗圣王朝的天下了。”年纪大一点的修士也不得不承认说道:“新皇也不再是独掌天下大权的皇帝了,想单凭一纸婚约绑住秦姑娘,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时至今日,那是他高攀静莲观了,秦姑娘能多看他一眼,那就已经是青眼有加了。”

    一些年纪大的强者并不关注这种男女私情,见秦剑瑶毫不稍作停留,顿时明白,徐徐地说道:“新皇想重登皇位,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只怕他是彻底的废了。他这个唯一合法的皇帝,现在连静莲观都不会去扶持他,这已经说明他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

    一时之间,不少大教世家的强者都意识到这一点,连静莲观都放弃了新皇,那就意味着新皇已经是没有丝毫价值可言了。

    秦剑瑶离开了洪荒山之后,便直接进入了九湖之一,居住在湖中的湘离岛上。

    当秦剑瑶安顿下来,居住湘离岛,这一下子让大家知道秦剑瑶也是为九湖变色而来的了。

    虽然说秦剑瑶为九湖变色而来,让很多人感受到不小的压力,但是也有更多人乐意见到秦剑瑶留在九连山,毕竟说不定有机亲近秦剑瑶。

    当秦剑瑶居住在湘离岛之后,立即有一些修士强者去拜访她,其中有年轻天才,也有大教世家的强者。

    当然拜访秦剑瑶的人,并不一定完全是想找机会亲近一下秦剑瑶,也有不少是想与秦剑瑶拉上关系的,毕竟静莲观的强大,不知道让多少人为之巴结的,如果能攀上静莲观这株大树,那对于很多人来说,是受益匪浅的事情。

    但是,对于络绎不绝的访客,秦剑瑶乃是闭门谢客,以清修之名,避而不见。

    就算是马金明亲去拜访秦剑瑶,秦剑瑶都避而不见,要知道,马金明在年轻一辈之中地位可以称得上是举足轻重了。

    见马金明都未能得到秦剑瑶的接见,这顿时让大家明白,想得到秦剑瑶的垂青,那必须还是需要有份量的人,一般的强者,一般的天才,还是难于入秦剑瑶法眼。

    不过,当有一个青年前来拜见的时候,秦剑瑶难得现身一见。

    “弟子杨博凡,受师尊之托,前来拜见仙子。”这个青年并不俊气,但给人有一种磅礴大气的感觉,似乎他是一座巍峨青山。

    “杨博凡”听到这个名字,不少人心里为之一震,一时之间,无数双目光聚集在了这个青年的身上。

    “八阵真帝的亲传弟子。”看到这个青人,一下子所有人都认出他的来历。

    “少年一代了不起的天才,甚至有人说他是少年一代的第一天才。”见到杨博凡,就算是一些天才少年都不由惊叹一声。

    有人把八阵真帝、秦剑瑶这一代人划分为青年一代,而像杨博凡这一代人则是划为少年一代。

    而杨博凡则是少年一代的领军人物,威名赫赫。